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1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作者:萧宣

  

  书名:阿哥的暖床妻  

  系列:红杏不出墙之一  

  作者:萧宣  

  出版日期:2008年05月16日  

  男主角:胤祥女主角:芙宁

  

  内容提要

  

  贵为皇帝最宠爱的十三阿哥,他有什么女人得不到?  

  为何偏偏钟情她这个小丫头,还不惜要皇上赐婚?  

  要知道,她可是早就有了心上人不但小嘴被心上人给吃了,  

  连心也早就失守……呜……她不想和别人过洞房花烛夜啦!  

  更不想在黑漆漆的地方失去最宝贵的贞洁因为那是她只为心上人保留的……  

  咦,她那阿哥夫君下身的‘糖葫芦’  

  味道尝起来怎么和心上人一模一样?  

  虽然依然不怎么甜、也不怎么可口她却陶醉在似曾相识的激情中……  

  这错乱的情欲让她羞愧得想要撞墙自尽之后却发现一个令人震惊又生气的事实──  

  原来从头到尾,这只是出一人分饰两角的烂剧码…

  

  

  

  第一章

  

  “天下第一茶栈”的二楼花窗旁,皇十七女净兰公主细腻甜嫩的嗓音里隐含着些许得意。

  

  “呵呵……”胤祥坐在铺设紫貂皮的红桧椅上,在悦耳动听的轻笑声中,意态优闲地喝着天下第一香茗。

  

  他身形比一股寻常男子更为高大挺拔,炯炯有神的黑眸不怒而威,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雍容尔雅的尊贵气息,身着深灰色的绫罗绸缎,腰系一块雕功精致、稀世罕见的祖母绿。

  

  大掌柜的起初并不晓得这个睥睨群雄的男人,正是大清皇朝的皇十三阿哥——爱新觉罗.胤祥,竟傻不隆咚地以为又是京城里哪个暴发户的富家公子哥,吆暍了店小二招待几盘小菜,就以为会取得欢心。

  

  后来经随侍在旁的小太监偷偷提点,大掌柜的才受宠若惊,忙不迭换上可以彰显皇十三阿哥威赫顶顶的尊贵身分的紫貂皮椅,半点也不敢怠慢。

  

  “太棒啦!十三哥!”兰儿兴奋地抡起小粉拳,噼里啪啦地捶着桌面,野马姿态展露无遗。“兰儿没有骗你吧?紫禁城外远比宫里边好玩得多了。是不是呢?”

  

  这位被宠坏的净兰公主,性情直率可爱,每次晓出皇宫都有精采绝伦、令人回味再三的遭遇。

  

  因而她经常为自个儿小小年纪却拥有丰富经历的人生喝采叫好,这一次也不例外。

  

  “呵……”胤祥依旧淡笑不语,令女子为之倾倒的俊容镶着勾人心魄的邪魅神情。

  

  “我真巴不得永远都不要回去那沉闷的紫禁城呢!”净兰有模有样地仿效起男人的豪气,端起酒盅,昂首大口饮尽。“啊!不愧是京城首屈一指的上等女儿红呀!好!”

  

  这一次,向来疼爱她有加的十三阿哥再也拗不过她缠腻的淘气性子,总算被她硬生生扯出了皇宫,此刻她心里真想大喊万岁啊!

  

  “啧……”生得唇红齿白的小太监不悦地蹙起眉头。

  

  小太监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偷偷瞄了一眼他的皇十三爷。

  

  皇十三爷胤祥精于骑射,文武双全,又生得俊美无俦、高大俊朗,自幼即受尽万岁爷的青睐和器重。

  

  而他邪魅的独特性格,不知多少闺女九之倾倒,芳心暗许,他偏是无动于衷,令男人为之拍案叫绝。

  

  “呵呵……”薄唇勾笑,眸光一转,胤祥缓缓将视线落于楼下那人来人往的繁华市集。

  

  近年来,勤于朝政的康熙皇帝薄赋轻税,爱民如子,经常出巡四方,随行的皇子永远只有他十三阿哥胤祥。

  

  对于早巳看遍天下奇事的他来说,紫禁城外一座小茶栈其实算不了什么,是怎能兴得起他的兴趣?

  

  胤祥和四哥胤祯虽是同父异母兄弟,感情却异常深厚,可谓知心,常结党游山玩水,紫禁城外一间小茶栈里又怎比得上外头的春色?

  

  “来来来.我要敬我的好阿哥。”净兰已有几分醉意,天生甜腻的嗓音此刻听起来更加甜言软语,“敬我这位英雄仗义、侠士风流全占齐了的十三哥:敬我这位……哎呀呀,十三哥,别顾着品茶,何不试试这女儿红?你不尝一口,包准后悔!”

  

  净兰的杯子才一举起,只见小太监把袖捋起.巧妙转身,回头又把袖子一拂,挺有技巧地打翻捻在她纤指间的小酒盅,撤得四下飘逸着酒香。

  

  “哎呀,公主,奴才该死。”小太监宁可人头落地,也不准任何人把他的皇十三爷给灌醉。

  

  “好啊,你这奴才,好大的胆子呀!竟敢拨掉本公主的酒杯!”净兰嘟起两片丰满小巧的嘴儿,气呼呼地把纤纤小手衩在小蛮腰上,“小鱼子,别仗着十三哥给你撑腰,就胆敢不把本公主摆进眼里,你再敢对本公主没大没小,本公主立刻拧了你这小鱼子的鱼脑袋!”

  

  小鱼子神情惊慌地掬出莲花指,活像姑娘家似地扭捏喊着:“哎呀,爷啊,十三爷啊,快瞧瞧咱们的野蛮公主,一点都不像个姑娘啊!可把奴才吓死了,咱们还是快快回宫吧!

  

  远离这可怕的母老虎。”

  

  “你说什么?”净兰眯起一双美眸,雪肤花貌的容颜红扑扑的,显然是被气坏了,才一副要把小鱼子给吃了般地赧颜。

  

  “救命啊,十三爷。”小鱼子一把抱住皇中三爷胤祥的手臂。

  

  胤祥只是扬唇轻笑,一点想班师回朝的打算都没有,惹得小鱼子的嘴噘得比吊高的猪肉还要高。

  

  “爷啊,咱们再不回宫,奴才小鱼子恐要被公主打成小鱼干了。”小鱼子对着皇十三爷落告状了起来,又忍不住抱怨,“都怪公主啦!若不是公主淘气爱玩,十三爷就可以好好待在宫里休息。”

  

  “瞎说!十三哥可是很喜欢随本公主出宫的呢!”净兰一双细臂交叠在胸前,神气活现地道。

  

  “哪有?瞧爷一句话都不说!爷啊,我的十三爷啊,您怎能把自己搞得像一般平民百姓呢?万一遭奸人袭击,爷若出了什么意外,我小鱼子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皇上砍一回啊!”

  

  两个小家伙闹翻了天,胤祥却依旧恍若未闻,落在街道上的眸光莫名有了变动,目光转炽,变得诡谲难测。

  

  “十三爷,怎么啦?”小鱼子的手住主子爷面前挥了挥。

  

  见十三爷没反应。甚至连眼都没眨一下,不禁引起小鱼子的好奇,循着十三爷的目光望去——

  

  原来胤祥的目光是被一辆豪华的香辇吸引了,只见辇夫停下,丫鬟掀起珠帘,一个似水搓出来的大美人儿自辇内跃下。

  

  胤祥缓缓眯起天生隐含着一抹冷惊气息的黑瞳,镇定的视线由大美人儿被丫鬟搀扶下轿后就没有移开过。

  

  大美人儿在丫鬟的搀扶下,踩着不慌不乱的三寸小金莲,圆润的翘臀随着她的步碾儿,诱人地左右款摆着,使披散在美背后的鸟黑发丝好不滑溜地飘逸飞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