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30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芙宁缓缓睁开迷醉的美眸,凝视着控制她所有神智与意念的俊庞,“爷

  

  “想不想我?”粗大壮硕的男性此刻肿胀得非常难受,渴望她来抚慰。

  

  “想!你呢?想不想我啊?”芙宁陶醉地吮吻着胤祥的唇舌。

  

  “摸摸看。”胤祥一把握住小女人的纤手,抓她的小手覆盖在种大账痛的硬挺上。

  

  “爷……”她逸出娇羞的吟叫:

  

  “是不是很想你呢?”他欲火焚身地用两指轻撩着粉嫩的乳尖。

  

  “嗯啊……”下体一阵酥酥麻麻的异样感觉,让芙宁的娇驱一阵悸动。

  

  她迫不及待地卸下他的长裤,将他胯下那壮硕的玩意儿握进小小的掌心里,纤细的小手在上面套弄,挑逗的指头温柔地摩弄着男性紫红的尖端。

  

  “哼……宁儿……”胤祥粗喘着,

  

  被她逗得血脉债张的男性雄躯,再也耐不住情欲的烧灼,狂野地撕开她身上所有的遮蔽物,随之将她扑倒在卧榻上,巴不得一口就把她给吞了。

  

  “啊……爷,吻我……”芙宁挺起傲人的豪乳,诱引着他用嘴来撷取。

  

  “宁儿,你真是迷死人了。”他用双手托起她的豪乳,呈现出一个诱人的形态,饥渴地把脸埋入两团饱满的酥胸里。

  

  顶端红透了的小果实令人垂涎三尺,他张嘴一口将粉红色小瑰蕊含进温热的嘴里,狂野地吸吮舔逗。

  

  “啊!爷,好舒服啊……”芙宁欢愉地减。

  

  他大力吸吮呲咬着粉嫩的乳尖,让它们受到小舌的灌溉,绽放出深沉的色泽。

  

  “爷……我要……”

  

  “不给。”他薄唇勾笑,握住她雪白的腿儿,脱去套在纤细玉足上的绣花小鞋,露出葱白似的可爱脚趾。

  

  “呜……我要嘛!”娇艳欲滴的朱唇泄出一串娇嗔似的哭声,嫩白的双腿主动为他而开。

  

  泛着美丽色泽的粉嫩花蕊被爱液浸出挑战男人耐力的淫秽画面,强烈刺激着男人的感官。

  

  胤祥发狂地来到芙宁身下,大手更加扳开她的两腿……

  

  “宁儿,你的穴儿实在湿得不像话,看得我快要受不了了!”

  

  他迫切地把俊容埋入她两腿间,并拢食指与中指粗暴地捻开她湿漉漉的小穴,张开嘴,一口把湿核吸进嘴里,狂肆咂吮起来。

  

  芙宁欢悦地吟呼,下体的热浪为他丰沛地涌出。

  

  他紧锣密鼓地蹂躏着两片嫩核,直到唇瓣肿张,绽放出花蕊般的挺立,才把火热的舌头压进紧窒的甬道里,狂野地抽送起来。

  

  “啊啊……好棒!”燥热难耐的小女人利用催情的娇嘤透露她内心强烈的渴望与贪婪。

  

  她如春葱般白嫩的纤嫩小手也充分地在他壮硕结实的雄躯上游走,煽惑着他的情欲,让他浑身的血液因她要命的浪声与娇态而沸腾燃烧。

  

  “爷,救我!我好难受啊……求你占有我……我要你……求你快点……”意志全被情欲掌控的小女人,媚眼如丝,饥渴地投入他同样溢满情欲的黑眸里,可怜兮兮地哀求着他的宠幸。

  

  “我可爱的宁儿……”胤祥起身,握住她光洁的玉足,架在他健壮的肩头,将身下的巨大一鼓作气地挺进柔嫩的水泽里,并用劲往下压开过于紧窒的水嫩肉壁。

  

  “啊——”湿润的小穴一接触到灼人的欲望源头,引她迭声吟哦,全身一颤。

  

  男人挺起腰,握着她的谶腰,将她狂颤的身子更拉近自己。

  

  原本生嫩的小水泽已经可以完全接受他的巨大了,无论他怎么捣弄,换来的全是她甜腻婉转的娇吟。

  

  薄唇捕捉了她最香嫩的甜唇,如春风轻拂般吮吻着她,抽光她余残的怨慰,化成浓烈的缠绵爱火……

  

  他在她体内释出全部热情,带领她进入巅峰的喜乐,一块儿荡漾在充满旖旎的无边春色里……

  

  一整个晚上,芙宁都赖在胤祥怀里,尽情地享受着他的宠爱与怜惜。

  

  那个险些儿就被她休掉的夫君,一早就起床更衣,说是要去上早朝,偏偏更了衣后又窝进床褥里,恋恋不舍地缠着他的小娘子,打算温存昨夜的激情。

  

  他神情温柔,今儿个之前的暴戾不知被他敛藏到哪儿去了,“我的好宁儿.我实在爱惨你了,你要是把我休了,那就换我撞墙自尽给你瞧了。”

  

  芙宁纤纤柔荑搂住他的颈,“我……我虽然很气你.可是……爷,我依然好爱、好爱你啊!”

  

  “你发誓,以后再也不能动不动就喊着要休夫,我才信你。”他爱邻地掐掐她的粉颊。

  

  芙宁皱皱清秀的小眉头,发誓?他真的以为她有那么笨吗?

  

  才不呢!她已经变聪明了,再也不吃半口这个男人给的亏了!

  

  “你得先对我发誓,说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准纳妾,你要敢纳妾,我一样可以休了你!”

  

  好啊,这个小女人!

  

  胤祥愈渐深浓的眼里有抹宠溺的笑,朝天举起三根指头,薄唇微掀,“除了宁儿,我这辈子谁都不要。”

  

  “这才差不多。”芙宁笑得好开心,拉下俊容,给他一个甜嫩的吻。

  

  “那你呢?”他猜她是准备耍赖了。

  

  “我?”芙宁腮边有抹贼兮兮的笑,“好吧,我发誓,你要敢纳妾,我就……嘻嘻,休了你!”

  

  呵!真是他的好宁儿,让她贼一下又何妨呢?只要她开心,让她多贼几次,他都无所谓!

  

  能好好留住她的心、她的人,才是他日后最重要的任务。

全书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