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骑竹马呼啸来 第89章

作者:PDG 标签: 现代言情

  柏舟一说:“我去找你。”

  “行。”蓝山看时间差不多,怕再拖郑媛会被闹出来,挥挥手说:“一路顺风。”

  但柏舟一不想顺风,他完全不懂蓝山担忧似的凑过来,扣住其后颈,蓝山知晓他要干嘛,吓得后退,说:“喂,我爸妈还在睡,你爸.......”

  “我爸刚出去。”柏舟一说。

  蓝山这才勉强不反抗,被柏舟一捧脸亲一下。

  分开后,蓝山舔舔嘴唇:“和偷情一样。”

  柏舟一轻拍下他脑壳,示意他不要瞎想,说:“一会见。”

  柏舟一和黄煜约在一家咖啡厅见面,黄煜显然不习惯早起,一脸困倦的起床气,坐下就摇头叹气:“诶,柏哥,你约这么早真的过分了。”

  柏舟一坐下:“打扰你睡眠了?”

  黄煜说:“害我把小眼镜吵醒了。”

  柏舟一说:“那真抱歉。”

  黄煜叹:“你说的好像‘那你活该’。”

  他又说:“我不是已经微信告诉你了王家人下场了吗,怎么还要见面说,而且昨天在电影院,一并说了就好了,偏要再约出来。”

  柏舟一淡淡说:“你想让许青与知道。”

  黄煜没声了。

  从奥数冬令营合作把徐泽帮搞开除后,黄煜对未告知柏舟一就把他拉下局的行为道歉,并诚恳表示自己欠他一个人情。柏舟一也不客气,立刻把这个人情用上了。

  他让黄煜盯住姓王的一个房地产商,如果抓到把柄就捅出去。

  黄煜也不含糊,在半年前王家和另一家地产商对峙,需要站队时,顺手把王家企业豆腐渣工程的丑闻抖给媒体,转身还说服了父亲支持王家的对立方。

  “王家怎么得罪你了?”片顷,黄煜笑,“这都几年了,还缠着不放呢。”

  “知道王刘吗?”

  “王家独子嘛,前两年送国外去那个。”黄煜说,“没什么本事但很好赌,家里没钱了就借钱赌,听说最近都快被高利贷打死了……你认识他,他干了什么?”

  “强奸未遂。”

  “判刑了吗?”黄煜懂了,王家那个暴发户德性,显然是不会让有,“受害者是你朋友?”

  柏舟一想答其实不是,廖玲尔不过是蓝山一开始同情心过剩要保护的女孩,蓝山总是这样英雄主义,对弱者有着超乎常理的护犊子情结,柏舟一看着无奈,但也无意被连带着传染些柔软的气息。

  所以他说:“算吧。”

  黄煜笑:“蓝山知道你这么爱英雄救美吗?”

  柏舟一淡淡说:“本来就是他要救的。”

  “哦。”黄煜说,“我帮你的事,还是别告诉小眼镜。”

  “我和许青与没联系。”柏舟一顿一下,问:“你和他什么情况?”

  “明知故问。”提到许青与黄煜又开始笑,柏舟一本来觉得他这种吊儿郎当的准纨绔和许青与不合适,许青与怕不是被他花言巧语骗了,但黄煜现在笑得开心,和平日那种狐狸似的笑不同,他说,“就跟你跟蓝山情况一样。”

  “不一样。”柏舟一很冷酷地说,“我和蓝山比你和许青与配多了。”

  无论柏舟一还是黄煜都不喜欢咖啡,两大杯冰美式把两人都喝恶心了,柏舟一去见蓝山时,还面色不霁地揉着胃。

  柏舟一不舒服的表情立刻引起蓝山警觉,他都要把人拉到医院去看看了,又听说是喝咖啡苦的,顿时哭笑不得,连忙给不能吃苦的柏小朋友买了个双球雪糕,当安慰了。

  柏舟一捏着纸碗吃着雪糕,蓝山在他边上不住说话,他忙着吃,偶尔应两声,却又在第一个球吃完时开口说:“王刘进监狱了。”

  蓝山瞬间默了,那个名字时常出现在他噩梦里,恨得他牙痒,即便是不善记人的他,也牢牢记那个只见过一面的混蛋,那个利用权势和法律漏洞逃脱制裁的强奸犯。

  许久,蓝山长出口气,像放下什么似的,说:“真是个好消息。”

  柏舟一继续吃冰淇淋,蓝山想想觉得不对劲,挑眼看他,问:“你在这期间扮演了什么角色。”

  “什么都没扮。”柏舟一咬住勺子,空出手从架子上取下一顶白色鸭舌帽,轻扣给蓝山,“他自作孽,应得的。”

  他不愿说,蓝山也不问了,只把帽子摆正,问柏舟一:“好看吗?”

  柏舟一说:“好看,买。”

  “说得好像是你付钱一样。”蓝山好笑地怼他,“一点都不持家啊柏小老婆。”

  柏舟一逼近一步,两人间本就不远的距离再次缩短,头几乎要撞上。

  蓝山敏捷地往角落一闪,也被柏舟一逼到墙边,他笑着要闪开,柏舟一用手臂堵住去路,也把人拦在自己臂弯间,问:“谁是大老婆?”

  “额?”蓝山说,“我的攀岩鞋?”

  “哦。”柏舟一眉梢微动,“我不如鞋。”

  蓝山看他越逼越近,连忙打住:“你不问问谁是小老婆吗?”

  “谁是?”

  “我是。”蓝山拍着胸口,很诚恳地说,“我是,我是。”

  他瞥一眼柜子,把另一顶黑帽扣上柏舟一头顶,压两下盖住逼问的视线,仰头笑,说:“喏,情侣款。”

  他们最后买下那两顶帽子,虽然蓝山的预算里没有这个东西,而柏舟一根本不戴帽子。

  蓝山冲动消费完才知道肉疼,他心痛地算了下账,发现自己存钱的愿望又破灭了。

  但该买的东西还是要买,蓝山拉着柏舟一往保健区走,说:“要买个泡脚盆给妈妈。”

  “哪个妈?”

  “我妈。”蓝山说,“亲妈。”

  柏舟一说:“也是我妈。”

  蓝山逗他:“还不是。”

  柏舟一不置可否:“迟早是。”

  快走出服装区时,蓝山忽然瞥见墙头挂了个路口常有的凸面圆镜。

  他对这个镜子很有印象,前两天朋友圈有对情侣就在镜子下拍照,效果很好。

  蓝山心思一动,催促柏舟一:“把帽子带上。”

  等柏舟一戴好帽子,他把柏舟一扯到镜子边,说:“这么贵的帽子别浪费了,拍一张。”

  柏舟一在小事上总习惯纵着他,便也配合着凑近。

  这画面实在有些滑稽,他们俩都太高,要微微弯腰才能凑到那个凸面圆镜前。两个高挑青年做贼似的猫在镜边,路过的顾客都忍不住迷惑地看两眼。

  虽然画面不协调,但蓝山兴致很高,他举着侧着头,凑过去,要亲柏舟一的脸。

  在蓝山按快门一瞬间,柏舟一扭头,蓝山惯性向前,碰上了他嘴唇。

  意外接吻,蓝山却一点不惊讶,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笑:“我就知道你......”

  话没说完,蓝山脸色骤然变了。

  凸面镜的角落里,郑媛面色铁青地站着。

  她都看见了。

第八十七章 一个轮回

  蓝山猛然转身,和面色铁青的郑媛远远打个照面。柏舟一随他回头,看见郑媛,也是一怔。

  商场里来来往往,三人成等腰三角沉默。

  许久,郑媛往前几步,听不出什么情绪地说:“过来。”

  蓝山不动,没忍住无措地瞄下柏舟一。

  这求助似的表情便更惹怒了郑媛,她再压不住火气,厉声道:“过来,不要让我再说第三次。”

  她气得发抖,蓝山低声和柏舟一说:“我先回去了。”

  然后抬脚往郑媛那走。

  他快走到郑媛身边,郑媛一把攥住他手腕,扯着他快步离开,从始至终,郑媛都没给柏舟一一个眼神。

  郑媛走得很快,这让蓝山回忆起幼时,每当他犯了错,被老师找家长过去,回家路上,郑媛便总会这么怒气冲冲地拽着他走。

  那时的小蓝山腿短,总容易被扯得踉踉跄跄,如今蓝山比她高出近一个半头,被拽着也不过稍稍迈大些步伐了。

  郑媛直接把蓝山拽去停车场,她今天本是来采购的,哪想到没走几步就撞见蓝山和柏舟一,郑媛本想上去打个招呼,却倏然看见他们的手牵在一起,她心中涌起几分诡异的慌张,便不动声色地跟着,这才在最后作实了最坏的猜想。

  郑媛气得采购都不做了,她把蓝山推进后座,自己则拉开驾驶座门坐进去,握紧方向盘,手背暴起青筋。

  她没打火也没说话,不知是想让蓝山自己反思,还是无话可说了。蓝山忐忑地看她,见她发丝都在抖,试探地小声说:“妈,别太生气了。”

  “你还知道我生气。”郑媛好一会儿才开口,她气坏了,一开口怒火就往外冲,声线都是抖的,“可以啊蓝山,一犯事就往我底线上踩,你是觉得我脾气太好了,还是嫌我命太长了?”

  “我没有这么想。”蓝山低声说。

  郑媛胸口剧烈起伏几下,勉强稳定声音问道:“你和柏舟一怎么回事?闹着玩也要有个限度!我不管你们年轻人潮流怎样,但两个男生,大庭广众亲来亲去真的太不像样!”

  她给蓝山台阶,但蓝山不能下,他沉默一会儿,说:“不是闹着玩。”

  郑媛心火翻腾得更厉害了,她深呼吸两口,咬牙说:“行。”

  她发动汽车,把方向盘打得像舵盘,一路往家里驶去。

  回了家,郑媛让蓝山回房间待着,这就要关禁闭的意思了,虽然那小房间早关不住成年人,但蓝山还是听话地回了房。

  等房门关上,郑媛再撑不住,她快步走回主卧,扶着桌子慢慢瘫在椅子上,深呼吸了几次,又抄起电话打给蓝军生,让他赶快回来。

  郑媛语气很急,不像没事,蓝军生立刻抛下手头工作,赶回了家。

  “出什么事了,这么急着叫我回来?”一刻钟后,蓝军生拉开主卧房门,指下外面,“舟一拎着东西站我们家门口呢,我让他进来他也不进来。”

  “舟一在门口?”郑媛愣一瞬,口气生硬地说,“让他回去。”

  “啊?”轮到蓝军生愣了。

  “让他回家,别杵在我家门口。”郑媛有些火了。

  蓝军生不确定:“我去?”

  “不然呢?!”

上一篇:我们今天就会分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