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骑竹马呼啸来 第65章

作者:PDG 标签: 现代言情

  “他和我不在一个房。”那人说。

  柏舟一抿下嘴,把人往上抬些,沉默着继续往休息区走了。

  柏舟一中午就到的灾区,他刚进山,就遇上了救援队。山区洪灾严重,好几个村都受到波及,分流之下,负责去营救格凸岩参赛选手的救援人手严重不足。柏舟一望着基地那一片泥海汪洋,面色更加难看,能跑出来的人早跑出来了,休息区没有蓝山,他不知道蓝山是否被埋在那些石块下,干脆加入了救援队。

  柏舟一把救出来的人扶到休息区,转身正要走,忽然听见自己手机发出一阵清脆的提示音。

  柏舟一瞬间被定在了原地。

  那是他设定过的程序,当蓝山手机开机,跟踪软件开始工作,就会发出的声音。

  “你.......”救出来的人愕然看他,这个年轻的救援人员脸上迸发出无尽的生命力和亮色,他把湿发捋到脑后,露出沾着泥水的清隽面容。

  柏舟一转身,往门外跑去。

第六十章 第三卷 完

  蓝山被饿醒时,山洞外的雨还在下。

  他看眼天,没从那昏暗的云层里判断出时间,只得低头看下手机。

  手机经过烘烤后能开机了,但时不时会出问题,山洞里又没信号,蓝山便把它当手表用了。

  屏幕上显示的时间近晚上十点,蓝山才知晓自己已被困在这个洞里半日。他一日三餐都没吃,胃里饥饿的感觉愈发猛烈。

  选手还在后面睡着,他的伤口被污水泡过,边缘有些发黑,但好歹血是凝住了。蓝山去摸他的额头,不出所料摸到一手滚烫。

  蓝山从包里又摸出感冒冲剂,水没剩多少了,他就干喂了半包颗粒下去,剩下半包自己吃了。

  他觉得自己也有些感冒,而且吃点东西垫肚子总比饿着好。

  蓝山一边咽着颗粒,一边思索。

  救援队应该已经来了,但应该重点在营救基地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搜到这侧来。

  又或者根本不知道这里有人,就不来了。

  想到这,蓝山起身,走到洞口。

  雨还未停,但转小了,蓝山衣服半干,他不愿再烘一次衣服,干脆把上衣脱了,赤着上身往路口走。

  蓝山走出山洞,很快看见了那条被堵住的路。白天一直在下雨,雨水卷落泥土和碎石,把原本就堵上的路埋得更死了。

  蓝山站在“泥墙”边,目测乱石高度。这个高度要过去不难,但就怕泥土和石块滑落,引发又一次山体滑坡,把人给埋在下面。

  蓝山又琢磨了会儿,觉得自己能出去,但是洞里腿伤了的那哥们就不一定了。而且最要命的问题是,他不知道救援队位置,也忘了回基地的路怎么走。路程只有几百米里还好,但要不小心迷路了,途中再下起雨,就彻底完蛋。

  蓝山忧心忡忡地看着墙,忽然听见洞里咳嗽,转身回去了。

  那选手醒了,咳着说口渴,还能正常说话就没烧坏脑子,蓝山松口气,把最后一点水给他喂了,晃着空水瓶,开始发愁。

  雨水混着泥,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喝,想做蒸馏水器材也不够。

  打火机处在半报废状态,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彻底罢工,如果没有火堆,山间的雨夜会很冷得难熬。

  蓝山想到这,又出去捡了一堆树枝,趁着火没熄,加进火堆里。

  他哆嗦着把身上的雨水烤干,穿上了衣服,在火堆边坐下。

  食物也是个问题,包里的感冒冲剂可以勉强充饥,但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能吃的了,如果再要撑几天,那两人都是奄奄一息的状态,别说腿伤的选手,就是蓝山也很难走出去。

  于是蓝山又开始思索,要不要自己先出去找救援队,然后再带着救援回来救人。

  他觉得这个计划很可行,但此刻洞外雨哗啦一下又下大了,密集的雨幕可视度极低,蓝山眯着眼睛往外看,只看到雨水混着石块树枝往下滚。

  这样的情况上路,实在太危险了。

  蓝山想等雨小一点,但等了许久,雨越下越大,更令他绝望的是,洞外轰隆响了几声,根据经验,是山又塌了,就是不知有没有堵上路。

  蓝山麻木了,塌就塌吧,干脆把洞口也给堵死算了,还暖和些。

  他等困了,半闭着眼,往火里又扔了根树枝,粗略地估计道,照这个燃烧速度,一小时后就又得出去拾树枝。

  选手在身后半昏着咳嗽,蓝山眯着眼昏沉了一会儿,忽地耳朵一动,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蓝山刚开始以为是幻觉,但那声音却越来越近……甚至到最后,就像在洞口。

  那人又叫一声,蓝山噌一下站起来,三两步冲出去。他在雨幕里猝然抬眼,塌下来的石块果然已经堵到洞口,但这不是叹气的时候,蓝山愕然看见那乱石堆上站着个人,举步维艰地半蹲着,似乎就要摔落。蓝山震惊过后,脱口而出:“小心!”

  那人闻言一顿,但还是顺从惯性,从乱石顶端跳下来,闪电划破天空,蓝山被闪得闭眼。

  再睁开,柏舟一已经到他面前,用力把他抱住了。

  蓝山大脑空白地被他用力抱着,愕然质问:“你怎么会在这?”

  柏舟一急促地呼吸着,除了把他抱得更紧,其他都不做回复。

  雨还在下着,风又吹过来,蓝山一个哆嗦,终于反应过来。他挣开柏舟一,再把人往洞里拽,急促说:先进来。”

  蓝山把柏舟一拉进山洞,柏舟一额发被雨水打湿,眼睛也进污水睁不开,但却在笑,蓝山又惊又怒,一点喜都没,胡乱帮他抹掉脸上的水,再次询问:“你怎么会在这?”

  “看到了新闻。”柏舟一说。

  蓝山又问:“你的选拔?”

  柏舟一不说话,从身后湿透的包里摸出个塑料袋,拿出瓶水,拧开瓶盖给他:“喝点,嘴唇裂了。”

  蓝山确实觉得渴,他自己喝了两口,又转身要去喂还在昏迷的选手。

  柏舟一这才看到洞里还有个人,他看着蓝山给人把水喂了,又摸出碘伏,说:“他需要消毒。”

  蓝山愕然看他蹲到自己身边,拿出纱布和棉签:“你怎么什么都有。”

  “救援队的。”柏舟一说。

  “你加入了救援队?”

  “嗯。”

  “你真的是——”蓝山声音骤然拔高,他心急如焚,问,“选拔——?”

  柏舟一反手从包里掏出块巧克力,扒了包装塞进蓝山嘴里,堵没了他的话。

  甜味融化在嘴中,蓝山气消了些,人都在这了,骂有什么用呢,但他更加郁闷,问:“救援队呢,怎么就你一个人来。”

  “人手不足。”柏舟一说,“我带了定位,他们雨小了会来。”

  蓝山想想也是,这么大的雨,这么难走的路,救援队也不是神仙,怎么能像柏舟一这样直接莽过来。

  他想着撩开柏舟一的头发,发现其额头上一道伤口:“怎么搞的。”

  柏舟一给选手消毒的动作一顿,低头不自然想躲:“蹭了一下。”

  是被石块还是树枝还是什么别的,他也不说。

  柏舟一低头干事,蓝山又心疼又生气,干脆也不说话,拿棉签沾了碘伏,给他擦伤口。

  等两人都料理完,柏舟一拧上碘伏的盖子,又从包里拿出块压缩饼干给蓝山。

  蓝山郁闷地掰碎,一边给选手喂了些,一边问:“你选拔到底什么时候。”

  “还有几天。”柏舟一说,“你好像比我还担心。”

  “两次前科,怎么让人放心?”蓝山说着,问出许久的困扰,“小学那次,你不会也是……”

  “不是。”柏舟一说。

  蓝山愣一下,说:“那就好。”

  他吃了些压缩饼干,噎住了,柏舟一给他递水,蓝山闷了几口,说:“谢谢。”

  “不用。”柏舟一说,“你愿意和我说话了吗?”

  蓝山这才想起两人此刻还处在冷战状态,他满心无奈,觉得柏舟一的冲动行事不值得鼓励,但他又确实救了自己和受伤的选手,再加上如果把自己放到柏舟一的位置,蓝山确定自己也会做出和柏舟一差不多的行为,甚至更激进……

  蓝山叹口气,说:“嗯。”

  看柏舟一嘴唇苍白,又说:“你过来点,那边太冷了。”

  柏舟一过去挨着蓝山,他身上格外冷,蓝山抱住他,被冻得一哆嗦,叹气道:“你又要在大考生病了。”

  柏舟一没立刻回,半响后说:“你说得好笃定。”

  蓝山下巴搁他肩膀上,柏舟一来了,他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下来,人都有些困了,说:“你身体素质太差。”

  柏舟一又沉默了,他安静了很久,等蓝山都快睡过去时,才听见他轻声开口,“从小就是,你总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蓝山有些迷糊了,打个哈欠说:“我就是什么都知道。”

  柏舟一说:“明明不聪明。”

  “好啦聪明崽,告诉你个秘密好了。”蓝山忽然很想坦白,他费力地支起眼皮,冲柏舟一笑,压低声说:“我会做预知梦,梦里把未来的事经历一遍。”

  “梦见过我们被困在这?”柏舟一说,“故意的,想殉情。”

  “都说是梦了,哪有那么具体。”蓝山说,“不过你可以问我一件关于未来的事,说不定我梦到过呢。”

  柏舟一又安静了,似乎真的在思考如何运用这不靠谱的“预知未来”的机会,半响,他开口:“在你不具体的梦里,我们未来还在一起吗?”

  “是吧。”蓝山哈欠不断,眼皮终于支不住了,睡着前,他小声说:“当然了......你不让我走的话。”

  第二天一早,救援队来了,把三人都救了出去。那选手被直接送往医院,好消息是他腿伤得虽然重,但并非完全没救,不需要截肢。和选手一起去医院的还有柏舟一,他身体本就不好,在积水里累死累活救了大半天人,又半夜上路穿过雨幕进山洞,已经达到体能极限。浑身湿透的待了一晚上,他如蓝山预料的一般发起了高烧。

  蓝山本人也有些低烧,输了两小时液就好了,医生都感叹他身体素质强得惊人。

  经此大雨,格凸岩的比赛取消了,国际攀岩协会吵成一团,各方人马对徒手攀岩该不该举办赛事大打出手。

  但这一切都不怎么为蓝山所在意了,泥石流和柏舟一发烧的事,两人都默契地瞒下了父母。蓝山接下来几天都陪在柏舟一身边,山下的医院床位紧张,柏舟一只能在输液室坐着休息,蓝山就坐在地上守着他,偶尔靠着他膝盖睡一会儿。两人都恹恹的不精神,缩在一起颇有点相依为命的可怜意味。

  几天后,选拔日到来,柏舟一也终于从高烧转低烧,出院乘车回了IMO集训所。

  他去救灾的丰功伟绩不知怎么传遍了整个集训处,老师大为震撼,破格给这个旷了几乎所有集训的集训生保留了考试机会。

  柏舟一进考场前,额上还贴着退热贴,这让他看起来有点幼齿,像个不太聪明的漂亮小孩,他进去前问蓝山:“你的梦里,我被选上了吗。”

  没有。

  前世的柏舟一,IMO选拔失误,与国际奥赛参赛资格失之交臂。

  现在的蓝山已经无心去想柏舟一究竟是发挥失常还是有心为之,他看着望向自己的柏舟一,说:“选上了。”

  柏舟一说:“好。”

  他抬手捏了下蓝山脸,短促笑下说:“进去了。”

上一篇:我们今天就会分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