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55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现在不是,以后呢?贩卖人口可是暴利!

  族老们被闹得差点心脏病都犯了,不得已叫人把唐有才这个族长给请了过来。

  没想到唐有才居然不肯来!

  不过人家的理由也很正当:虽然他是族长,但因为他本人和唐有义家正在闹矛盾,为了防止有人说他处事不公,所以他本人主动避嫌了……

  尼玛!村里人这下真的是被自己坑的一脸血。

  当初唐有才因为那封匿名举报信被搞下台,当时村里可是不少人都挺支持的,觉得唐新岚在村里做生意,他这个当村长的亲爹最好避嫌。

  现在好了,人家真的避嫌了……左右看看,族老们年纪大了,也吃不消管这档子事,唯一有能力也有资格管这事儿的,人家避嫌了!

  吃瓜村民一时间很想掀桌。

  因为这个案子的涉案人员太多,社会影响特别恶劣,半个月后,犯罪团伙的判决很快就下来了——唐新诚因为被查实在网络上冒充娱乐公司星探,诱骗了多达十几名少女,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判决一下来,唐有义家的老房子简直被村里人的臭鸡蛋和烂菜叶子给糊了一层,他媳妇哭着喊着要去探监,怕儿子在里面吃苦,被她男人打了一顿,夫妻俩在家里摔摔打打好几天,也没有一个村民跑去劝架——他们巴不得这人贩子一家都被抓进去呢,怎么可能去劝架?

  过了一阵子,就听说唐有义要卖了他的老房子外加宅基地——唐新诚被送进了距离省城一百多公里的北湖监狱服刑,听说夫妻俩想卖了房子搬到那边去住,好就近陪着儿子。

  不过,因为唐新诚这事儿做的太恶心了,他家房子根本问都没人问,老夫妻俩急的冒火,没想到唯一一个肯出来买的,居然是唐新勇!

  “那个,当年我跟新诚一起上初中的……”唐新勇跟唐新诚是同一届的,最近村里都在传他参与拐卖妇女被判刑的事情,身为同学,唐新勇心里其实挺不是滋味的。

  当初他回乡创业的时候,唐新诚曾经来找过他,只不过因为鹅场一开始实在不赚钱,还每个月往里面砸钱,唐新诚吃不了那个苦,后来就出去打工了,现在想想,如果他当初能说服他留下来跟他一起创业,会不会就没有这档子事了?

  唐有义老夫妻俩差点给他跪下了。

  他们家这老房子地段不太好,靠近山边上了,还是十几年前的老房子,里面也没有装修,村里不是没有人想趁机捡便宜,过来看了一下都摇头了:这种房子买到手还要花一笔钱请人拆了再盖新房子,最关键的是这里面还住过人贩子,不划算不说,还不吉利!

  唐新勇没有砍价,用六万块钱的价格买下了这栋老房子连带着下面的宅基地。

  唐有义夫妻俩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逃出了这个他们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村庄——流言蜚语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有一个做了人贩子的儿子,是他们家这一生都洗不掉的污点!

  夫妻俩走的那天,村里人就跟没看到一样,有几家原本和他们关系不错的,也没露脸,只有唐新勇过来拿钥匙的时候,给他们带了一篮子鹅蛋——

  “叔,婶,我那也没啥好东西,这鹅蛋你们带过去炒菜吃吧。”想了想,唐新勇终于鼓足勇气开口劝道,“婶,其实上学那会儿我就想说了,你们把新诚护的太好了,初中那会儿我们都自己去上学,你们还每天去接送,怕他跟坏学生一起玩。”

  “小时候一点坏事都没做过,长大了,你们管不到他了,就忍不住想去试试吧?”

  “外面的人,可比学校里的坏学生坏得多。”

  “叔,婶,等新诚出来了,你们好好跟他说说吧。”

  话,他也只能说到这里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弟弟,这要是自己的亲弟弟,他打也要把人给打正了,堂兄弟,人家还有亲爹妈,他能做的,也就只有提醒两句了。

  “唐有义那个人年轻那会儿就喜欢耍弄小聪明,又胆小怕事,能教出什么好孩子来?他自己都做不好人,还觉着自己教给孩子的都是好东西呢!”唐妈并不看好唐新勇的一片好心,不过,对这孩子的人品她还是极为欣赏的。

  唐新勇买下唐有义家老宅几天后,唐妈出面做媒,给他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女孩子是章舅妈娘家侄女,长得倒不算特别出挑,但有个好处:性子泼辣,又能担事儿,正适合唐新勇这样的。

  要说唐新勇这孩子也是命苦,亲妈是个脑子拎不清的,拢共就一儿一女还摆不平,哪个过得稍微不如意点,她就忍不住想从过得好的那个身上挖点好处补贴另一方。

  关键是大女儿也不是省油的灯,一点亏不想吃,还怂恿她妈找她弟打秋风,就因为她弟不肯低头,唐新勇他妈觉得儿子不听话,一气之下连本该给他盖房子娶媳妇的宅基地也占着不给了——

  按规定,村里每家每户只有一块宅基地,要想多买一块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分家。

  唐新勇他妈自然不会和儿子分家,因为儿子“不听话”,这老太太就死撑着不肯拆了老房子。

  她这边霸占着老房子不肯拆,唐新勇就没办法盖新房,这年头,年轻人没个新房子,哪家愿意把闺女嫁过来呀?

  更何况还有个不省心的大姑子,和处处偏袒大女儿的未来婆婆,对于新媳妇来说,这简直就是地狱模式好吗?

  别人不敢,可王霜霜敢呀!

  章舅妈的娘家姓王,这个叫霜霜的女孩子是她堂哥家的女儿,这丫头也是命苦,简直跟章家卉一模一样!听说当年她妈头胎生下她的时候,她奶奶本来想直接丢河里淹死的,怕儿媳妇带个奶娃娃,耽误她抱孙子,可王霜霜她爹多精明啊,当时就劝他妈,养个女娃娃不过多双筷子,可以后嫁人能狠狠要一笔彩礼啊,到时候他儿子结婚岂不是就有钱盖新房给聘礼了?

  就因为这句话,王霜霜才活了下来。

  要是搁在早年间,这会儿王霜霜只怕已经被家里给卖了。

  幸好她生活在一个民主自由的时代,她妈叫人带她出去打工,想让她先给家里赚几年钱,没想到王霜霜拿到工资就自己开了一张卡存了起来,她妈一找她要钱她就哭,哭了没两年,这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家里的户口本给偷出来了,不声不响的,居然在县城贷款买了一套二手房!

  这下她妈不乐意了,大过年的在家里跳脚,逼着闺女把县城的房子过户到儿子名下,不然就断绝关系!

  王霜霜就问她妈:房子过户了,那剩下的几十万银行贷款谁来还?

  她妈想都不想就啐了她一口:你自己的贷款,当然是你自己还!你弟弟还在上学呢,哪有钱还贷款?

  很好!

  王霜霜当天下午就收拾行李投奔她堂姑去了——章舅妈以前在村里就是个泼辣姑娘,威名远扬,连她妈都发憷的,这丫头也是机灵,知道自己要是随便找家旅馆住下来,她爸妈肯定会找人去把她抓回来,索性包了一辆车直奔章家村。

  这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从那以后,王霜霜干脆换了个地方打工,三年都没回去,她心态也撑得住,家里不肯松口,她每年过年放假就呆在厂里值班,买的二手房租出去,每个月抵扣下来,贷款只需要再付一千多块钱就够了。

  因为持家有道(最主要的是没有被她家里吸血),王霜霜这几年又给自己存了一笔嫁妆,她算是想清楚了,爹妈弟弟没一个靠得住的,还想靠她?呸!她还是靠自己吧!

  要不是因为这孩子自己主意正、三观正,章舅妈也不好意思把她介绍给唐新勇这个小老板啊——现在四里八乡盯着这位“青年才俊”的可不少呢,不过因为他有个难缠的亲妈和亲姐姐,所以暂时还没人敢下手,都想先观望观望,看看到底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

  “呸!一个个的只看到贼吃肉,看不到贼挨打。活该落在人后头!”章舅妈对唐妈这个大姑子吐槽了一会儿,又郑重提出,想趁着工厂夏天淡季放假,把两个孩子约到一起见个面,要是合适呢就先处着,要是不合适,彼此也不耽误。

  “这……按理说男方不该挑剔人家女孩子,只是,”唐妈把自己最担心的问题问了出来,“霜霜她爹妈那边,对彩礼是个什么打算?”

  不怪唐妈担心,农村就是这样,说是断绝关系,怎么可能说断就断?再说了,现在农村普遍的思想,还是要靠嫁女儿的彩礼给儿子娶媳妇,唐妈根本不相信王霜霜她爸妈会轻易把这个闺女嫁出去。

  毕竟,王霜霜的身家现在已经不同于别的农村女孩了,她在县城有房子!

  “这件事我问过霜霜,她说了,彩礼就按照咱们这的标准来,一般人家都是六万六加三金,外加置办新衣裳的钱,绝对不超过十万块钱!”章舅妈咬咬牙,凑到大姑子耳边给她交了个底儿——

  “姐你放心,霜霜那丫头可是个金娃娃,她在县城已经买了房子,这几年也攒了十来万的嫁妆,我知道你们家新勇不贪这些,不过是叫你们放心,那丫头不会叫未来女婿吃亏的。”

  一点不出血就想把人家姑娘娶进门,那基本是不可能的,现在农村谁家娶媳妇不花个百八十万的?房子车子票子一个都不能少,王霜霜这样的,要不是她跟家里闹翻了,也不会只提这么点要求。

  “这丫头自己主意正,她跟我说了,只要男孩子肯上进,耳根子别太软,其他的她都不怕。”

  就这句话,抵得上一百万陪嫁了!

  唐妈当时就觉得这个王霜霜简直就是为唐新勇量身定制的媳妇儿。

  脾气火爆,就能压得住唐新勇那个奇葩娘和无理取闹的大姑子。

  主意正,不用担心娘家人吸血。

  居然还很会攒钱?真是个好媳妇人选!

  唐妈倒是很赞同章舅妈的想法,真要一点错处都挑不出来的,结婚成本也高。更何况,一般人家的姑娘性子腼腆,还真不一定能压得住婆婆跟大姑子。

第90章

  听说堂兄要相亲,对方还是大舅妈娘家的侄女,唐新岚也挺好奇的,正好最近不忙,本着吃瓜精神,她跟在唐妈身边忙前忙后的,一双眼睛却光顾着盯门口了。

  王霜霜是昨天到章家村的,在章舅妈家里住了一晚上,今天还特意打扮了一下,穿了一件鹅黄色的及膝连衣裙,脚上踩着一双简单的帆布鞋,浑身上下一件首饰也没有,不过整个人的气质却很干净清爽,透着一股子利落劲儿。

  唐妈一照面就觉得满意的不行,忙把人接了过来,拉着双霜霜的手端详了片刻,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丫头的眼神正的很,一看就是能自己拿得了主意的。

  而且穿着打扮虽然看着朴素,但凑近了看,身上的衣裳质量其实都不错,简单又耐看,是个心里有成算、会过日子的!

  她知道现在她弟媳妇娘家那边好些人都说王霜霜这孩子忘恩负义,白眼狼什么的,家里不缺吃不缺穿的把她养大,也没耽误她,还要给她找个好人家,这丫头却防着娘家人防得厉害,还没嫁人就这么多心眼……总之都不是什么好话。

  如果是一般脸皮薄的女孩子,肯定早就跟家里服软了,毕竟农村找对象都要打听对方名声的,一个女孩子名声坏了,以后谁家还敢要她呀?

  这要是搁在以前,唐妈也觉得这话有道理,可现在不一样了——自从她闺女开始直播带货,她也跟着经常刷短视频,见的多了,才发现以前她们乡下的那些老传统真的是像网上说的那样,都是害人不浅的毒鸡汤。

  村里人都说王霜霜这样的女孩子今后嫁不出去,呸!人家都在县城买房了,难道就不能去县城找对象吗?非要在村里找?

  见唐妈态度亲昵,王霜霜紧绷的情绪暗暗放松下来。

  “霜霜姐,喝茶!这是我哥特意从省城带的奶茶,我哥对人特别好!”唐新岚趁机给她哥刷好感度。

  她一看到王霜霜就觉得这位跟她哥肯定有戏!

  女孩子还没嫁人就传出了“厉害”的名声确实不好,但唐新勇不一样,他家那样的情况,正好需要一个厉害媳妇,去帮他扛住偏心眼的亲妈和拎不清的大姐。

  “谢谢!我看过你的直播,你人真好!比直播间里还好看!”王霜霜也挺喜欢唐新岚的,可惜她自己没有这个本事,不然她也想让家里人看看,她们女孩子能干起来,绝对不比男孩子差到哪里去的。

  “我哥也好看呢。”唐新岚冲她眨了眨眼,王霜霜白皙的耳根子一红,微微低下头不说话了。

  “你走开!别吓着人家。”唐妈赶紧把捣乱的闺女提起来丢到一边,一把将站在桌边手足无措的唐新勇给摁在了王霜霜对面。

  “你们俩先认识一下吧,这是我侄子唐新勇,今年二十八岁,他家只有一个老娘,大姐早就嫁人了,家里目前还没盖新房,不过他有个养鹅场,一年也能赚不少钱,最近刚在咱村买了一块宅基地,想去县城买房子呢,也有这个条件。”

  “暂时买不了啊婶子,你忘啦?今年我刚在岚岚的作坊还有那个生态养殖基地投了一大笔钱,又买了块宅基地,要去县城买房子的话,恐怕还要多攒几年呢。”唐新勇不想骗人。

  尽管他也挺想跟王霜霜处对象的,这姑娘看着就一身正气,眼睛清亮亮的,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朝气,一看就是个母老虎,绝对能镇得住场子,咳~

  没错!唐新勇就是挺喜欢这种暴脾气的小辣椒,只可惜之前给他介绍对象的,要么就是腼腆小姑娘,要么就是温婉斯文型的,完全没踩到他的个人审美上。

  听到他这么老实就把自己的家底子给交代出去了,唐妈目瞪口呆片刻,忍不住把手伸到桌子底下,狠狠拧了他一把,见他看过来,忙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先闭嘴,让媒人先把话说完。

  “噗嗤~我知道了,没关系的,我在县城正好有个二手房,面积不大,不过要是往后有了孩子,去县城读书住着还方便的,那边隔着一条胡同就是县中心小学。”王霜霜抿嘴一乐。

  这下轮到另一个媒人章舅妈目瞪口呆了。

  这俩熊孩子,怪不得能把家里人都给气得半死。

  一个赚了钱不想当扶弟魔,反倒自己偷偷买了房子。另一个不肯满足亲娘的“扶贫政策”,直接跟他亲姐姐断绝往来了……怪不得一见面就看对眼了。

  中午,唐妈和章舅妈在家里做了一顿饭,看到唐家勇磕磕绊绊红着脸帮王霜霜把她爱吃的菜转到她面前,担心她不好意思夹,还暗示唐新岚帮她夹菜,唐妈暗暗偷笑,看了弟媳妇一眼,觉得这事儿肯定妥了。

  吃完饭,唐新勇邀请王霜霜去他的养鹅场玩玩,她也答应了,两个年轻人一路从唐新岚家走到养鹅场,没一会儿,这件事情就传遍了整个上唐村。

  “什么?新勇找着对象了?”唐新勇他妈听到村里人说她儿子谈对象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虽然偏心大女儿,但心里其实一直把儿子当成后半辈子的依靠的,之所以一直拧巴着不肯让步,无非是想让儿子服个软罢了,她一个寡妇,不靠儿子还能靠谁呢?女儿虽然日子过的没儿子好,也挺叫人心疼的,但她从没想过为了女儿不要儿子啊。

  现在怎么办?儿子居然越过她这个亲妈,直接谈对象去了?难道他就不怕家里不同意这门婚事?

  唐新勇他妈脑子里懵了半天,心乱如麻,想了想,还是给大女儿打了个电话。

  老太太寻找外援的时候,她儿子那边已经快把儿媳妇给搞定了。

  王霜霜之前听章舅妈说唐新勇有个养鹅场,办的还不错,不过等她亲眼看到几百只大白鹅从自己眼前友过去的时候她才发现,她堂姑真的是谦虚了,听唐新勇说他在唐新岚的作坊,还有村里的生态养猪基地都有股份,王霜霜暗暗在心里估算了一下他的身家,未免咋舌:这么好的结婚对象,要不是有个偏心眼的妈,怕是媒人都要踩破门槛了吧?

  只是,原本以为唐新勇只是小有身家,她攒的那点嫁妆也不算少,现在看来,倒是她高攀了。

  王霜霜也不是扭捏的性子,当下就把自己的情况又重复了一遍——

  “我没想到你条件这么好,先说好啊,你要是娶我,我家里是肯定没有一毛钱嫁妆的,我自己那个县城的房子,还有三十年贷款,这几年攒了十来万的嫁妆,拿到别人家是够看了,你这里,我拿不出手的。”

  “你想好了,要是觉得咱俩条件配不上,就当交个朋友好了,大姑那边我去说,不会怪你的。”

  她这话一说出来,唐新勇对她倒是又高看了几分。

  之前也不是没有人给他介绍对象,但从来没有哪个女孩子,会把自己的条件,甚至不好的地方这么和盘托出,真是坦诚的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