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11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万万不可啊!万岁爷!”小鱼子连叩了两个响头,“十三阿哥仁慈,只要尚书之女嫁过来赔偿,不要万岁爷坏了一世英明,奴才恳求万岁爷还给十三阿哥一个公道,成全了这门亲事。”

  

  “好好好!”皇帝对于皇十三子的仁慈感到十分满意,重新拟了一张圣旨,扔在小鱼子面前,“传朕旨意,封爵十三阿哥为怡亲王,再封兆佳芙宁为恰亲王的嫡福晋,事不宜迟,即刻出发前去尚书府。”

  

  “喳!”计谋成功,小鱼子领了圣旨,弓着身躯兴匆匆地退下。

  

  第四章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闻尚书人人马尔汉之女兆佳芙宁,误伤皇子十三阿哥爱新觉罗.胤祥,理应斩立决。朕念皇十三阿哥仁慈敦厚,恳予联姻化解恩怨,朕封爵皇子十三阿哥爱新觉罗.胤祥为恰亲王,赐予王府一座,黄金五千,尔不得违,特此布告天下,咸使闻知,钦此。”

  

  轿前十几名随侍簇拥着体态瘦小的小鱼子,只见今日小鱼子好不威风地昂着唇红齿白的尖脸,傲慢无礼的视线停留在五体投地朝圣旨跪拜的尚书人人身上。

  

  “还不快谢主隆恩,大人。”难得春风得意:小鱼子好不威风地道。

  

  “啊!皇恩浩荡,谢主龙恩!皇上英明啊!”马尔汉的声音轻颤地响起,双手捧着膝前马挂起身,恭敬地上前接过圣旨,这时尚书夫人连同府中上下丫鬟、仆人才跟着起身。

  

  马尔汉忙不迭抽开圣旨上的丝带,摊开对卷的绢布,布满皱纹的手轻轻划过皇上的亲笔迹。

  

  这块上等捐布均匀地印满祥云图案,开旨的首字停留在右上角第一朵祥云之上,两端皆有剩飞的银色巨龙,严防伪造圣旨的皇标,证明了这道圣旨是真非假。

  

  小鱼子拱手作礼,“恭喜大人,贺喜大人,皇上把尚书大人的小千金亲赐给他最宠爱的皇子,意味着尚书大人就快要飞黄腾达了呀!这道圣旨简直成了人人的免死金牌,大人一家子往后的富贵荣华,就全靠你的女儿芙宁了。”

  

  曾拒绝过这桩婚事的马尔汉这回再也不敢违抗圣命,连忙还揖,“是是是,承鱼公公贵言。”

  

  然而,马尔汉压根不愿把女儿嫁入尔虞我的皇宫里,他若舍得把女儿嫁入皇宫,早就让女儿们进宫参加东宫太子选秀了!

  

  想不到他平常行事小心翼翼,女儿芙宁竟然误伤皇子,惹了皇帝龙颜大怒.甚至亲赐婚事。

  

  芙宁是几时出门的,平常她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吗?

  

  小鱼子似乎看出马尔汉的烦忧,扬唇一笑,走出簇拥的随侍人潮,态度傲然地昂着下颚,“咱家久闻尚书人人膝下七位千金个个貌美幻花,因为大人舍不得她们出阁,是以至今个简独守空闺。此等惊世骇俗之事,早已传遍京城,十三阿哥亦早有耳闻,才恳请皇上主婚,亲赐这门婚事,只是……”

  

  “咱们是自家人,鱼公公有话不妨直言。”马尔汉客气地道。

  

  “是呀!是呀!”尚书夫人在旁附和。

  

  “大人自然从圣旨上得知十三阿哥已经……”小鱼子手指胯下,徐徐而道:“受伤了。”

  

  “是、是!”

  

  “但尚书大人一定不知道十三阿哥哪儿受伤了?”

  

  “有请鱼公公明说。”马尔汉愣愣地上下打量着小鱼子。

  

  “十三阿哥的命根子已经坏了。”

  

  “什么?!”马尔汉和夫人异口同声地惊叫。

  

  两老万万也没想到,皇上亲赐的竟是一桩随时都可能害女儿守活寡的婚事。

  

  七个貌美如花的女儿全都是他的掌上明珠,舍谁他都不舍,再说他自小就把她们宠上了天,除了最小的女儿芙宁比较听话乖巧之外,其他六个女儿都被宠得刁蛮任性。

  

  “现下知道也不迟,反正尚书大人横竖都算捡了块免死金牌。”小鱼子笑着继续道。

  

  “是是,鱼公公说的是。”马尔汉陪笑道,心中满是苦恼。

  

  小鱼子接着又道:“自从十三爷失去男性尊严后,就变得十分消极,脾气异常戾,令咱家好不担忧,一问之下,才知道是七姑娘咬了十三阿哥的命根子……”

  

  这等羞耻之事怎会和芙宁有关?况且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竟会咬伤男人最私密之处?

  

  马尔汉简直不敢相信,一张脸涨得通红,惊愕地看着夫人。

  

  “不、不可能的,芙宁不会这么胆大妄为……”尚书夫人忙解释着。

  

  “你快去问问芙宁是否真有此事!”

  

  “妾身立刻去盘问清楚。”夫人飞快离去。

  

  鱼公公双手交搭在袖子里,尖瘦的脸皮笑肉不笑,“你说,发生这么大个事,万岁爷能不龙颜大怒吗?”

  

  “啊!皇上他……”

  

  “万岁爷仁慈,只要七姑娘出阁,便不再追究此事。”

  

  “谢皇上!”

  

  马尔汉一时了无主意,又不敢开罪鱼公公,要知道鱼公公可是十三阿哥身边的大红人,得罪他就等于是自寻死路。

  

  小鱼子敛起双袖,双手往前一拱,好意提醒道:“皇上没颁下抄家圣旨,反而以德报怨,对尚书大人已是很大的恩泽,尚书大人若有意抗旨,只怕最后会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

  

  马尔汉笑容僵硬,结结巴巴地开口:“喔,不不不,夫人这就去查了,若此事千真万确,那……”

  

  “老爷!”尚书夫人匆忙走进厅舍,附耳说道:“芙宁不记得有此事呀!”

  

  马尔汉愣了一下,看了鱼公公一眼,随即故作发怒地吼道:“这孽女胆敢说谎!”

  

  马尔汉心里一急,想都没想就扔下鱼公公,推开夫人,往西厢房去走。

  

  “老爷!”尚书夫人连忙追了上去。

  

  尚书夫人尾随夫君身后穿过花厅,转人中庭,越过绕梁雕花的后院,经过拱门,再转几个弯,才来到西厢房,最后在一间偌大的厢房外停下。

  

  廊道中,除了两人沉稳的脚步声外,只有搭搭搭搭响个没完没了的拨算盘声。

  

  “七小姐,这道题你整整解了三天了,究竟快解出来了没有啊?老爷子要你学算数,就是希望你变聪明一点啊!你再解不出来,就要被打屁股了。”屋内傅来丫鬟胭脂悦耳的声音。

  

  “搭搭搭搭……”算盘珠子不断发出轻脆声响,其中夹杂着一串温柔婉约的嗓音。

  

  “快了,你别和我说话,瞧你,又把我脑袋间混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