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26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不!她再也无法思考了……

  

  芙宁看到好多小公鸡、小母鸡成群结伴地在她头上绕转,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

  

  小公鸡、小母鸡疯狂吱吱叫,吵得她头好晕……

  

  “宁儿!”胤祥再也隐藏不住刻意伪装的冷残与无情,再也无法漠视她带给他的震撼与冲击。

  

  在她整个人撞上梁柱的那一刻,他的脑子一片空白,连思考的能力都因眼前的景象而停顿。

  

  四周的声音似乎在他的惊恐中销声匿迹,他的眼里只剩下她一头撞上梁柱的恐怖景象……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个朝代那么久,总之,他觉得好久好久,直到芙宁娇盈的身子缓缓瘫了下去……

  

  一种撕裂般的巨痛如波涛汹涌猛烈袭上胤祥的心间,他的胸口仿彿被剐开,前所未有的椎心刺骨之痛狠狠击溃了他。

  

  “不——宁儿!”胤祥接近崩溃的嘶吼宛如平地一声雷,发狂似地冲向芙宁,接住她即将落地的盈盈纤躯。

  

  抱着娇躯的大手正不能自已地狂颤,他完全无法接受芙宁撞墙自尽的事实,而他不但眼睁睁地看她去死、甚至无法出手阻止……

  

  他真该死!瞧他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荒唐事!

  

  他明明就可以直接说破自己的身分,却因不满她单纯的性子,而想要逼她用脑袋去寻找他真正的身分。

  

  想不到到头来,一个单纯的用意,竟酿成可怕的后果……

  

  他竟亲自扼杀了芙宁的生命!

  

  谁才是真正愚蠢的人?是他!是他!

  

  “宁儿!该死……来人呀!快来人呀!”胤祥崩溃地昂天嘶吼,懊悔的愧痛剐得他痛澈心扉。

  

  见芙宁不省人事地昏厥了过去,胤祥的心完全被惊恐给夺走了!

  

  这个小女人竟傻得当真为爱殉情,竟倔强地用这种方式打击他……

  

  胸口那抹悲痛到难以承受的痛楚,尖锐得彷若刀刃似地狠狠戳刺着他……

  

  “爷!胭脂这就来了,来了!”胭脂拎着裙冲进两人的新房,一见福晋的额头撞出血液,便惊恐地放声尖叫,然后昏了过去——

  

  第九章

  

  胤祥的脾气随着芙宁昏迷的时间愈久,愈像一座火山,烫得每个人巴不得当场以死谢罪。

  

  御医被请上恰亲王府,替芙宁把脉,把了半天,换来的竟是沉重的叹气声,“福晋的脉象虚寒凌乱,回禀亲王,请恕臣束手无策……”

  

  “混帐!没用的老东西!”胤祥吼道。

  

  他眯起一双锐利且精光湛然的黑眸,怒不可遏地挥出巨掌。

  

  “啪!”御医被一掌轰出大门,满脸痛楚地俯在地上哀号,口中吐着血丝,转身跪伏住胤祥跟前,拚命磕头谢罪,“亲王请饶命啊!请饶命啊!”

  

  “我要你立刻把宁儿救醒!倘若救不活她,你也别想活了!”胤祥幽深的黑眸里盛满嗜血的可怖神情。

  

  “是……是……”御医脸色发白,伏地的老躯瑟瑟发抖,恨不得华佗能附身在他身上,以换十三爷一个满意的笑。

  

  胤祥回头凝望着芙宁,大手一触及她冰冷的小脸,身子便巨颤了一下。

  

  刹那间,他负荷不住内心的哀痛,泣血般的悲恸之情忽然之间全数逆流,由下而上灌进他的心窝。

  

  他的心好痛……胤祥单手揪住胸前的衣襟,一股恶心的血腥毫无预警地涌上喉间,一大口鲜血瞬间自他嘴里喷出。

  

  “爷!”一旁的小鱼子发出哀号。

  

  府内上上下下所有仆人、丫鬟全部齐声惊叫,纷纷上前扶住胤祥,御医忙趋前把脉。

  

  “亲王,你不可徒伤悲了,再继续下去。命都要没了啊!”御医忙开药帖,命人去买药材回来煎煮。

  

  “死不了的!”胤祥挥开众人的手,一把把芙宁小小的身子拥在怀中。

  

  他的身子在巨颤,冷残的眼神转为悲恸,再化成湿意,炽烫的泪沿着惨白的俊庞无声滑下……

  

  “不要走……宁儿,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不能失去你……求你醒来……”

  

  “十三哥!兰儿来了!”许久不见的净兰公主,人未到,声先到,细腻甜嫩的嗓音自大宅外活泼地傅了进来,“十三哥,兰儿要离家出走,你这儿让不让人家住啊?”

  

  性情在一夜之间变得蛮横残暴、狂猾鸶猛的胤祥,可没那个闲情理会这个爱闹的淘气公主,冷残地抬起俊容,“你说什么?”

  

  净兰怀里抱着一个小包袱,小小娇躯蹦蹦跳跳,像小兔子似地咚咚咚跳进屋子,“兰儿说要来借住啊!十三哥你最好了,最疼兰儿了,一定会借我住的……”

  

  “你又怎么了?”胤祥不耐烦地大吼。

  

  净兰噘起红红的小嘴儿,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我要和皇阿玛一刀两断!”

  

  这么严重?尽管胤祥此刻伤心得要死。却无法不关心皇阿玛和净兰之间的紧张关系,“到底怎么了?”

  

  净兰抡起粉拳,气得浑身直打颤,泪珠儿淅沥哗啦落下,“人家喜欢在笼凤四季汤里面加番茄,他却非要我加进贡的红萝卜不可,说什么我要是不听话,就要把我关三天……”

  

  “出去!给我滚!”胤祥忍无可忍地大吼。

  

  他还以为是什么严重的事,居然是……这个小淘气鬼!

  

  被他这么一瞪。净兰吓得瑟缩秀肩,一脸错愕地看着向来对她疼爱有加的十三哥。“你怎那么凶啊?不对喔!有事发生了喔!是什么事啊?脸色这么难看……”

  

  “不关你的事!”胤祥黑眸冷冽而残酷地俯视着娇小的净兰。

  

  净兰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深感委屈地扁了扁嘴,“厚!人家又没犯错,那么凶做什么?人家来找你是来借宿的耶!我以后再也不回紫禁城了啦!皇阿玛管人家管得紧,不准人家这样,又不准人家那样……”

  

  “闭嘴!”胤祥不耐烦地吼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