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93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能的吧。”

  “……唉。”看卿衣这完全信任景宸的样子,路迎栀心里更复杂了,“可他什么时候会过来?”

  “不知道,我等着就是了。”

  反正除了景宸,她也看不上别的歪瓜裂枣。

  这一等就是半年。

  这天中午,卿衣下班回家,正和路迎栀通电话,商量晚上是在家吃还是出去吃,忽然间,她感受到什么,驻足往旁边一看——

  长得好,气质也好的年轻男人站在不远处,正静静地望着她。

  那头絮絮叨叨了一大堆,也没等到卿衣半句回应的路迎栀喂了好几声,才听卿衣说:“景宸来了。”

  说完挂断电话,收起手机,抬脚往景宸那里走。

  走着走着变成小跑,小跑很快变成快跑。

  她跑到景宸面前,还没说话,就被他抱住,力气大得她骨头都疼。

  “景宸。”她喊他。

  他嗯了声,下一秒笑起来:“卿卿,我找到你了。”

  这拥抱许久才结束。

  看景宸眼里满是血丝,累极了的样子,卿衣立即带他回家,让他先睡一觉再说。

  卧室里,景宸很快睡着。

  卿衣给他掖了掖被角,转手整理他换下来的衣服时,啪嗒一声,掉下个小本子。

  卿衣正要捡起来,却见小本子打开着的那两页上,满满的全是同样的三个字。她犹豫一瞬,翻到别的页,仍是那三个字。

  凌乱的,潦草的,乃至于是疯狂的,每一笔每一划,都仿佛蕴含着一个恶魔,悄无声息的惊心动魄。

  卿衣继续往后翻。

  翻到最后一页,终于有了不同,三个字变成四个字,看痕迹,应该是刚写的。

  找到你,

  找到你,

  找到你,

  找到你。

  ……找到你了。

第70章 中了春.药之后1

  卿衣对着这个小本子看了很久。

  久到正在沉睡的人忽然惊醒, 猛地伸手一把抓住她, 她才回过神来, 说:“景宸?”

  他没说话,那双发红的眼睛紧紧盯着她, 似乎连眨一下, 都惟恐她会消失。

  直到确定面前的人就是卿衣, 她是真实存在着的, 这个世界也是真实的, 景宸才缓缓减轻手中力道,但仍抓着她不放, 哑声道:“我以为我又没找到你。”

  他找了她太久了。

  卿衣说:“没有,你找到我了。”她摸摸他额头,动作和语气都温柔得不行, “继续睡吧,我下午不用上班, 可以一直陪着你。”

  景宸又看了她一会儿,才终于松开她,重新闭上眼。

  听他呼吸逐渐变得平缓, 神色也变得安然,应该不会再突然醒了, 卿衣放下写满字的小本子,继续整理衣服,同时在心里和系统对话。

  系统说:“任务详情出来了。”

  卿衣说:“怎么样?”

  系统说:“被你说中了。”

  果然此前任务详情之所以一直显示空白,就是因为无法判断攻略目标是会永远留在书里, 还是会来到现实世界。

  现在攻略目标反穿成功,判断结果已确定,任务详情自然自动更新。

  “任务详情里说,其实早在剧情开始之前,景宸就已经有所察觉。”系统念道,“你和路迎栀穿书过去,路迎栀的变化,再加上你的离开,让他更加确定自己在的世界是不真实的。”

  当然,只确定所在世界不真实,这不足以构成反穿的条件。

  想必他在卿衣离开后,花费了难以想象的精力,才能离开那本书。

  “大佬不愧是大佬,真的厉害。”系统感慨道。

  卿衣嗯了声,说:“你看看任务进度。”

  系统依言去看。

  百分之九十九,只差最后那么一丢丢。

  系统说:“等你和他结婚的那天,估计就满了。”

  卿衣说:“但愿吧。”

  系统说:“……你这样一说,我突然好方。”

  卿衣想了想说:“主要因为我离开的时候,他连不花钱就会死光环都差点猜出来,我不确定他对我到底放不放心。”

  万一不放心,觉得她身上还有其他什么东西,他可不得担心她别哪天又跑路?

  这样想想,那最后的百分之一,恐怕会难如登天。

  听了卿衣的猜测,系统说:“难道这次也要陪到死亡吗?”

  卿衣说:“不知道。”

  系统说:“行吧,走一步看一步,顺其自然。”

  说不定哪天大佬自个儿突然想开了,任务进度就满格了呢?

  系统这么想着,和卿衣说他已经给总局打了申请,明天开始正式放假。

  有关景宸到来后的身份问题,系统和卿衣半年前就已经着手进行准备,现在景宸来了,所做的准备直接能派上用场,接下来用不着系统继续守,的确可以放假。

  “好,”卿衣点头,“玩得开心点。”

  系统说:“有事联系我。”

  说完匿了,去进行放假前的相应操作。

  卿衣叠好衣服,给景宸重新掖了掖被角,轻手轻脚地出了卧室,去厨房做饭。

  因为除去周五六日,平时中午卿衣和路迎栀都是在各自公司里吃,所以家里储备的食材不多,卿衣也懒得整复杂的,随手做了份清汤面,边吃边给路迎栀打电话。

  刚打过去就被挂断,转而是路迎栀拨来的视频请求。

  卿衣接了。

  视频里,路迎栀也在吃饭。她边吃边问:“景宸真的来了啊?”

  卿衣说:“来了,在睡觉呢。需要给你看一眼吗?”

  路迎栀说:“不了不了,又不是我男人,有什么好看的——现在睡?我晚上还回去吗?”

  卿衣说:“嗯?”

  路迎栀说:“小别胜新婚……我这两天去我妈那儿睡吧,省得打扰你们。”末了嘿嘿嘿地笑,那小表情可贼。

  卿衣说:“行。过两天我去看房子,有合适的就搬出去。”

  现在住的地方不是她的房子,而是路迎栀家里给路迎栀买的。

  鉴于每次系统都给安排成母早亡父不详仅留下丰厚遗产的设定,因此卿衣手里不缺买房子的钱,有合适的精装房可以直接买。

  路迎栀听了,也没说什么不用搬出去的客气话,毕竟原本只有闺蜜两个的家里突然多出个男人来,确实很多事都不方便。她点点头表示了解,再和卿衣聊了些别的,眼尖地瞥见卿衣身后多出个人,她说:“朝朝,你背后是景宸吗?”

  卿衣往后一看,还真是。

  光顾着和路迎栀聊,都没注意到他脚步声。

  “不聊啦。”路迎栀说,“你俩好好温存,我就不吃狗粮了。”

  说完立刻结束视频,堪称全世界最贴心好闺蜜。

  卿衣也摘下耳机。

  景宸这时已经走到卿衣面前,卿衣问他:“不睡了吗?”

  景宸说:“嗯。有点饿。”他盯着卿衣那已经吃了一半的清汤面,“你做的?”

  卿衣说:“随便做的。锅里还有,我去给你盛。”

  她起身去厨房,景宸也跟着进去。

  看她动作熟练地盛面,和以往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形象大相径庭,景宸没觉得哪里不对,他只觉得这样才是她。

  这很真实。

  比以前那个每天只知道沉迷花钱的顾家大小姐真实多了。

  盛好面,卿衣问景宸渴不渴,得到个渴的回答,她找了个新的玻璃杯给他倒水,接着回到桌前,两人挨着一块儿吃饭。

  很普通的清汤面,景宸却吃得很香。

  这是他第一次吃卿衣做的饭。

  家里的碗小,一碗根本不够一个成年男人的饭量,景宸便又把锅里余下的全盛起来,半点没浪费。

  喝完水,见卿衣卷着袖子往厨房走,看样子是准备洗碗,景宸过去亲她一下,说他来。

  景宸在书里虽然是豪门贵公子的设定,但基于完美男主的定律,洗碗这种,他还是做过的,并且洗得很干净,用不着二次清洗。

  放好碗筷,景宸问卿衣要不要午睡。

  卿衣点头。

  不管在哪个世界,她一直都有午睡的习惯。

  洗过脸,解开头发,身上衣服也换成睡裙,卿衣舒舒服服地靠在景宸怀里,问他:“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想问了,你怎么过来的?”

  他答:“就那么过来的。”他捏着卿衣手指,认认真真地抚弄,语气却很轻描淡写,“我发现那个世界其实是一本书后,想办法把那本书给毁了,然后就看到了你。”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