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45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第五十一章

  思城来到书院的时候萧念已经醒来,只是这孩子还是浑浑噩噩的似乎没有从溺水中反应过来,思城马上派人通知思晴吗,也同时让大奶奶拖住思晴,不让思晴来,一是怕思晴看见萧念的样子担心,二是思晴真的是不易来回跑。

  思城坐在床边,看着丫鬟服侍着萧念问道“念儿有没有感觉好些?”

  萧念反应了一会儿才道“好些了。”但从反应速度分明可以发现,迟钝了很多。

  “还记得当天的情况么?”思城问道,萧念摇了摇头,然后指着自己的脑袋,“头疼。”

  思城感觉不妙,毕竟烧了那么久,难不准会出什么事,落下毛病。

  “赶紧去找太医来。”思城吩咐道,小厮赶忙跑出去,房间里的人表情各异。萧念的贴身小厮低着头,思城看小厮似乎是怕被责罚便道“萧将军与夫人都是明理之人,不必这般自责。”

  小厮忽然抬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尴尬一笑“谢柳公子开导。”心里慌了慌自己怎么能让自己的表情被别人尽收眼底呢,这不是找死么?

  思城点了点头,门外传来太医的脚步声。“大人来看看小少爷吧。”萧念的奶娘说道。

  太医走到床边,扒了扒萧念的眼睛,又仔细的看了一看,“有什么症状?”

  思城道“只是头痛,反应慢了些。”

  萧念躺在床上不耐烦的拨开太医的手,然后翻了个身,准备闭眼睡觉,屋里的丫鬟婆子心里都泛着嘀咕,难不成这小少爷脑袋进水了?

  太医叹了口气,开了张药方,“是被吓着了,吃些药调养调养便好了,调养过来便还是那伶俐的少爷,若是不仔细着,恐怕。”

  太医没有往下说,但屋里的人都明白了,然后都倒吸了口冷气,生怕每一个人都跟着遭殃。

  思城笑了笑“我送大人出去。”

  思城随着太医一同走了出去。

  走到书院门口时,思城看了一眼四周,问道“小少爷到底怎么样了?”

  太医露出笑容“已经完全恢复了,要是老夫之前不知道是你们演的戏恐怕也被瞒过去了。”

  “那真是麻烦太医了。”

  思城每走一步棋都不是白白浪费机会的,萧念醒了,那就说明暗中的人没有得手,不可能会罢休,自然会再来一次,这对萧念很危险,其次便是思城也不相信萧念失足,甚至萧念都说自己是被推下去的,那么这样就更加无误了,这样隐藏好萧念痊愈的事实,能让推萧念的人放松警惕,露出马脚或者再次动手,被思城发现。

  夜深了,明月还高高的挂在上空。

  边疆的明月是凄冷的,应情应景,萧默看着星星然后算着过几日的天气。

  无论如何萧默已经决定出兵,不管成败,都要将损失尽量减到最少,毕竟将士们是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信任自己,所以自己更不能让他们失望。

  姚副将站在萧默身后,两个人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更是无话不说的朋友,可是今天站在一起确实有些不舒服。

  “萧弟,这次确实有些冒险。”姚副将突然开口。

  萧将军道“姚兄知道我是什么性子的人,既然豪赌就要赌到底,只求赢不许输。”

  姚副将上前两步拍了拍萧默的肩膀“果然是我兄弟。”多年驰骋沙城的情分是最深的,只有一同走过鬼门关的人才能做到这样。

  萧默同样伸手拍了拍姚副将,“你是兄长,我一定保你跟家人团聚。”

  姚副将收回手,转移话题,“我们猜的没错,今天得到消息粮草被劫。不过程大人却瞒着我们还瞒着朝廷,看来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在这么关键的节骨眼跟我们耍花招。”

  萧默后背挺得直直的,“早就料到。”

  “不过在那些人向程大人禀报后我已派人把粮草再劫,关押了那些人,然后把粮草运到我们扎营的安全之地,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姚副将勾起嘴角一笑。

  “但愿这次上天依然会站在我们这边。过几日便是出兵之时,不要忘记我说过的话,如果我被杀了,尽量撤兵,避免伤亡。”

  萧默每次出兵前对姚副将说的都是这句话。

  姚副将微微一叹气“末将遵命。”什么时候该称兄弟,什么时候不该姚副将早已拿捏的恰到好处。

  京城的月光便皎洁的多。

  萧念的屋子里只有一个人影,那便是思城,萧念看起来瘦了很多,以前的婴儿肥已经不见,脸庞凹了进去,思城见了也是心疼。

  “娘亲好不好?一定担心死了。”萧念瘪着小嘴道,思城摸了摸萧念的脑袋“放心,有你大伯母照顾不会有事。”

  萧念这才点了点头,思城问道“还记得那天的事么?”

  萧念皱起眉,“记得,我确定是有人约我去湖边,然后被推了下去,我背对着那人挣扎的时候还被那人抓破了自己的手,自己也抓破了那人的手。只不过不知背后的人是谁。”

  萧念有些无奈,他只是个孩子,但他也想抓到害自己的人。

  思城问道“那你的贴身小厮没有跟着你么?”

  “我觉得单独约我应该是有事情,所以便没有带着宝来。宝来是个老实人也没有跟来。”

  思城想起今天那个小厮的样子,心中很是有印象,作为萧家的奴才,他也是在小心翼翼的过活吧,跟着萧念表面上风光,但担的责任比谁都重,甚至太过压力,这样一个被家里人宠着的少爷,除了半点岔子自己的小命可能就没了。何况是差点溺水身亡,不用说都是怕死了,要不是思晴要留着他方便了解情况恐怕早就被萧大爷处置了。

  思城安慰萧念道“一切都慢慢来,人在做天在看。你只需好好休养,在人前不露出马脚就好,其他的都交给我。”

  萧念咬了咬嘴唇,恨自己年龄太小,保护不了自己,让人担心,现在被害了也只能坐以待毙,等待别人的帮助。

  看着倔强别扭的萧念,思城心中一叹气,果然是将门虎子,这一份骄傲与自尊是怎么都抹不下去的,世世代代都不能消失。

  思城毕竟不是亲舅不能劝什么,只是道“好好休息,便走了出去。”

  第二日,思城约好院长在书院走走,思城文采好,又不追求功名,很得院长欢心,院长自己乐不得的接待思城。

  还带思城去见书院里的学生。

  思城仔细观察过这些学生的手,每个都看得出来贵气,这书院大多是文官子弟,不会舞刀弄枪,所以手都嫩的很,丝毫没有抓伤的痕迹,当然不排除抓伤后用了上好的药膏,不仔细看看不出疤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