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36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第57章

  三千份试吃装一晚上就卖了出去,唐爸唐妈高兴的不行,唐妈亲自挎了篮子去赶集买菜,唐爸骑着摩托车先去相邻的村子拿样品、通知大家赶紧把家里的笋衣都装起来,这样他下午就能借货车过来装运了。

  “取样”也是唐新岚要求的,她的店铺不是下乡的小贩,把东西批发出去,只要不出大问题就不需要担心售后问题,网络平台开店就这点麻烦,要想做长久买卖,品质必须要牢牢把关,这一点,唐新岚从一开始就把规矩给立起来了——

  给她供货的,每一批货都必须在她这里保留样品至少一年,这样等货收回来了,她和唐爸就能先对照样品把收上来的货筛选一遍。

  如果货不对版?那就不好意思了,哪怕是亲戚,她也要把货退回去的。

  尤其是笋衣这种,如果有心搞鬼的,掺一些咬不动的老笋衣进去都是常有的事儿,以前小贩们来乡下收货,没少因为这种事情吵起来。

  不过,也幸亏她和唐爸谨慎,因为,很快就有人到村里闹起来了。

  笋干大量上市后,因为唐家并不是谁家的笋干都收的,唐明义这个新村长也有心想做点“政绩”出来,就牵头在村里设了一个收购点,方便村民销售自家做的笋干。

  只可惜,唐明义不像唐有才做事情那么铁面无私,再加上他有心想给村民卖好,也不管村民拿过来的笋干品质好不好,只要卖相看得过去就都给收了。

  唐有才为什么不肯收村里那几家的笋干?

  就是因为早知道他们一贯的尿性!

  一看村里的收购点管的这么松,这下好了,什么去年的陈年笋干、没砍掉的老笋根、咬不动的笋壳,全给塞到袋子里去了。

  收购点也不可能一袋一袋的都倒出来看,翻翻上面一层都是好的,就都给收了。

  这下好了,跟村里谈好统一收购的商贩们不乐意了——这一袋子里差不多三分之一都是次品,让他们怎么收?他们收回去是想转手卖了赚钱的,不是做慈善的好吗?

  也怪唐明义急于表现,事先居然都没有和商贩签合同,双方只是口头协议,这会儿商贩也不管你是不是村长了,反正这个村子收不到,他们还能去其他村里收,想让他们花大价钱收次品?

  别说没合同了,就是有合同,他们也不能认!

  村里的仓库堆了几千斤笋干卖不出去,货款也迟迟不能结算,把笋干卖给村里的村民急了,天天去村委堵着唐明义要钱。

  唐明义气得半死,捂着满嘴的水泡跟村民吵架:村里是为了方便大家卖笋干,才好心联系收购商上门收购笋干的,谁叫你们把次品都掺进去啦?现在卖不出去知道找村里要钱了?那钱都是收购商的,他们不给,村里有什么办法?

  村民可不管村里有什么苦衷,他们咬死了一点:唐明义当初鼓励他们把笋干送到收购点的时候,可没说去年的陈笋干还有笋衣都是不要的,现在卖不出去了,却来跟他们扯什么品质不好?

  “你要是早跟我们说要今年的新笋干不就好了?”村民们还觉得自己委屈呢。

  “谁家收笋干会收去年的陈笋干?都长虫子了,你们自己都不吃,还要卖给别人吃?”唐明义气得差点晕过去。

  只可惜,村民们咬死了是村里没有提前跟他们说好规矩,还拿唐新岚那个作坊的收购标准来说事儿——

  “你要是跟唐新岚家一样,在收购点立个牌子,跟咱们说好了要收什么规格的笋干,那不就什么事儿都没了?”几个刁钻的村民坐在收购点门口不肯走,坚决要村里赔偿他们的损失。

  要知道,当年新上市的笋干,过了这个季节就没有商贩下乡收购了,他们要卖,就只能自己拿到店里去,人家还不一定愿意收——大一点的店都是笋干上市后成批量采购的,不可能零散收购,这样也不利于品质把控。

  唐明义怎么可能答应给他们结算货款?

  只要开了这个口子,剩下还没结算的村民都得闹到村里来。村里哪有那么多现金给他们结算?

  再说了,村里的钱也不是他一个村长说动就能动的,唐爸当村长的时候上面就有文件了,额度超过一万的集体采购都得招标、公示,村民不同意,村里连一毛钱都拿不出来,他要是敢乱动村集体的账户,那就不是像唐爸那样主动辞职那么简单了……

  老支书看着着急,给他支招,说可以让各家先把笋干拿回去,不该掺进去的都拿出来,村里再去找采购商来集中收购,谁知道仓库当时收笋干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采样,更别提做标签了,全都堆在一起,村里人习惯用装猪饲料的编织袋装东西,连袋子都一模一样,根本分不清笋干到底是谁家的……

  唐明义心里苦,早知道他当初上任的时候,就不把村里管仓库那两个人换了。现在负责看守仓库的是他亲戚,想辞都辞不掉。

  眼看着仓库里的笋干再不卖就要烂了,唐明义不得不放下面子,请老支书去找唐新岚,看看她那边收不收。

  “这话你自己去说,我可没脸去找人家!”老支书一听这话就重重把茶缸一放,“明义啊,你以为唐有才做这个村长做的四平八稳,是因为他辈分高?现在知道了吧?人家这双眼,也毒着呐!”

  “你自己想想,往年咱们村里也组织集体收购,那帮人怎么都不敢在唐有才眼皮子底下闹鬼?做事啊,要先把丑话说在前头!这一点,你连人家唐新岚一个小丫头都不如!”

  “这件事我不会去找唐有才,村委你也别去劝别人了,只要脑子没摔坏,都不会去的。”

  “你自己想想,人家打开门做买卖,花的都是自己的本钱,换成是你自己,你乐意给人收拾这烂摊子吗?”

  “再说了,这可不是十几斤笋干,几千斤笋干呀!你自己算算都买下来要花多少钱?一个不小心,卖不出去就砸手里了!换你,你愿意吗?”

  “我也没说按市场价收购呀,便宜点不行吗?”

  唐明义也知道这事儿难办,但唐有才毕竟是唐家的长辈,他就不信这么大的事情他能眼睁睁看着不管。

  “便宜点?便宜多少?人家卖笋干的都同意了吗?”老支书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的关键。

  就算唐有才父女俩愿意帮村里解决这个难题,可那帮人愿意把笋干低价处理掉吗?

  虽然里面确实掺杂了一些次品和陈货,但大多数还是今年新晒的笋干,挑出来也能卖个不错的价钱,这样混着卖,人家乐意吗?

  “不乐意就拿回去好了!”唐明义发狠道。

  “怎么拿?都堆在一起,也没个记号,你记得哪一袋是谁家的?”老支书翻了个白眼,不再搭理他了。

  反正他今年就要退休了,这事儿他可不乐意沾手,万一闹不好,他就“晚节不保”了。

  看到老支书一脸“我快退休了,啥事儿也别来找我”的无赖样子,唐明义又急又气,偏偏老支书辈分高,他拿他一点法子没有,万一说话重了点,老支书据说心脏还不太好,他可不敢把他心脏病给闹出来……

  几千斤笋干堆在村委仓库里卖不出去,新任村长唐明义又“病了”,这事儿很快就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当初低价把整个毛竹山的笋子都卖给唐新岚的村民表面同情,回到家差点笑死——

  “有才叔当了半辈子村长,谁见他吃过亏的?一群棒槌!还做梦晒了笋干卖个好价钱呢,这下好了,砸手里了吧?”

  别看当初他们卖春笋的价格看着不高,但唐新岚是按照整座山能砍下来的春笋给的价钱,算下来一座毛竹山今年的收益,竟是比往年他们辛辛苦苦自己砍春笋晒笋干赚的还要多,关键是还不用自己找销路。

  唐新岚那闺女也和她爸一样是个厚道人,谁家卖春笋给她,作坊里需要请人帮忙的时候都会优先从他们这些人家里请。

  晒笋干那大半个月,几乎每天都有一百多块钱的工钱,算下来又是一笔不菲的额外收入,这下子,都不用唐新岚额外打招呼,大伙儿已经在私下里约好了,明年还把毛竹山整个包给唐新岚!

  时隔两个月,“举报信事件”之后,唐有才再次成为了整个上唐村的红人。

  不管是去小卖部买烟,还是去卤菜店买卤菜,路上都一堆人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顺便再打听打听,明年他闺女还收不收整片的毛竹山了,如果收的话,他们也想把自家毛竹山给包出去呢……

  “再说再说,哈哈!咱家就是个小本买卖,谁知道明年笋干行情怎么样呢?”没了村长这个职务束缚,唐爸愈发像个合格的商人了,销路没搞定之前,嘴里半句实话都不肯露出来。

  实际上,唐新岚已经让唐爸找了几家品行不错、为人厚道的,把今年的冬笋都预定下来了……

  锦上添花的事情谁不会做?当初她爸被人举报,她和唐新勇的生意差点黄了,那时候愿意雪中送炭的,才是他们需要惦记报答的呢。

  村里人不知道的是,这件事情其实一开始唐新岚确实动摇了,想着要不要再帮村里一把,却被唐爸给骂了回去——

  “你这不是帮他们,是害了他们!”

  “别看他们说得厉害,村里几千斤笋干卖不掉,其实摊到各家,我算了算,一家一两百斤不能更多了。你这次帮了他们,下回他们还敢拿次品去坑别人!”

  “咱们村里人好说话,外面收笋干的可不好说话,叫他们把咱们村这名声传了出去,往后谁还敢来咱们村收东西?”

  “一季的笋干,损失也就损失了。”

  “不叫他们狠狠跌这一跤,咱们村的名声可就真的毁了!”

  听完唐爸这番话,唐新岚冷汗都冒出来了。

  不愧是她的亲爹啊!这十几年的村长真不是白当的!

  她本来还想着如果那些村民愿意的话,可以低价把仓库里的笋干都收回来,再按照品级分好,哪怕不赚钱,起码不能让村民亏本。却没想到唐爸这番话提醒了她更重要的一点:信誉!

  如果她的店铺收了这批次品,往后哪怕她把品质做得再好,别人说起这件事,也难免会怀疑是不是掺了次品进去。往大了说,这次的事情就这么轻飘飘混过去了,以后村里人发现就算掺了次品也能蒙混过关,一次两次的,外面的采购商听到风声,谁还敢来他们村收东西?

  她还是太年轻了,看东西毕竟不如唐爸那么深远……

第58章

  “我早就说他唐有才就是个伪君子了!什么一心为了老百姓?你看看他,自从辞了这个村长,满心里就只剩下给自己家赚钱了!”

  眼看着舆论都在说唐新岚不肯收次品笋干的事情,陈二妮犹如打了鸡血一般,重出江湖,又开始在村里四处说唐家父女的坏话。

  当初为了让章家卉能安心在省城备考,唐有才略施小计,拿村办厂子里的名额故意吊着陈二妮,好叫她暂时闭嘴。现在好了,因为新村长不给力,原本计划好的生态养殖场遥遥无期,反倒是唐爸自己开的养猪场如今风头正盛,已经请了好几个帮工了——只是拿来吊着陈二妮的名额是肯定没有了。

  就算有,陈二妮也不会要的。

  在村里上班,说出去还算是半个铁饭碗,给他唐有才打工算什么?还不如进厂做工呢!

  当然了,陈二妮是万万舍不得送宝贝儿子进厂吃苦的,一来二去,难免又把仇恨转移到了唐爸身上。

  只是现在,村里敢在明面上附和陈二妮的越来越少了。

  上唐村家家户户都有毛竹山,他们还指望着唐有才父女俩带着他们发财呢,哪里会在这个时候背后说坏话得罪人家?

  反倒是那十几户笋干都积压在村委仓库里的,心里又气又恨:他们当然不敢去闹唐有才,这老头辈分高,一不小心就要开祠堂训斥他们,只是难免在背后抱怨他,不当村长就把村里人给忘了云云……

  唐明义不肯丢这么大的脸面,不得已找到了儿子,最后把仓库里这批笋干低价处理掉了。

  村里那十几户人家拿到钱,一声感谢都不说,扭头就走,回头还要嘀嘀咕咕,说唐明义不会是故意和收购商勾结,压价把他们的笋干卖给他儿子,从中间还不知道赚了多少黑心钱呢……

  上唐村就这么屁大点地方,这些风言风语没两天就给传遍了。

  唐明义听到后,气得差点也递了辞职信。

  然而到底不服输,在家里“病”了两天,还是挣扎着跑去村里上班了。

  陈书记亲自下村督查他们村的生态养猪场项目了,老支书眼看着要退休,压力都压在了唐明义一个人身上。

  小唐村长心里苦,却不得不挣扎着监督村委办公室,尽量把材料做得好看点。

  然而,哪怕文字写得天花乱坠,也遮掩不了这个新项目过完年都快四个月了还没动工,陈新平到现场看了之后,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唐明义在村里做的那些事情他也听说了,原本以为他刚上任,工作不熟悉,犯几个错误也是正常的,谁想到他光顾着和老唐村长别苗头,居然把这么大的事情给丢到脑后了——这个项目他好不容易才争取到了县里的专项补贴,如果最后项目烂尾了,以后镇里申请别的项目补贴就会难上加难……

  不能再让唐明义这么胡闹下去了!

  县里要求督办的项目没有如期开工,这已经算是重大失误了,可怜小唐村长,上任还不到半年,就因为“重大失误”被下台了。

  唐有才众望所归,再次被推上了村长热门候选人,这一次,全村几乎80%的村民都在请愿书上按了手印,要求镇上能让唐有才继续做他们的村长。

  陈新平也想让唐有才继续回来做这个村长。

  匿名信的事情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如果因为这么一封近乎污蔑的举报信,就让唐有才这么一个有能力有魄力的村干部离开为人民服务的岗位,这是对基层干部人才的浪费啊!

  当初他也极力跟调查组争取过,但“干部家属不能从事相关产业”这是一道反腐红线,别说他只是个镇里的书记了,就是省委书记也不能破这个例啊!

  其实按照陈新平的想法,他是想请唐有才继续回来做村长的,至于他女儿唐新岚不能在村里做生意?那有什么!不能在村里做,难道不能去镇上做吗?

  只要唐有才愿意继续做村长,带领上唐村的老百姓发家致富,他也愿意在必要的时候帮唐新岚一把。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唐有才拒绝了众人的好意。

  “我年纪也确实大了,再说了,我闺女在村里做生意,按照规定也确实需要避嫌的,再回去做村长,不合规矩。”

  不过,唐爸却给镇上提了一个新思路:既然新项目村里盘不动,能不能交给他来做?

  “之前陈书记带我们去外面考察的时候,其他村子也有这样的,项目太多,村里管不过来,就由村民牵头,村里注资,分红归入村集体年底分红到户……”

  这是唐爸考虑了很久才想清楚的,也是对上唐村最有利的补救措施。

  哪怕撤了唐明义,再来个新村长,光是熟悉环境就要大半年,再耽搁下去,等到县里对养猪这样的重污染项目一刀切之后,他们村集体的经济就会一落千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