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12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马尔汉举起双手,敛起双袖,双掌往前一推,两扇门倏培砰地一声往两边开启,门扇轻轻撞上墙壁,惊动了屋内两个小姑娘。

  

  卧房陈设雅致,房中设了一张乌木矮桌,地面围铺了四个蒲团,桌上吊了一根蜡烛,室内散发出昏黄的光芒。

  

  芙宁坐在烛光下,眉目如画、肤白如玉,有着说不出的美丽。

  

  除了那头乌黑的秀发,她身着一袭月牙白霓裳,腰上系了胤祥送给她的定情祖母绿。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芙宁原本拨动着算盘珠子的春葱纤指倏地停了下来,她缓慢地拾起粉嫩的脸儿,滴溜溜的眼儿疑惑地落在阿玛身上。

  

  “宁儿,阿玛问你,你是不是对十三阿哥做出不敬的事情?”

  

  芙宁黛眉轻蹙,她压眼不认识什么十三阿哥,他病倒是他的事,又与她何干?

  

  “阿玛,刚才额娘就来询问过女儿了,女儿也答过了,女儿确实不知此事呀!”芙宁据实以答。

  

  “你……”马尔汉正要开口,小鱼子的声音竟在他脑后响起。

  

  “大人。”

  

  马尔汉一惊,没想到鱼公公竟跟来了。

  

  “啊?”原本在旁奉茶伺候的困脂也跟着抬起俏脸,愣愣地看着小鱼子。

  

  小鱼子眯起眼睛,认真打量着即使一脸错愕也不失天生丽质的芙宁,那日没仔细把她看清楚,今天他非好好打量她一番不可!

  

  芙宁生得丰润娇艳、成熟妩媚,可谓天生的美人胚子,那张小脸俏得足以让所有男人心动。

  

  “鱼公公,这位正是小女芙宁。”马尔汉忙道。

  

  “嗯……”小鱼子上下打量着芙宁,“七姑娘果然国色天香,找遍京城.只怕寻不见比她更娇艳的女子。”

  

  芙宁若有所思地看着小鱼子,拚命在脑海中搜寻属于这人的记忆。

  

  “站起身,七姑娘。”小鱼子慢条斯理地说。

  

  芙宁开始觉得不对劲,疑惑的神情在鱼公公与阿玛之间来回浏览着,“阿玛,发生什么事了?”

  

  “芙宁,快听鱼公公的话。”马尔汉着急地搓着手掌。

  

  “喔……”芙宁纤细的娇躯僵硬地离开蒲团。

  

  “芙宁,抬起荷袖,转一圈让咱家瞧瞧。”小鱼子的食指在胸前比画了个小圈,指示芙宁原地转个圈。

  

  荚宁放下手中的乌木算盘,僵硬着娇躯,在原地转了个圈。

  

  小鱼子走进厢房,锐利的双眼一点也不遗漏地观察着她——丰腴的双蜂、纤细的杨柳腰、圆润的翘臀……

  

  不错、不错,她光润白嫩的肌肤上像抹了一层胭脂般白里透红,天生带着一股娇贵之气,难怪皇十三爷如此朝思暮想着她。

  

  小鱼子回头客气地问:“不知大人打算几时让七姑娘出阁?”

  

  芙宁愣了片刻,才恍然大悟,“啊?出阁?!不!阿玛……”

  

  “宁儿,安静。”马尔汉严峻地喝令女儿之后,对着鱼公公陪着笑脸,“择吉日是必要的……”

  

  “可是皇十三爷身虚体弱,恐怕等不了良辰吉日之时,皇上又十分心切……

  

  大人,不如三日后就让七姑娘嫁入恰亲王府。”

  

  “三日?”马尔汉双眉紧拧。

  

  这么快?而且鱼公公跟得紧,害他没办法私下询问芙宁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嗯!”小鱼子眸光又兜回芙宁身上,“还是大人担忧七姑娘会拒绝婚事?”

  

  芙宁姣美的脸上一片惨白。

  

  “七小姐……”胭脂慌忙起身,扶住身子摇摇欲坠的芙宁。

  

  “这……”马尔汉欲言又止。

  

  “大人难道想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你知道皇上本来是要咱家前来押七姑娘进地牢的,幸好十三阿哥仁慈……”小鱼子慢条斯理地道。

  

  除了小鱼子,房内其他人的脸色同时巨变。、

  

  好半晌,马尔汉才巴结地道:“是,请鱼公公替老臣转告十三阿哥一声,老臣一切遵照皇上旨意行事。”

  

  “很好,咱家告辞了。”小鱼子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微笑。

  

  “鱼公公,我送你一程。”

  

  “不敢劳驾大人。”小鱼子躬身作揖后便匆忙离去。

  

  “宁儿,你是吃下熊心豹子胆不成?竟如此不知羞耻地胆敢咬十三阿哥?害得十三阿哥如今变得和太监一样,失去了男性尊严,你……阿玛快被你气死了!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快给阿玛说清楚!“

  

  鱼公公走后,马尔汉愤怒地开始兴师问罪,总觉得女儿似乎隐瞒了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女儿不懂……女儿也想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同事啊!”芙宁无助看着阿码。

  

  一迎视阿玛的询问目光,芙宁十根春葱股的纤细指头紧张地交缠着。“女儿……女儿前几天是有偷偷外出……”

  

  “什么?!你……”马尔汉怒不可遏地回头瞪向胭脂。

  

  这道怒目令胭脂胆怯不已,只见她秀肩一缩,伏地跪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着,“老爷,胭脂知道错了,胭脂以后再也不敢了。”

  

  芙宁忙不迭伏下身袒护着胭脂,“阿玛,求您别责备胭脂,是女儿不好,硬是要胭脂陪女儿进城。”

  

  “宁儿。阿玛不会怪你的,胭脂,你也起来。”尚书夫人在旁说情,“老爷,一切都是天意啊!罢了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