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58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妈说得对,你就是个白眼狼!”唐新欣刚才在村里人面前不敢说啥,现在这里就剩下她弟跟王霜霜两个,立刻又摆起了大姐的架子,“不管怎么说,我们做子女的总要听爸妈的话,妈不喜欢这个女人,你难道真要把她娶进门气死咱妈?”

  王霜霜暗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没什么长辈缘,亲妈是那样,摊上个婆婆也这样,她上辈子是造了多大的孽?

  “这就要问大姐你了,到底是谁想气死咱妈?”唐新勇一把握住了王霜霜的手,冲他姐冷笑一声,“我知道婆媳关系难相处,所以干脆就没把霜霜带回去,免得咱妈气坏了身子,到底是谁把咱妈带过来的?”

  “噗嗤~”躲在窗户底下偷听的唐新岚简直想推荐她哥去参加金牌调解。

  天底下的调解员要都这么三观正、拎得清,就没那么多作妖的奇葩亲戚了。

  “还有,大姐你确定要怂恿咱妈把霜霜赶出咱家?”

  “那我可先说好了,我今年也这么大年纪了,肯定要马上娶媳妇生娃,给咱爸传宗接代的,这可是咱家的头等大事。你们真让霜霜走,那行,大姐,姐夫,你们也先别回去了,等咱妈醒了,咱们先把我相亲结婚的钱给凑一凑。”

  “你结婚,凭啥我凑钱?”唐新欣听不得别人叫她出钱,一听就跳了起来。

  “不想出钱就给我闭嘴!不然就出钱给我另外娶个媳妇!”唐新勇觉得自己这些年就是太惯着这对母女俩了,惯得她们忘了谁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

  “新勇,你怎么跟你姐说话呢?”唐新勇的姐夫王瑞握着拳头站了起来。

  “哟~真当我王霜霜是个软柿子呢?你打呀?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说我不检点,行!我承认,我这肚子里呀,还真怀了你们老唐家的大孙子,来来来,朝这打,别客气!最好把老唐家的孙子给打死了,你猜上唐村肯不肯放你们走?”王霜霜挺着肚子就把她男人拉到了身后。

  “不要脸,还没结婚……”唐新欣可算是找到由头开骂了。

  “你闭嘴!我跟你弟可是领了证的合法夫妻,有孩子咋啦?”王霜霜根本就没让她把话说完,继续挺着丝毫看不出来的肚子怼过去,“你不是想让你弟跟我离婚吗?行呀,离婚就得分一半家产给我!你做得了这个主吗你?”

  唐新勇被她护在身后,看她一个人把他姐跟姐夫怼得哑口无言,又好笑又感动。

  他跟王霜霜还没圆房,哪儿来的孩子啊?虽然俩人已经领证,按理说在一起也没啥,但唐新勇总觉得起码应该先给王霜霜办个正经的喜酒,请村里人热闹热闹,叫大伙儿都知道王霜霜是他媳妇儿了,俩人才能真正在一起。

  吴三妹本来脑子里还嗡嗡的,听到王霜霜说她肚子里有了孩子,顿时人也不晕了,垂死病中惊坐起,连鞋都顾不上穿,跑下地紧紧拉住了儿媳妇的手——

  “霜霜你真的怀上啦?哎呀这肚子还看不出来呀,快上床躺着,前三个月不要乱跑……不行这里是卫生院,病菌太多,走!咱们回家,妈给你杀只老母鸡炖上!”

  唐新欣:“……”

  事实证明,老太太都是隔代亲,之前还为了一双儿女摆不平别扭着,现在一听说要有孙子了,什么儿子闺女?统统靠边站!恨不得把王霜霜供起来。

  见她闺女女婿还没走,老太太眼珠子一转,一把拉住了唐新欣:“欣欣呀,妈上次给你那三万块钱,你赶紧给我拿回来,妈有急用!”

  “妈你要这么多钱干啥?”唐新欣一脸防备地看着她妈。

  这三万块钱是上回过年村里的分红,原本都没她的份儿,听说村里有分红,她特意带着儿子回娘家哭诉了一番,她妈向来心软,听到女儿说村里年年有分红,她却一毛钱都拿不到,立刻心疼的不行,当时就把钱都给她了。

  当时她妈还跟她保证了,往后每年家里的分红,有她弟弟一份,就有她一份,她的那份不必说,其实就是老太太自己的。

  “你这大姐怎么当的?你弟媳妇怀上啦!咱们老唐家有后啦!我得再买几十只老母鸡养着,一个礼拜起码要杀一只给霜霜炖汤。还得赶集叫人给我留点牛大骨,那玩意儿炖汤喝,孩子身子骨壮实……”

  吴三妹一面唠叨,一面还叮嘱唐新欣别忘了再给弟妹准备些见面礼,免得让她受了委屈,影响到肚子里的大孙子。

  唐新欣简直快要气死了,到底谁在受委屈呀?

  偏偏她还不敢摆脸色,万一叫人看见了,到时候又要说她巴不得弟弟绝后什么的,虽然她心里也确实这么想过。

  唐新欣夫妻俩被气走了,老太太却没跟着闺女回去,但是唐妈也没让她把儿媳妇给接回去,理由都是现成的——

  “你们家连个马桶都没装,孕妇不能蹲厕所的,容易压到肚子里的孩子。”

  其实唐妈只是担心王霜霜在婆婆眼皮子底下露陷罢了,夫妻俩一直分开住着,能有孩子才真是要出大事了。

  不过,这事儿也不能拖太久,趁着吴三妹跑到隔壁村子里去挑小鸡,唐妈赶紧给唐新勇和王霜霜安排圆房,反正俩人年纪也到了,再拖下去就成高龄产妇了。

  王霜霜红着脸被唐妈推到了养鹅场装饰一新的屋子里……

  几天后,王霜霜的爸妈带着一帮亲戚赶到上唐村,听村里人说他家霜霜连孩子都怀上了,她妈当场就气得厥过去了,她爸带着一帮人还想去找唐新勇闹,却被唐爸带着一帮村里的老爷们给拦住了——

  “霜霜她爸,有事咱们坐下来好好商量。你闺女既然嫁到了我们上唐村,那就是咱老唐家的人了,你这么做,是想跟咱们老唐家结仇么?”

  老唐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一句话就把人给带到了村委,到会议室两边坐好,孙今妍这个代村长被迫当了回橡皮图章,坐在上面给双方当公证人——老支书也是唐家人,需要避嫌,不能当公证人。

  王霜霜她爸妈带人过来闹,说心疼闺女,这话鬼都不信!

  你闺女一个人在外面打工攒钱还房贷,这都几年啦?怕是死在外面都没人问,这会儿闺女要嫁人了,可以要彩礼了,着急忙慌跳出来说舍不得闺女啦?

  无非就是为了多要点彩礼罢了。

  彩礼当然是要给的,唐新勇也从来没想过真的一分钱不给(虽然他媳妇就是这么打算的)。

  但给多少,这个双方分歧比较大。

  王家那边坚持不能少于十八万八,另外还要男方承担女方这边办酒席的钱,包括烟酒和给女方亲戚的回礼。

  如果不给彩礼,那也行,让王霜霜把她在县城那套房子过户给她弟弟。

  “做梦!那房子是我自己打工挣的钱,没花家里一毛钱,贷款也都是我在还,凭啥过户给你儿子?他是帮我凑首付了,还是帮我还贷款啦?”王霜霜面对她爸妈的时候简直就像一串一点就着的炮仗。

  “咋地?谁家养闺女不是为了帮衬儿子的?要不是为了你弟,当初我就该把你卖到山里去!”王霜霜她妈指着闺女的鼻子破口大骂,“家里好吃好喝把你养大,就指望你对你弟好点,你倒好,出去赚钱了,一分钱都不拿回家,天底下有你这样当大姐的吗?”

  唐新勇默然,这真是巧了,他们家就有这样的大姐呢。

  只不过,王霜霜是被动输血,他姐是主动吸血罢了。

  “那你慢慢后悔去吧,可惜呀,小时候没卖了我,现在想卖,晚了!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就去派出所告你们!”王霜霜抬起下巴,双臂抱在胸前,一脸嘲讽地看着她妈。

  “好了,都别吵了,村委会议室不是给你们吵架的,新勇,媳妇儿是你要娶的,你先来说。”唐爸摆明了想让唐新勇占个先机,总之男方先把诚意拿出来,女方不买账,那到时候舆论上他们就能趁机说对方想卖女儿……咳!总之唐爸是绝对不会让自己人吃亏的。

  “叔,婶,我跟霜霜没有经过你们二老同意就去领证了,这事儿是我们不对,我在这里代霜霜给你们道个歉。”唐新勇站起来,冲着王霜霜爸妈深深鞠了一躬,不过,抬起头的时候,他却立刻开始替自己媳妇说话——

  “但是,叔,婶,您二老摸着良心问问自己,要是霜霜真的提前跟你们商量,你们还让她出门吗?”

  “村里的习俗大家心里都清楚,我喜欢霜霜,不想让她受委屈,所以,结婚的事儿,咱们就按照国家法律来,婚姻自由,跟谁结婚,要不要彩礼,这都是我们年轻人的自由!”

  “不过我也没打算真的白得了霜霜这么好的媳妇儿。”唐新勇说完,从上衣内袋里摸出了一张储蓄卡,放在了会议桌上,“这两年我赚的钱都投出去了,前阵子还买了一块地皮,手头实在没有太多积蓄。这卡里面有十万块钱,有我自己攒的,还有几万块钱去找人借的,按照咱们这儿的规矩,彩礼算六万六,剩下的,算是我们给二老的孝敬。”

  “你们要是愿意补办酒席,酒席的钱我再补三万块钱给你们,亲戚送的礼金我们也不要了。要是不愿意办酒席,我当着全村人的面给二老承诺,以后弟弟结婚,我一定包个不少于一万块钱的红包。”

  “至于其他的,包括县城的房子,你们也别再说了,我跟霜霜领证的时候就对她发过誓,这辈子家里大事都听她的,这事儿,我媳妇不同意,我同意了也没用。”

  “噗嗤~”唐新勇这话一说出口,上唐村这边的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把怕老婆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唐新勇也真的是上唐村第一人了。

  “你做梦!县城那房子最少也值八十万!你这轻飘飘的十万块钱,就想拿走咱家一套房子,外加一个黄花大闺女?”王霜霜她爹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

第95章

  “你闭嘴!县城的房子别说只值八十万了,就是八百万,也跟你们家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王霜霜比她爹更横,她爹拍桌子,她就攥起拳头猛锤了两下桌子瞪她爹,“这彩礼你不要是吧?不要更好!我本来也没想给!咱们国家早就规定了婚姻自由,你去翻翻看,哪条法律规定了女孩子嫁人,男方必须要给娘家多少彩礼的?”

  “再说了,县城那房子可还有五十万的银行贷款呢,你们想要?行呀,先去筹钱把这五十万贷款给还了!反正我已经嫁人了,没道理让婆家帮我还贷款的。”

  上唐村的吃瓜村民真的是大开眼界!

  往常男女双方坐下来谈彩礼的时候,都是女方拼了命的加码,男方想尽各种办法能省一点是一点。这次倒好,王霜霜这个新媳妇居然帮着婆家跟娘家讨价还价,那架势,简直恨不得一毛钱都不要便宜了娘家人。

  两边人从晌午谈到了天黑,王家那边见他家闺女一股子“谈不拢就索性一毛钱不给”的架势,又不确定她肚子里到底有没有怀上老唐家的孙子,想了想,还是接受了唐新勇最初的方案,不过,王霜霜她妈又加了一条,说等到她弟结婚的时候,他们必须再出五万块钱给她弟买个车。

  “现在想起来我们是亲姐弟啦?那行,买车可以,但是家里得给我另外置办一整套的嫁妆。”王霜霜冷笑一声,不依不饶地看着她妈。

  她不能叫她妈觉得她这个当姐姐的照顾弟弟都是理所应当的,想要她的钱?行呀,那你们也不能一点不付出。

  让我这个亲姐姐出钱给弟弟买车?可以!那大姐结婚,亲弟弟也总该表示表示吧?

  “你人都嫁过来了,还要什么嫁妆?没有!”她妈气得差点翻白眼,她活了这么大年纪,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闺女。

  “那我们也不买车了,到时候村里其他人随礼随多少,我们就多少,反正你们也没把我当一家人,我就是把这个家给卖了给你们随礼,你们也不会念着我的好。”王霜霜无所谓地对着她妈翻了个白眼。

  “行了行了,你儿子还小呢,娶媳妇起码还要好几年,你对你闺女女婿好点,到时候亲弟弟结婚,还怕他们不出面吗?”唐爸在中间和稀泥,“都饿了吧?到我家吃个便饭吧,吵这么半天,村委的电费不要钱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孙今妍暗暗抹了一把冷汗,屁股都坐疼了。

  她从一出生就住着上千万的豪宅,完全想不到怎么会有人家为了几万块钱彩礼闹得要死要活的,可自从做了村官才发现,在农村,这事儿可太常见了,幸亏他们村有唐爸这样的人镇得住场子,不然她每天光是对付这些事儿都能忙死。

  “你就不该给他们那么多钱!”晚上,王霜霜忍不住埋怨丈夫道。

  “我不给,他们三天两头来缠着你,我这不是怕你气坏身子吗?哎,算了,破财消灾,你妈说得对,他们好歹把你养这么大,我权当是替我媳妇儿交了二十六年的生活费了。”虽然又欠了堂妹六万块钱,但唐新勇却没他白天在会议室表现的那么艰难。

  唐爸的生态养猪基地年底就能有一批生猪出栏,这种品质好的土猪肉在省城供不应求,而且价格也比养殖的猪肉贵很多,完全不用担心会亏本。

  至于唐新岚那边,按照他们现在的势头,估计年底他还能有个二三十万的分红,再加上他自己养鹅场每年的利润,估摸着今年他起码能有八十多万的进账,别说给彩礼了,他还打算秋收后就把村里的新房子给盖起来呢——总不能真让媳妇儿跟着他住鹅棚里过年吧?

  一眨眼炎热的暑期就过去了,暑假一过,王霜霜就打算收拾行李回厂里上班,谁知道就在这节骨眼上,她居然真的查出怀上孩子了!

  这下好了,厂里是肯定不能去了。

  唐新勇美滋滋地开车去了省城,先给他媳妇儿买了好些好吃的,又去媳妇儿打工的厂里,帮她把剩下的工资给结算了,厂里负责人听说她嫁了人还怀上了,笑着接过了唐新勇送来的喜糖,临走的时候还送了他好些纯棉的布料和一些做衣裳的棉线之类的,他们厂里就是专业做童装的,这玩意儿多得是——

  “替我转告霜霜,恭喜她要做妈妈啦,等以后生了孩子,厂里随时欢迎她回来。”

  “你媳妇儿手艺好,这布料都是纯棉的,正宗的新疆长绒棉,带回去给孩子做点贴身的小衣裳,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祝你们新婚快乐,哦对了,还有早生贵子,你这是双喜临门呀!”

  像他们这样的制衣厂,每年都有王霜霜这样因为嫁人怀孕不能来上班的,负责人虽然挺惋惜又少了一个手脚利索的女工,但也挺为王霜霜高兴的,这丫头命苦,爹妈都不拿她当人看,好在找的这个男人看起来对她不错,唔,满身的榴莲味,媳妇儿怀孕就给买榴莲吃,好男人啊!

  “你买点苹果就行了呀,买啥榴莲?这玩意儿死贵死贵的!外面都是一层壳!又没多少肉!”见她男人进城带回来俩大榴莲,王霜霜心疼的不行,这东西特别贵,她以前在水果店看过,一整个要一两百块钱呢。

  “也没有经常吃,偶尔吃一次还是吃得起的。”唐新勇小心翼翼地把榴莲搬下来,“再说了,我听说榴莲外面这层皮炖鸡吃特补,你现在怀孕了,就得多补补!放心,你男人好歹一年也能赚几十万,几个榴莲还是吃得起的。”

  把东西搬下来,唐新勇拿了一个榴莲外加几样别的东西去了唐新岚家,见他居然买了个榴莲送过来,唐妈也念叨了几句叫他以后别浪费了,临走的时候又给他抓了两只老母鸡,拿了几十个土鸡蛋。

  “我听岚岚她舅妈说,霜霜在娘家打小也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家里养的老母鸡,下的土鸡蛋根本轮不到她吃,这女孩子啊打小身子骨没养好,怀身子的时候是要吃大亏的,她脾气倔,你多哄着点,叫她吃点好的,先把身子补好了,到后边孕吐的时候,哪怕吃不下东西,也不会熬坏了身子。”

  “还、还会吐?啥时候?”唐新勇结结巴巴地看过来。

  “约莫三、四个月的时候吧,所以才叫你赶紧给她补补啊,我记得我怀岚岚那会儿,黄胆都快吐出来了,啥也吃不进去,每天就是白米粥配酸笋泡菜。”

  “那咋办?我媳妇她不爱吃肉呀!”准爸爸顿时慌了。

  “唉!我就知道指望不上你,你就不会去找你妈?”唐妈恨铁不成钢地戳了他两下,“你呀!打小就是这样,自己太能干了,倒显得你妈一点用处没有。你给我记着,趁着你妈现在心疼大孙子,赶紧的!有事没事就带着媳妇儿回去蹭饭吃,也别自己种菜了,叫你妈种去!我看她一天到晚就是闲的!你给她找点事情做,免得她闲着没事,到处发那个啥,好人卡!”

  “哈哈哈~妈你说得对!”唐新岚抱着保温杯笑得差点直不起腰。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吴三妹这样的人,但凡自己日子好过点了,看到身边有人日子不好过,就忍不住去散发同情心。

  倒也不是说这种人不好,但是你自己做好事,也不能把全家人都拉上吧?遇到知道感恩的还好,要是遇到那种得寸进尺的,今天你借了一袋米给她,明天她就要你全家去给她家割稻子了……

  唐新勇若有所悟地拎着唐妈给他的土鸡和土鸡蛋回去了。

  第二天,整个上唐村的人惊讶地发现,吴三妹居然跟她儿媳妇好的跟亲母女似的:一大早,吴三妹就挎着菜篮子去逛集市了,遇到有人问她,就说儿媳妇想吃点新鲜的,回来的时候,那么大一个菜篮子装得满满当当的,新鲜的河虾、汪刺鱼、牛棒子骨、一对大猪蹄、两斤五花肉……好不容易伺候儿媳妇吃完午饭,下午又忙叨叨拿着砍刀和锄头去后山,说是要挖点野生当归回来给儿媳妇炖鸡吃。

  唐新勇他姐打电话回来都是王霜霜接的,听说她妈跑后山给儿媳妇挖当归去了,气得当场挂了电话。

  更叫她生气的是,等到晚上她再打电话过来,正赶上她妈给王霜霜杀鸡,接到大女儿的电话,吴三妹还一脸不耐烦地在电话这头催她:你有要紧事不?没有我这边挂了啊,下午给霜霜挖了当归,我这边正杀鸡准备炖汤呢……

  “哈哈哈哈……卉卉你不知道,现在吴婶子一天到晚围着儿媳妇转,霜霜姐都被喂胖了一圈,艾玛就我妈这宫斗手段,要是穿越到古代,起码也能混个皇贵妃当当吧。”唐新岚一边啃西瓜,一边给远在省城的章家卉汇报最新战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