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骑竹马呼啸来 第77章

作者:PDG 标签: 现代言情

  “她真漂亮。”许久,蓝山轻轻感叹道。

  柏舟一少有没有吃味,应道:“嗯。”

  蓝山眯眼看清海报下面的字母:“芭蕾舞团......首席舞者,厉害的呀。”

  他扭头去看柏舟一笑,表情骄傲得好像海报上那个漂亮姑娘是他闺女,柏舟一觉得他有点好笑,也有点感慨,他最后捏下蓝山的手,说:“看下还有没票。”

  廖玲尔主演的舞剧一周内都有演出,但票只在每日早上开售,可以在网上购买或来现场排队。出于机缘巧合,舞剧宣传期,有个街拍博主无意拍见廖玲尔,那时她急着去排练,从街边的矮墙一跃而下,拎着半长的白纱裙匆匆离去。她太漂亮,像是天边的云彩飘下来了,博主惊为天人,联系上本人,征得同意后把视频上传了互联网,廖玲尔瞬间在几大网站爆火。流量带来的效应使得本是小众艺术的舞剧都变得一票难求,也就是蓝山和柏舟一这种与世隔绝二人组,才会对此一无所知。

  知晓这些后,蓝山看一眼排队列里蜿蜒的队伍,咂舌一下,心道这姑娘不得了,生在古代可能是个倾国倾城的主。

  “额。”蓝山问柏舟一,“排吗?”

  “看你。”柏舟一这么说,脸色却分明写着“我不要在寒风里排队”。

  蓝山读懂他,说:“明天我早点来,看人会不会少一点吧。”

  两人又逛了会儿,在蓝山给柏舟一和自己各挑了件防风衣后,柏舟一终于站不住了,两人找了家咖啡厅坐下来。蓝山指着柏舟一,笑他体力太不好,然后就被抓着脖子亲了,亲完柏舟一还捏了下他喉结,那上面有不轻不重一个红印,昨晚留的。

  蓝山笑不出来了,捂着喉结郁闷了半天。

  他很快把自己的柠檬水喝完了,尝了口柏舟一的焦糖玛奇朵,然后起身去前台又要了两包奶一包糖,这家店玛奇朵糖浆放得少,不能吃苦的小天才是喝不下去的。

  蓝山把糖和奶都给柏舟一,撑着脑袋看他一会儿,找了个话题:“你最近在研究什么?”

  “黎曼猜想。”

  蓝山眨巴下眼,问出了很不明智的一个问题:“那是什么?”

  他问完一瞬就后悔了,因为柏舟一抿一口咖啡,坐直了。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柏舟一都在解释,或说自言自语黎曼猜想相关知识。他试图给蓝山解释清楚,但这显然超出蓝山的理解范围。从柏舟一开口的第一句“这是个有关素数分布规律的猜想(1)”开始,蓝山就听不懂了。

  他想问“什么是素数”,但纷杂的数学概念接踵而至,蓝山根本问不完,只能张张口,欲言又止了。

  中途蓝山不是没试图打断过柏舟一,但无论他是刮他喉结,捏他脸,还是干脆堵他嘴唇,都无法打断柏舟一如水闸开坝似地滔滔不绝。蓝山有些挫败,他甚至产生种——数学才是真爱,自己不过意外的自暴自弃想法。

  最后他只能撑着脑袋,放空地听了许久,不知多久才解脱似地听见一句“走吧”。

  柏舟一把蓝山说乏了,自己倒精神起来,他回到宿舍就开始奋笔疾书,蓝山洗漱完,坐在床边,歪头看他在笔记上写下繁杂的公式。

  “其实我这次来......本来是有别的事要说的。”等柏舟一终于停笔,揉手腕像结束学习的模样时,蓝山才往前坐坐,就着光凑近去看柏舟一,说,“我说实话,你不要生气。”

  “我尽量。”柏舟一说。

  “嗯。”蓝山磨蹭着,直到柏舟一停止活动手腕,直起身转椅朝向他。

  蓝山警惕地说:“不是,你已经开始生气了吧。”

  柏舟一没有否定,说:“有点。”

  蓝山说:“不是要猜到我说什么了吧?”

  柏舟一:“不会是什么好话,说。”

  “好啦。”蓝山低头一会儿,抬头说,“其实我回来的时候,是想过,要不要提分手的......别生气别生气!别眯眼,就是个想法!”

  柏舟一已经站了起来,他像第一次听说“分手”这个词似的,又像是被惹到了,面色很冷地问:“为什么要想这个?”

  又说:“不许想。”

  “不想不想!现在不想了。”蓝山微微抬手,试图安抚他,“你也知道的,我们这恋爱谈的,担惊受怕,动不动飞国际,家里又不支持,哪天暴露了,麻烦会很大......你身体又不好,之前不还晕过去了。”

  “你知道我晕了?”柏舟一盯着他问,“为什么不说。”

  “不是,我妈告诉我的。”蓝山条件反射辩解后,才反应过来,大声道,“还有这个你朝我发什么火!这不应该是你瞒我吗?应该我发火才对吧!”

  柏舟一说:“行,我们扯平。”

  “你真是——”蓝山被他气笑了,“诶!”

  柏舟一还站着,蓝山受不了阴影罩下来的压迫感,把人扯回座位上,说:“坐……坐……”

  柏舟一被拉着坐下,情绪平静了些,问:“所以最后为什么又不提了。”

  他愿意给台阶,蓝山自然迫不及待要下。

  “因为我又仔细想了想,你没了我,可能会活得更糟糕。”蓝山说,“我不干这杀人诛心的事。”

  柏舟一又眯起眼:“就这个理由?”

  蓝山和他对视一眼,又举起手,做投降状,无奈说:“好啦好啦,这不是主要原因。”

  “是我发现,我真挺喜欢你的,喜欢到,光是想想没有你的生活,就觉得不行的程度。”

  (1)出自黎曼猜想的百度百科

第七十四章 故人

  “居然才。”许久,柏舟一把他拉近,淡淡说,“我以为你早该离不开我。”

  “嗯?”蓝山没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柏舟一手压得有点重,蓝山被勒得腰疼,轻轻拍下柏舟一的手臂,问,“我该什么时候离不开你?”

  “三岁。”

  “三岁?!”蓝山拍打柏舟一的频率更快了,他很震惊又有些嫌弃的说,“有点太早了吧!”

  “所以不要分手。”柏舟一说。

  “没有说要分手!”蓝山抗议,“你阅读理解太差了。”

  “不要分手。”

  “不分不分不分!”蓝山说,“你先松开我。”

  “不要。”

  “诶……”蓝山无奈了,他双手垂下,大型玩偶似地往柏舟一怀里一瘫,“你要怎样嘛?”

  柏舟一看他,两人面面相觑,彼此在对方瞳孔中看到自己的面容。

  蓝山睁大眼瞪柏舟一,好像只有三岁一样,但三岁的他在此刻大概已经用脑门去撞柏舟一的头了,所幸他现在不是三岁,他看着柏舟一浓墨般漆黑的瞳,忽然产生了些其他的想法。

  所以蓝山用脑门轻轻磕一下柏舟一,把人撞得眯眼后扬下下巴,笑着说:“接吻吗?”

  柏舟一眯着眼回看他。

  这个问题不可能会有第二个答案。

  蓝山凑上去亲了下他,很快被回吻。两人亲昵一会儿,分开后,蓝山心中刚升起的烦躁荡然无存,他舔下唇,还想再亲,却听柏舟一问:“你打算怎么和我说?”

  “说什么?”

  “分手。”

  “我没打算说!”

  “假如。”

  “你为什么对这个这么好奇。”蓝山很无奈,只得清清嗓子,人也站直些,压下嗓子说,“我们分手,做朋友吧。”

  柏舟一听完,平静的脸上浮现一些嫌弃,他说:“这就是你的打算?”

  “不好吗。”

  “很烂。”柏舟一无情地说,“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继续做朋友。”

  “额......因为我们认识了十八年?”蓝山还算认真地想了想,给出答案。

  这是他深思熟虑后的想法,是蓝山缩在飞机座位里,荒谬地诞生一丝分手念头时,拿着的最大筹码。

  因为他和柏舟一不仅是情侣,还是兄弟,是发小,是最好的朋友,所以即使不相爱,也可以继续相伴。

  但是柏舟一不这么觉得,他给了蓝山一个冷淡的眼神,松开了他。然后从柜子里掏出被子,铺到地上,又把枕头拿下来,扔在被子上。

  他对蓝山说:“你今天睡地板。”

  蓝山愕然:“为什么?”

  柏舟一说:“提分手,分裂我们感情。”

  蓝山说:“我再说一次,我没有要分手!而且我腰疼。”

  柏舟一顿一下,说:“那你睡床,我地板。”

  蓝山说:“为什么要分床?”

  柏舟一不置可否地盯着他。

  蓝山被看毛了,又害怕他睡地上不舒服,嘟囔说:“那还是我打地铺吧。”

  “但是你腰不舒服。”柏舟一淡淡说,“我睡,就这么决定了。”

  “诶......”蓝山还想说什么,但柏舟一已经把他的小台灯、笔记本都收到了地铺上,然后对着他们侧躺下,背对蓝山。

  蓝山看他脊背撑起一片阴影,傻眼极了,他过去蹲下,戳戳柏舟一肩膀,说:“诶?”

  阴影纹丝不动。

  蓝山叫:“柏舟一?”

  “你真不睡床?

  “你真不和我睡?

  “过了这村没这庙了!

  “喂——

  “我错了。”

  蓝山蹲过去,低下头,小声说,“我错了,你上床睡好不好,地上凉。”

  “有地暖。”柏舟一终于开口,但他显然不打算给蓝山机会,撑起身把床头灯摁了,平平说,“睡了。”

  甚至没有说晚安。

  蓝山在一片黑暗中静待一会儿,更清晰地意识到柏舟一有多生气,自己产生的分手想法又有多离谱。

  他小声说:“晚安。”

  然后刷了牙,小心翼翼越过柏舟一上床。

  夜色中,柏舟一的小台灯亮着,蓝山侧着头看他摊开笔记本,安静地思考着。蓝山开始只觉他认真,后来却发现他至始至终没有翻页,一直对着同一页不动。

上一篇:我们今天就会分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