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18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好宁儿,总算保住了贞操,没被人玩过这儿,不然他准一掌把她给掐死!

  

  这样的猜测虽然让胤祥的心得到些许安慰,却抚平不了他受到背叛的羞辱与痛恨。

  

  “没……啊……爷……你弄得我好舒服啊……”隐藏在女人私唇内的花蜜顿时激喷。

  

  男人修长的指头在女人花缝间灵活地拨弄着,狂野的欲火如燎原般在芙宁体内一发不可收拾,一阵阵快感排山倒海而来。令她浑身颤抖不已,骨头近乎酥软。

  

  连波的酥麻逼退了她仅存的理智、意识、力量……全退了,退得一丝不留……

  

  “我会让你更舒服。”胤祥的大拇指压住湿润的小核,快速滚动起来,“呵!你的穴儿又流出更多蜜汁了。”

  

  另一只长指停留在她灼热无比又湿滑甜嫩的小领域上,不停地画着圈圈,湿滑的液体源源不绝地流出洞口,摩擦时,发出乱入神智的淫靡之声。

  

  “我不要这样……爷,求你,我受不了……”芙宁感觉身下有种莫名的搔痒感,仿彿渴望空虚被填满,肉缝不由自主地抽搐着。

  

  “要我怎么帮你止痒?”胤祥冷哼,长指在她动情的湿润上按压旋转。

  

  “我不知道……”芙宁心里盼的是更能满足内心空虚的快意。

  

  “这样?”胤祥把长指缓缓插入抽搐不已的小穴里。

  

  “嗯啊……”湿润柔软的肉缝立刻把探进的指头给夹得紧紧的,垂放在床缛上的小手紧紧的收缩起来,把床褥揪进了小小的掌心里。

  

  虽然她已经很湿润了,但初临人事的贞洁娇躯仍然十分紧窒,一不小心就会把她给弄疼了。

  

  虽然他痛恨她心里有了别个男人,可是他仍然心疼她的感受,生怕弄疼了她。

  

  是以,胤祥不敢太过粗暴,没入的长指在小穴里浅浅抽送着。

  

  纤细的蛮腰难以自制地摇摆起来,发狂似地迎合他的动作,“啊啊……还要……爷……求你……”

  

  “我淫荡的小娘子,你这里可真是好紧,紧到让我几乎相信你真的没被男人碰过这里。”他明知她是完璧之身,却故意用话伤害她的心。

  

  胯下的硕壮已经热血债张,近乎撑破他的裤子,他再也按撩不住高涨的欲望,俯下身,一口吞噬了滑嫩的湿润小穴,大力吸吮起来。

  

  “嗯啊……你的舌头别……那儿好脏……不要……啊……”大受刺激的芙宁受不了地淫叫出声。

  

  他的唇舌一染上她的湿意,就紧缠着她不肯放,宛如小珍珠似的小花蕊仿佛在考验着他的自制力,迷乱了他的神智。

  

  他把舌探出,掬起爱液,开抬在小核上滚动撩拨起来。

  

  芙宁的小嘴吟出一串难耐的娇喘,体内涌起另一波更为汹涌的欲潮。

  

  甜美的滋味在此时此刻夺走她仅存的神智,她用纤手按住他的头,拱起玉臀迎向他,疯狂地摇摆起来。

  

  他的舌尖宛如小蛇,灵活地舔弄着湿漉漉的小核。

  

  胤祥拉开紧缠着后脑的纤玉白手,让小手覆盖在她娇艳的乳蕾上。

  

  “呀……”芙宁的小手一触碰到自己敏感的玉乳,立刻受不了地自行爱抚起来。

  

  胤祥忘情地吸吮着又甜又香的蜜汁,探入紧窒里的长指加速冲刺着水嫩花穴。

  

  芙宁的身子狂乱地晃动着,动情的春水阵阵逸出,快意从下体迅速传遍全身,令她不能自已地狂揉自己的玉乳,“爷……啊……十三爷……”

  

  她用指头拧着挺立的乳尖,狂乱地昂首吟哦。

  

  似猫叫的娇吟让胤祥再也忍受不住高涨的情欲,唇儿离开她的花唇,跪在她身下,急切地解开裤头,硕壮的肿胀立刻弹跳而出。

  

  他单手扣住她的翘臀,另一手扶住高高翘起的男性,在一片凄黑中,狂放的欲望源头只想找寻她湿漉漉的紧窒。

  

  “啊!爷,那是什么?”芙宁娇喘着,却止不住心中的疑惑。

  

  她柔软的下体感受到不一样的坚硬,那突然抵住她的玩意儿虽然滑嫩,却又硬如锣铁,好像一根巨大的木棍。

  

  “我的那话儿,现下什么都看不到,改明儿个让你一次瞧个够本。”抵住紧窒小穴的粗实,随着窄臂的挺送,勇猛地贯穿紧窒窄小的处子之身!

  

  “嗯哼……”合而为一的美妙销魂不已,胤祥忍不住闷哼一声。

  

  “啊——”突破处子象征的撕裂感,却令意识原本处于迷情中的芙宁惊狂地仰头哀叫了出来。

  

  “天!你好小!”处子的紧窒所带来的快感很快就遍及全身,让胤祥粗哑嘶吼。

  

  他仿彿听不见芙宁的惨叫,肿胀的粗大一浸入温热的湿意,欲望就凌驾了理智。

  

  他缓慢地抽出坚硬,窄臀再一次向前顶弄,也再一次挤开了肉壁,重新没入她湿热的体内。

  

  “啊!好痛!爷,不要……”芙宁痛得惨呼,同时逸出求饶声。

  

  “啪!”地一声,绑着芙宁的衣襟被胤祥猛烈的撞击力给扯断了,她落下的小腿被胤祥的双手接个正着。

  

  他迫切地撑开她的双腿,粗大的坚硬狠命地向花心的最深处顶人,力道之强悍,威猛之极致,足以拧断芙宁纤小的骨架。

  

  “砰”地一声,芙宁纤细娇小的身子整个撞上了床榻上的木墙。

  

  “啊……好疼啊……爷。我不要了……求你不要这样伤害我啊!”

  

  突破处子象征的血丝顺着大腿淌下,一滴滴落住锦绒上,芙宁疼得眼泪滚出眼角,惊慌的小手胡乱乱抓,在他结实的窄臀上留下五道明显的红痕。

  

  明知她难受,他却停不下来,“你这里这么棒,我怎忍心伤害你?我是要让你快乐,要知道你是我遇过最紧的……放松!别夹!”

  

  软嫩的紧窒承受不住剧烈的疼痛,死命地夹缩,把深入的硕壮吞得更深,却很难抽出,阻碍了胤祥想要尽情冲刺的欲望。

  

  “呜……你弄得我好痛啊!我不要……”芙宁委屈地泪滴床榻。

  

  “乖,不哭。”胤祥想恨她,却恨不起来,见她委屈落泪,反而心疼地俯身吻住她的小嘴。

  

  芙宁的呜咽声在胤祥嘴里隐没,意乱情迷地接受了他充满怜惜的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