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158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他把小玉瓶攥得紧紧的,脸上是止也止不住的笑意。

  他道:“多谢师姐挂心,我记下了。”

  收好辟谷丹,再吃下九颗果实,江左名取出个刻了灵阵的玉盒,把余下的果实放进去,跟着卿衣继续走。

  不知走了多久,除去各种拦路的灵兽,两人没有碰到他们以外的第三人。

  且由于大多数秘境里的时间与外界不一致,这个秘境更是没有白天黑夜之分,江左名自己算着时间,算出他和师姐已经走了五个时辰,竟是还没能走出这片密林。

  尽管这其中不乏有师姐没御剑带他,只和他徒步的缘故,可这秘境范围,似乎也过于的大了。

  好在再走了一个时辰,两人总算走出密林,来到一座悬崖边上。

  密林之外,悬崖之前,乃是一片绵延山脉。

  这山脉极为辽阔,以江左名的目力,一眼望不到边。

  只能望见距离不太远的应当是最高峰的那座山上,覆盖着皑皑白雪,乃是雪山。再一看,雪山上方隐有光芒闪现,正与修士们常说的重宝出世时的预兆有些相像。

  江左名立即把自己看到的景象对卿衣一说。

  卿衣说:“我也看到了。”

  江左名道:“师姐,要过去吗?”

  卿衣说:“要。”

  此行探秘,一则尽可能地对新秘境多加探索,二则仙宗也是希冀门内弟子可以寻得机缘,弟子们实力强大了,仙宗才会更加鼎盛。

  所以那座雪山,非去不可。

  俗话说得好,望山跑死马,即便是卿衣这等炼虚真君御剑,也是花费了些时间,方才到达那座雪山之上。

  雪山上冷极,江左名乃是凡人之躯,刚从白剑上下来,就没忍住打了个寒颤。

  卿衣见状,立即取出枚玉佩,让他戴在身上。

  玉佩为火红色,江左名才接过,便觉触手一阵温暖。等佩戴好后,周身暖洋洋的,一点都不冷了。

  “谢谢师姐,”他又笑起来,“师姐对我真好。”

  卿衣领着他往散发着光芒的山巅走。

  到了山巅,把那发出光芒的所在之地覆盖着的厚重积雪拨开,底下竟露出个黑漆漆的洞口来。

  洞口不小,刚好可以容纳两人并肩进入。卿衣当先进去,还未来得及观察,便觉眼前一阵光影变幻,各式各样的画面和声音交杂着,混乱极了。

  等到画面变得平静,声音也变得正常,卿衣抬眸,她已经不在刚才的洞口里。

  不仅如此,她还能感到腿脚不受自己的控制,正兀自往前走。

  前方是个村庄。

  应当是凡世间的村庄,阡陌纵横,炊烟袅袅。经过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时,卿衣眼角余光一扫,水面上倒映出来的人影,是她又不是她。

  宋如鹤将近二十岁时结丹驻颜,可水面上的影子,却是个约莫十岁的小姑娘。

  “这是幻境?”卿衣问。

  系统回答说是。

  卿衣定下心,任由自己穿过小溪,往村庄里走。

  路边有老大爷正在抽旱烟,磕了下烟斗,对她说你娘回来了。

  她给老大爷道谢,小跑着往家去。

  到了家,娘正在院子里坐着。见她进来,娘招招手,先是塞给她一个在镇上买的糖人儿,接着往她头发上别了朵绢花。

  卿衣一手拿着糖人儿,一手摸了摸绢花。

  “娘今天见到你未来夫婿了,”卿衣听见娘这么说,“这绢花就是他托我带你的。”

  “他是不是快要考试了?”

  “是啊。等他考取功名,就该来下聘了。”

  于是卿衣就开始等。

  因为是幻境,等候的时间眨眼即逝。

  发觉自己又在沿着小溪走,卿衣扫了眼水面,这回倒是个和宋如鹤一般无二的大姑娘了。

  接着刚进家门,娘就迎过来,拉着她的手说她未婚夫婿三元及第,如约来下聘,成亲吉日定在明年春天。

  “你安心备嫁,”娘说,“他如此重诺,婚后必然待你很好。”

  卿衣这就又开始备嫁。

  照旧是备嫁的时光眨眼即逝,等卿衣回神,她已经在和人拜堂。

  拜完堂送入洞房,等了没多久,遮住视线的红盖头被挑起,她下巴也被抬起,如此总算看清新郎的脸。和江左名一模一样。

  新郎喂了她交杯酒,才低声唤了句娘子:“娘子可真美。”

  他开始同她洞房。

  料想是此前一直用功读书,从未尝过女人的味道,他很是生疏,直把卿衣弄得有点疼。

  ——这不对。

  卿衣想,这是幻境,一切都是虚假的,怎么会有疼痛感?

  这叫什么,假作真时真亦假?

  正想着,就听身上的新郎说了句什么。

  “……师姐。”

  卿衣一顿。

  新郎却仿佛她听不到似的,又道:“嗯……师姐……”

  卿衣深吸一口气。

  不知可是因为他这么出声,打破了点幻境的桎梏,卿衣尝试着动动嘴唇,发现自己也能说话,便道:“江左名?”

  身上的人没应。

  只动作稍微慢了点。

  但很快,就又恢复先前那般。

  她道:“江左名,我知道是你。快停下。”

  他这才说:“停不下来了……”

  他埋头,顿时比刚才更为清晰且真实的触感传来,卿衣蹙眉,似是有些难以承受。

  而望见她这么个神情,江左名更无法控制。

  师姐——

  他的师姐,他无论在现实中,还是在梦境里,从来都只敢喊一喊、看一看、跟一跟的师姐,此刻在这凡世间的婚床上,与他做着新婚的凡人夫妻,行着他从未肖想过的洞房之事。

  这叫他如何能停得下?

  江左名攥紧了她的手。

  被翻红浪。

  及至一切终于结束,卿衣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能动了,便撑起酸软的身体,把手一招。

  顿时破风声由远及近地传来,白剑破开幻境而入,正正落在她手中。

  她腕间一转,白剑横上江左名颈项。

  江左名没动。

  他问:“师姐要杀我?”

  卿衣不答话,只把白剑往他颈项边送了送。

  白剑太利。

  这一送,刺痛传开,江左名甚至能嗅到自己的血味。

  他没管这些,只定定望着她,忽然笑了。

  这笑容不同于以往,有些邪肆,还有些张狂。

  他笑着道:“师姐,你信不信,百年之内,我定囚你于榻上。”

第112章 成了小师弟的白月光8

  我定囚你于榻上。

  许是藏在心里太久, 如今终于把话说出口, 江左名扬起下颚,更加邪肆与张狂。

  只细细看去, 才能察觉他十指指节紧绷到发白,无疑是紧张到了极点,恍惚竟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卿衣自是察觉到了。

  但她手里的白剑不仅没有收回去, 反而还愈发贴近江左名颈项。

  利刃临身,霎时刺痛更重, 血气也更重。鲜血滴落下来,大红的鸳鸯锦被沾染了新郎的血,颜色浓重至殷红, 刺眼得很。

  江左名却仍旧没管,只望着她,说:“师姐。”

  那邪肆张狂的笑容收敛起来,他模样乖顺极了, 像是丝毫感受不到白剑给予的疼痛似的,轻声问道:“师姐舍得杀我?”

  卿衣也仍旧不答话。

  她眸中更冷。

  冷到极致,她把白剑移开,没再逼他。

  江左名一怔。

  ……师姐?

  不等他再说些什么,她反手便是一剑。

  登时只听“哗”的一声,这凡世间的洞房如同镜子般寸寸碎裂, 目光所及之处瞬间变得漆黑,幻境被彻底破开了。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