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23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他竟然觉得这样愚蠢的她好可爱,忍不住坏得想逗她,顺便吓一吓她……

  

  “走!”他打算带她出去玩一玩,待天黑再把她给拐回王府。

  

  “好!”芙宁下定决心要和他远走高飞,再也不顾一切。

  

  他们离开新房,来到马房里,胤祥挑了一匹黑马。

  

  “咱们把他的马骑走!”胤祥先上马,才回头拉着芙宁的玉腕,一把将她甩上马鞍。

  

  “好主意!”芙宁依偎在他厚实粗旷的怀里,幸福的直掉泪,双手紧紧抱住他。

  

  “驾!”胤祥扬起马鞭,驾轻就熟地纵驰着骏马奔出恰亲王府。

  

  “我不许你再离开我半步了,我已经无力面对我那残酷的夫君了。”

  

  “他残酷?”这荒谬的说法令胤祥一时不能适应。

  

  “嗯!”芙宁感到委屈地把小脸偎进他坏里,“他对我好粗鲁喔!摸我的时候好用力喔!我绝不会再想那个狂霸的男人……”

  

  “呃……”胤祥低头吻住她的小嘴,充满歉意地在她唇边呢喃,昨晚他真不该对她那么粗暴。“我的宝贝,对不住,是我不好,”

  

  “呜……你若早点来娶我就好了……不过我原谅你。”芙宁以为他道歉是为了这档子事。

  

  胤祥无力地再叹一口气,芙宁甜腻地对他笑着,双手缠上他的颈子,热情地接受他依旧狂炽的热吻。

  

  虽然他的吻和她的夫君同样狂野,总是让她忍不住忆起她的夫君,可是,她逼自己不可以再胡思乱想。

  

  他们绝对不是同一个人,他们是不一样的两个人……她的夫君粗暴又无礼,不像她的心上人如此温柔体贴。

  

  对呀!他们一点都不像!她以后再也不可以把他们两个重叠在一起了,不然她的心上人一定会很伤心的!

  

  “我嫁了人,你才来救我,这一切的一切好像是命运之神对咱们开了一个可怕的玩笑,不过,我宁愿被浸猪笼,也要跟你远走高飞。”芙宁深情款款地道。

  

  “唉……”胤祥心里矛盾极了。

  

  他觉得这件事好讽刺,真不知该笑还是该哭,抑或索性大发雷霆,狠狠揍她一顿屁股,让她愚蠢的小脑袋清醒清醒。

  

  想想看,他的小娘子打算跟她的“心上人”——也就是他——远走高飞……

  

  换句话说,他这顶龟帽是戴定了!虽然龟公是他、情郎也是他,而他的娘子毫不知情,但是……

  

  厚!他的娘子是打算给他这夫君戴绿帽,打算让他这个夫君当一个不清不楚的大龟公!

  

  这不讽刺吗?真是太讽刺了,胤祥心里觉得好气义好笑,要吃醋也不是,不吃醋又很不舒服。

  

  想要狠狠把她骂醒嘛,又觉得不舍;想要好好疼她,又觉得她实在太笨了,很不值得同情。

  

  好吧!今日就为他愚蠢又可爱的小娘子破一次例,不去上早朝。

  

  既然不去了,就表示今天会很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带她四处游山玩水,欣赏明媚风光,就当作是他送给她的新婚之礼。

  

  然后,他一定会再给她一个小小的惩罚,最后再让她自己看清楚——

  

  谁才是她真正的夫君,谁才是她心里真正爱的那个人!

  

  第八章

  

  “味道如何?喜不喜欢?”胤祥坐在马鞍上,姿态高贵优雅地尝着名闻京师的肉包子。

  

  “好喜欢喔!这肉包子真的好好吃喔!”芙宁幸福地偎在胤祥怀里,品尝着香嫩可口的肉包子。

  

  他们游山玩水了一整天,天色已近黄昏,身子又饿又累,方才进京买了几颗肉包子填饱饥肠漉漉的肚子,让骏马缓缓走在无人的树林子里。

  

  “好吃就多吃两个,”胤祥的俊容上镶着勾人心魄的迷人神情,连啃肉包子的模样都优雅好看。

  

  “好啊!”芙宁把塞在怀里的肉包子掏出来,津津有味地啃着,“现下咱们去哪呢?”

  

  “为免被十三阿哥的人马追杀,不如咱们先离开京师。”胤祥已经布好局,想好了如何回府的计策。

  

  芙宁点头表示同意,“好啊!”

  

  “你真乖,赏你一个吻。”他低头吻住她的嘴,“这一次,我有带小娃娃出门,我要把小娃娃放进你的小嘴里。”

  

  “我……”芙宁羞涩地娇笑着,“不要在这里放小娃娃嘛……”

  

  “四下无人,怕什么羞?小娃娃在我嘴里,别人又看不见。”说着,他爱怜地吻着她的嘴,大手霍地往她胸脯覆去,隔着衣衫,强而有力地搓弄着丰满的软丘。

  

  “可是……啊!不要这样子……”芙宁吐着薄弱的气息,哀求的眼神落在胤祥写满欲望的俊容上,“你的手掐得我好疼。”

  

  这手劲好像她的夫君……芙宁迷惑地看着胤祥。

  

  “那我不掐你。”他俐落地拉开她衣裳的系带,露出里头的白色亵衣。

  

  “不掐我,还脱我衣服?”她害羞地用手掩住亵衣。

  

  “我不用手,用嘴吃你。”他翻开她理边的亵衣,粉色的肚兜儿诱人地呈现在他眼前。

  

  “啊……”她脸红耳热地惊呼。

  

  他狂野的眼神紧紧锁住她,“怎么了?喜欢吗?”

  

  “我……我不敢说实话。”她胆怯地看着他。

  

  “为什么?”

  

  “怕你生气不理我。”

  

  “不会生气,你快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