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21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啊啊……好棒……”被填得满满的穴儿,除了些许痛楚之外,更多的是满涨的快意,连波的欢悦令芙宁浑身发软无力。

  

  “宁儿,你里边仍然好紧、好小,让我迷死了。”巨大的硬挺被她的嫩肉包得紧紧的,塞得连一寸空隙都见不着。

  

  “爷……吻我……”芙宁渴求着他的热吻。

  

  胤祥爱怜地俯下俊容,湿润温和的唇覆盖住小巧丰满的樱唇。

  

  他的大手紧扫着她纤细的腰肢,粗蛮地拉下她的身子,配合着他快速冲刺。

  

  “爷……”她甜美的紧窒经他狂狷地挥戈硬送后,有种欲死方休的快感,没多久,身下便激射出一股温热的浪液。

  

  “这样就飞了?”胤祥扬着嘴唇魅笑,昂扬突然抽离。

  

  “爷!不要现在离开……我还要……”芙宁起身扑进他怀里,紧紧抱着他。

  

  “宁儿,你已经被我调教成荡妇了。”胤祥抱起芙宁在床沿坐下。

  

  “我要!我不管!”芙宁攀上他的身,翘臀坐在他身上,潮湿的穴儿对准他的粗大,一股作气地猛然坐下。

  

  “嗯哼!”胤祥一被异常紧窒窄深又温热潮湿的嫩穴包围,销魂快感立刻夺走他的怨气,使他粗哑地闭哼出声。

  

  “啊!”芙宁坐在他身上,翘臀不能自己地研磨狂转,“好棒、好舒服……”

  

  男人的巨杵配合着窄臀的顶送,猛烈撞击,销魂的体验让深藏在芙宁心底的情欲狂潮全数激出,让她变得愈来愈不像她自己,像发狂似地陷入无边无尽的情欲里。

  

  小穴里的嫩肉箍束着昂扬,胤祥猛烈地顶送窄臀,胯下的巨兽只想痛快地攻城掠地……

  

  俊容埋入她的双乳里,用牙齿蹂躏着柔润艳丽的乳尖,狂放地敌吮咂啃。

  

  体内的充实感是这辈子最棒的经验,芙宁欢悦到浑身狂颤,爱液随着他猛烈的冲刺而飞溅,顺着大腿流下,滴落在床榻上,染湿了一大片被褥。

  

  “爷,宁儿快死掉了……不行了……”难以克制的快感激流再次在体内掀起,芙宁浑身虚软无力,娇躯瘫软在他强壮的身上。

  

  “我也是……”在一记狂狷的冲刺下,胤祥胯下的硬挺突然肿胀无比。

  

  “啊——”芙宁浑身抽搐……

  

  威猛温热的造人种子,在两人共赴巫山,享受了鱼水之欢后,全数贪婪地喷洒在她热呼呼的花壶里。

  

  引人遐思的粗喘娇嘤,席卷了洞房花烛夜……

  

  “咕咕咕!”窗外的公鸡发出啼叫声。

  

  “嗯……”芙宁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

  

  天边泛起一道白光,照入了新房。

  

  芙宁揉揉眼儿,拉开被褥下了床,浑身骨头却彷若要散了般,痛得不得了。

  

  “好疼……”她捶着酸疼的秀肩,动了动肩胛骨,伸伸小懒腰:

  

  当她滴溜溜的眼儿落在空无一人的卧榻上,忍不住蹙了蹙眉头。

  

  他人呢?怎起这么早?

  

  芙宁想出去问问胭脂,却猛地忆起新娘必须关在新房里三天的礼俗,便放弃地坐回卧榻。。

  

  虽然昨晚房间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不晓得她的夫君究竟生得什么模样,不过她可以肯定他拥有和心上人同样邪魅、同样狂野的吸引力。

  

  他们不仅骨架很像,就连吻她的方式都一样地醉人。

  

  他们不仅臂力很像,就连拥抱她的力量也一样地惊人。

  

  他们的身上同样都带有一股凡人所没有的邪气,只要有他们在的地方,她就会六神无主、心思大乱,偏偏又不由自主地受吸引。

  

  若不是她神智清楚,她会怀疑她的夫君根本就是她的心上人,是很有魅力的男人。

  

  是以,不管她的夫君生得是圆是扁,他已经深深吸引了她……

  

  老天!她到底在想什么?他怎么可能吸引得了她?

  

  难道她忘了地已经把心给了与她定下山盟海誓之约的男人了吗?

  

  不!她没忘,她当然忘不了他。

  

  她不可能是个水性扬花的女子,亦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男子,即便她的夫君和心上人很像,有着无与伦比的魅力,也改变不了她的初衷……

  

  “砰!”房门霍地被一只大手刚力推开,随即步入一抹高大俊朗的身影,晨曦的光芒笼罩在男子挺拔颀长的身上,迤下一道庞大的黑影。

  

  “啊!”瞧清楚闯进来的人竟然是她日思夜念的男人,芙宁猝地起身,惊讶地用手捂住小嘴。

  

  怎么会?芙宁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胤祥,一颗心如万马翻腾似地狂跳起来,摇摇晃晃的娇躯往后连退了好几步,最后软绵绵地瘫坐在床上。

  

  “怎么了?”胤祥大步踱往窗台前,猛然扯开竹帘。

  

  他每日都要进宫去朝圣,见时辰还早,便不等丫鬟端来梳洗水,迳自到外边梳洗。

  

  “你……”芙宁伸出颤抖的纤指,凄苦的滋味突然涌上了心头。

  

  “不高兴见到我?”胤祥不悦地摆着一张臭脸,双手倨傲地盘在胸前。

  

  “哇!”芙宁蓦地放声大哭,娇小的身子一跃而起,深感委屈地扑进胤祥怀里,双手紧紧抱住他。

  

  “宁儿?”胤祥蹙眉,怀里小小人儿纤细瘦削的身子竟不能自已地狂颤,惹得他心头一阵揪痛。

  

  她是怎么了?

  

  昨儿个还吵着要自尽,口口声声说汲他;今儿个就把他紧紧抱住,一会儿会不会改口说她爱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