继妻上位 第44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思晴看着大奶奶凹进去的脸庞,十分感激“大嫂,家里的事情真是麻烦你了,如今我要生产,又出了念儿的事。”

  看着思晴一脸歉意,大奶奶道“弟妹何必跟我客气,念儿也是我亲手带大的,怎么能疼,像是自己亲生的孩子一般,你又是我的弟妹胜似亲姐妹。”大奶奶这话倒是真的,萧念确实是大奶奶一手带大的,自己的儿子去军营历练只有萧念留在自己身边,萧念从小没有亲娘倒是与自己来的亲厚,还记得那时候萧念得了个纸鸢,谁也不愿给就说是给大伯母的,想到这里,再想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萧念,大奶奶眼眶又泛起了泪花。

  第五十章

  “我本意不想给大嫂添麻烦,但毕竟念儿高烧在那里,我有个请求想跟大嫂说。”思晴真诚的看着大奶奶,对这个大嫂确实有几分尊敬,这些年不管二房那位怎么折腾都一直是不偏不倚,从没在吃穿上短了二房,这样的人心胸开阔实属难得。

  “你说,有什么就说。”

  思晴微微一笑“大嫂是一定要陪我回府的,大哥轮流在书院继续照看萧念的事,我怕大哥忙不过来,还有朝廷的事,怎么想都不是很放心,所以想让娘家哥哥也过来帮帮忙,正好查查这事,不知大嫂可以同意这不情之请。”

  毕竟思城不是萧念的亲舅,而思晴信任的恐怕只有思城,只能跟大奶奶开口求这不情之请。

  大奶奶顿了一下,点了点头“亲家兄长一直是个稳妥的人有他在也好,你也能放心养胎,你想让亲家舅舅什么时候来便开口。”

  “那真是谢谢大嫂了。”

  当日思晴便回了萧府,大奶奶也一同回了去,思晴回去的第一件事便是差人把思城叫到了府里。

  “最近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思城表面上云淡风轻,但言语中却有不易察觉的关切。

  “还好,倒是没什么不良反应,这几个月吃补药吃的我整个人都胖了。”思晴笑了笑,但那笑容却没那么纯粹。看上去有几分愁云惨淡。

  “念儿怎么样了?”思城继续问道,却还是那样的表情。

  “不是很好,一直高烧不退,还不醒。我总觉得这事情没这么简单,念儿虽然顽皮,却是很细心小心的,何况他也不小了,怎么能知足掉进水里?而且我注意到念儿的手上有抓痕,若是之前没有人与念儿争执怎么会有抓痕?”思晴一边分析一边看着思城。

  思城目光闪了闪“所以你来找我帮忙?”

  “我一个妇人毕竟不好出面,大哥又忙不可能面面俱到,所以便想到了请你。”思晴丝毫不加掩饰,因为对着自己信任的人丝毫没有掩饰的必要。

  “很高兴你会想到我。”思城笑了笑,他的笑容好久没有如此明媚。

  “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我去王府,请求王爷同意休了思凝,然后给思凝说了门亲事。”思城道。

  思晴挑了挑眉“你一个男人家怎么说亲?”

  “是你大嫂。”思城淡淡的表情透露着一股安详,似乎一切暴风都过去了。

  “大嫂?”思晴有些不解但瞬间想到一日夫妻百日恩,香菱当初既然害自己就说明她在乎思城。

  “我江南有一个朋友,是商人,家财万贯可一直未曾娶妻,与我交好,前些日子到京城来,与我和你大嫂一同用餐,便提了出来,那朋友很是开心,我又与他把情况都讲明,那人敦厚,年龄也不小了也没多在意。”思城看起来像是放下了一件大事,他就是那样一个人从来都不会主动表现的关心的人心里却是很在乎,放在心尖上,放在心里面。

  思晴点了点头,也算是个好好结果了“什么时候出嫁?”

  “大概要准备一年左右。”思城说道,“也算是圆满了。”

  “嗯,那也有时间准备了,太太身体不好就让姨娘多帮衬吧。”说道琴姨娘真的是有能力之人,这几日把国公府管理的井井有条,柳太太也挑不出半点错来。柳国公更是对她刮目相待。

  “你休息吧,在这也坐了一会儿了,念儿那里我明日便过去,不必担心。”思城站起身道,他如今真的能体会当初思晴的感受,父亲就是薄情寡义之人自己也不好责怪什么,孝字像一座山一样重重压在思城身上,怎么做都不是。

  思晴点了点头“送客。”

  远在边疆的萧默还不知家里发生了大事,而是专心致志的想对策。

  萧默在帐里走了几圈,停住脚步道“程大人看我们主动出击可好?”

  程大人眼光一亮显出老谋深算的样子“将军高瞻远瞩,我没带兵打仗过,一切听将军安排。”

  姚副将在一旁脸色焦急“这怎么能行?恕末将多言,对方一直没有动静恐怕正是引蛇出洞,然后一网打尽,这么久没有攻打一直在扎营,肯定是有什么陷阱阴谋,再者说现在正是军心涣散之时,不适合出兵!”

  程大人眼睛中的光彩暗了暗,萧默则道“如今粮草不足,难道要一直这样耗着么?姚副将虽说的并无道理,但不能让这么多的兄弟跟着在边疆受苦,哪个人不想回家?!”

  姚副将更加激动“将军,这可是敌军熟悉的地形,不是我们,三思而后行啊。”

  萧默怒火燃烧,大声道“本将军已经决定,无需多言!”

  姚副将冷哼了一声,转身便出了帐,萧默虽很生气,但还是转过了身,对程大人道“请勿怪手下屋里,粮草的事情便拜托程大人了。”

  不得不说萧默是害怕粮草出问题的,皇上这一招棋用的果然妙,让程大人与自己相互制约,以免一人做大,同时利用两个人又不用担心两个人联合起来对付他。

  程大人心中轻蔑的笑了一下,表情却还是谦卑的“没事,都是武将,难免脾气大了些。”心里嘲笑着萧默,不怪是武将,莽撞,真是应了自己的意。

  萧默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那程大人多担待了。”

  程大人站起身“那我去准备粮草问题,还请将军练好兵随时准备出战。”

  萧默在胸前拱了拱手“程大人放心。”

  “那将军先忙吧。”程大人便走出了营帐。

  萧默站在地图前,用力点了点一个平地,然后道“就是这里。”

  萧默的战功是让人信服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士兵愿意跟随萧默出生入死,那个早战场上驰骋的银色身影早就是他们心中的英雄,更是他们唯一肯信任的首领。

  可是这一次首领似乎做了一个不正确的决定。连跟他最好的姚副将都闹了脾气。

  两个站在哨楼上的小兵,低声道“将军这决定的确草率了,也不知道怎么考虑的,据说姚副将好久都没去萧将军那里研究地图了。”

  另一个小兵看了看周围“我相信萧将军,那可是战无不胜的战神。萧将军也是体谅这帮出生入死的兄弟,不想让大家在这里受太多苦。哪像皇帝?只知道在京城享乐,宫里的妃子都装不下了还要选妃,像咱们连媳妇儿都没娶上的多心寒。”

  “你看看咱们军队上,哪有谁是信服皇帝的,还不是都信将军,愿意跟将军出生入死,赴汤蹈火,不仅是上下级,更是兄弟之情。只不过这次的确是难了点,外一真的战死沙场可怎么办?我家里还有老娘。”

  “你啊!要是真怕死就不应该来!”一个小兵斥责,另一个答道“不就是说说么?为将军为社稷就是死了也是英雄。”

  两个小兵的对话消失在风中,边疆的风卷着阵阵的狂沙,只有来过的人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可怕,想必所有人都是想早些离开的吧。没有谁不想念家中亲人,不想安安稳稳的渡过一生,谁会真的愿意在这沙场上奉献自己的生命呢?

  萧默站在帐外抬头看了看浑浊的天,似乎有些想念京城的天,自己是多久没给家里写信了呢?萧默深叹一口气,然后摇了摇头“马上就是回去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