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94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他一语带过。

  看出他不愿细讲,联想到那个小本子,卿衣估摸着那段时间他应该过得很煎熬,甚至可能每天都处于崩溃边缘,她心里有些软,仰头亲他:“辛苦了。”

  “不辛苦。”他握着她的手,一边回吻一边轻声道,“只要可以找到你,怎么样都行。”

  只要一想到他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找到她,他就一点都不累。

  他已经足够幸运——

  至少他还可以找,而不是像其余人那样,到死都不曾察觉自己所在只是一本书。

  他想着,吻得更深。

  深到极致,蛰伏了半年的渴求被激发出来,连空气都是烫的。景宸抬起身,下意识拉开床头柜,见里面果然备着好些一次性消耗品,他仔细看了眼,全都是一个型号。他的型号。

  他心里顿时一暖,还有点甜。

  尽管当初卿衣离开时,说只要找到她,就和他结婚,但毕竟只是一个承诺,他无法确定自己能否找到她,更无法确定需要多久才能找到她,因此他早早做了许多不好的打算,比如找到卿衣的时候,她已经有了新的未婚夫,再比如她连孩子都有了。

  然而现在,她连准备这些东西都是照着他来,他是不是可以期待,她至今也还只有他一个男人?

  “卿卿,”随手拿起一个撕开,他俯身在她耳畔道,“我好高兴。”

  半年没见他,卿衣正皱着眉努力适应,闻言说:“高兴什么?”

  他说:“高兴你还是我的。”

  卿衣含糊地唔了声,眉皱得更紧。

  不过半年不见,这个男主可真是……

  她没忍住,一口咬上他肩。

  谁知这一咬仿佛启动了什么机关,景宸掐住她的腰,几乎要在上面留下通红的指印。

  短暂的下午一晃而过,卿衣又爽又累,澡没洗完就睡着了。

  景宸揽着她,耐心地给她清理完,湿透的长发也拿毛巾一点点地擦干,然后他也不睡,就那么看着她,等她醒来。

  ……

  过后卿衣有让系统去查那本书。

  一查,景宸没说谎,他真的毁了那本书。

  以那本书为载体的虚幻世界已然消失,仅目前这个现实世界里还存在书,但很显然的,哪怕路迎栀再借来十本二十本,甭管是正版还是盗版,都不可能再引发穿书。

  了解了这点,卿衣再没问过景宸有关那本书的事。

  她只给他办好身份证,又买了房子搬进去,两人一点点地布置着这个家。

  布置完,请路迎栀过来做客,路迎栀晃了圈,啧啧称赞,情侣的家和闺蜜的家就是不一样,甜蜜又温馨,搞得她也想找个对象了。

  卿衣说:“那你找啊。”

  路迎栀说:“找肯定能找到,不过我怕我被你和景宸荼毒了,对平常男人看不上。”

  卿衣说:“可景宸现在就是个平常男人啊?”

  路迎栀一想,对哦。

  摆脱了书中身份,景宸可不就是个平常男人?顶多长得格外好看了点。

  想通了的路迎栀二话不说,立即挥别卿衣,信誓旦旦一定要找到属于她一个人的男主。

  卿衣笑着挥手。

  转眼又是半年过去,这天卿衣下班回来,见家里没人,她也没在意,她知道景宸最近正在忙创业,对此她给了足够的理解与支持,若非他坚决不要她的钱,说他可以赚到资金,卿衣都打算把自己的卡给他了。

  男人嘛,尤其出身豪门的男人,没点事业心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以前是男主担当。

  于是卿衣洗菜,想着再过十分钟,景宸还不回来,就给他打电话,忽然关门声传来,她没回头,只问:“是景宸吗?”

  “嗯。”

  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响起,卿衣说:“把冰箱里的可乐拿过来,我要做可乐鸡翅。”

  景宸没说话。

  他沉默地打开冰箱,沉默地把可乐递过去,再沉默地半倚在她身上。

  这么一连串动作下来,沉默得有些异常。

  卿衣问:“怎么不说话?”

  他这才说:“我在构思。”

  “构思什么?”

  “构思怎么和你求婚。”

  “……?”

  卿衣回头。

  只见景宸一手拿着张卡,一手捧着个钻戒,然后也不顾这里是厨房,直接单膝跪地。

  卿衣眨眨眼。

  “公司今天上午正式成立,我有钱了,”他说,“我的钱全给你花。卿卿,嫁给我,和我结婚好不好?”

  卿衣听了就笑了。

  她转过身来,说:“哪有在厨房求婚的。”

  景宸说:“我等不及了。”又问,“和我结婚好不好?”

  卿衣说:“我不是早就答应过你了?”

  她伸出手。

  手上还有刚才洗菜时沾到的水,景宸仔仔细细地擦干了,把戒指戴上她无名指。

  接着低头,亲吻她手指。

  她是他的了。

  举办婚礼那天,代表任务进度的蓝色刻度仍然停在百分之九十九的地方,丝毫没动。

  卿衣点点因上了新娘妆,而显得格外娇艳的红唇。

  景宸果然还在怕。

  这个念头持续到晚上,婚房里,景宸扔掉领带,随手解了两颗扣子就要压下来,卿衣手抵在他胸口,问他:“你今天高兴吗?”

  他点头。

  快高兴疯了。

  卿衣再问:“如果想让你更高兴,我应该怎么做?”

  他想了想说:“永远都别离开我。”

  卿衣说:“知道啦。”

  她不再拦他,顺便还很配合,陪他疯到凌晨才合眼。

  她是累得不行,景宸却还精神着。他安抚地轻拍她的背,哄她睡觉,想如果卿卿真的能永远不离开他……

  景宸笑了下,哄她的声音更温柔了。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卿衣都没看过任务进度。

  直到有天,系统结束假期回来,正和卿衣说着话,随手点开任务进度一看,百分之百,满格了。

  “什么时候满的?”系统问,“你怎么没和我说?”

  卿衣说:“满了吗?我不知道啊?”

  她以为景宸说永远的意思很明显,就是防着她在任务完成后,或者腻了他后迅速跑路。

  没想到……

  卿衣瞬间生出立即脱离的想法。

  这想法一出来,以往都是系统唏嘘,这回换成卿衣唏嘘:“我觉得我好渣哦。”

  系统说:“可喜可贺,你终于对你自己有了最基本的认知。”

  卿衣摇摇头:“你不懂。”又说,“不过我本来以为我可能还要再等个十年二十年,结果突然告诉我任务早就完成了,我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惊喜。”

  系统说:“不是天上掉的,是大佬主动给你的。”

  卿衣说:“嗯,大佬人真好。”她很随意地发了张好人卡,“咱们走吧。”

  系统说:“现在?”

  卿衣说:“对,赶紧的。”

  系统说:“这么急吗,不再停几天?”

  卿衣说:“不等,赶紧走,现在立刻马上。”

  系统怀疑地看她好几眼。

  这么急着走,是因为做了什么对不起大佬的事,怕被大佬发现吗?

  系统想问,但卿衣一个劲儿地催促,他也没能问,只带她脱离这个世界。

  眼见着切断和该世界的所有链接,卿衣悄悄松口气。

  幸好。

  她想,虽然赶在景宸出差回来前跑路有点不道德,但只要一想起上次景宸出差回来后那几天的经历,她就无法克制地想跑。

  一夜七次就算了,连着三夜都七次,人干事?

  她最浪的时候都没这样过!

  卿衣甚至怀疑那本书其实是本打着言情旗号的披皮小黄书,否则怎么会有这么热衷于让女主下不了床的男主?

  回到任务点,卿衣也不及看一眼积分排行榜,她一如既往地把交任务的事托付给系统,自己则转身就跑。

  她自诩速度已经足够快,却还是不免听到周围人的惊呼。

  “卧槽,那是Z吗,排行榜第四的那个Z?”

  “啊啊啊啊最近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又见到了Z!下次任务我一定买彩票!”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