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160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等在湖泊岸边的江左名更是眼睁睁看着足下地面忽然裂开,幸而师兄一把抓住他,将他带到空中,他才没掉入那仿若深渊一般的裂缝里。

  其余师兄也纷纷来到空中,神色凝重。

  “这两个没脑子的妖修,他们这是想毁了这个秘境?”

  “这样大的秘境一毁,北域有足够的理由来与东海开战。”

  “就因为师姐太强?”

  “我一贯知道师姐厉害,可我不知师姐竟能厉害到让他们如此忌惮,甚至不惜这么早就抛弃这个秘境的地步……”

  大家没注意歪了话题。

  没怎么听师兄弟们讨论,只密切关注着雷劫下战局的江左名却瞳孔一缩。

  他道:“师姐小心!”

  话音未落,那雷劫之下突然出现的第四人化出妖修本体,向着正对抗最后一道玄雷的卿衣张口一咬。

  江左名看着,脸色陡然变得苍白。

  只因连他都清楚,雷劫里,最后一道玄雷往往比前面的威力更重。

  而那一直暗中潜伏着,选在这种时刻才趁虚而入的妖修本体太过庞大,他师姐和那本体一比,便如蜉蝣与大树,对比极其鲜明。

  前有玄雷,后有妖修……

  江左名死死咬着牙,眉心殷红若隐若现。

  而说时迟那时快,听到江左名的喊声,也听到系统的警报声,卿衣生生扭转过身体,把白剑往那妖修本体咬过来的血盆大口里送去。

  不及看白剑是如何穿进那血盆大口,又是如何从脖子里穿出,卿衣只觉肩背一麻,最后一道玄雷不偏不倚地落在她身上。

  她还没觉出疼痛,喉头已然涌上一股腥甜之气。

  恰此时,白剑回来,她接住后,没忍住一低头,吐出口血来。

  系统这时说道:“快,雷劫结束,天道洗礼要开始……”

  最后一个“了”字还没来得及说,警报声再次响起,系统只好改口道:“快躲!”

  卿衣想也不想地往旁边掠去。

  即使被玄雷伤到,她速度也还是很快,那两个同样化出本体的妖修竟是有些追不上她。

  不仅追不上,还险些被她反过来一剑捅了个对穿。

  她仍然不落下风。

  可江左名的脸色却越发苍白,眉心殷红也越发明晰。

  他满心都在想师姐受伤了。

  师姐在他面前受伤了。

  特别是当他看到,师姐两侧的山峰正缓缓朝着她倾塌之时,他眉心处的殷红,再无半分遮掩。

  于是脑海深处忽然而然浮现出个阵图,像是灵阵,却又不像是灵阵。

  江左名不知道这是什么,但他下意识觉得,这东西一定有用。

  他没有灵力,无法以灵力作阵,这便取出把匕首,割破手指,以血画阵。

  似乎是曾经画过千百次,不能更熟练,只一瞬,阵图已成。

  江左名学着他师姐那样屈指一弹,阵图悄无声息地飞到空中,须臾血光大作,一道穿云裂石般的出鞘声从中传出,那本该在仙宗剑玉台里的古剑,竟在此时出现在那阵图里。

  望见古剑,师兄弟们都惊呆了。

  抓着江左名的那位师兄更是瞠目结舌道:“小、小师弟……”

  江左名不说话,只朝古剑一伸手。

  古剑毫无反抗地落入他手中。

  他握着古剑,往前一踏——

  明明是个凡人,可偏生无需师兄帮忙,他也能凌空立着,持古剑朝那正倾塌着的山峰遥遥斩去。

  正如先前卿衣那一剑,惊艳无双,令人心折;江左名这一剑,也惊鸿一刹,难以忘怀。

  只因这一剑斩去后,山峰停止塌陷,两个妖修本体也停止对卿衣的追逐。连同整个正在崩毁着的秘境,更是停了所有动静,仿佛时间忽然休止,此间变得安静极了。

  安静到只能听得那执着古剑的人的笑声。

  似乖顺,又似邪肆与张狂。

  “师姐,”他应当是感知到什么,笑着说道,“你可愿等我百年?”

  一片寂静中,卿衣回身看他。

  她唇角还有血在慢慢滴落,瞧着刺眼极了。江左名意欲上前为她擦拭,可想了想,终究没动,只等着她的回答。

  她道:“百年如何?”

  他道:“等我百年。百年后,要杀要剐,但凭卿意。”

第113章 成了小师弟的白月光9

  江左名走了。

  也不知他以血画就的那个阵图究竟引动了何等的气机, 他虽然没带走古剑,但他人却被带走, 血光一闪, 他连着阵图一并消失无踪。

  而他一走, 休止着的秘境立即恢复原先的动静。

  山峰继续倒塌, 江河继续断流,这秘境要不了多久便会彻底崩毁。

  只那两个追在卿衣身后的妖修本体, 于悄然间化作齑粉。她两侧正崩落着的山体也随之消解了去,这处地域里霎时一片空空荡荡,再无任何能够威胁到卿衣的。

  本就惊呆着的师兄弟们顿时不由更加惊呆。

  “小师弟他不是不能修行吗,怎么会……”

  “我一直以为小师弟就是个真正的废柴,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他还能打我脸。”

  “小师弟刚才那一剑, 了不得。”

  “不过小师弟说什么等我百年, 什么要杀要剐, 这些话都是何意,我有些不太懂。”

  “咳, 师姐与师弟之间的风花雪月, 你不需要懂。”

  “师姐过来了!噤声。”

  师兄弟们立即停止讨论。

  接受完天道洗礼,卿衣身上被玄雷造成的伤好了不少。她抹掉唇畔的血,抬手将古剑召回,才道:“走。”

  师兄弟们先行应是, 又问:“师姐的伤好些了吗?”

  卿衣道:“好些了。”

  师兄弟们这才跟着她走。

  出了崩毁着的秘境,回到山谷,果不其然别的门派弟子也出来不少, 正同各自师长说着秘境里发生的事。

  卿衣也言简意赅地将江左名离开之事禀报给长老。

  长老们听后,低声说了几句,又与旁边几个门派互相交换了意见,才道:“先回宗。”

  乘飞舟回到仙宗,卿衣刚落地,有灵符飞到她面前,给她洞府守门的小童的声音细细响起:“师姐师姐,你终于回来了。大事不好,寇师兄他失踪了。”

  寇师兄,寇作同。

  卿衣问:“怎么失踪的?”

  小童答:“半个月前,寇师兄筑基成功,出关来找江师兄。我正跟他说着话呢,突然一道红光从天而降,等我睁开眼,他就不见了。”

  半个月前——

  正是江左名走的那天。

  想起江左名走时的那道血光,卿衣一问,小童连说对对,就是血一样的光芒。

  “我知道了,”卿衣说,“我这就去见父亲。”

  小童说:“那我不打扰师姐了。”

  话落,灵符无风自燃,卿衣御剑,与众人一同前往主峰。

  像小童说寇作同失踪是在半个月前,早在当日,宗主便已得知详情。

  至于江左名的离开,师兄弟们看了全程,因此用不着卿衣开口,师兄弟们已然把当时的情景复述得极为细致,宗主听后,问卿衣:“你伤势如何?”

  卿衣答:“已无大碍。”

  宗主道:“好。你安心养伤便是。”

  卿衣应下。

  接着宗主再简单说了几句,没当着他们的面谈话,只让他们回去歇息。

  这次卿衣也没能留下。

  卿衣没在意,更没让系统找总局要这次的谈话记录。

  毕竟宗主他们要讨论的,她和系统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讨论过了,大差不差。现在她需要做的,就是养伤修炼,等江左名回来。

  以江左名的身份,他说百年,应该不至于骗她吧?

  敢骗她的话,那她就只好冷酷一点,不认他这个小师弟了。

  卿衣自觉这样的打算很好。

  她和系统一说,果然也得到系统的赞许。

  这世间里的相爱相杀,好些都是以断绝关系为开端。老父亲思忖着,不知道他闺女想的这个开端,到时能不能实现。

  当然,无论实现不实现,到时都一定很好看就是了。

  看着已经走完三分之二的任务进度,老父亲心绪稳如泰山。

  卿衣将古剑送回剑玉台,又将同样没被江左名带走的重宝书册送出去,而后回到洞府,简单收拾过,带小童去了位于主峰深处的一个秘境。

  这秘境与北域那个不同,极小,内里更无生灵存在,环境极为恶劣,常常被主峰弟子们拿来磨炼心境。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