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2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她生得丰润娇艳,千姿妩媚.红艳艳的颊上荡漾着一丝眩人夺目的媚笑,光润白嫩的肌肤上像抹了一层胭脂般白理透红,丰腴婀娜的娇躯身穿一套别出心裁的月牙白丝绸霓裳,几缕鹅黄色的流苏穗儿缠在小柳腰上,一只金环约束住白嫩纤纽的皓腕,活脱是个娇贵人儿。

  

  沉鱼落雁般的绝世美貌很快就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亦攫获了胤祥的目光。

  

  胤祥那双炽热火烫的黑眸停留在宛若光芒万丈的她一人身上,甚至忍不住惊呼出声:“真美……”

  

  “谁?”净兰公主倾身问道。

  

  胤祥的黑眸倏地变得复杂难辨,扇子跟着指向那标致的大美人儿.所执扇头上落款了他亲笔提的字画。“兰儿,你常在京城里进出,可知道她是哪户人家的干金?”

  

  净兰拉长雪颈,娇小的她却什么也看不见。

  

  只见她双手压在桌上,顺势撑起白玉般的藕臂,拉长身子、踮起脚尖,视线跟着扇指的方向落在大美人儿身上,仔细地打量了一番。

  

  半晌,净兰腮边的笑窝荡起,小掌背啪地一声击在左掌心上,“十三哥,你可问对人了,兰儿曾和她有过一面之缘,自然认得她。”

  

  “喔?”

  

  “这小姑娘乃尚书马尔汉之女,人称七姑娘,兆佳氏,闺名芙宁。”

  

  “兆佳芙宁?”胤祥剑眉蹙起。黑眸尾随大美人儿的身影飘到卖玳瑁的摊贩上。

  

  “是呀!十三哥听说了吗?尚书马尔汉膝下有七位千金,据闻个个长得美若天仙,可惜没一个有进宫选太子妃的意愿。”净兰公主叹了一口气,坐定娇躯后,学男人模样潇洒举杯,连续痛快畅饮了三盅后才继续道:“十三哥,妹妹经常在京城里混,早就听说几个向马尔汉提亲的公子不知被打了多少回票,原因出在马尔汉舍不得把女儿嫁出去。光是大姑娘今年就二十有三,早成了可怕的老姑婆。”

  

  胤祥抿唇不语,眸光一转。再次把视线兜回大美人儿身上,在赏心悦目的美景中,继续悠哉地品着香茗。

  

  他已经深深被大美人儿的一颦一笑吸引,一双清冽的黑眸直勾勾地瞅着她。

  

  大美人儿巧笑倩兮,用纤指挑着那些玳瑁,葱白玉指捻起一支光润美丽的玳瑁,谶指徐展,没入乌黑柔软的秀发里。

  

  胤祥忍不住轻笑起来,真是人比花娇,戴什么就是只有一个“美”字可以形容……

  

  “咱这摊子卖的每一支玳瑁都很适合小姑娘你。”卖玳瑁的贩夫好不殷敷地招呼着。

  

  “是吗?”每侗款式都很漂亮,芙宁挑得爱不释于,白玉似的纤手一拈就笑,明眸流盼,神情好不逗人。

  

  卖玳瑁的贩火都看痴了,“当然,倘若姑娘喜欢,多打包几个,咱算工本给你,不挣你半分钱。”

  

  “那可不好啊,该多少就多少嘛!玳瑁大哥,这些我全要了。”一时之间下不了主意,芙宁决定统统买下。

  

  “玳瑁大哥,一共多少银子?”小丫鬟胭脂连忙翻开藏银子的腰巾,找出几个盘缠。

  

  倏地,不知打哪来的大手抢先把一锭黄澄澄的大元宝放进贩夫伸出的掌心里。

  

  “喂!不晓得这锭大元宝够不够买下你所有玳瑁?”

  

  那锭大元宝一落入贩夫手上,贩夫马上把美人抛于脑后,见钱眼开,利落地把元宝收人自个儿的钱袋裹,“够够够!多谢大爷捧场!”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样呀?”胭脂瞪大清亮的大眼睛,倒想看看是哪个冒失鬼和七小姐抢这些玳瑁。

  

  这一眼,让她杏眼儿顿时一瞠,被眼前的彪形大汉一吓,险些儿拉了小姐拔褪就跑。

  

  那粗汉生得牙歪嘴大,手持一把明晃晃的钢刀,块头大得不是一般人可以相媲。

  

  “爷爷的!格老子有的是金子,别说这些玳瑁,要格老子为这位小姑娘散尽家产,买回家陪睡,你格老子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粗汉是京城中恶名昭彰的地霸,仗着家里有几分田,又生得人高马壮,整天无所事事,经常在京城里闹事,虽被清廷抓了几回,却仍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恶棍模样。

  

  原来芙宁才一下轿,他就注意到这位美得仿彿仙女下凡的小姑娘,一见芙宁的美貌,更是立刻失了魂。

  

  “胭脂,别惹是生非呀!他要,咱们让给他就是了。”芙宁吓得瑟缩起秀肩,生泊没长眼儿的钢刀劈头砍来,成了刀下亡魂。

  

  “我知道,七小姐。”得知来者居心下良,胭脂立刻把七小姐拥进怀中,“七小姐,咱们甭理他,快走,快走!”

  

  “走哪去啊?大美人儿。”粗汉把大刀一横,挡在她俩面前。

  

  粗汉愈看芙宁,心里头愈是喜爱,从钱袋里掏山十几锭黄澄澄的大元宝来,“小姑娘,格老子喜欢你,决定买下你,喜不喜欢大元宝啊?只要你跟格老子回去,格老子把大元宝统统给了你。”

  

  “大胆!胡说八道什么?”胭脂再也气不过,叉腰斥喝。

  

  “胭脂,别理他啊!”芙宁以白牙丝袖掩住苍白的小脸,另一只白嫩小手惊慌地直扯胭脂的袖子。

  

  “我知道。”胭脂急慌慌地在芙宁耳边低声嘟嚷着,“瞧,胭脂说的没错吧?我叫你别出门,你就是不听话!现在遇上坏人了吧?这事要让老爷子知道,胭脂准要被吊起来打了。”

  

  “胭脂,别说了,咱们快走啊。”芙宁怕得浑身直发抖。

  

  偏偏粗汉挡去了她们的去路,只见她们的右脚往右前方踏出一步,粗汉的大刀便往右边挡来;当她们往左边走,粗汉也跟着换方向堵路,摆明了不让她们离开。

  

  胭脂再也不知该怎么办,但不管怎么样,保护好七小姐最为重要,万一小姐出事,她也甭想活了!

  

  “是我。”一道低沉又强而有力的男性嗓音由天上怒燎开来。

  

  一抹高大俊朗的身影自“天下第一茶栈”的二楼气势凌人地纵身而出。

  

  扇子好像他养的一样,在落人他掌中的同时,双腿已稳稳当当地伫在粗汉面前,漂亮又潇洒的动作一气呵成。

  

  胤祥右手持扇,左手挽在身后,气质看来优雅高贵,英挺无俦的俊容上有一双冰冷犀利、深不可测的骇人黑眸。

  

  胤祥薄唇微掀,“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良家妇女?”

  

  看清楚来者后,粗汉举起大刀,朝胤祥脑袋砍了下去,“关你什么事!王八主子!你敢管老子闲事,老子就砍死你——”

  

  “砍死我?”胤祥一双深邃冷寒的黑眸几乎要喷出嘲讽的笑,微扬的嘴唇别有一番狂妄的慑人气势。

  

  危险近身,单手挽在身后的胤祥却是临危不乱,只见他眯起一双修长狭细的冷眸,一道精锐的光芒自他眼底迸出的同时,扇子也在他掌心潇洒地转了一圈。

  

  “啪”地一声,扇子张开,再一次自胤祥的掌心之中旋风飞出。

  

  胤祥下手快狠准,出招时沉稳幽缓、优雅好看,却是扇风急至,狂到可以横扫千军的地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