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86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对!我好像听村里说了,要拆陈二妮家,主要是厂子里需要办食堂,不然这么多工人每天吃饭都是问题,依我看,这食堂还不简单?离厂子近的几户人家,谁家愿意拆迁,不正好把房子腾出来给厂里造食堂?”

  “有道理啊!反正宅基地村里还会批一块的,拿了拆迁款盖新房不好吗?”

  村里议论纷纷,别人还好,那些自觉有机会进厂子工作的人家,简直快要把陈二妮和章家栋母子俩给恨死了,这几天陈二妮家养的鹅每次放出去都要丢一只,也不知道是哪个干的,陈二妮去村联防办告状,人家也皮笑肉不笑地给她怼了回去——

  “哎呀!谁让咱们村穷呢,连监控摄像头都装不起,怎么查?”

  “哦,本来咱们村要是盖了厂房,村集体有钱了,肯定能把监控给装起来。现在好了,因为某些人自私不肯搬,厂子都要黄了!哪儿还有钱装监控啊?”

  陈二妮气得半死,却再也不敢把家里剩下那几只大鹅给放出去了,院子里每天臭烘烘的,母子俩虽然生气,但心里也未免有些期待——拖了这么久,那个投资商应该快服软了吧?

  服软个屁!!!

  唐新岚说的没错,孙今妍回去把这事儿跟她爸一说,孙总琢磨了一下,又把祁盛给借了出来,叫他负责联系一家有经验的设计方,全权负责替上唐村那块地出一个新的设计方案……

  祁盛的办事效率多高呀,不到半个月,就把这事儿给摆平了。

  据说重新设计过的现代化厂房,非但各种功能区规划合理,还融入了最新的环保节能概念——设计师把原先厂区配套的餐厅、值班室、员工休息室、办公室、会议室等功能,全部挪到了顶楼,在原先二层楼的基础上加盖了一个高达四米多的阳光房,棚顶安装太阳能光伏电板,可以发电,供厂区使用,节省用电成本;棚下用一道道隔音钢化玻璃做了隔断,玻璃墙之间还规划设计了整面的绿植墙、彩绘墙和投影区,又炫酷又实用。

  最关键的是,把这些功能区和办公区都挪到了三楼,不仅一楼的生产区扩大了,连二楼的仓储区也跟着扩大了,这样即便以后他们要扩大生产,也不需要再额外花钱征地了。

  光是看着设计效果图,苏彭就满意的不得了,当即拍板决定就用这个最新的设计方案!

  让村里人差点笑破了肚皮的是,据说村里付给设计师团队的设计费用,恰好是二十万,还比原本计划给陈二妮家的拆迁赔偿款少花了好几万呢。

  “什么?村里不拆咱们家了?”听到这个消息,陈二妮一阵眩晕,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昨天她刚和儿子去县城看房子呢,都跟人家售楼部说好了,等拿到拆迁款就去交首付,这怎么就突然不拆了?

  “我不信!”陈二妮说着就飞奔着回家去了。

  远远的她就看到家门口来了几台挖掘机,正在拆着之前已经动员拆迁签过字的那几户人家的老房子,轰隆隆的一片响,尘土扬得到处都是……

  “咳咳咳~”正在家里躺着玩手机的章家栋跑了出来,看到家门口已经被挖成了一片废墟,整个人都惊呆了。

  不是,他们家还没签字呢,这些人难道还想强拆?

  这可是犯法的!村里难道不怕他去县里举报吗?

  “栋栋!不好了!我刚才在村里听说这厂子不打算拆咱们家这块地了,你快去村里问问!”陈二妮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看到家门口被挖土机拆得尘土飞扬,整个人也惊呆了。

  “我院子里还晒着衣裳呐!”楞了一下,陈二妮惨叫一声,推开院门跑进自家院子里,只见院子里晾衣绳上晒着的被单、被罩、衣裳什么的,已经全部沾上了一层灰!

  “杀千刀的啊……这日子没法过了!”陈二妮呆了呆,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闹起来。

  然而,她周围几个邻居家早就拿了拆迁款和村里的租房补贴,搬到别的地方租房子去住了,哪儿还有人听她在这里又哭又骂的?

  章家栋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吃了一肚子灰,面色阴沉地往村委走去,路上遇到村里其他人,也没人肯搭理他,等他走远了,似乎还在背后指指点点的,不用听,肯定又是在背后议论他们家的,说他们家自私自利,贪得无厌什么的。

  前几天听到这些话,章家栋还能安慰自己,这都是村里人嫉妒他们,嫉妒他马上就有一百万拆迁款可以去城里买房了,可是,此时此刻,章家栋却忍不住怀疑了:这一百万,他还能拿到手吗?

  一百万?孙今妍要是听到他这句话估计得笑死!

  别说一百万了,村里连一块钱都不会补给他们家的……反正他们征地拆迁的补偿方案章家栋母子俩都是拒绝签字的,到时候即便是闹起来,那也是村里有理。

  本来他们申请下来的拆迁补偿条件就是整个双弯镇最好的了,镇上拆迁都不一定有这么好的条件呢,你们家拒绝签字,那咱们也不能强拆啊,那就算了吧。

  什么?你说咱们拆迁影响你们家正常生活了?

  那没办法哎,当初拆迁方案公示的时候,村里已经把这些事情都跟你们说清楚了,愿意签字搬迁的,村里按规定发放拆迁补偿款和两年的租房补贴,不愿意签字搬迁的,到时候因为厂房施工造成的扬尘啦噪音啦这些影响,村里可就不负责了。

  “那我现在签字!!!”章家栋阴沉着脸看着孙今妍。

  “不好意思啊,拆迁方案签约日期已经截止了,而且人家投资商也说了,你们家那块地太小了,花一百万去买,他还不如另外在村里找个人家帮忙做盒饭送到厂里去呢,还不用额外造食堂请人……总之情况就是这样,这一批征地拆迁已经正式结束了,你们家想拆,就等下一批吧。”

  看着章家栋面色灰败地走出村委大门,孙今妍努力维持着得体的微笑回到自己单独的办公室,关起门来,忍不住捶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

  “岚岚!哈哈哈~你是没看到章家栋刚才那个脸色!”

  “我的妈呀,他还真敢想!一百万?就他家那破房子?”

  “刚才他还想签字拿钱呢,我直接跟他说这一批拆迁结束了,叫他回去等下回,哈哈哈~哪里有下回?”

  “就是!苏彭说按照你召来的那个团队给他出的设计方案,未来十年他都不需要再扩大厂区范围了。”孙今妍越想越乐,“刚才章家栋那家伙还有脸跟村里投诉,说施工队拆房子把他们家院子里弄的到处都是灰,切~这才哪到哪呀?苦日子还在后头呢!”

  老房子拆掉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挖地基、打桩,水泥搅拌车一车车地开进来……到时候别说灰尘了,那噪音大的能把人耳朵给震聋了!

  小孙村长自己家就是搞房地产开发的,工地啥样子她可不要太清楚!

  陈二妮满以为儿子去村里能讨个公道,没想到儿子非但没有要到钱,反而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别说原先的一百万了,村长说了,现在这一批征地拆迁已经结束了,他们家因为逾期没有在同意书上签字,已经被视为自动放弃征迁……也就是说,他们连最初那批拆迁户的二十多万和两年的租房补贴,也拿不到了。

  陈二妮捂着胸口急促地喘了几口气,白眼一翻,整个人在自家院子里厥过去了。

  章家栋吓了一跳,忙把人搀扶起来送到床上去,又是扇扇子又是擦毛巾的,摆弄了好一会儿,陈二妮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她那精明刻薄了大半辈子的三角眼,就忍不住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呜呜呜~这下完了!一百万没了,咱家这房子也不能住了。”

  “栋栋呀~咱娘俩往后可咋办呀?”

  怎么办?

  章家栋坐在床边,垂着头半天不吭声,过了一会儿,等他妈哭声稍微小了些,这个面色阴沉的男人抬起头来,布满阴霾的眼睛,从陈二妮的脸上,移到了床边的一个老旧的相框上。

  那里,放着很久以前他们一家三口的合影,那时候,他和大姐还在念小学,那时候大姐还很听妈的话,每天带着他、给他做饭洗澡穿衣裳,他贪玩不想写作业,大姐写完自己的作业,还要帮他把剩下的作业写完……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姐不再听家里的话了呢?

  “妈,咱家房子不能住了,城里不是还有房子么?”良久,章家栋突然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丝近乎恶毒的笑容——

  “我听说唐新岚和大姐买的是一个小区的房子,唐家的新房钥匙都拿到了,大姐应该也拿到了吧?”

  “大姐还没嫁人,按理说,这房子属于婚前财产,那就是咱家的房子呀~”

  “反正家里的房子也不能住了,不如,我们去省城找大姐吧?”

第144章

  “听说没?章家栋带着他妈跑啦!”

  “跑哪去了?”

  “谁知道?他家那老房子不是正挨着工地?之前村干部们三天两头的跑去动员他们拆迁,这俩黑心肝的!张口就要人家一百万!哈!现在好了吧?人家不要他家那破房子了!”

  “嘿嘿~我听说推土机开进去那几天,他家院子里哪哪儿都是灰,连衣裳都晒不了,酱缸子上面都落了一层灰,这才叫报应!”

  “贪心不足的玩意儿!之前村里给他们这几个拆迁户争取了二十多万的补偿款,还置换了新的宅基地给他们,那个苏老板还额外给补贴了两年的房租,人家就是不要!这下好了,现在就是他们家求着人家苏老板,苏老板也不要他家这破房子了。”

  “哎,你们说章家栋带着他妈去哪了?”

  “还能去哪?肯定是去县城买房子了呗?之前陈二妮不是满村子里炫耀么?他们家连房子都看好了,就等着拿了钱去交首付款呢~”

  “哈哈哈哈……”

  人群中发出了一阵畅快的笑声。

  什么去县城买房子?怕不是带着老娘去县城打工去了吧?

  村里人还真是猜错了。

  人家章家栋眼光高着呢,出了村就直接上了去省城的中巴车。

  之前章家卉买房子的时候他就找人打听过了,新房子就在汽车西站附近那个新造好的小区,他连大概的位置都打听好了,据说就在靠近马路边公交车站的一排,都是小户型的电梯房。

  小是小了点,但他们都是一家人,挤在一起凑合一下也没啥。

  再说了,章家卉不是说要出国留学吗?等她出国去了,他再给他妈在省城找个住家保姆的活儿,那新房不就是他一个人住了?

  哦,他妈做保姆的地方最好也不能离得太远,不然礼拜天过来帮他打扫房间做饭啥的还挺麻烦的。

  章家栋甚至已经在心里琢磨了起来,到时候想办法让他姐把这套房子过户到他名下,或者给他加个名字,就说有了房子好相看对象,等到过几年他姐嫁人了,这房子自然是不能带到婆家去的,到时候就让大姐把房子留在家里,也免得便宜了外人……

  母子俩一路从双弯镇赶到了省城客运西站,到那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陈二妮还是上次来抓章家卉回去的时候来过一趟省城,但那次他们是包车来的,而且有族里的人带着她,这次她跟着儿子坐车来,一下车,四面八方都是人和车,她一下子就晕了,死死跟在章家栋身后。

  “妈,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吃完饭再去找我姐。”章家栋不耐烦地甩开了陈二妮扯着他衣摆的手。

  “去饭店里吃贵吧?我看路边上不是有卖那个油饼子的吗?咱们随便买两个吃吧,等找到你姐,让她带你我们下馆子去!”陈二妮心疼地抱住了自己装钱的黑色手提包。

  这个包还是章家卉出去打工回来给她买的,也是她这么多年来唯一一只能背得出来的包。

  “你爱吃不吃,我饿了!”章家栋不耐烦地自顾自往前走,陈二妮被他吓了一跳,也不敢再说什么油饼子了,忙跟了上去。

  好在章家栋也知道自己家现在什么情况,没有真的去什么大饭店,就近找了一家沙县小吃,先给他自己点了个鸭腿套餐,又指着墙上的菜单为他妈要吃什么。陈二妮看了看满墙的菜单,最后小心翼翼指了指最便宜的五块钱一碗的葱油拌面……

  吃完饭,章家栋带着陈二妮找到章家卉买房子的小区。

  没想到还没及进门,就被保安给拦住了。

  “你好,访客请先电话联系业主,在这边登记一下。”

  “什么访客?我们就是这儿的业主!这房子我妹妹买的。”章家栋说着就要往里面闯。

  “不好意思,我们的业主都是录入人脸识别系统的,您看到那边那扇门没有?业主都是从那边刷脸进出的,您要是这边的业主,麻烦联系您妹妹过来,帮忙办理人脸识别系统录入。我们物业办公室就在那边。”保安客客气气地解释了一通,解释完,就拿起对讲机,把值班室里另外两个保安也喊了过来,三个壮汉排成一排,死死堵在了大门口。

  开玩笑!他们这个小区因为学区不错,里面住了好些搬过来陪读的家长,那么多小娃娃,万一混进去几个人贩子,把人家小孩给绑了偷出去,物业公司卖了都不够赔的……

  打电话?章家栋一听这句话就气得吐血,章家卉那个没良心的白眼狼,进了城就把电话都换了,家里要是能有她电话,这房子他妈压根就不同意落在他姐头上,非得写上他的名字不可!

  不过,想到一般小区都会留业主信息,章家栋眼前一亮,装作担心地凑过去跟保安解释道——

  “是这样的,我姐跟我妈在家里吵架了,我姐一气之下就搬到这里住了,连手机号码都换了,不过你们也知道,这一家人哪有隔夜仇啊?”

  “我妈现在特别担心我姐,怕她一个人在外面住不安全,这样,你们物业肯定有业主登记信息吧?我报我姐名字,麻烦你们帮我查一下她现在的电话号码可以吗?查到号码我马上就打电话叫她下来接我们。”

  保安面色怪异地看了他一眼,突然笑了——

  “小兄弟,未经业主允许,擅自泄露业主个人信息是违法的,我看你也不像是没读过书的样子,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就是!报个名字就能找物业要到业主电话,哪家物业敢这么做,不被业主告死?”

  “呵呵,那要照你这么说,网上那些粉丝只要知道自己喜欢的明星住哪个小区,随便去物业一问,就能问到明星们的手机号,哪有这样的好事?”

  被人阴阳怪气挤兑了一顿,章家栋本就偏白的一张脸瞬间涨红。陈二妮最见不得儿子受委屈,一听三个保安说话这么不客气,还明里暗里嘲笑她儿子没文化,气得直喘气,她在村里就是霸道惯了的,当下把怀里的包往儿子手里一塞,嚎了一嗓子就往三个保安身上撞去。

  “大伙儿都来看呐!保安打人啦!”

  “我自己亲闺女买的房子,我这个亲妈为啥不能进?我偏要进!”

  章家栋看他妈出面了,抿了抿嘴,抱着怀里的包站到了一边。

  然而,城里的保安可不是上唐村的乡亲,一看到陈二妮要强行闯卡,带头的一个保安顺手捞起一旁的防爆护盾,另一个拿起了钢叉,一叉子就把陈二妮给叉在墙上了。还有一个拿起对讲机就直接联系了物业值班室——

  “喂!值班室吗?南门有两个可疑人员强行闯卡!请求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