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57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我要是有霜霜这么好的儿媳妇,我做梦都能笑醒了,也不知道某些人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

  “什么鬼主意?猜都能猜到好吗?就是不想让新勇娶个好媳妇呗?最好是连孩子都生不出来,新勇这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家产,最后还能便宜谁?”

  听着作坊里的嫂子婶娘们你一句、我一句,挤兑的唐新欣跟她妈吴三妹面红耳赤。唐新岚暗暗在心里给嫂子们竖起了大拇指,怼得漂亮!

  不就是无中生有吗?造谣又不花钱,你能造,我们就不能造啦?拼人头,我家实力碾压好吗?

  “胡说!新勇是我十月怀胎拼了一条命生下来的!我今天倒要请大伙儿给我评评理,哪家的儿子跟人扯结婚证,都不跟亲妈说一声的?唐新勇,你还认我这个亲妈吗?”吴三妹捂着心口直喘气。

  这真不是她做戏,儿子跟别人领证都不跟她这个亲妈说一声,这件事真的是伤了她的心!

  吴三妹从来都没觉得自己偏心,她只是觉得儿子现在赚大钱了,反正他也没地方花,大女儿在婆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想在县城给孩子买个学区房,首付就差十万块钱,又不是借了不还!

  吴三妹本以为自己只要跟儿子一说,儿子是必然同意的,她甚至都在电话里跟女儿女婿说好了,到时候直接来家里拿钱就行了,谁知道儿子居然不同意,还把钱都投给唐新岚那个死丫头了!

  吴三妹在女儿女婿面前丢了脸,又觉得儿子不听话,一气之下就放了狠话,说儿子不管亲姐姐,她这个亲妈也不敢管他了,往后定亲结婚啥的也别想找她这个亲妈出面……

  她本想儿子也这么大年纪了,想结婚,就得先把家里的老房子拆了造婚房,她占着老房子不搬,儿子哪怕为了娶媳妇,肯定也要回来求她的,到时候她就趁机把钱给要过来,先让闺女把县城的房子给买了。

  至于儿子的婚房?唐新勇这些年赚了不少钱,在农村造一幢新房还不简单?

  吴三妹自以为捏住了儿子的命门,只等着儿子熬不住想结婚了回来求她,谁知道唐新勇居然又重新买了一块宅基地!还不声不响就把婚给结了。

  也就是现在新社会没有衙门了,这要是搁在旧社会,她肯定要去衙门告他忤逆!

  “妈,您别把霜霜扯进来好吗?扯证不跟您和大姐说,是我的主意。”唐新勇掀起身上的围裙,擦了擦沾满鹅粪的双手,苦笑道,“我要跟你说结婚的事情,家里就要拿钱给我办酒席。妈,家里的存款,你都拿给大姐买房子了吧?”

  “嚯!”吃瓜村民轰然一声,一脸吃到大瓜的表情。

  “你、你怎么知道?”吴三妹立刻慌了,唐新欣也有点慌。

  她本来是想撺掇亲妈来找弟弟的晦气,要是能搅黄这门亲事最好,搅不黄,也要让新进门的弟媳妇名声坏了,这样以后在她面前就彻底矮了一头,到时候她再找娘家帮忙,弟媳妇就没有说话的资格了。

  “妈,那八万块钱,不是你让我帮你存起来的养老钱吗?不是新勇的钱吧?”唐新欣眼珠子一转,暗示吴三妹道。

  “对对!那是我的钱,我怕放在家里被贼偷了,就叫我闺女帮我存起来了。”

  “呸!你一个失业寡妇,哪来的八万块钱?还不都是新勇孝敬你的?”唐妈狠狠啐了一口,“新勇,你来说!你每年给你妈多少钱?我倒要请村里人也帮着评评理,谁家有儿子,不想着攒钱给儿子娶媳妇呀?你们家倒好,从儿子这里讨钱填补闺女一家,怎么?他老王家没儿子啦?”

  唐新勇也没想到他妈居然会这么说,偷偷看了一眼王霜霜,见她低着头不说话,心里对他妈已经彻底绝望了:当着新媳妇的面,堂而皇之地拿家里钱贴补闺女,还好意思说让闺女帮她存着,她没儿子吗?既然都是亲生的,为什么不存儿子这里,反倒要跑到隔壁村,存到已经出嫁的闺女卡里呢?

  “妈,你说那八万块钱是大姐帮你存起来了,怎么我手机里收到的扣款短信,是县城一家银行的刷卡记录?”唐新勇刷开手机屏保,找到了一年前的一条扣款短信。

  “这几年虽然我做生意没存住钱,但每年该给家里的,我一分都没少。”

  “逢年过节,大鱼大肉外加2000块钱红包,过年一万块钱的孝敬钱,每个月家里的水电费都是从我卡里扣的,家里吃的菜也都是自己种的,你每个月还要另外找我要2000块钱的生活费,还要平时你上街买衣裳、去大姐那边住几天要带点钱去,你找我要的那些钱,我哪次没有给你?”

  “我一年到头住在鹅场这边,也没见您给我送过几次饭,家里我也难得回去吃几顿,按理说我这个做儿子的养自己亲妈,出多少钱都是应该的,可您不该说我不管您。”

  “正好今天大姐跟姐夫都在,我倒要问问妈,大姐跟大姐夫一年给你多少生活费?”

第93章

  吴三妹被儿子问的面红耳赤,唐妈见她涨红着一张老脸不说话,不由冷笑道:“难怪新勇连领证都不敢跟你说,幸好没说,他要是说了,你好意思叫儿子自己出钱办喜酒?”

  “嫂子你也把人想的太好了,依我看,就她这脸皮,怕是到时候还要狮子大开口,趁着儿子结婚,索性趁机要个几十万,反正霜霜又没要彩礼,到时候办酒席说不定还能再赚一笔礼金,别说首付了,怕是连银行贷款都能帮她闺女给还了!”跟唐妈关系很好的一个婶子也站了出来。

  唐新勇是个好孩子,因为自己买了个小货车,平时她们想去省城办事,提前说好了,想蹭他的车进城他基本不会拒绝,有时候还绕路给你送过去,连车费都不肯要的。

  最重要的是,她们现在干活的作坊里也有唐新勇的股份,相当于她们的二老板了,她们能不力挺吗?

  “你们脑子有病吧?现在说的是我弟他结婚不跟家里说,扯什么钱不钱的?”见话题已经歪到了她不想看到的方向,唐新欣气急败坏地推了推她妈,“妈你自己说,认不认王霜霜这样不知检点的儿媳妇?”

  好家伙!吃瓜村民简直目瞪口呆。

  新媳妇和大姑子合不来的情况,农村不是没有。但弟媳妇刚过门,大姑子就恨不得让弟弟跟人离婚的事儿,他们可真是头一回见识到。

  因为缺乏同类型吃瓜经验,一时间,村民们居然被她问的卡壳了。

  吴三妹见这回众人都不说话了,也以为他们都被闺女给问住了,心里暗暗得意,板起脸瞪了王霜霜一眼——

  “我活这么大,还没听说过儿媳妇都进门了,婆婆还不认得儿媳妇长什么样子的。刚跟我家新勇相亲还不到一个月,就急赤白脸的拽着我家新勇去扯证,别是肚子里有了什么藏不住的东西吧?”

  “卧槽!这老太太疯了吧?”唐新岚忍不住扭头去看王霜霜,见这位新堂嫂满脸通红,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半只脚都踏出去了,却被王霜霜给拉住了。

  这种事情,不能让唐新岚这个还没结婚的小姑娘帮自己出头。

  王霜霜女士暗暗在心里冷笑一声,她连亲妈都敢怼,何况婆婆?

  更别说这婆婆还跟儿子闹翻了,旁人都说嫁给唐新勇最大的问题就是婆媳关系、姑嫂关系不好处理,呸!这样的婆婆跟大姑子才好对付呢,只要她男人愿意站在她这边,她就稳赢!

  “妈你不知道吗?现在去民政局领证都要做婚前检查的呀,我跟新勇扯证的时候都做过的。”王霜霜抬起手背擦了擦眼泪,呜呜哭了几声,“妈你误会新勇了,他不是故意瞒着你跟我结婚的。是、是新勇跟我说,家里钱都被大姐拿去买房子了,肯定拿不出钱给咱俩办喜酒了,他不想你为难,就问我能不能先领证,等年底卖了鹅,手里有钱了再办喜酒。”

  “您说我一个女孩子家的不害臊,还没结婚就跑到男方这边来过日子了。我、我也没办法,我家里也有个弟弟,我妈说了,谁要娶我,就得拿出二十万彩礼,外加女方办酒席的钱,现在农村办酒席,哪家不花个七、八万的?您也知道新勇哥手里的钱都投到养鹅场这边了,家里的钱又被大姐拿去了,您叫我怎么办呢?我就是喜欢新勇哥,哪怕不要彩礼,我也想嫁给他,跟他过一辈子,吃苦受累我也愿意的。”

  卧槽!姐姐你可以呀!

  唐新岚目瞪口呆地看着在一边抹眼泪的王霜霜,没想到性子泼辣新堂嫂居然还有这么茶里茶气的一面?

  干得漂亮啊!!!

  果然,王霜霜这番话一说出来,旁人怎样还不好说,唐新勇立刻就感动的不行,走过去抬起袖子给她擦了擦眼泪,心里禁不住暖洋洋的。

  现在农村娶个媳妇,没个几十万,人家连门都不让你进。他能遇到王霜霜这么好的女孩子,简直就是祖坟冒青烟。

  跟深明大义、凡事都替他考虑的王霜霜相比,他妈跟他姐简直就是两根行走的搅屎棍,唐新勇见自家媳妇被婆婆和大姑子这么污蔑,居然还惦记着帮他说话,心里那杆秤不由自主地倒向了媳妇这边。

  “妈,您要是真觉得霜霜这么嫁过来不合适,那咱们就按照村里的规矩来,我现在就把霜霜送回去,然后咱们家找媒人,三媒六聘上门提亲,过彩礼,办酒席,正正经经把霜霜娶进门来,您看这样行吗?”

  “本来我也觉得就这么直接领证委屈了霜霜,是她看我日子过的艰难,不想让我们家为难,既然妈觉得平白送上门的儿媳妇不精贵,那我今天就把人送回去。”

  唐新勇转过身来,看着他姐的眼神带了一丝嘲讽,“不过我先说好,我现在手里没钱,要下聘、过彩礼、办酒席,妈和大姐也要帮衬点。”

  “对对对!我也觉得你妈说的有道理,哪有一分钱不花就娶了个媳妇的?也怪不得别人瞎想,既然这样,那咱们就按规矩来!”

  唐妈简直快要被唐新勇这坏小子给笑死了,见他出言挤兑他亲妈,忙站出来帮他架好了梯子——

  “新勇妈,咱们这里的规矩你是知道的,下聘要预备的呢也不多,三金我给你算最少的,两万块钱,新娘子置办喜服一万块,外加上门要带的烟酒鱼肉糕点这些,你先给我拿四万块钱吧,不够我再找你要。”

  唐妈每说一句,对面的吴三妹和她闺女的脸就黑一分,围观的吃瓜村民简直快要笑死了,还有几个嘴皮子利索的嫂子在旁边拱火——

  “岚岚妈你这么算不厚道呀,我可是听说霜霜自己在县城有房子的,这新娘子身家可比一般人家精贵吧?下聘就预备四万块钱?我怕丈母娘连门都不给你们进哦。”

  “就是!依我看起码要再翻一倍,八万块钱还差不多。”

  “县城一套房呀?那少说也有大几十万吧?新勇妈,这儿媳妇花五十万娶回来也值了啊!”

  吴三妹差点被村里这帮碎嘴娘们给气死。

  她当然知道县城一套房子很值钱,问题是那房子不是他们家的啊!

  让她拿钱给儿子娶媳妇,按理说是该这样的,但吴三妹这个女人的脑回路跟旁人不一样,儿子要是没出息呢,她拼了这条命出去打工也要给儿子攒钱娶媳妇,可唐新勇现在有出息了,她就觉得儿子靠自己也行,娶媳妇当然是要儿子拿钱给她……问题就是唐新勇不肯拿钱给她!

  想想也知道,就吴三妹偏心她大闺女那股劲儿,说不定前脚唐新勇把下聘的钱给他妈,后脚就被他妈送到他姐手里了。

  “反正这门婚事我不同意!这女人来路不正,谁知道她那个房子是哪里来的?”吴三妹索性撕破了脸,仗着自己是唐新勇的亲妈,她决定执行一票否决权。

  她就不信了,这法律还能大过亲妈?她不松口,看这个狐狸精怎么进他们老唐家大门?

  “既然妈你不同意,那咱们就还像现在这样吧,各住各的,往后每个月我还给你打生活费,你不喜欢霜霜,不住在一起也行。”唐新勇真的对他妈彻底失望了。

  王霜霜看了看她男人,再看看她婆婆,心里乐的不行:这下好了,不用跟婆婆住,可省了好些麻烦呢。

  她当然不是怕吴三妹这个婆婆,以她的本事,就是再来十个吴三妹,她都能给整老实了,但是不值得。

  窝在村里挣这三瓜两枣的有什么奔头?有这时间跟心思,她就是去省城当月嫂,一年也能攒个十来万,何必在这里跟婆婆争每个月那点生活费呢?

  “哎哟!这日子不能过了啊!大伙儿都来看看,这就是我拼了命养大的儿子,娶了媳妇就忘了娘哎!现在连家都不回了~”吴三妹一听这话立刻就炸了,挣开被她闺女和女婿搀着的胳膊,往大腿上狠狠一拍,一屁股坐在了河滩上,没想到这里不是她平时撒泼的泥巴地,河滩上到处都是鹅卵石,这一屁股下去,尾巴骨差点给坐断了。

  这下吴三妹是真的哭出来了。

  “妈,你别哭了,这事儿不是哭能解决的。”唐新勇被他妈闹习惯了,这点场面根本不算什么,见他妈还要胡搅蛮缠,干脆当着全村人的面,趁机把这事儿给说清楚了——

  “正好村里的长辈们都在,妈,我是您亲儿子,以后也是要给您养老的,家里那老房子连着地皮,按规矩是要留给儿子的。”

  “但现在是新社会了,男女平等,这样,正好大姐跟姐夫也在,咱们今天就把给妈养老的事情说清楚,妈让我再补五万块钱地皮的钱给大姐,这事儿我不同意,我新买一块地皮带三间老楼才六万块钱呢,咱村的地皮也没这么值钱。”

  “这样,妈,您要是真不乐意跟儿子儿媳妇住一起,那可以问问大姐,大姐要是愿意带你住,往后我每个月往大姐卡里打1500块钱生活费,年节孝敬另外算。”

  “但是这老房子是我爸留给我的,因为我姓唐,将来生了儿子也姓唐,这是咱家的祖产,不存在什么卖不卖的。”唐新勇看了他大姐一眼,唐新欣心虚地低下头。

  “您也别说什么大姐跟我都是您亲生的,这是祖产,别说大姐了,就是妈你也没资格想怎么分就怎么分,真要分给大姐一半,也成,让我外甥改姓吧!”

  “牛逼啊!”唐新岚简直大开眼界,没想到她哥平时看着温吞好欺负的样子,战斗力居然不弱!一下子就抓住了吴三妹的死穴!

  “新勇说得对!这是咱老唐家的祖产,你一个外姓人,有什么资格分给外村人?”唐新勇这么一说,村里几个老头子立刻站了出来,神色严厉地瞪着吴三妹。

  “就算两兄弟分家,也是要开了祠堂由族里主持分家的,你男人没了,那新勇的事儿自然有族里做主,轮不到你一个外姓人!新勇,这事儿你做得对!咱们老唐家的祖业,决不能分给外村人!”

  “还有你,唐新欣,嫁出去的闺女没听说还能回娘家分家产的,你爸妈给你留多少私房钱,那是他们的本事,这宅基地可是咱们村的,你一个外村人有什么脸面来要?”

  “依我看还是开祠堂吧,刚才听他们说,新勇娶媳妇那八万块钱也被吴三妹拿去给她闺女买房子了,这怎么成?都这样,往后谁家还敢生闺女?这得亏新勇运气好,碰上了霜霜这样不求彩礼的媳妇,要是换成旁人家,新勇怕是要打一辈子光棍呀!”

  “开祠堂!咱老唐家的血脉不能受这个委屈!”几个族老一开口,当事人都没有反对的权利了,一帮人呼啦啦的往祠堂走。

  吴三妹不想去,但这件事情已经由不得她了。

  “哎哟妈你怎么啦?”走到一半的时候吴三妹越想越害怕,偷盗祖产严重的是会被逐出宗族的,她一直以为她是两个孩子的亲妈,男人不在了,家里的一切财产都该由她来分配,却忘记了村里的宅基地都是族里主持分好的,一想到自己可能会被愤怒的族老代替她男人休妻,吴三妹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这下不是装的,是真的吓晕了。

第94章

  一帮人手忙脚乱把吴三妹送到卫生院去,医生查了查没啥毛病,就是有点贫血。

  唐新勇想到他每个月按时打过去的生活费,失望地看了他姐一眼——

  “大姐,之前我顾着你和姐夫的面子,有些话我从不在外人面前说道。可今天妈都晕倒了,我倒要问问大姐,你自己有手有脚有男人,我不求你每个月给妈打钱,但你能不能别再伸手找妈要钱了?”

  “还有妈每年养的那些鸡和鸡蛋,她自己一个都舍不得吃,我也没吃到过,都叫她送到你家里去了吧?”

  “别跟我说什么这都是妈自己愿意的!妈年纪大了,你不孝顺她就算了,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回来哭穷?你摸着自己良心告诉我,你真穷吗?你就是舍不得在妈身上花钱!就是想挖空了咱们家贴补你那个家!”

  “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妈要是愿意跟你过,我每个月给她打生活费,剩下的,你一毛钱也别想从我这里拿。”

  “妈要是还愿意跟我过,往后家里的开支,我会交给我媳妇。年节走亲戚,咱们还是照礼数走,你愿意给妈多少孝敬钱我们不管,但我不会让妈管着家里的账了。”

  一句话,从今往后,你愿意孝敬妈多少,是你们作为女儿女婿的心意。

  但你还想像以前那样,拎着一袋馒头,就从妈手里哄走她一个月的生活费,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