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28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芙宁气得鼻翼一张一合,用力喷气,语气夹杂了浓厚的挑衅意味,“混蛋!”

  

  “混蛋?”胤祥觉得好新鲜,不以为忤地冷笑。

  

  两泓深潭盛满了邪魅与霸气,揪着她双臂的大手逐渐加重力道,缓缓地俯下俊容,以销魂蚀骨般的热情,毫不费力地攫夺了她红润丰满的小嘴儿。

  

  “唔……”芙宁体内迅速翻腾起一阵热欲狂潮,她气愤地挥舞着小粉拳,狠狠捶落在他胸瞠上。

  

  然而,她的捶打对他而言宛如抓痒,根本徒劳无功,反而加深他蛮横的吻,亦加重他无人能摧的力道。

  

  他紧紧将小小人儿困锁在怀浬,一点一滴慢慢融化小女人薄弱的意志,直到她落下的粉拳愈来愈无力,直到她完全沉沦在他的热情中,他才无情地离开她随时随地都十分香醇醉人的唇瓣。

  

  “从现在起,你已经失去了自由,因为很不幸分,你被我视为囚犯!”

  

  撂下一道不容反驳的命令后,巨掌顺势松开她柔软似水的娇躯。

  

  男人高昂起不可一世的下颚,双手叠放于身后,旋过高大挺拔的身子,踩着恍若龙行潜移的步伐,头也不回地拂袖离去,失去重心的小女人,霎地像一瘫水滑坐下地。

  

  芙宁的心儿咚咚咚地怦然着,胸口急促地上下起伏。

  

  囚犯?呵!囚犯……那意思岂不是跟软禁没什么差别?

  

  她天真地以为只要和心上人远走高飞,所有的痛苦都将会结束;然后又天真地以为,心上人被杀,她随之殉情,所有的风暴都将随着她的性命而止息。

  

  万万也没想到,她的心上卜人竟是“诈死”,所有的真相亦在瞬间全部揭发了;而当她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回来,才发现竟是另一桩风暴的开始……

  

  第十章

  

  “爷,福晋还是不吃不喝、不言不语。”胭脂苦恼极了,又担心芙宁把身子饿坏了,不得已才来向胤祥报告。

  

  “该死!这女人!”胤祥怒极了,握卷成拳的关节喀喀作响,立刻转身离开大厅。

  

  小鱼子和胭脂对看一眼,匆匆追了上去。胤祥忽然停下脚步,愤怒地回头一瞪,两人立刻缩肩、睁大眼,一脸惊惧地望着胤祥:

  

  “做什么一直跟着我?”胤祥狂霸的目光落在两人身上。

  

  “这……”小鱼子用肩膀敲敲胭脂的秀肩,“你说。”

  

  “你说啦!”胭脂畏畏缩缩地不敢言,生怕惹来爷一阵咆哮,便又肩膀顶了回去。

  

  小鱼子最后不安地扬眉瞄了主子一眼,“小的有几句心里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事?”胤祥的黑眸盛满杀气腾腾,眸光一转,缓缓落在小鱼子身上。

  

  “这……”小鱼子小心地说:“爷,福晋在耍孩子睥气,你又何必跟着福晋耍性子?你把她软禁起来,她当然又生气,又绝食抗议,爷啊,你应该好脾气地安抚福晋的心,而不是和她一起呕气,你们呕着彼此,要呕到什么时候啊?”

  

  “一直到她跟我磕头认错为止。”胤祥嘴硬地说。

  

  明知芙宁是存心和他作对,他为什么要让她?

  

  “爷,福晋为什么要跟你磕头认错?她又没做什么不可饶恕的事。“小鱼子叹了口气,“再说,爷的心里明明深爱着福晋,你骂她,又见她绝食,难道一点都不心疼吗?还有啊,所谓床头吵,床尾和,爷要是肯多下点功夫,福晋又怎会……”

  

  “多嘴!”胤祥当然心疼,就因为心疼,他才这么生气。

  

  “奴才知错了。”小鱼子马上捂住自己的嘴。

  

  “少管闲事!”话落,胤祥迈开步伐,往新房步去。

  

  小鱼子说的没错,芙宁是在跟他耍性子,他要不先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好言好语地安抚她的心,难不成要让她闹一辈子?

  

  现下她又不吃不喝,万一饿死了,他岂不是后悔莫及了?

  

  思及此,胤祥灼心情豁然开朗起来,停在房门前,提起右腿,轻而易举地就把门踹开。

  

  芙宁眨了一下密长的眼睫,如木雕泥塑般的身子仍然坐在床沿动也不动。

  

  偌大的房里,仿佛暗藏着一股诡谲,波动的气流相当诡异。

  

  见她几乎没反应,胤祥故意用力把门合上,希望得到一点回应。

  

  芙宁仍然不动,胤祥的眸光自她身上收回,缓缓把视线落在摆满了山珍海味的桌上。

  

  “你一口都没吃?”胤祥抬首瞄了眼芙宁,干咳了几声示意她千万别故意忽略他的存在。

  

  坐在床上的小小人儿,怨怼目光望向了声源,“嗯!”

  

  胤祥又干咳了几声,似乎不是很满意这样的回答。

  

  他缓慢地走向她,长指停在她粉烦上,亲匿地轻捏了一下,“你明知道你不吃不喝会让我心疼,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小小人儿缓缓地张开嘴,伸出小舌画着唇瓣,诱他把长指探入她的嘴里……

  

  “喔!宁儿……”胤祥真是随时随地都好想吃掉她。

  

  孰料他才把指头塞进她嘴里,小女人脑袋一转,上下排牙齿一合,发狠地啃了他一口。

  

  胤祥吃痛地缩回大手,上下甩着,“你咬我!”

  

  “咬你是警告你别再对我毛手毛脚!”芙宁面无表情,“还有,你相当清楚我要你休了我,你为什么还迟迟不肯写休书?”

  

  胤祥的脾气差一点就控制不住地爆发了,他抡起拳头,压抑地道:“我很不喜欢重复每一句话,不过我倒很乐意在你不小心失忆的同时,郑重提醒你——休想!”

  

  “那我对你就无话可说了。”

  

  “你究竟要跟我闹到什么时候?你明知我绝不忍心看你用绝食的方式来虐待你自己,偏偏你存心这么做,来让我心疼。”

  

  “我只想用绝食的方式,誓死表达我的决心。”

  

  “宁儿,咱们和好吧!别这么孩子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