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55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能攒下来钱才是最要紧的!

  唐有才先开着拖拉机,去村委把沈凯平接上,三人一路开着拖拉机去了沈家租住的房子,没想到这房子的主人今年也回来了,院子就有点拥挤了。

  “我跟村里买了一块宅基地,已经找人在盖房子了,快的话今年年底就能住进去了。”沈凯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妈喜欢这里,我就想着干脆把她户口也迁了过来,以后就在板栗沟安家落户了。”

  “是该这样的,城里的小区住着是方便,但没有咱们乡下热闹,有人情味,左邻右舍的也能互相帮衬着。”唐有才倒是很赞同他这个决定,“我听镇上的人说,陈书记有意栽培你,往后你肯定是要回镇上去的,你是个大学生,前途远大着呢,早早的找个地方把你妈妈安顿好,以后你也能安心在外面打拼了。”

  把唐妈给的菜苗和各样泡菜找地方放起来,三个人又回了村委,唐新岚想去看看香菇菌棒放的怎么样了,就让沈凯平陪着她进山转转,唐有才则拉着山荣老村长,俩人合计着尽快把养猪场给办起来,正好唐有才去年育种的一茬小猪崽都给了红泥沟,下一茬干脆就直接给板栗沟这边好了。

  山荣一听是他们家的小猪崽,顿时乐了,原来,他本来也想撬一撬红泥沟的墙角,想从唐有才那里弄一批小猪崽的,毕竟他家的猪崽成活率高,远近闻名,养过猪的都知道,养猪最重要的就是挑选健壮好养活的小猪崽,不然养到半大突然死了,那损失可就大了——而且到时候还不一定有新的猪崽可以补充。

  被村里的狩猎队来回扫了几趟,现在靠近村子附近的板栗林已经没有野猪敢过来了,林子下面除了留出几条路之外,剩下的地方全部摆上了香菇菌棒,唐新岚蹲下来看了看,外围有些摆得早的,已经开始有小香菇丁冒出来了。

  “希望今年风调雨顺,产量能跟得上蔬菜厂那边的订单,你是不知道,苏彭生怕你们产量跟不上,都跟我说过好几次了,要是这边资金不够,他也可以入股的,被我给打回去了。”唐新岚开玩笑地说。

  其实并不是资金不够,她真想扩大生产规模的话,以板栗沟现在和省农大的合作关系,就算采用赊欠的方式先弄一批菌棒出来,等到香菇卖出去再支付货款,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板栗沟这边好些板栗林都靠近深山,摊子铺得太大了,管理不到位,那些外围的菌棒被野兽毁坏了,可就白白增加成本了。

  沈凯平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

  “我打算等这一茬香菇菌棒种下去了,和老村长一起带着人往深山里走一走,听说再往里还有一些散落的小村子,山荣村长说那些都是早年间没有迁出来的山民,也不知道现在那些村子还在不在了,要是还有人的话,倒是可以和他们联手,咱们把这一片林子都管起来。”

  “听说那些山民都精于狩猎,到时候外围有他们看着,咱们就能进一步扩大生产了,到时候要是资金不够,也不是不能再加几个股东进来。尤其是苏彭哥,他现在可是我们种植基地的大客户。”沈凯平一边走,一边把自己和村里的打算跟唐新岚解释了一下。

  “老村长跟我说了,叫我先问问你这边,要是你愿意再继续入股的话,咱们就不找外人了。”沈凯平特意挑了两个人在外面的机会说这句话,就是因为这话其实并不适合在村委说,也不是他这个当村支书的该说的话,因为有点内定的意思了。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板栗沟能有今天这样好的局面和前景,唐新岚在里面起到的作用太大了!村里承了她这么大一个人情,用山荣村长的话说就是,咱们穷得叮当响的时候,人家又是出钱又是出力的,帮扶着咱们把村集体的产业给做起来了,没道理现在咱们发达了,倒是一脚把人给踢开了。

  在山民们看来,什么内定外定的,那都是山外边的规矩!他们山民讲究的就是恩怨分明,谁对他们有恩,他们就要报答谁,内定咋啦?也就是他们现在没钱,要是有钱,就是分点干股给唐新岚,他们也乐意!

  沈凯平以前没跟山民接触过,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差点心态都崩了。

  后来还是去镇上开会的时候,私底下跟陈新平聊了一会儿,小沈书记才勉强把自己崩坏的心态给打好了补丁,

  陈书记说得对,基层管理一定要因地制宜、因人而异,山民们是难管,可管好了,那政绩也是实打实的亮眼!

  既然陈新平愿意替他挑这个担子,沈凯平也想把这件事情做好。

  这段时间他跟着村民们一起上山干活,听着老百姓聊起以前在深山老林子里的生活,心里满不是滋味的。

  沈凯平老家也是农村的,他爸当兵那些年,他一直和他妈在乡下生活,知道农民生活有多难,可再难,也没有板栗沟这帮老百姓这么难啊。

  城里人都羡慕山里人喝的都是山泉水,吃的都是自己种的无公害蔬菜,可他们却不知道,山里的山泉水里也有好多致命的寄生虫,辛辛苦苦种的瓜果蔬菜,有可能被野猪盯上了,一夜之间就给你连吃带踩,糟蹋个精光……

  听说就是因为玉米红薯种不下去了,好多年前村里才开始改种板栗树的,谁知道又被野猪给盯上了,再加上山路不通,板栗长得再好,也赚不了几个钱,还要跟野猪抢收成。他们这里尚且如此,那些住在深山里的山民,估计比他们更艰难。

  “那倒不至于,其实把苏彭拉进来也好,这种富二代血最厚了,咱们现在看着是一帆风顺,不过做农业的都要看天吃饭,免不得遇到什么天灾人祸的,万一遭灾了,有苏总这个土豪在后面撑着,咱们说不定日子还能好过点,起码能撑过难关。”

  唐新岚摸了摸下巴,决定回去就执行引进富二代股东的计划。

  板栗沟这边的菌种分布,是农大专门研究食用菌的专家亲自指点的,唐新岚这个外行看不出什么门道,不过想来教授们也不敢坑他们——农大新建的菌种培育基地可还在这里呢,真闹了什么病虫害,他们顶多损失一些产量,教授们的科研成果损失更大好吗?

  “好了,有省农大的专家们给村里背书,你们赶紧给村里的板栗想个好听的名字吧,陈书记应该跟你说过了吧?镇上打算整合一批辖区范围内的特色农产品,统一帮咱们申请土特产商标,你不蹭一下这个免费政策,难道以后自己花钱申请吗?”下山的时候,唐新岚好心提醒他。

  “嗯,陈书记跟我说过的,村里已经开会讨论过了,老村长的意思是,咱们吃水不忘挖井人,既然要取名字,干脆就用最开始带着板栗沟人种板栗的那位先辈的名字,老村长说那也是咱们村第一任女村长,叫山樱子。”

  “山樱子……山樱子板栗,这个名字好听!”唐新岚点了点头,总比叫“板栗沟野生板栗”好听,虽然后者更容易被记住,但是也太拗口了些。

  从板栗沟回来,第二天唐有才要去红泥沟看一看之前送过去的小猪崽长势怎么样,唐新岚也跟着过去了,顺道看看新的豆制品厂的建设进度,没想到到那一看,嚯!半截墙都砌起来了!

  不过,在工地上转了一圈,唐新岚就知道红泥沟为什么要这么急着把几个产业项目先造起来了。

  回迁房那边很快就要启动交房了,一旦拿到钥匙,村民们为了尽快搬回来,也会马上开始装修——去年虽然因为疫情,灾民们没办法出去打工,但村里活儿多啊,再加上豆制品厂一直在加足马力生产,别的地方先不说,光是进厂的那些灾民,去年人均年收入起码也有五万左右。

  灾民住的是不要钱的安置房,每个月还有政府的生活补贴,进厂的中午还管一顿饭,生活上几乎不需要花多少钱,这笔钱攒下来,就足够老百姓把自己的新家简单装修一下了。

  农村人装修可不像省城,还要请设计师设计装修效果、搭配不同风格的装饰、买全套的家用电器之类的,只要能通水电,简单把墙面粉刷一下,买好桌椅和几张床,再买个燃气灶,能做饭就行了。

  至于家电?没钱就先住进去嘛,以后有钱了再慢慢添置,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谁家能阔气到一口气把所有房间都装上空调呢?

  所以说,最快三个月,老百姓就会陆续搬回来了,到时候这些人的工作问题怎么办?

  还不是要他们这些开厂子的赶紧完工投入生产?

  汪书记这算盘,打得可真是密不透风啊!!

第277章

  不过,对于新厂子,唐新岚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汪书记,下个月我们就要启动招聘了,您看镇上要不要再发个短信通知?之前也说了,红泥沟这边的豆制品厂,我是打算办成那种半开放式的参观工厂,可以体验传统豆制品做法的旅游景点,也会设置工厂超市,这些岗位都是需要提前到岗培训的。”唐新岚找到了汪金俊,请他帮忙发个招工启事。

  本来当初拿地的时候,合同里是有约定的,他们这批低价拿地的,同等条件下必须优先招聘红泥沟本地老百姓。所以唐新岚赶紧来打个招呼,她那边是不能等的,如果到时间了报名人数还不够,就只有在镇上开放招聘了。

  “放心吧!肯定给你招满!”汪金俊早就有了一系列的应对计划,甚至为了省钱,他还一次性买了一万条的短信通知,其中一部分就是为了给本地企业发布招聘启事用的。

  “我还让各个村民组拉了一个微信群,到时候微信群也通知一下。”

  唐新岚觉得,他们小孙村长真的应该来跟汪书记学学基层干部的抠门大法,居然连微信群都用上了……

  汪书记省钱厉害,赚钱的头脑也不差。聊完招工的事情之后,唐新岚本来以为没事了,没想到汪金俊居然把她带到了工地附近的一个小山坡上——

  “小唐你看,这一片,还有河岸那边的山地都是咱们镇上的,年后我给他们发了通知,愿意回家种地的,都可以先回来把地种上,今年咱们镇全部种了黄豆,这玩意儿产量高,病虫害也少,到时候豆子下来了,你们厂子里可一定要帮忙收一下啊!”

  唐新岚:“……”您这都种上了,还问我干啥?

  不过,这倒是恰好误打误撞,跟她原本的计划对上了。

  唐新岚一开始想把红泥沟的豆制品厂打造成那种可以参观购物的体验式景点,就是想做戏做全套的,不光是亲自体验做豆腐豆干,当时她的计划是在野菜种植基地种点黄豆,到了收获的季节,游客还可以亲自下地体验收豆子。

  现在好了,红泥沟这边都不用她提,主动把闲置的山地都种上豆子了,这样对她和当地老百姓其实是个双赢的决策——

  对于豆制品厂来说,同样的价格,额外花一笔物流成本去外地采购大豆,还不如就在本地收购呢,可以有效节省成本。

  对于老百姓来说,种出来的粮食能在地头上就卖出去,也省了他们往外运的成本。

  唯一可惜的就是,这些黄豆没有错开种植期,不然采摘周期就能拉长了,对于红泥沟的乡村旅游促进效果也更好。

  唐新岚把这事儿一说,汪金俊笑眯眯的表情不由一僵:怎么搞钱这方面,果然还是小唐老板更专业啊!

  这小财神怎么就不是他们红泥沟的呢?

  陈新平何德何能啊!连个唐有才都护不住,还好意思继续霸占唐新岚这个财神爷?

  要是偷户籍不犯法的话,汪金俊真想强行把唐新岚全家的户籍都挪到红泥沟来——他肯定能给唐新岚争取到更多优惠政策!

  不过,人偷不来,产业还是可以撬动一下墙角的。

  “小唐,我听说你现在给板栗沟搞的林下经济势头很猛啊?连省农大的教授专家都过去驻点啦?你看咱们这山林子也多,能不能给我们也想想办法?”

  “板栗沟那边啊,那边的林子确实适合菌棒生长,正好我入股的那个冻干蔬菜厂不是一直缺货吗?我就在中间牵线搭桥,给板栗沟搞了一批农业订单。”唐新岚笑了笑,指了指山上的茶园,“汪书记,你们这边山上都是茶园啊,茶园怎么搞综合经济,这块我还真没研究过,这样好了,回头我帮你找农大的老师们打听一下?”

  “那太感谢了哈哈!真要是做成了,到时候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新项目要是开放注资的话,我肯定投你一票!”

  户籍动不了又怎样?只要能把唐新岚拉过来跟他们红泥沟一起搞产业,未必不能沾到财神爷的光,嘿嘿~

  “汪书记,您这话可有点滥用职权的意思了哈。”唐新岚忍不住提醒他。

  作为红泥沟的一把手,汪金俊要是投了她一票,下面的人敢不给她投票吗?这就相当于提前内定了呀!

  “话可不能这么说!”没想到汪金俊面色一正,反驳得有理有据,“我的职权也是老百姓给的,只要这个职权是用在老百姓身上,那就不叫滥用!”

  “不信你出去问问咱们红泥沟的老百姓,要是再有啥新项目,他们是愿意让外面人进来投资呢,还是让你来参与投资?不用问!我敢跟你保证,大伙儿肯定都会给你投票的!”

  唐新岚没想到汪金俊看着性格软绵绵的,居然这么能扛事儿,心里也敬佩得很,晚上回去之后,免不得把这事儿跟苏彭分享了一下。

  她现在摊子铺得确实有点太大了,以她现在的能力,其实在管理上已经有些吃力了,但是农村不像城里,招聘合适的人才太难了。还不如分一些给苏彭这样的有钱富二代,这帮人血厚,还能增强地方产业发展的抗风险能力呢。

  “改天你去红泥沟的时候,叫上我一起吧,我去拜访一下这位汪书记。”苏彭垂眸沉思了片刻,抬起头来,狡黠地看了老同学一眼——

  “老同学,你想办法再分我几个生意呗?咱们有钱一起赚,有婚一起逃哇?”

  “滚蛋!谁跟你一起逃婚?根本就不会结婚好吗?”唐新岚一把推开了他的大头,冷酷无情地表示了拒绝,“分几处生意给你可以,逃婚?您还是自己个儿逃吧!我自己能生娃,干嘛要结婚?略略略~”

  唐新岚吐了吐舌头,飞快地跑掉了。

  苏彭呆了呆,感觉自己的心脏中了一箭,扎心了老铁!

  过了年,各地零散的疫情也开始逐渐清零了,正好唐新岚家的民宿内部装修也做好了,因为用的都是无污染的榫卯结构竹木家具,客房里并没有一般装修好的新房那种刺鼻的甲醛味,反倒充盈着一股竹木的自然清香。

  找人测了甲醛,拿到了检测报告,眼看着快到惊蛰了,惊蛰过后,早春出游的人也会慢慢多起来,唐新岚又找广告公司制作了一批VIP会员卡,翻了翻日历,决定把会员卡的直播销售时间,就定在第一茬春笋开挖的日子。

  上唐村虽然不像板栗沟那样,现在还有山神崇拜,但老一辈都是山里人,村里的大事都是要看日子的,基本上每年春笋开挖都是要在惊蛰以后,据说这里面还有什么风水上的讲究,唐新岚她们这一辈的年轻人已经不讲究这些了,但是,谁让现在族里当家做主的还是那帮族老呢?

  选定了日子,唐新岚提前一天拍摄了一个上山挖春笋的准备工作预告片,这次直播因为关系到接下来他们村和红泥沟、板栗沟那边的旅游业发展问题,所以小唐老板拉到了不少赞助,直播间礼品堪称史无前例的丰厚——

  一等奖是价值近千元的春游大礼包,含两张全年乡村游的VIP会员卡、两天一晚的上唐村春笋采挖体验游,以及本地黑猪肉礼盒、板栗沟产的头茬鲜香菇礼盒、红泥沟特产香干礼盒等等。

  二等奖和三等奖的东西都差不多,只是份数上有所减少,还设置了66份幸运奖,包邮赠送各种冻干蔬菜体验包一份。

  以上奖品,唐新岚基本上没花钱,除了一间客房之外,其他的都是各位金主爸爸赞助的——既然是为了全镇的旅游业发展做贡献,那总不能一直都由她一个人贡献吧?

  一切准备就绪,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唐新岚就带着陈欢欢,还有提前找村里借的两个保镖一起,打着手电筒爬到了山顶。

  今天除了直播之外,他们还要拍摄一组视频素材,给上唐村剪辑一个乡村旅游推广微视频。开春的山顶寒风刺骨,几个人却累得汗流浃背,陈欢欢还不能熟练使用无人机,所以整个航拍镜头全部是唐新岚自己拍的,拍完之后,她手都快冻僵了。

  陈欢欢赶紧拿了两个暖宝宝出来,撕开了让她暖和一下。拍完日出和晨曦下慢慢醒来的群山,又等了一会儿,露水褪去,鸟雀扇动着翅膀在山间飞行的镜头也拍了几组,这才赶紧下山去吃饭。

  路上又停下来,拍了在乡间小路上踩着露水前行的几组镜头,两个被派来做保镖的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拍视频居然这么辛苦的?看到唐新岚为了拍到一组赤脚走过田埂的镜头,整个人趴在泥泞的地里,俩人不由得面色微红。

  在这之前,村里好多人都在背后念叨着,不就是拿着手机拍东西吗?这也就是他们脑子不够灵活,没赶上疫情开始的时候,不然他们也能火起来,到时候直播带货躺在家里赚钱,多么的快活?

  可是,拍视频真的那么容易吗?

  看到唐新岚和陈欢欢两个女孩子全身上下都是泥点子和烂草叶的样子,两个大男人都有些讪讪的。

  回到家,洗了个战斗澡,换了一身轻便耐脏的衣裳,章月红已经把早饭给端上来了——他们这里的习俗是农忙的时候早饭也要吃扎实点,什么稀饭面条这种吃完容易频繁上厕所耽误时间的一律不能上桌,所以今天早饭的主食就是秶米饭团。

  蒸熟的糯米饭,撒上白砂糖搅拌均匀,再把炸好的油条、火腿肠和肉松黄瓜丝之类的包进去,团成一个长条形状的饭团,咬上一口,外层的糯米饭软糯香甜,里面的油条酥脆,饱腹感特别强,吃上一个,到中午都不会饿。

  吃完饭,看到唐妈换了一身老式蓝花布斜襟大褂,唐新岚眼前一亮:“妈,这衣裳你还有多的吗?给我和欢欢也找一身呗?”

  这种老式花布做的衣裳,穿着才更有气氛啊,一看就很有乡土气息,唐新岚不由暗暗懊恼:早该想到要在穿着上搞点噱头的,这又花不了多少钱,而且画面拍起来也好看,没看到孙二叔搞的那个采茶节,都让采茶女们换上了统一的民族服饰么?

  甭管是不是少数民族,反正换上衣裳,那感觉立刻就来了!再戴上个斗笠,随手拍出来一张都是茶园大片!

  拿出手机把这条记在备忘录上,打算等第一批游客来之前,就把统一服装问题给解决掉,对了,还可以做一批备用的服装和鞋帽,到时候挂在店里,想穿上当地“特色服装”去山上拍照的可以租一套,反正她也没打算靠这个赚钱,但是唐新岚知道,现代人有多喜欢在朋友圈和社交平台晒照片——

  照片拍的好,到时候看到的人肯定会问这里是哪里,好不好玩之类的,老带新这不就成了?

  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