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56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没有什么谁配不上谁的说法,过日子又不是做买卖,非要算的那么清楚做什么?你说你县城那个房子是你自己的,难道以后咱俩有了孩子,你就不让孩子落户上学啦?”

  “呸!哪个跟你有孩子?”王霜霜听到唐新勇越说越离谱,居然连孩子都说出来了,红着脸啐了他一口,扭头就走,谁知道河滩上鹅卵石太多,差点崴到脚,被唐新勇一把拉住了胳膊。

  “别跑!上回岚岚就是在这里跌了一个跟头,手心都破皮了。”唐新勇见她站稳了,才把扶着她的胳膊收了回来,偷偷捻了捻指头,可能是觉得自己这个动作有点变态,赶紧把手藏兜里去了。

  “那、你家里是怎么说呢?”王霜霜最关心的倒不是他的身家,而是他那个难搞的亲妈和亲姐,章舅妈毕竟是她亲堂姑,这些事情都没瞒着她。

  “我妈那个人,确实有点偏心眼,她其实也不坏,就是耳根子软,她就生了我和我姐两个,巴不得我们俩都过得一样好……”说到自己家的情况,唐新勇有些尴尬。

  他平时从来不在外人面前说亲妈不好的,但这回不一样,眼前这个,可能是要跟自己过一辈子的,他不想骗她。

  “这件事情你别怕,我姐已经出嫁了,她过得好不好,那是她男人的责任。”

  “之前我创业的时候赔了不少,差点干不下去,那年我找我姐和姐夫借钱,他们不肯借。后来岚岚爸借了我几万块钱。等我缓过来了,我妈见我挣钱了,就叫我别忘了我姐……”

  到底是“别忘了”什么,唐新勇没细说,他也想给他姐在未来弟媳妇面前留点面子,不过,王霜霜是谁呀?连亲妈都斗不过她,听着话就能猜得出来,唐新勇他妈必然会说什么“你姐不容易,你赚钱了也贴补点私房钱给她,免得她在婆家日子不好过”之类的……呸!

  唐新勇说得对,女孩子嫁了人,这日子好不好过的,都要看自己男人的本事。没听说出嫁女还要靠娘家弟弟养活的。

  偏心眼偏成这个样子,难怪亲儿子都不肯回家了。

  要她说,唐新勇这心还是太软了,换成她,她能把他妈这番话传得四里八乡都知道,顺便叫大家都来瞻仰一下大姑姐婆家到底有多奇葩,娶个媳妇还要娘家弟弟来养活,那索性干脆入赘呀?这样全家都能让妻弟养着!

  不过,眼下俩人刚开始相处,这些离经叛道的话,还是别叫对象知道了。

  王霜霜并没有正面评价未来婆婆和大姑姐,只是从另一个角度去“启发”唐新勇:“我弟以前也好吃懒做的,全家都指望着给我找个好人家,再赚一大笔彩礼给我弟娶媳妇呢。我偏不!都是爹妈生的,为啥非要拿我的卖身钱给我弟花?”

  “后来我自己赚钱自己收着,也不去相亲,家里也拿我没办法。听说我弟现在去职校学厨师了,挺好的,厨师挺赚钱的,总比靠姐姐彩礼说出去体面些。”

  “嗯!你弟要是肯学好,以后我可以帮他介绍工作。我这几年经常往省城那些酒楼饭店送货,后厨的大师傅也认识不少。”唐新勇不介意帮小舅子一把,前提是小舅子不许欺负他媳妇儿!

  “再看吧,你那句话说得对,日子都是自己过出来的,这世上谁也别指望旁人。”王霜霜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反而问起了其他的——

  “对了,你说你在岚岚的作坊也投了钱,她那边还缺人投钱吗?我也想投点进去,你……你不介意吧?”

  唐新勇呆住了。

第91章

  河滩上,一群大白鹅嘎嘎叫着游来游去,唐新勇好像被施了定身术,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

  “哎呀!我就直说了吧,我存的这点钱就是压箱底的嫁妆,放着也是放着,我看岚岚那边生意不错,这钱放着也是贬值,还不如投到作坊里去,每年分到的总比利息多吧?再说了,这笔钱放在我这里,等咱们结婚的时候,我家那边还有得闹呢。”王霜霜跺脚。

  她不想把自己亲爹妈想的太坏,但买房子那件事已经让她寒了心,结婚这件事上,她不得不防着点。

  “哦哦,那我问问岚岚,她最近刚在你大姑他们村租地,准备盖新作坊,不知道手头钱够不够,你愿意投点进去就最好了。”唐新勇没想到未来媳妇居然这么防着娘家人,一时也有些无语,觉得他们俩真是同病相怜。

  他不也是防着他姐三天两头找他借钱,所以干脆把手头的余钱都投了出去吗?

  唐新岚最近还真挺缺钱的,不过她也没想到,她这个未来堂嫂还没进门呢,就开始支持小姑子事业了,这也太有魄力了吧?

  “我又不是因为你哥才投钱的,我是真的挺看好你的。”王霜霜仔细看了唐新岚拿出来的产业规划书,抬起头来,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我很早就刷到你的直播了,那时候我就在想,要是咱们农村再多一点像你这样厉害的女孩子,说不定,以后就没有什么重男轻女的现象了。”

  “从小我爸妈就跟我说,叫我长大了一定要找个好人家,好好帮扶弟弟,凭什么呀?他是爸妈生的,难道我就不是?他还是个男人呢,他们不都说男人才是家里的顶梁柱吗?那凭啥还要我一个女孩子帮扶他?”

  “我不服!可是,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只知道多攒点钱。我那时候都想好了,要是我爸妈真要卖了我,我就拿着钱跑的远远的,再也不回来了。”

  “后来我刷到了你的直播,看到你带着村里那么多留守妈妈一起赚钱,岚岚,你不知道那时候我有多佩服你!你做到了我们这些人想做又不知道怎么去做的事情。”

  “大姑跟我说她给我介绍的对象是你堂哥的时候,我心里其实挺高兴的,你这么好,你堂哥肯定也不差,后来听说你们俩还在一起做生意,我干脆就把卡给带来了。”王霜霜从包里取出一张用塑料膜一层层包起来的卡,轻轻放到桌上,“我以前只知道攒钱,钱确实有用,但我不知道怎么用,现在都给你吧,算我入股的,我就不信了,女人离了娘家帮衬,离了男人,真就活不下去了。”

  “岚岚,等我嫁过来,我来给你帮忙吧?”王霜霜轻轻握住了唐新岚的手,她常年在流水线上干活,手心不像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那般柔软,布满了老茧和细小的伤痕,右手的食指边缘处还有一块凹陷,唐新岚想到他们村也有很多像王霜霜这样的,初中毕业就被家里人送到厂里打工了,先给家里赚几年钱,等到了能领结婚证的年纪,再给家里赚一大笔彩礼……难道这就是农村女孩注定的命运吗?

  王霜霜不甘心,她也不甘心!

  “好!那我等你呀,未来嫂嫂。”唐新岚笑了笑,又把卡给她推回去了,“不过投资的事情没那么快,我们那边刚把地租下来,作坊和仓库都还没开始造呢,我估计等到要备货的时候,资金肯定是不够的,到时候我就不跟嫂子客气啦。”

  一口一个嫂子,成功把王霜霜给叫红了脸。

  “你看她们姐妹俩,处得多好!以后霜霜嫁过来,妯娌关系这块我可就放心啦!”章舅妈欣慰地看着这一幕。

  “就是!同族的姐妹这么多,新勇家那个嫁出去的大姐算个球?”唐妈是一万个看不上唐新勇的姐姐。

  你说你是不是傻?挖弟弟的墙角去贴补婆家,婆家也不会念着你的好。可亲弟弟要是发达了,婆家还能不捧着你?

  “大姐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章舅妈暗暗舒了一口气,不好意思地看了大姑姐一眼,“大姐你别生气,我这个侄女跟家卉一样,都是苦孩子,家里都靠不住的,娘家都靠不住了,这要是再找个不靠谱的婆家,这辈子就完了。”

  “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做得对。霜霜是个好孩子,她出嫁这事儿,只怕娘家也不会很用心,到时候嫁妆这块,怕是要被人说道几句了。”唐妈微微叹息道。

  村里就是这样,什么都爱攀比,小孩的成绩、工作、收入、婚嫁……尤其是嫁妆,娘家要是抠门的,嫁妆给的寒酸,新媳妇在婆家这边都抬不起头来。

  唐妈虽然没见过王霜霜的爸妈,但从弟媳妇的话里都能猜到,那就是一对眼睛里只看得到儿子的铁公鸡,指望他们能给王霜霜置办一份体面的嫁妆?

  他们不哭着闹着让王霜霜把婚前买的房子留在娘家就不错了!

  “这事儿我来办吧!”没想到章舅妈居然把这事儿给揽了过去。

  “你怎么办?霜霜出嫁不是要从你娘家那边出来吗?”唐妈诧异道。

  “嗐!就怕到时候她爸妈那边要她留下房子才肯放人,到时候把门堵着不让新郎官进去接人,不是要闹笑话吗?”章舅妈左右看了看,低声对唐妈说道——

  “大姐,霜霜跟我说了,她先回去探探底,要是她家里不同意,或者一定要她把房子过户给她弟……霜霜说了,她宁愿只领证不办酒,或者干脆从我家那边出嫁。”

  “你疯啦?”唐妈吓了一跳,一把抓住了弟媳妇的胳膊,“你这样得罪他们家,往后还怎么回娘家?我不是说你帮着霜霜这孩子不对,只是,这从大姑家里出嫁,古往今来就没这么个规矩呀!”

  “那就让他们旅行结婚,回来再在你们村补个酒席好了。”章舅妈也不想得罪娘家人,但她更不想看着王霜霜出嫁了还要被娘家人剥掉一层皮,“咱们乡下这几年嫁娶的事儿,大姐你也看了不少了,霜霜的爹妈,不是什么好相处的,要是霜霜从娘家出门子,你家新勇,指不定要被丈母娘刮去多少钱呢,别的不说,单是这女方办酒席的钱,还有上门提亲的钱,烟酒茶水钱,还有回门的钱,你算算要多少?”

  这要是换成心疼闺女的娘家人,章舅妈肯定不会说这个话,丈母娘但凡脑子清醒点,就不会让女婿结个婚倾家荡产,害得闺女嫁过去就跟着还债。

  可王霜霜家里情况不一样啊,她们家就指望卖闺女发一笔财、好给儿子去县城买婚房娶媳妇呢。唐新勇要是主动找上门去,不被她们家扒掉易一层皮才怪。

  “算了算了,这件事情我不管了!反正要媒人出面你跟我说,你姐夫别的不行,起码还有几个酒肉朋友,你娘家要是有人敢来村里闹,你姐夫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不管的。”唐妈有心想帮着两个小的,索性就把这件事都交给了章舅妈,她毕竟是王霜霜的堂姑,她要管这事儿也有资格。

  “我就知道大姐最好了,岚岚的性格像你,心肠好。”章舅妈是真的很感激这个大姑姐,当年她刚嫁过去的时候,章家多穷啊,要不是大姑姐和姐夫借钱给他们盖大棚种菜,他们家现在还吃不起肉呢。

  谁也没想到,两个境遇相似的年轻人,就这样彼此看对了眼,唐新勇和王霜霜的年纪都不算小了,约出来吃了几次饭,不声不响的就把结婚证给领了,连结婚照都没来得及拍。

  唐新岚都惊呆了。

  “哥,你不会是给霜霜姐下蛊了吧?”哪有女孩子这么干脆就跟个男人领证的?

  又不是热恋情侣,这是相亲哎,能不能给媒人留点面子?好歹彩礼嫁妆什么的坐下来争两次,有个仪式感嘛~

  “我也想啊,是你霜霜姐不乐意,说八月底就要回厂里上班了,到时候拖一拖又要到年底,耽误她挣钱。不如趁着现在我们俩都不忙,先把证给领了,到时候他们厂里年前放假,我这边鹅也宰的差不多了,再一起回村补办个酒席。”唐新勇觉得自己的人生仿佛被哪位大神按下了快进键,从相亲到领证,居然不到一个月就完成了!

  中途还半点都没有受到来自丈母娘和小舅子的刁难,顺利的让他觉得跟做梦似得。

  唐新岚:“……”看来她这个未来堂嫂,真的跟娘家人关系很差,连领证都……等等!领结婚证好像要户口本的吧?王霜霜家里肯松口给她户口本?

  “唉!前年因为房子的事情,我丈母娘要跟你嫂子断绝关系,那会儿她就把户口迁出来了。”

  唐新岚:“……”

  这新嫂子可以啊!居然那时候就想到了结婚要用户口本,大概是怕家里拿户口本拿捏她,索性想法子把户口都迁出来了,是个狼人!

  “那你们领证这事儿,你跟你妈说了吗?”想到唐新勇那个逻辑感人的亲妈,唐新岚一颗心都提了起来,她不会跑去鹅场闹吧?

  “还没呢,我妈说我不听她话,结婚的事儿就别去找她,她都这么说了,我哪还敢去呀。”唐新勇也很郁闷,结个婚,两个亲家都没见过面,说出去谁信呀?

  唐新岚都不知道该同情唐新勇,还是同情他妈了。

  这明显就是他妈说气话呢,想借着婚事拿捏儿子,谁不知道村里人结婚都要家里出面啊?到时候唐新勇有事求着家里,家里自然就能趁机提条件了……

  谁知唐新勇也是个狼人,居然找了个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女做媳妇,直接跳过提亲、下聘、办酒席这几个环节,人家直奔民政局就把婚给结了!

  “婚姻法可真特么好啊!”良久后,唐新岚只能如此感叹,并且,回去之后,立刻把这个“成功案例”分享给了好基友。

  “卉姐,我觉得霜霜姐这法子不错哎,要不你也想办法把户口迁出来吧,我记得大学入学的时候,好多学校为了方便户籍管理,都要求学生最好把户口迁到集体户口里,毕业了再直接连档案转到就业地去,这是个好机会呀!”

  只要户口迁出来了,章家卉以后想要跟谁结婚,就跟娘家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了。想扣着户口本讨要巨额彩礼?做梦去吧!

第92章

  虽说王霜霜对婚礼什么都没有要求,可章舅妈还是自己出钱,给她置办了崭新的大红铺盖,新房里该陪嫁的一些零碎物件儿也都给她置办了一份。

  唐妈这边知道唐新勇买的那块地皮还没动工,干脆找了几个婶娘帮忙,把他在鹅场那边的两间屋子整理了一下,墙面糊了雪白的墙纸,地下来不及铺瓷砖,直接买的地板贴贴了一下,看起来跟真的地板也差不多。

  她们这边忙的热火朝天,那边,唐新勇的老娘已经带着大女儿一家,浩浩荡荡地往鹅场这边兴师问罪来了。

  反了天了!亲儿子跟人领证结婚,居然连亲娘亲姐姐都不说一声,这是要忤逆吗?

  “唐新勇!你给我出来!妈都快被你气死了!”唐新勇的大姐唐新欣跟她男人一边一个搀着老太太,一路走一路吆喝,把半个村子的吃瓜村民都给勾出来了。

  眼看着要闹起来,有热心群众飞奔着去给村委报信,怕万一打起来,村里报警都来不及。

  唐妈跟几个婶娘正在门口剪窗花,听到大马路上闹哄哄的,远远看到唐新勇他妈被女儿女婿搀扶着,怒气冲冲的往养鹅场那边去,心头一跳,忙放下剪刀,把小店一收,卷闸门一放,带着几个姐妹就跟了过去。

  唐新勇正在捡鹅蛋,王霜霜和唐新岚在一边帮忙,用蘸了水的湿布擦掉鹅蛋上的碎稻草和粪便,这样晾干了就能装箱了。这几年省城的富婆们都喜欢吃鹅蛋,据说很补,唐新勇现在每年光靠卖鹅蛋,就能把鹅场的运营成本给赚回来。

  三个人坐着小板凳在屋子里收拾鹅蛋,旁边还有个小纸箱,唐新勇把大小不达标、稍微破损的鹅蛋都单独收在里面,打算下午搬到唐新岚家去——王霜霜在上唐村没有亲戚,最近都住在唐家,唐新勇没事就买点菜过去,总不能让人家替自己养媳妇吧?

  “哟,这是哪里来的没脸没皮的东西?还没进门呢,就跟我弟住一个屋啦?”唐新欣刚走过来就看到了河里那壮观的几百只雪白的大鹅,听说弟弟这个鹅场每年能赚几十万纯利润,却一毛钱都不跟分点给她这个大姐,害得她在婆家被亲戚们奚落,没结婚就这样了,等有了弟媳妇,那还得了?

  听说那个王霜霜也是个厉害角色,这要是被他们夫妻俩把老妈给控制了,说不定以后连娘家都不给她回去了!

  必须搅黄了这桩婚事!

  在农村,要想焦黄一桩婚事很简单,要么死命要彩礼,越离谱越好,男方拿不出来,自然就只能放弃了。要么,就像她现在做的这样,先把女孩子的名声搞臭了,到时候看她还怎么嫁人?

  唐新欣得意洋洋地看着她弟身边站着的那个女孩子,长得倒是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只可惜不检点,还没结婚就跟男人混在一起,连一分钱彩礼都没要就跟男人领证了,不会是在外面跟别的男人搞大了肚子,想找个接盘侠吧?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唐新欣大声把自己的猜测嚷嚷了出来,一副已经掌握了未来弟媳妇黑料,马上就要把人扫地出门的嘴脸。

  “呸!唐新欣你满嘴喷粪!掉粪坑里就赶紧回自己家洗洗,别脏了咱村的地!”唐妈拨开人群挤进去,指着唐新欣破口大骂,“霜霜是我弟媳妇的亲侄女,她厂里放假来咱们这玩,不住我家,难道住你家?”

  “新欣姐,我就奇怪了,你婆家在小屋檐村,最近也没回咱村,怎么就知道霜霜姐住哪呢?”唐新岚一把揽住了王霜霜的胳膊,笑眯眯地帮她妈一起怼了回去,“我跟霜霜姐特别投缘,这几天她都跟我一个屋睡呢,不信你可以问问我们左右邻居。这几天霜霜姐来鹅场这边玩,也都是我陪着一起的。”

  这年头未婚男女谈恋爱虽然没什么,但农村还是很忌讳女方婚前就去男方家里住,这要是被唐新欣把谣言给传出去了,王霜霜以后肯定会被人说道。

  流言蜚语害死人,唐新岚还挺喜欢王霜霜这个堂嫂的,当然不能让她被人这么污蔑。

  小唐老板现在在村里的威望可以说是仅次于她爸,还有一群靠她吃饭的娘子军,见她要给王霜霜出头,作坊里一起干活的嫂子们立刻你一言我一语的挤兑起唐新欣来——

  “笑死了,你一个嫁出去的女儿,不想着帮衬自家弟弟,给娘家争脸面,跑到这里来说弟媳妇坏话,难不成新勇是你们家捡来的?”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新勇妈一直撑着不让他扒掉老房子盖新房,听说就是想按着儿子的头,叫他先补给他姐一半的宅基地钱,这是亲妈能干的出来的?新勇不会真是捡来的吧?”

  “我看八成就是捡来的!霜霜来咱们村也好几趟了吧,俩人谈朋友也有一阵子了,新勇妈难道一点不知道?反正我是没见过亲生儿子处对象,亲妈一点不关心的。”

  “再说了,人家新勇已经跟霜霜领证了吧?人家小两口现在可是合法夫妻,别说没住一起了,就是住一起又咋啦?这都什么年代了,封建思想可要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