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3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扇子犹如盘刀般咻咻作响,追着粗汉一路旋打。

  

  “啊啊啊……救命啊!”粗汉吓得哇哇大叫,抱头四下窜逃,没人出手相救,粗汉只好举起大刀,开始乱挥乱砍。

  

  “咻——玎玎!”扇子打在粗汉刀背上,发出玎玎两响。接着又“呛啷、呛琅”地响了两声,大刀就被扇子打飞了。

  

  粗汉脸色大变,接着又被突如其来的扇风划中了颈子,倾斜的身子连连后退。

  

  “咻——咻——”几声,粗汉的颈骨瞬间被划出几道血口子,压根找不到还手的机会。

  

  胤祥狂霸的姿态有着雷霆万钧之势,蕴含着无人能及的力量,只见他紧接着把长腿一抬,给了粗汉一记迎面而来、快如闪电的铁腿——

  

  “砰!”地一声,粗汉像表演杂耍特技似地在地上翻了一个大跟斗。

  

  胤祥一脚把粗汉给踹到对街去,让粗汉整个人重重地撞上客栈那两扇镌花红木门。

  

  “乒乒乓乓!”两扇红木门顿时塌了下去,压在长凳子上,碎成好几片,

  

  “哎唷……辣块爷爷的!疼死我了……”粗汉跌个四脚朝天,仰住地上哀号。

  

  “姑娘,你没事吧?”胤祥一双清冽的黑眸直勾勾地凝视着芙宁。

  

  孰料,芙宁还来不及把胤祥看清楚,粗汉已俐落地拔地而起。

  

  这辈子还不曾吃过亏,粗汉不甘心地拔起明晃晃的钢刀,对准胤祥砍了过去——

  

  “十三哥!小心呀!”净兰情急地追了上来,见刀子朝十三哥脑袋劈了下去,惊慌尖叫。

  

  “爷!”小鱼子急忙冲上前去护驾。

  

  “小鱼子,这里交给你了,保护好公主。”胤祥实在很不愿和粗汉交手,那只会弄脏他的手,而且他清楚地知道小鱼子绝对摆平得了粗汉。

  

  就在芙宁惊魂未定、措手不及贤,小小身子已被凌空抱起——

  

  胤祥将美人儿的娇小身躯塞入他厚实如墙的胸怀里,他的踫触似有一股热力,流窜过芙宁的四肢百骸,让她根本没有开口抗议的机会,双脚就已经离地了。

  

  胤祥足下一蹬,夹着小小人儿,稳如泰山地跃上屋檐,两人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二章

  

  一阵沙尘随叶飞舞,胤祥怀里夹着一抹小小娇躯,沿着城外一路登飞,健美壮硕的身子跃过屋檐、飞过高墙、掠过树藤……

  

  芙宁生怕不慎掉下去会粉身碎骨,害怕到不敢睁开双眼,双手更不敢放松,拥紧胤祥的腰身,柔软的娇小身子也不由自主地紧贴着他伟岸健硕的胸怀。

  

  在半空中不知飘荡了多久,直到芙宁的双脚踩到地面,她才惊觉一切都结束了。

  

  她悠悠忽忽地睁开眼儿,首先凝入眼底的是一双令她悸动的邪魅黑瞳……

  

  这一双眼,狭窄细长,邪魅诱人,睫毛浓密而长,黑如墨的瞳孔仿彿两潭深不可测的漩涡,不把她吸入深海不甘心似的。

  

  而俊美无涛的容貌上,每一线条都是精锐有力的男人阳刚。

  

  一头黑发此乌木还要漆黑,加上如剑般的浓眉、挺直的鼻、薄厚适中的唇,搭配成一张无比阳刚,又俊美得令她脸红心跳的脸庞。

  

  芙宁几乎忘了自己还在他怀里,直到胤祥的深眸忽地饶富兴味地弯弯一笑,勾出的笑意同时也撩动了芙宁狂乱的心跳。

  

  “姑娘,我眼睛里可有什么是以让你盯傻的影子?”胤祥朗若春风的俊容上擒着似笑非笑的勾人目光。

  

  远远看着她,已觉得她美若天仙,近距离一看,发现她细如凝脂的雪肤上,毛孔小到几乎看不见。

  

  一双翦水般的盈盈星眸隐含着一抹无辜,仿彿随时都会逸出泪水;小巧的挺鼻显得比其他女子还要秀气,精致无比;嫣红的樱桃小嘴看似欲语还休,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气质,纤瘦的肩胛骨仿如只要他伸手一掐,就会碎成千万截似的。

  

  她虽纤瘦,他却感觉得到玉乳的饱满。

  

  此时她的玉乳正紧贴在他胸膛上,即使隔着衣衫,他仍然强烈地感受到它们的柔软,甚至已经闻到她暖融融的香馥。

  

  她身上的迷人馨气已够他冲动的,再加上小小鹅蛋脸上那份矜持的神情,愈加展现她天生的妩媚娇柔,使他有种血脉偿张的感觉,胯下更因这感觉起了强烈的变化。

  

  潜藏在体内的情欲,竟然就这样被身下这小小人儿的触感给轻易挑旺了起来,男人的硬挺瞬间如万马奔腾般精神抖擞地勃勃跳动着。

  

  “啊!”一句话提醒了芙宁,令她惊觉自个儿一直盯着人家瞧。

  

  惊慌间,芙宁的脸儿已经宛如石榴般红,心儿更是怦怦跳个不停,猛地察觉到自己还住他怀里,如葱白般的纤纤小手慌乱地把拥着她的高大身躯推开,

  

  小姑娘万分羞怯地把脸儿垂下,不知怎么回事,恁地不敢看他,两只白嫩的皓臂恰似春藕,如春葱的纤指不住揉捏着月牙白的裙褶儿,看起来好不楚楚动人,惹人怜爱。

  

  “在下无意惊吓姑娘。”胤祥轻声说道,不忍吓着小小人儿。

  

  “我……”芙宁欲言又止,又忍不住抬头去迎视他灼人的目光。

  

  这一眼,让他深邃的黑眸进出狂野的危险气息,引人遐思地朝她一步步逼近。

  

  芙宁倏地睁大一双蓄满惊慌的眸子,纤细的娇躯如惊弓之鸟般不停往后退,一颗心莫名愈跳愈急。

  

  “小、心!”

  

  身后是清澈的浅水小溪,芙宁压根不晓得,步碾儿退得太急,当胤祥的警告声响起,也同时听见“扑通”声——

  

  清凉透彻的溪水瞬间淹没芙宁的膝盖,吓得她踉跄失足,转眼间连身子都要落进小溪里,胤祥高大俊朗的身子迅速倾向她,长臂同时朝她伸来。

  

  情急之下,慌乱的芙宁随手胡乱一抓——

  

  然而,她仍然落进水里。

  

  “啊——”冰凉的水浸了芙宁一身湿,她狼狈地惊呼出声。

  

  “该死!”胤祥胯下一紧,心儿一跌,不堪入耳的诅咒声成串从口中逸出。

  

  原来方才芙宁那只白嫩的小手掌,情急之下竟然精准地一把握住他充分膨胀的男性雄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