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22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呜呜……”芙宁一投入胤祥怀抱,情绪马上失控地号啕大哭起来,“你去哪了?鸣……你怎么扔下我下管啊?你答应娶我为妻的,怎么可以背信毁约?你害我非嫁十三阿哥不可!呜呜……你怎么可以扔下我不管?你怎么可以啊……呜……你明知道人家很爱你的嘛!”

  

  真的爱他?呵!这么准,连这个都被他猜中?

  

  女人啊……

  

  咦?不对!胤祥又糊涂了,一时间没弄懂她话里的意思,她似乎在向他抱怨、抗议着什么……

  

  等等!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快救我离开这里啊!”在他怀里,芙宁感到幸福而委屈,不禁无助地哭了起来,“救我啊!咱们不顾一切地一起远走高飞,好不好啊?”

  

  胤祥深吸一口气,老天,他明白了!原来这个小笨蛋竟然到目前为止还没完全弄清楚到底是谁娶了她?

  

  而他……天啊!这么说来,他一直都是她的心上人?

  

  这么说来,她根本就没有变心……

  

  那么,他昨夜吃醋吃个半死,还恨不得把夺走她的心那个混蛋砍成十段八块……

  

  老天!他是不是猪啊?那个夺走她心的混蛋,不正是他自己吗?

  

  搞了老半天,原来他是在吃自己的醋啊!

  

  而这个小笨蛋尚未弄清楚情况也就罢了,竟然还求他救她离开这里?

  

  为什么会这样?他怎么会爱上一个这么笨的小女人?

  

  不对!他猛然忆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没错,他险些儿就忘了,他给她定情之物时,压根忘了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她,是以,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喔!此刻他好兴奋,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变心,她自始至终都爱着他……

  

  而他却该死地差点就误会了她,差点就要对她做出不可弥补的错事,差点就要她为她的变心付出代价……

  

  幸好他及时发现了真相,要不然,他要是想不开,恐怕会对她做出不可收拾的错事……

  

  “呜呜呜……”一看见他,芙宁立刻发现对他的情意已经浓郁到化不开,她再也不要离开他身边了!“带我走……我心里只有你,我不要留在这里,不要当什么福晋了,我要跟你走……你是乞丐也好,是囚犯也罢,我跟定你了……”

  

  “宁儿……你真是个小傻瓜!”胤祥爱怜不已地把她紧紧拥在坏里。

  

  “那你还要不要我这个小傻瓜啊?”芙宁热泪盈眶地昂着小脸,委屈地凝视着他。

  

  “我只要你。”胤祥热情地低头吻住她的小嘴。

  

  这吻是多么熟悉又教人怀念啊!有着她火君的狂野……

  

  天啊!她怎么可以在心上人面前忆起那个残佞的夫君?他对她又不好,那么凶,粗鲁又无礼……

  

  “我……”芙宁歉疚地摸着他的俊容,“可是我……我已经不是……不是完整的女人了,你还要我吗?我的身子已经被夫君染指了,你还要我吗?”

  

  “你有感觉吗?”胤祥心里感到又好气又好笑。她的夫君不正是他吗?

  

  “什么?”芙宁不懂他为什么这样子问。

  

  “被他占有的时候,你有感觉吗?”

  

  “我……”芙宁深呼吸。一脸坦然地看着他,“我很有感觉……”

  

  “你……”太坦白了吧?胤祥感觉好气。

  

  “可是我一直感觉他就是你、你就是他呀!”芙宁见他俊色一变,马上急慌慌地继续吐露内心的话,“你们手劲很像,身上的味道也一样……”

  

  她脸红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当他摸我胸脯的时候,我感觉好像是你的手;当他吻我嘴的时候.我感觉是你在吻我,那感觉、那味道、那温度都很像你啊!我……我一时之间情不自禁……就……”

  

  本来就是他!胤祥唇边擒着一抹自我嘲讽的笑意,没好气地问:“就怎样?”

  

  “我就忍不住把你们两个重叠在一起了……”她扁了扁两片颤抖的红唇,惭愧地蒙脸大哭了起来。“我不好,我对不住你!”

  

  “你哪里对不住我9。”

  

  “我……呜呜呜…我不应该把你和他放在一起联想嘛!”.

  

  “天啊!”闻言,他简直没跌倒。

  

  “因为你们根本不像,你那么温柔,他那么凶!”忆起地的夫君,芙宁忍不住气愤地咬牙。

  

  他突然发现,对她生气简直是在和他自己过不去。思及此,胤祥重重叹了一口气,“唉……”

  

  “你不生气吗?”芙宁张开纤细十指,含泪的眼儿透过指缝不安地瞄着他。胤祥狠狠地瞪着她,“你说呢?”

  

  “呜呜……”芙宁难过得要命,“我失身了,你生气是理所当然的,我为什么那么笨都想不到?呜……都是我不好……我该死……我对不住你……”

  

  “笨蛋!”胤祥忍不住咆哮。

  

  “鸣呜……”芙宁哭得更惨了,把他抱得更紧,“你别不要我啊!我好爱你!好爱好爱你的……你要是不要我,嫌弃我,我立刻就去投井自尽!”

  

  “你竟敢以死威胁我?”胤祥更火大了。

  

  “呜呜……”芙宁紧紧抱住他,“我不是故意威胁你的,我是怕你不要我啊!你要知道,我宁死也要跟随你的!”

  

  “宁儿,你这笨蛋!但就算你比猪还要笨,我也要定你了!”胤祥被她这一番话打动了,反手将她紧拥在怀里。

  

  “真的吗?”芙宁傻气地问。

  

  “当然是真的!”胤祥热情地说:“谁教我爱上了你!”

  

  她的傻气实在教他哭笑不得,又难以抗拒她深情的告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