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骑竹马呼啸来 第14章

作者:PDG 标签: 现代言情

  他落地,刚站稳,就猴急猴忙解开保护锁,拽下保护带,全无刚才在墙上的淡定。

  孩子们围上来,包围圈没形成,蓝山已经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蓝山——不去吃饭吗——”和蓝山玩得好的小孩喊着问。

  “你们先去吧——”蓝山跑着说,6岁的小孩的身体如牛犊子般精力充沛,刚攀完岩的蓝山丝毫未显疲态,他跑远了,只剩声音说,“我要去找人——”

  蓝山现在所在的地方,叫数体夏令营。郑媛和潘诗要上班,没那么多时间看着放暑假的小孩,便费劲心思找了个夏令营,把一升二的两个小学生送了进去。

  蓝山参加的是夏令营里的“体”,而柏舟一则去了“数”。

  竞赛班总是拖堂,有些时候是讲题,有时是讲课。

  今天是小测,不给提前交卷。美名曰要让孩子学会检查,学会思考。

  柏舟一觉得很不人性,小测二十分钟,有人能在十分钟思考完,做完,并检查完,最终全对。

  老师不信,但这样的小孩确实存在。

  被困在位置的柏舟一少有感受到天才的烦恼,他安静地坐在那,不无聊,但有些不耐烦。

  他的目光时不时瞟向门外,体班的孩子们放学了,嬉笑隐隐传来,蓝山五分钟前就站到了窗外,见竞赛班没放,便加入一旁的几个女生,和她们一起玩起了翻花绳。

  因为里面在考试,他们说话压得很低,笑也低低的,但听起来还是很开心。

  柏舟一用笔轻轻敲击桌面,坐直了。他盯着钟,离小测结束还有五分钟。

  时间一到,柏舟一毫不迟疑地起身,第一个交了卷,走出门,叫道:“蓝山。”

  “你们班放得好晚。”蓝山和女生道别,绳子缠两圈挂手上,回身说,“去吃饭吧。”

  “小测。”柏舟一说,“不给提前交。”

  “哦——”蓝山说,“看样子很有把握。”

  柏舟一说:“嗯。”

  他们说着往食堂走,忽然肩膀被拍一下。

  两人一并回头,见到苏思婷赶上来。

  潘诗是个热情的,在四岁认识后,她就时常和苏思婷妈妈来往,两家人的小孩都有上奥数班,都想走奥赛路,也有共同话题,这个夏令营,也是潘诗推荐给苏思婷妈妈的。

  “婷婷。”蓝山叫她,他是个自来熟,苏思婷和他比和柏舟一还熟些。蓝山叫谁都是亲昵的叠字,像个慈爱的长辈,他确实也是个长辈。

  但他叫柏舟一还是老老实实叫舟一,或者大名。

  因为柏舟一不是小孩,即使重生一次,蓝山也总觉得柏舟一和他是同龄人,或许是因为他成长得很快,或许是因为他们并肩了十九年,习惯不了除了平视以外的视角。

  “蓝山。”苏思婷打招呼,她也很早熟,她的家庭条件要求她早熟。她转头问柏舟一,“最后一题,你写了几种方法。”

  最后一题是几何,柏舟一说:“三种。”

  苏思婷质疑:“辅助线只能画出两条。”

  “有一条有两种。”柏舟一简约说,他的视线还落在蓝山手指上,指尖绕着红色的绳子。

  他想结束这个话题,还有点想玩花绳。

  苏思婷说:“这样。”

  她还想再问,蓝山打住:“好啦,考完就完了,不要问了,一起吃饭吗?”

  柏舟一:……

  说好一起吃,蓝山又拉人。

  “好啊。”苏思婷说,“今天食堂好像有鸡排。”

  “是吗?”蓝山眼前一亮,正要表达开心,柏舟一忽然扯掉他手上的绳子,快步超了过去。

  “喂——”蓝山指尖一空。

  “他怎么了?”苏思婷也不懂。

  “可能怕去晚了没鸡排?”蓝山猜测。

  “啊!”苏思婷醍醐灌顶,赶紧说,“那我们也快跑吧。”

  “行。”

  “等等我,柏舟一——”蓝山和苏思婷跑起来,追上柏舟一时,蓝山伸手一揽,把人带了个踉跄,然后毫不顾忌地哈哈大笑起来。

  于是接下来半段去食堂的路,蓝山是被柏舟一撵过去的。

  三人嘻嘻哈哈跑到食堂,还没进门就被守门口的老师喝住了:“别大声喧哗,食不言寝不语!”

  “对不起。”三人齐刷刷道歉,连柏舟一都乖乖低头。

  被骂了的三人灰溜溜去拿餐盘,蓝山小声指责:“都怪你。”

  柏舟一说:“怪你。”

  蓝山说:“怪你!”

  柏舟一说:“你。”

  蓝山说:“你!”

  “食不言——寝不语——”老师愤怒地吼一声。

  蓝山和柏舟一缩缩脖子,被骂没声了。

  几秒后,苏思婷小声说:“幼不幼稚你们……”

  蓝山说:“他幼稚。”

  柏舟一说:“他幼稚。”

  苏思婷怕他们又吵起来,赶忙捂住耳朵,耳不听为静。

  但好在蓝山和柏舟一没有再吵,一个男生粗鲁地插到他们前面,柏舟一和蓝山对视一眼,决定一致抵抗外敌。

  “站错了吧,麻烦排下队。”蓝山拍一下前面那个男生,客气地说。

  “关你什么事?”那男生回头,趾高气昂地说,“老子就要站这。”

  六岁的小孩,一口一个老子。

  蓝山扶额,心道现在的小孩真不懂事,能不能学学柏舟一,成熟一点。

  倒是忘了自己刚骂过柏舟一幼稚。

  蓝山不说话,那小孩当他好欺负,更是嚣张,推他一下说:“你有意见?”

  蓝山被推得后退一步,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柏舟一窜出来,毫不迟疑地用力推一把,直接把那小孩推倒在地。

  “徐泽帮,滚去后面。”他冷淡地看着摔在地上的小孩。

  “你——”徐泽帮狼狈坐下,一秒后才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他又怒又惊,喊道,“我要告诉我爸!”

  蓝山也震惊:“你和谁学的‘滚’?”

  “我妈妈。”柏舟一说。

  “小小年纪不学好!”蓝山怒道,“以后不许说。”

  徐泽帮见无人理睬自己,更愤怒了,大喊:“我要告诉老师!”

  “你老师我来了!”说曹操曹操到,看值班的老师愤怒大吼一声,“说了几遍了,安静!”

  老师大步过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徐泽帮,皱眉:“发生了什么事。”

  “报告老师。”蓝山说,“他……”

  “他插队,然后滑倒了。”柏舟一说,“我扶他起来。”

  “我没有——”徐泽帮急了,正要狡辩,却见柏舟一蹲下,低声说:“如果你不想让老师知道你作业都是抄的,就闭嘴。”

  “你怎么知道我作业都是抄的?”徐泽帮大惊失色,生气都忘了。

  柏舟一给他一个“你不需要懂”的酷哥冷漠眼。

  徐泽帮没反对,老师就默认了柏舟一的说法:“插队的去后面!”

  说着,就把徐泽帮往后撵。

  徐泽帮狼狈地走了,走前甩下一句“等着”,算是维持了6岁小霸王的最后尊严。

  “这人谁啊?”蓝山纳闷,“你们竞赛班的?”

  “隔壁的。”柏舟一说。

  “他爸爸很有钱。”苏思婷补充,“他爸把他送进竞赛班的。”

  竞赛班看成绩,只有在学校数学成绩优异的小孩才能进,蓝山是没想到一个夏令营还要搞关系,他意外地多看了徐泽帮一眼,纳闷:“他偏要进竞赛班干嘛?”

  夏令营结束那天,蓝山知晓了答案。

  这个夏令营有点关系,和小学奥赛联合创办,竞赛班有毕业考试,在考试中获得第一的学生,可以直接通过小学奥赛初试,进入决赛。

  成绩发放下来,结果令人大跌眼镜,平日垫底的徐泽帮,名字赫然出现在榜首。

  “这不可能!”苏思婷不可置信,“他小测没一次及格过!”

  柏舟一没说话,他抬头看着榜单,“柏舟一”第一次排到第二。

  “去找老师。”蓝山先反应过来,“你平时都是第一,去问问是不是判卷改错了。”

  “平时第一怎么了?”不和谐地声音传来,徐泽帮大摇大摆地出现,对柏舟一嘲笑道,“你这叫关键时刻掉链子。”

  “你!”苏思婷先怒了,她一跺脚,“你信不信我告老师。”

  “告呗。”徐泽帮有些虚,但马上又挺直腰板,“我爸爸会解决的,我爸爸赞助了这次夏令营!”

  蓝山一时无语,他是第一次见有人蠢到把走后门的事这么毫不遮掩说出来。

  偏偏自己还没办法举报。

  夏令营要真是徐泽帮他爹赞助的,那确实告老师也没什么用了。

  蓝山有点生气,被特权迎面击中的感觉并不好。

  见三人不说话,徐泽帮更有底气了,他学着自己父母刻薄的话语,幸灾乐祸道:“谁叫你爸爸没钱呀,谁叫你爸爸没本事呀,活该哈哈!”

  苏思婷一跺脚,眼圈都被气红了,她还想说什么,蓝山先开口,语气少有的冷淡:“你以为你爸能什么事都罩着你吗?”

  “当然!”徐泽帮说,“什么事是给钱解决不了的啊!”

上一篇:我们今天就会分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