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87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章家栋吓了一跳,忙跑过去要拉开陈二妮。

  谁知陈二妮这一路正憋着一股气呢,白白丢了一百万,儿子的新房没了指望,亲闺女倒是在城里买了新房子,居然连电话都换了,摆明了不管亲妈亲弟弟死活了,这种白眼狼,就该传扬得整个小区都知道!

  “章家卉你个死丫头!买了新房连亲妈都不认了啊?这种没良心的白眼狼,你们还包庇她?我看你们也都不是什么好人!”陈二妮被一柄钢叉叉在墙上动弹不得,腿脚却挣扎着要去抓挠叉住她的保安,章家栋拼了命的把他妈从钢叉下面解救出来,没想到他妈嗷的一声,扑上去就一口咬住了一个保安的耳朵。

  一片混乱中,警车来了。

  被咬伤的保安立刻被送到了最近的医院接受治疗,闹事的陈二妮和章家栋母子俩,被警车带到了城西派出所……

  因为事情牵扯到了业主,保险起见,物业还是通过业主信息找到了章家卉。

  章家卉这几天并不在省城,她和同学一起开了个工作室,前天刚坐高铁去苏城找代工厂去了,接到电话说她妈和她弟去省城找她,还跟物业打架被派出所带走了,不知为何,她居然丝毫都不觉得意外,仿佛这一天迟早都要来一样。

  听到物业说陈二妮把物业保安给咬伤了,好在伤情不是很严重,章家卉立刻在电话里要了物业负责人的微信,转了两千块钱过去,请物业代为转交给那位受伤的保安,算是她的一点心意。至于被带到派出所的陈二妮和章家栋……

  “哦,我确实已经和家里脱离关系了,麻烦你们跟值班室打个招呼,以后看到这两个人千万不要放进来。”

  “他们想绑架我,勒索我的财物。”

  物业经理吓了一跳,又忍不住庆幸,幸亏他们平时给保安培训的时候反复强调过不能泄露业主信息,这要是业主因为他们物业的失误被绑架了,业委会肯定要联名炒了他们的……想了想,物业经理又把章家卉发给他的两千块钱给转了回去,并且郑重跟她道歉,表示保护业主安全是他们物业的责任,并且相关赔偿他们也会找闹事方索赔。

  看着又转回来的两千块钱,章家卉原本不想要的,可是,不知为何,她突然就想到了王霜霜。

  霜霜嫂子的娘家人,可比她妈和她弟难缠多了,为什么被她治得死死的?

  说到底,血缘亲情这层关系,谁能狠得下心,谁就赢了……

  想到这里,章家卉动了动手指,把那两千块钱又收了回来。

  敢来找她闹?那就来啊!来一次,让物业抓住了赔一次钱。她倒要看看,陈二妮还有多少私房钱赔得起?

  还有她那个亲爱的弟弟,想方设法带着她妈来城里找她,为的是什么,简直不用想都能猜到,无非是舍不得她这套房子罢了。

  想想也是,章家栋的年纪也到了该说亲的时候了,她妈没钱给儿子买房娶媳妇,那不是还有她这个亲姐姐么?

  放下电话,章家卉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发了一会儿呆,想了想,给唐新岚打了个电话。

第145章

  “啥?你妈跟你弟跑到省城去找你了?”接到电话,唐新岚简直无语了。

  她早该想到的,就章家栋那好吃懒做的性子,会带着他妈去县城打工?

  怪不得一声不吭就跑了,原来是打着这么个主意呢?想直奔省城霸占亲姐姐的房子住?呵呵~

  “卉卉,我看你干脆报个旅行团在外面玩一阵子再回来吧,就你妈那个抠门的性子,省城住宿那么贵,找不到你,没几天他们肯定就回来了。”唐新岚忙给她出主意。

  “嗯,我没在省城,和同学来苏城出差呢,放心,实在不行我就厚着脸皮求我同学收留我几天好了,她们家那个小区,一般人也进不去……”章家卉抿嘴一乐,转而问起了老家的事。

  她妈和她弟拒绝在征地拆迁同意书上签字的事儿她是知道的,也知道他们狮子大开口,要找人家老板要一百万拆迁款,但后面什么情况她就不太清楚了……反正就算拿到了一百万,她妈也不会分一毛钱给她这个女儿的。

  唐新岚就等她问这句话呢,当即绘声绘色地把孙今研请来设计团队重新设计厂房、村里放弃征拆她家老房子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重点描述了工厂开工建设之后她家老房子的惨状,那简直是……现在村里的狗都不往那边跑了,就怕落了一身灰!

  “这就叫贪心不足蛇吞象,机关算尽,到头来百忙一场哈哈哈!”唐新岚是半点也不同情陈二妮母子俩。

  村里好不容易引进了一个用工需求比较大的企业,有了苏彭的冻干蔬果加工厂,再加上孙二叔的茶园和她的野菜种植基地,她和孙今研测算过了,光是这三处,就能把村里80%的劳动力重新引流回来。

  这样一来,老百姓能在家门口就近就业,村里就不会再有留守儿童的问题了,二来,村集体有了稳定收益,每年村里的分红,再加上各家自己去厂子里上班赚到的钱,每年实际到手的不比在外面打工少。

  陈二妮和章家栋倒好,自私自利,只管自己日子过得好,丝毫不顾全村人的死活,这种人,活该被社会狠狠鞭打教训一番!

  “怪不得他们在小区门口死赖着不走,原来是家里呆不下去了。”章家卉冷笑一声,本来么,要是有好事,她妈会想起她这个女儿吗?当时叫着说要一百万拆迁款的时候,可没想到要来省城找她。现在拆迁款的事儿黄了,家里老房子也呆不下去了,这不就想起自己还有个闺女了?

  “哪里就呆不下去了?其实拆除老房子挖地基顶多就半个月的功夫,等这段时间过去就好了,不过你弟那个人你也知道,半点苦都吃不得的,你妈又心疼他,大概是想带他去省城投奔你吧。”唐新岚撇了撇嘴。

  “好啦,你的意思我懂了,放心!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从今往后,我也要向霜霜嫂子学习,只要狠得下心来,这个世界上就谁也别想欺负我!”

  “对!你这么想就对了!现在这世道又饿不死人,你妈跟你弟自己有手有脚的,就算是去省城做保洁、送外卖,每个月两个人加起来也有万八块钱好赚的,你还怕他们饿死不成?”

  “你只管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说句不好听的,就算你弟跟你妈真过不下去了,还有国家低保呢,饿不死!”

  “嗯!岚岚,我想你了……”电话那头,章家卉的语气突然哽咽起来。

  亲妈和亲弟弟再怎么算计她,她也没有难过,可是,跟唐新岚说上几句话,她却突然就想家了。

  不是属于章家栋的那个家,是唐家,那个总是护着她的唐家。

  “哎哎你别哭呀,想我了还不简单?你等着,我忙完这段时间就去省城找你!”唐新岚也想哭了,她家卉姐太难了!有家回不得,好不容易靠自己辛苦打拼在外面有了个小家,还要被亲妈亲弟弟找过去闹事儿。

  厂房的建设,苏彭转包给了专业的建筑公司,他自己在总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这边安顿好,留了个项目经理在这边就回去了。

  唐新岚这边却彻底忙开了。

  一百多亩野菜正式进入了采摘期,还有山上的林下木耳每天也要安排人手,及时把长到规格的木耳采摘下来,村里男女老少都去野菜基地帮忙了,就连村里上初中高中的学生也报名去山上摘木耳,摘一天管一顿午饭不说,还有一百块钱的工钱,辛苦几天,一学期的零花钱就不用找家里要了,这帮孩子也聪明,不敢找家长,先来找的唐新岚。

  “行!只要你们自己把作业安排好,别耽误了学习,白天就来上工吧!”唐新岚上大学那会儿也经常去外面勤工俭学,特别能理解这个年龄段的学生,毕竟,有些爱好家长是不会愿意花钱买单的,这样大的孩子,也该有点私房钱了。

  不过,对这些学生的家长,小唐老板又是另一番说辞了——

  “怕啥?叫他们去山上狠狠累几天!知道务农的辛苦,就明白读书有多舒服了。”

  “就要叫他们知道下地干活赚钱不容易,往后才能拼了命的学习!”

  一番话说的家长们眉开眼笑,恨不得现在就把自家孩子押到地里干活去。

  唐新岚说得对,这帮孩子就是吃苦太少了,叫他们知道知道务农的不容易,以后才会拼了命的念书。

  野菜卖了几茬新鲜的,后面的唐新岚就没再卖了,一来品相不如头茬的好,她不好意思卖给粉丝。二来,她也要储备一批菜干留着维持网店的正常运营,不然人家点进去一看,这个也没有,那个也没有,一次两次的,后面就没人来了。

  新鲜的野菜摘回来,先要过一遍开水焯一下,去掉野菜特有的涩味,唐新岚几乎把全村能借来的大锅全部借到了,作坊那边两排十几口大锅,日夜不停地焯水、晾干、摊晒,村民们忙得连八卦都没时间聊了,脸上却整日都挂着满意的笑容。

  往年这个季节,村里没啥农活,家里孩子放暑假回来了离不了人,大人们就只能蹲在家里看电视消磨时间。

  可是今年却不一样了,唐新岚这边用工需求量大,只要是手脚勤快的她都来者不拒,每天80~100元的工资当天做当天结,还包一顿午饭不说,家里有孩子的还能送到村里公办的暑期辅导班去,午饭也是在那边吃,还有下午一顿点心牛奶呢,比在自己家过的还好,还有老师负责教孩子们写作业。

  上唐村的老百姓活了大半辈子了,再没想到还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

  以前唐有才当村长的时候,每次要动员村里人干活,就跟他们说等村集体经济发展起来了,村里人生活会多好多好,那时候大伙儿谁信呀?

  可是现在,唐有才的闺女却用实际行动,把唐有才曾经描绘过的幸福生活,实打实的展现在了他们面前!

  原来,村集体经济发展起来了,老百姓的生活居然真的能变好,而且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好:往年他们在家里闲着没事,一分钱赚不到不说,还要管着全家一天三顿饭,孩子不听话不写作业,每天不是打就是骂,家里闹得鸡飞狗跳……可现在呢?

  大伙儿每天的生活都特别充实:早上起床把早饭吃了,先送孩子去辅导班,然后自己再赶去地里上工,中午也不用赶回家给孩子烧饭,孩子就在作坊里吃呢,吃的也是和他们一样,有鱼有肉的。

  到了晚上下工,结了工钱,去辅导班把孩子接回家,一问,作业也做好了,还学了唱歌、诗朗诵,还能拽几句英文,哎呀呀,听着自家孩子摇头晃脑的给他们背诵诗歌,家长们心里都美的不行。

  和上唐村村民们的美满生活相比,陈二妮母子俩最近的日子就有点惨了——

  物业坚决保护业主隐私,不肯泄露章家卉的电话号码,他们找不到章家卉,只能自己赔了五千元的误工费、医药费和营养费给那位被陈二妮咬伤的保安,这才被派出所放出来。

  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章家栋阴沉着脸带着陈二妮找了一家小旅馆,听到老板说住一晚上也算一天,要收一百块钱的时候,陈二妮心疼的恨不得去睡大街。

  可是,她自己可以睡大街,却舍不得让儿子也跟着吃苦,只能抱着手提包,跟着章家栋进了一间狭窄的客房,这种小旅馆条件一般,里面只有一张大床外加一张破桌子,连电视机都没有,浴室也脏的很,章家栋自己去洗了个澡,出来一看,房间里居然空调都开不了!

  怒气冲冲跑到前台去一问,前台的老板娘啪的一声把二维码牌子放到他面前:“开空调要另外收一晚上二十元的电费,自己扫码吧!”

  章家栋立刻瞪大了眼睛:“你这是欺负我们农村来的不懂行吧?我听说住酒店空调热水都是包含在房费里面的。”

  “你也说了那是酒店,人家客房四五百块钱一天,别说空调热水了,连早饭都给你包了,咱们这一百块一天的小旅馆就这个价,爱住不住!”说着,老板娘翻了个白眼,继续刷她的短视频去了。

  章家栋面色青了又白,胸腔狠狠起伏了半晌,咬咬牙,拿起手机扫了一下二维码,付了20块钱:“钱付好了,把空调遥控器给我!”

  “呐,你自己定好闹钟哈,这空调就开到明天早上八点钟,超过八点要另外再算二十块钱的。”

  在派出所里受了一番惊吓,母子俩算是吓破了胆,最起码,短时间之内,俩人是不敢再去那个小区门口堵人了。

  章家栋也是在派出所里才听那些人说,他姐买的那个小区是什么重点小学的学区房,而且因为是新小区,环境也不错,好多家长特意在那边买了房子带孩子陪读。小区里那么多小孩子,别说门口的保安了,听说连四面的围墙都装了防翻越的系统,碰一下就响警报那种……章家栋原本还想找机会翻墙进去的,这下子也不敢动了。

第146章

  晚上,章家栋给自己和陈二妮叫了外卖,给他自己的是一份海鲜焗饭,两瓶冰啤酒,给陈二妮点了最便宜的蛋炒饭,这倒不是他故意苛待亲妈,主要是陈二妮对自己特别抠,他要是给她点了贵的,回头指不定唠叨多久呢,还不如给她点个最便宜的。

  至于他自己?他可是家里的顶梁柱,自然要吃点好的。

  没想到外卖到了,陈二妮捧着一碗蛋炒饭,吃着吃着居然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栋栋,咱回村里吧?这城里人都坏的很!”

  “住的也贵,吃的也贵!咱们这来一趟还没找到你姐,就花出去好几千块钱。”

  “那个物业经理还说咱们要再去小区闹事,就直接报警……栋栋,咱们惹不起这帮人的,还是回去吧。”

  “回去回去!你就知道回去!回去咱住哪?家里房子现在被糟蹋成啥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回去吃一肚子灰吗?”章家栋气狠狠地灌下了几口冰啤酒,把啤酒罐往桌上一摔,“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要留在省城找工作!”

  看着陈二妮饱受惊吓的样子,章家栋面色变了又变,勉强压制住想要发火的冲动,劝说陈二妮道:“妈,你想想,你就这么回去,到时候村里人会怎么说咱们?那些人现在都被村里的小恩小惠给收买了,本来就在背地里说我们坏话,到时候我不在家,你一个人可怎么过啊?”

  “况且我一个人在省城打工,没个人照顾也不方便啊,不如这样,我给你找个住家保姆的活儿,就找那种瘫痪在床上没人管的老头老太太,平时喂几顿饭饿不死就行了,活儿也轻省,包吃包住,每个月好几千呢。”

  “到时候我再去找个送外卖或者送快递的活儿,我就不信了,那小区里陌生人不让进,难道送快递送外卖的也不让进?等我找到我姐,到时候我们日子不就好过了?”

  章家栋现在整个人都已经魔怔了,章家卉那套房子就像是横亘在他人生路上的一座山峰,仿佛只有翻越了这座山峰,他的人生才能是一片坦途。

  现在老家的房子已经毁了,别说一百万了,就连原先的二十多万拆迁补偿款都拿不到,他这年纪也一年年的大了,村里同龄人都开始相亲说对象了,只有他,因为家里之前闹的那些事儿,村里没一个媒人敢给他说对象。

  继续留在村里,他就会和村里那些三四十岁还没讨到老婆的男人一样,一辈子也就到头了。

  以前章家栋觉得他妈能拿捏得住他姐,就一直在他姐面前装好人,因为他发现,就算他姐再恨他妈,面对他的时候总是会有些不忍心的。

  可是这两年,自从他姐因为不想嫁人从家里跑出去之后,似乎一切都变了——他姐不再对他妈言听计从,也不再给家里一分钱,甚至连电话号码都给换了,摆明了一副想和家里断绝关系的样子。

  这怎么行?要是他姐也跟那个王霜霜一样,那他以后拿什么钱买房子娶媳妇?

  眼看着陈二妮是指望不上了,章家栋只能自己上。他现在心里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混进那个小区,抓到章家卉,叫她把房子换成自己的名字!

  对了,还有存款!他在网上看过章家卉直播,好些人都给她打赏,她带货也很厉害,不然这两年也不会连新房子都买到了……到时候除了房子,还要她再出三十万给自己说亲!

  有了房子和媳妇,他就能在省城住下来了,到时候谁还会回村里去?章家栋越想越开心,仿佛已经躺在了新家里,每天让他妈和他媳妇出去工作,他就在家里享福就行了。

  陈二妮向来是个好面子的,一听儿子说现在回村会被村里人笑话,她立刻就犹豫了,又听章家栋说还有别的办法能逮到章家卉那死丫头,心里顿时又活泛起来。

  她也听说这死丫头这两年赚了不少钱,等逮到了人,她就叫她把那些钱全部吐出来,再把房子给栋栋结婚!

  至于章家卉?她一个女娃早晚要嫁人的,男方难道不会自己买房子?

  越想越美,母子俩第二天就退了旅馆的房间,章家栋按照昨晚在手机上查到的中介,一家家的带着陈二妮去找,还别说,真叫他找到了一个要住家保姆的,不过,因为陈二妮文化程度不高,也不能给老人读书读报什么的,最后主人家只肯出4500一个月,不过包吃住,一个月可以休息两天。

  “真的给我4500块钱一个月?”陈二妮一听这么多钱眼睛就亮了。

  以前她在农村种地,一茬稻谷收回来卖掉,去掉种子化肥农药之类的成本,最后到手的也不过三、四千元,怪不得村里人现在都想进城打工,城里人的钱也太好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