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骑竹马呼啸来 第95章

作者:PDG 标签: 现代言情

  蓝山记得采购时买了花瓶,而柏舟一记得位置,他说“有”,然后进书房,把那闲置在柜子里的瓶拿出来,用水冲几遍后,带到客厅。

  蓝山已经在用剪子修玫瑰叶了,他技术很不好,左一刀又一剪,把玫瑰当狗尾巴草折腾,柏舟一审美比蓝山强一些,但这是蓝山的玫瑰,所以他只默默看蓝山发挥,只在那几支倒霉催的玫瑰快被薅成秃杆时叫停。

  “先洗澡。”柏舟一摁住他手腕,捏下说,“都是汗,会感冒。”

  “好哦。”蓝山这才放过了那束倒霉的玫瑰。

  蓝山先进了浴室,柏舟一把花瓶放在橱柜上摆好,也跟了进去。

  家里只有两人,没人有锁门的习惯。

  蓝山已经进了淋浴间,柏舟一刚拿下牙杯,就听磨砂玻璃后起了水声。

  柏舟一刷牙很细致,蓝山又洗得快,裹着毛巾出来时柏舟一刚放好牙杯。他笑着凑过来,坏心眼地埋头到柏舟一肩窝,用湿漉漉的脑袋蹭他的衣服。

  柏舟一由着他胡闹,反正睡衣也要洗,问:“怎么忽然买花?”

  “不是我买的。”蓝山埋头说,“你之前是不是帮过花店老板算账,他见我就硬要塞我花,说谢谢你。”

  “谢我,为什么给你花。”柏舟—问,“还是玫瑰。”

  “不是吧老哥!”蓝山略有震惊地抬头,“那老板快六十了,这个醋你也要吃?”

  “嗯。”柏舟一捏下他脸,平淡问,“为什么?”

  “因为他知道我们住一起!所以让我带给你。”蓝山好笑地哼唧,“至于玫瑰,当然是我专门挑的,你可以当是你男朋友我,很俗气地要送你红玫瑰……嗯……”

  他话没说完,被柏舟一捏着亲了,分开后,蓝山皱起鼻子,恹恹说:“薄荷牙膏味……不是说了让你换草莓的吗。”

  “用完了换。”柏舟一被他皱巴的脸逗乐了,浅笑着又亲下他脸,最后强调道,“我帮的老板,所以是我送你的玫瑰。”

上一篇:我们今天就会分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