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46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院可否让晚生猜测下哪一个是你的得意的弟子?”思城并非心血来潮,但院长却没有多想。

  “好,我倒要看看,柳公子是不是也擅长占卜。”院长一边抓着自己的胡子,一边高兴的说道。

  “各位小弟们请把手伸出来。”这才是思城的目的,思城注意着众人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有人有些不耐烦,思城又来回走看了看,拉出一只手,“这个就是院长的得意门生。”

  第五十二章

  院长哈哈大笑“公子果然厉害,可否透露一下是如何猜到?”

  思城拉起那只手,“这手上有着微微的薄茧,还有没洗干净的墨迹,其他的都十分干净,显然是努力用功的学生,试问那个老师不喜欢努力的弟子呢?”

  院长对思城更加刮目相看,一个男子居然如此细心,也难怪萧夫人能信得过,“说的不错。”

  可思城却是很失望,因为这里没有他要找的人,这样半天的功夫就又白费了。

  回到萧念休息的偏院便看见丫鬟和宝来两人在门口窃窃私语,思城轻咳一声,虽然丫鬟小厮感情好没什么错,但这里毕竟是书院,光天化日难免不遭人揣测,到时候传出流言蜚语。

  两人一间思城马上分开,那丫鬟手里还拿了个小瓶。

  思城皱眉“这是什么?”

  那丫鬟一激灵,哭着道“是宝来哥哥托奴婢带的药,前些日子奴婢不小心把刚煮好的粥撞翻到了宝来哥哥的身上,把宝来哥哥的手烫坏,奴婢是来给宝来哥哥送药的。”

  思城看了看宝来的手,果然有骇人的伤疤“那你怕什么,还有宝来,记得要是总不好就找大夫看看,总比乱投医强百倍。”

  宝来擦了擦头上的汗,赶紧道“谢谢柳少爷关心。”看起来松了一口气,思城点了点头,问道“今天小少爷怎么样了?”

  宝来的眼神一黯,沮丧的道“还是那个样子,反应慢,脾气暴躁,就想睡觉。”

  “太医的药做了?”

  “嗯,已经喝了,现在睡了。”宝来道,思城点头,“那我先回房,让念儿睡会儿。”

  “我送柳少爷吧。”说完随着思城一起回房。

  我的将军大人——边疆难得出现了好天气,风平静了许多,似乎在为之后积攒力气。

  军旗高高的飘着,上面写着夜兰两个大字,说不出的雄浑,萧默站在高台上,一手举着旌旗,一边高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对萧默来说,打仗似乎已经成为家常便饭,自己一生戎马生涯只有两场战役自己没有把握,一场场是攻打山寨,另一场便是这一次。所谓硬仗难打,但萧默却从未怕过,今天多多少少有些心里不踏实。

  “出兵。”萧默的声音回荡在空中,雄浑有力,下面的士兵更是整装待发,与萧默一同共进退。

  黄沙坡是有名的易守难攻,一般人选择从这里下手无非是自寻死路,但萧默就不一定了,若是他没有什么主意便不会选择从这里突破。

  第一,既然是易守难攻,敌人便想不到萧默会从这里突破,并且不会派太多人防守。

  第二,萧默早已派人探好路,大漠干燥,一把火还是能把整个敌军的木门烧毁的。萧将军带着大部队一同从正门攻击,而姚副将带人偷袭,两面夹击,这就是萧默为什么要放出姚副将生病的消息。一面敌军生疑。

  萧默骑着马在敌军的阵营前来回转,而击鼓声不断的响,最后门终于打开,从里面出来一名将军,带着一群爬着的人。

  萧默与众将士都一怔,这些人不是普通的士兵,而是敌国特地培训的杀人工具,传说中的狼人,从小由狼抚养长大,这些跟狼一样有尖锐的牙齿,甚至比狼更敏捷。

  敌军的士兵每个人都牵着一个狼人,那铁链子十分粗重,而狼人贪婪的眼神好像在看自己美味的食物,不仅让士兵们一怔。

  “萧将军好久不见。”对面骑着马穿着黑盔甲的人道。

  萧默仰起头“凌兰将军好久不见。”这可不是寒暄,而是两个惺惺相惜的人彼此的尊重,两人这些年交手无数次,萧默虽全胜战绩,却也没少在凌兰手下吃亏,若是两人不各为其主,想必一定是就逢知己千杯少。

  “萧将军可愿与本将军单枪匹马来一场?”凌兰语气中没有不屑,只有期待。

  萧默用力一夹马肚子拿着银枪便冲了过去,后面夜兰的将士们摇旗呐喊,鼓声震天,而敌军也如此。

  两人你来我往几回合都没有高下,萧默用力从马背上一跃,跳了起来,银枪直直的向凌兰刺去,而凌兰反应极为迅速,轻轻一闪,心中本有窃喜,却忽然反应过来,这不过是个障眼法,萧默想要刺的并不是他,而是那匹马。

  那棕马一声嘶吼,扬起前蹄,重重的躺在了沙漠上,风吹起阵阵狂沙,萧默快跑几步,用轻功飞回马上,可以说是踏雪无痕,蜻蜓点水。

  “还一个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不过这战争可不是你我二人的战争。”说完凌兰撤回狼人身后,萧默笑了笑。

  高高的伸出双手,用力一挥,后面的将士便冲了上来,只见敌军不光将士冲过来,狼人的锁链也被揭开。

  那些狼人迅速的奔跑,呲牙咧嘴,好像迫不及待的要享受自己的美食。在他们眼中已经看不出人性,看到的是饥饿,贪婪。他们用力的撕扯着曾经的同类的血肉,毫不犹豫的咬紧他们的皮肤,可是战场上并没有谁同情谁的说法,只有胜仗与败仗。

  战争是如此残酷,没了头颅的身体在缓缓的流血,不知什么位置,说不定你身后就是同伴或者敌军的头颅。

  血液从这些将士的身体中喷射而出,而黄色的沙砾慢慢都变成了红色,一滩滩像是盛开着的红花,那么妖冶,刺眼。

  萧默用力的拚杀,此刻他的头脑里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可是思晴的身影总是时不时的跑出来。

  萧默忽然听见有人在自己身后大喊“将军小心。”

  萧默刚要回头,一个利箭嗖的一声便穿进了自己的胸膛,萧默感到阵阵疼痛,手捂着伤处,不停流出温热鲜红的血液。

  这些对萧默来说并不算什么。萧默用力将箭拔出,然后用力夹了一下马肚子,马似乎懂了主人的话,转头向回狂奔,萧默用尽力气一边举起银枪一边高喊“兄弟们,撤退。”

  将士纷纷往阵营跑去,萧默则看见一个将士躺在地上,一条腿被狼人咬掉,纵身一跃跳下马,银枪一扔,便飞进狼人的身体里,萧默用力将那将士扔上自己的马,然后用力拍了一下马屁股,自己则去狼人处取银枪。

  萧默感觉到胸口有阵阵撕裂的疼痛才发现,胸口的银甲上已经出现了黑色的痕迹,原来那只箭是有毒的。

  萧默刚要抽出银枪便感觉后背一痛,然后双膝跪地,萧默似乎有些疲倦,缓缓闭上眼睛,瞬间倒地,只有手还抓着腰间的一样东西,一只荷包。

  早早的思城便叫了这里伺候萧念的下人,跟着萧念来的不过是一个书僮一个贴身小厮,没有其他人。

  思城望着两个人道,“昨天请了法师来,法师下了降头。”

  两人微微一对视,在彼此眼中都看到了恐惧,毕竟都是孩子,心里承受能力自然没有那么强大,小书僮用手抹了两下头上的汗。思城注意到那书僮手上也有几道疤痕,看起来刚结痂不久。

  “是这样的,法师说这个降头十分灵验,诅咒的是害念儿的人。”说着脸上出现几分认真,“据说害念儿的人,明天要是不自首的话,手脚都会烂掉。想必到时候就能知道凶手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