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25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啊?胤祥!”芙宁感受到震撼无比的肌肤之亲,欢喜地睁开眼儿。

  

  然而,映入眼帘的却足一张被黑布蒙住的脸,不是胤祥。

  

  这个男人正用一双黑如夜空的锐眸深邃且精明地瞅着她。他的脸上除了一双如野豹般犀利的双眼,连一根头发都看不见。

  

  不是胤祥……如此熟悉的触感除了胤祥,还有谁可以给她?

  

  她垂下眼帘,掩饰心里的波澜,“十三爷?”除了她的夫君,还会有谁?

  

  “嗯!”胤祥闷哼。

  

  他严厉的神情教她心口莫名一热,脸上一片火烫,但她仍勇敢地迎视他的眼,“胤祥呢?你把我的胤祥藏到哪儿去了?快把他还给我啊!”

  

  胤祥一语不发,缓缓闭上狭长的黑眸。

  

  此刻,一个一身黑的大汉,肩头上扛了一个大袋,步伐轻悄地步到芙宁面前,撒手一抛,将肩头那袋东西粗暴地掷在地上。

  

  大汉随后扬起一把钢刀,以俐落的刀法割断了袋口。

  

  在微弱烛光的掩映下,只见一具庞大尸体滑出袋中,面目全非,身已焦黑,像被火烧死,但样子不像人尸,倒像某种身形庞大的畜牲。

  

  “你的胤祥,他死了。”此事疑云重重,胤祥相信只要她肯在心思动一下脑筋,就不难发现事情真伪。

  

  然而,芙宁一看见横在地上的尸体,整个人就被吓呆了,哪来心思多想?

  

  就算她有心思多想,恐怕想破头也想不出什么怪异。

  

  听夫君说尸体是胤祥,她就单纯地信以为真了,半点也不怀疑。

  

  她脸色苍白无血丝,浑身不能自已地狂颤,崩溃地尖声哭吼:“不会的!你骗人!胤祥——”

  

  她开始狂肆挣扎,一挣脱夫君的胸怀,便转身扑在那具焦黑的动物尸体上痛哭流涕,号眺大哭,“呜呜呜……你死得好惨啊!胤祥,你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那我怎么办啊?”

  

  胤祥黝暗的黑眸望着扑倒在尸体上的小女人,薄唇微微扬起?

  

  他转身跃上马,迅速将马头一调,策马快速冲向芙宁,转眼间,芙宁已被他扯上马鞍。

  

  “你快放开我!我不跟你回去!救命啊!胤祥!你快醒醒救救我啊……”芙宁欲挣脱钳制,无奈却是白费心机。

  

  胤详一语不发,把马身一调,挟持着芙宁策马疾驰离去,身后人马随之赶上。

  

  胤祥把芙宁拎进新房里,将她掷在卧榻上。

  

  芙宁翻身坐起。以一种坚韧到足以令人撼动的执着眼神瞪着眼前那双残佞无情的黑眸。

  

  虽然他的脸完全被黑布蒙住,她从来就不知道他到底生成什么摸样,但由他杀人不见血的黑心肠断定,就算他貌比潘安,在她眼中也比毒蛇猛兽遗要丑陋千百倍!

  

  “爷,我求你休了我!”既然胤祥已经死了,她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一会儿就去殉情,无怨无侮!

  

  要他休妻?哼!

  

  胤祥感到非常愤怒,因为她太笨了,他这辈子从没见过比她更笨的女人!笨到完全分不清谁是谁,笨到完全看不出来那是人尸还是动物尸体。

  

  看她为他哭泣,胤祥承认他既感动又生气。

  

  他感动于她对他的深情,同时也气愤她只忠于他一人……甚至开口要他休了她!

  

  该死!他在大发什么醋劲?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却教他不得不生气,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充满了讽刺。

  

  他发现他再也无法容许这一切,他再不把事情揭发开来,凭芙宁的瑙袋,恐怕永远也搞不清楚事情的真相,搞不好她会恨他一辈子,以为是他亲手杀了她的心上人。

  

  他怒瞪着她,口吻冷峻到足以让人结冻成冰,“休想!”

  

  “你不休我,我就咬舌自尽!反正胤祥已经死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忆起胤祥,芙宁便感到一股蚀心的痛苦。

  

  “你敢?”胤祥的嗓音低沉粗哑堑,充满狂怒的压抑。

  

  芙宁用力咬住下唇,晶莹剔透的泪珠沿着脸颊滑落,“你杀了我的爱人,还残酷地烧焦了他的尸体,天知道我多想把你碎尸万段,可惜我没勇气那么做,所以只好咬舌自尽,陪他一起走到阴曹地府,向阎王爷告你一状!”

  

  生怕她当真这么做,胤祥掐着她的下巴,用力捏开她的嘴,“我要是对你残酷一点,用木头塞住你的嘴,看你如何咬舌自尽!”

  

  “你以为一个想死的人,只有咬舌这种办法可行吗?你错了!”芙宁愤怒地挥开他的手,盛满泪水的眼儿坚定地看着他。

  

  他凝视着她溢满泪水的双眸,怎么也忽略不掉胸口那份揪心的痛楚。

  

  忽然,那双汪汪泪眼离开了他的视线,在他来不及反应之际,一头朝梁柱撞去——

  

  芙宁万万没想到,就在她一头撞上梁柱的同时,她的夫君竟然拉下黑纱,露出了俊美无俦的真面目……

  

  “你……”芙宁惊愕地指着再熟悉不过的俊容,“胤祥?!”

  

  突然之间,无数的星子在地眼前闪烁。

  

  这是怎么回事?胤祥?她看到胤祥的面孔……

  

  十三爷是胤祥?胤祥是十三爷?

  

  这两人怎会是同一个人?

  

  不……不是真的……

  

  她一直都情不自禁地把他们两个重叠在一起,却从不敢去想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想不到十三爷居然真的是胤祥……

  

  天啊……她是何其的呆啊!

  

  她这一头撞下去,要是真的死掉了,那是一件多么冤枉的事啊!

  

  或许她早应该察觉他们是同一个人,因为他们有同样的大手、同样的身形、同样的臂力,同样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