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159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冷冽的风呼啸着从洞口外卷入,江左名身上还戴着卿衣给的玉佩, 温热源源不断地从玉佩上传开,可他却觉得此刻的自己冷极了。

  他站在那里,看卿衣瞧也不瞧他一眼,举步朝洞口深处闪耀着的莹光走去。

  “师姐。”

  他喊。

  她没有理会。

  待他比外面的冰天雪地还要再冷上三分。

  江左名顿时更觉得冷了。

  他有想过师姐会杀他伤他,打他骂他,甚至是恨他厌他,可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师姐竟全然不理他。

  师姐不要他了。

  他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浑身刺骨的冷。

  当然他并不知道,他那全然不理他的师姐,正一边走,一边很愉快地对系统说:“江左名好像真的喜欢我。”

  系统说:“我就说。”

  卿衣说:“早知道我多刷刷他的好感了。”

  系统说:“你现在刷也不迟。”

  卿衣说:“现在没法刷啦,我这么拔剑相向,往后只能和他走相爱相杀的路线,不然我就崩人设了。”

  系统说:“你不是嫌这次的人设麻烦吗?”

  卿衣说:“是麻烦,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

  至少每次装逼都很爽。

  反正江左名他还没归位,她不好攻略,不如借着这次机会在他心里留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好让他归位了也还能深刻记着她。

  到时候他是仙,她也是仙,两个仙之间的相爱相杀一定很带感吧。

  卿衣兴致勃勃地说着,没注意到系统欲言又止。

  ——她和大佬之间的相爱相杀?

  就凭大佬此刻那难过得不行的小眼神,后面那个“杀”字,哪怕大佬归位了,也不见得能实现吧?

  系统想了又想,终究也没开口,只看卿衣在靠近那散发着莹光的重宝时,又进了幻境。

  这幻境和刚才经历的是同一个。

  只不过,这回没有江左名。

  只有娘从镇上买回来的那支小糖人儿。

  卿衣接过糖人儿,咬在嘴里,很平静地接受没有绢花,没有下聘,也没有成亲的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

  等到这一生平平淡淡地结束,幻境破开,她睁开眼,眼里平静无波,唯独心中竟隐隐生出种瓶颈期快要过去的预感。

  她立即问系统:“我如果在这秘境里突破到合体道君,会被秘境剔除出去吗?”

  系统说:“不会。”

  这秘境大归大,限制也颇多,可到底只是个新秘境,不像那些现世多年的或者有主的秘境,可以进行更为细致的限制。

  卿衣听着,放下心来,继续朝重宝走。

  这一走,又进了幻境。

  破开再走,又进。

  如此连续七次,卿衣总算到了重宝之前。

  与此同时,瓶颈期过去的预感也已成真,她可以感到只要她想,她随时可以晋升合体。

  卿衣稳下心神,伸手去取重宝。

  这重宝乃是一本书册,里头有字有画,当先第一页上寥寥数笔绘就而成的村庄,正是卿衣进的那七次幻境的原来景象。

  以字和画为载体的幻境,倒也有点意思。

  卿衣将书册收起。

  接着回身,往来时的方向走。

  走到江左名跟前,就见他仿佛被定住一般,在原地动也不动。

  唯独那双眼睛,在看到她的时候亮起点光彩,却又很快黯淡下去。他整个人好像自知做了错事的小狗,想亲近饲主,却又不敢。

  卿衣对着这只小狗多看了两眼。

  直看得连那双眼睛也不敢盯着自己了,她才道:“走。”

  她当先往洞口外走。

  江左名在原地定了数息,方才终于回神,忙不迭跟上她。

  出了洞口,卿衣立在山巅最高处,和系统一起把这片山脉的其余地方全部搜索过,确定再没别的重宝了,她御剑带江左名离开。

  这一路她都没说话。

  江左名心里头倒是有成千上万的话想对她说,可直到白剑飞出山脉,停在一处湖泊上,他也愣是半个字都没说出来。

  不复先前说出囚于榻上时的猖狂,此刻他垂头丧气,瞧着更像小狗了。

  卿衣却没心思继续关注他。

  她只反手把他一推,手腕上的银线也跟着解开。

  毫无预兆的,江左名被她推到岸边。

  他站稳后抬头,见她还在空中,白剑也回到手里,剑尖微微一斜,冷光倏然绽开,竟是他从未见过的临战姿态。

  “师姐!”

  江左名喊她。

  卿衣头也没回,只将刚到手的那本重宝书册甩给他,又往他周身布下屏障。

  系统也把程序调整了下,一面监控卿衣这边,一面同步监控江左名,免得顾了卿衣忘了大佬。

  双重保障做好,卿衣才道:“出来吧。”

  话音落下,刚才还只她一人的空中,极突兀地多出另外两个人来。

  ——两个妖修。

  岸边的江左名见到这一幕,再不出声,免得惊扰到卿衣。

  他抱着重宝书册,垂头看了眼被解开银线的空荡荡的手腕,再看向空中对峙着的三人,心底里忽然生出极浓重的担忧来。

  这两个妖修的境界必然高出师姐,否则师姐绝不会解开银线,还让他离开她身边。

  那么这两个妖修,至少也该是合体道君。

  可在飞舟上时,长老们不是说,这新秘境,最多只能容许师姐那般的炼虚真君进入吗?

  这两个道君却是打哪来的?

  “东海蓬莱,仙宗如鹤,名不虚传,”其中一位妖修这时开口称赞,“见到我等,宋道友竟毫不惊讶,似乎早有预料?”

  卿衣不答,只翻手取出一块玉盘。

  江左名记得,这玉盘在刚进秘境时,为探查被分散的师兄弟们的安危,师姐有取出过。

  这会儿又取出,莫非这玉盘还有另外的作用?

  江左名刚想到这里,就见师姐剑指一并,灵力注入玉盘之中,旋即把玉盘往他所在的岸边一抛。

  “嗡!”

  玉盘旋转着,其上一道不知被哪位灵阵大师精心勾画的灵阵被点亮,直看得那两个妖修面色微变,互相对视一眼,便齐齐出手。

  卿衣也出手了。

  不过她的出手却超乎了两个妖修的想象。

  霎时只听“轰隆”的雷鸣从极遥远处传来,循声一看,天际边已然不知何时汇聚了大片大片的乌云,有玄雷在逐渐凝出,赫然正是修士晋升之时的雷劫。

  觉出自身气机已被雷劫锁定,两个妖修暗道不妙。

  千算万算,竟是怎样都没算到,宋如鹤会选在这个时候渡雷劫。

  把两个道君牵扯进来,她是不要命了吗?!

  这边两个妖修被困入雷劫中,那边玉盘上的灵阵迎风即涨,化作一道巨大灵阵,被分散开的师兄弟们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其中。

  原来这玉盘还可做传送之用。

  师兄弟们踏出灵阵后,当即分成两批,一批保护江左名,另一批守在雷劫范围外,随时准备接应师姐。

  见到熟悉的师兄,江左名立即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北域心野了,想从咱们东海分一杯羹。”

  师兄答:“这新秘境,北域暗中筹划许久,原想将东海各大门派的精英弟子一网打尽,殊不知他们口中只会与剑为伍的二傻子老早就勘破他们的险恶用心,提前做了部署。”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师姐在与那两个妖修斗,另外的门派也皆在与北域妖修相斗。

  江左名听了,又问:“师姐的雷劫呢?不是说渡雷劫之时,不能有别的人在,否则玄雷会增多?”

  师兄答:“增多而已,师姐还不把区区玄雷放在眼里。”

  其余师兄也道:“是啊,你可千万别太小看师姐。”

  有过先前的经历,江左名信了大半。

  他抬眼望去,但见那湖泊上空,玄雷彻底凝成,正一道接一道地向着他师姐落下。

  他师姐不闪不避,只把白剑由下而上地一抬,冷白的剑光彻底绽放开来,于是“轰”的一声巨响,那近在咫尺的玄雷被剑光穿透,烟花般蓦然炸裂。

  见她轻轻松松便将玄雷解决,这边江左名放下心,那边两个妖修却面色更难看了。

  素闻宋如鹤进入秘境前,单凭炼虚之境,便已是道君之下无敌手。这如若真让她安生渡过雷劫,也成了道君……

  两个妖修再度对视一眼。

  下一瞬,他们各自取出半块龟甲,合并完整后,往朝着他们转移过来的玄雷一扔——

  刹那间,山峰倒塌,江河断流,整个秘境地动山摇。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