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5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思及此,胤祥伸手把芙宁搁在掌心上的那锭碎银连同铜板统统抓进自己的腰包里。

  

  “你说得对,只看一眼就有一锭银子,五个铜板入帐,的确很划算,我再不赚就是傻瓜!”

  

  “你总算想通啦?”瞧芙宁乐的,红彤彤的小脸上充满期待地盯着他的裤裆。

  

  她炽热的目光使他的壮硕更为肿痛膨胀,“嗯!想通了。”

  

  好奇怪,既然想通了,为什么她等了半天,也不见他把宝贝掏出来呢?

  

  芙宁上下打量着胤祥,良久,终于憋不住地问:“银子都进你腰包里了,为何迟迟不见公子把宝贝掏出来借我看呢?”

  

  胤祥面露尴尬之色,她的天真撩拨了他高涨的情欲,令他无暇多想。

  

  “死就死吧!”他豁出去了,“靠近一点,我偷偷掏出来给你瞧。”

  

  胤祥潇洒地甩开下摆,捋去了两条裤带,咚地,一根粗硕的肉棒子就这样弹出了裤头。

  

  “呀!这是什么啊?”芙宁的美眸盛满了好奇,感到奇怪地凑近了它,蹙着秀眉上下研究着。

  

  胤祥被小女人炽热的目光盯得欲火焚身,实在快要按捺不住,随口胡诌了一句,“见过糖葫芦没有?”

  

  芙宁蹙起秀眉,印象中有听过这个词儿,却是没见过。“小女子见识不广,经常于闺房中听人在外头叫卖,就是没尝过、也没见过,曾听丫鬟胭脂形容,是一种外层裹了糖衣的小果梨。”

  

  胤祥邪佞地勾起唇角,“没错!就是那种糖葫芦。”

  

  “原来糖葫芦是这模样啊?”这倒是芙宁第一次见识到。

  

  不把它看仔细一点,以后恐怕没机会了!因为阿玛总是不让她出门,就算她好不容易溜出府,胭脂也不肯买这种零嘴给她尝,说吃多了对身子不好。

  

  “不过你为何把糖葫芦藏在裤裆樫呢?不怕生蚁吗?”

  

  “生蚁?。”胤祥无声浅笑,“不然你以为应该摆在哪里?”

  

  荚宁头摇得如博浪鼓,“小女子不晓得。”

  

  “想不想尝尝糖葫芦的滋味?”

  

  欲火激出胤祥邪恶的思想,暧昧让他理智彻底溃散,使他忍不住要欺负眼前几尽无知的娇人儿。

  

  “你肯让我尝?”

  

  刚才那么小气不肯给他看,得用钱买。现在突然变得这么大方,芙宁不由得怀疑,忍不庄反问。

  

  “你不肯吗?”

  

  “肯啊!”芙宁点头如捣蒜,“我老早就想尝尝糖葫芦的滋味了。”

  

  “那好。”胤祥气定神闲地撩开碍手碍脚的长挂,以大手捧起巨硕,再把裤头拉低一点,免得她小嘴对不准。

  

  他迷人的笑容一下子就勾走芙宁的心魂,使她小脸红了起来,羞涩又期待地看着他,“需要额外添你钱吗?”

  

  “不必。”

  

  “真的吗?”芙宁惊喜一笑,“这该怎么尝起呢?可以拔出来尝吗?”

  

  “拔出来会坏。”要命!

  

  可是芙宁不知从何下手啊!“喔!那么……”

  

  “你再靠近我一点。”胤祥忽然发觉欺负像她这样纯真的呆姑娘,没有莫名的罪恶,只有销魂的快意。

  

  芙宁再也不在乎下半身是不是被水浸湿,挺直了腰杆,柔顺地挨近胤祥跟前。

  

  “你可以先试着用舔的。”他狡猾地一步步引她做出他想要的动泎。

  

  芙宁小脸凑近胤祥的昂然,试探性地伸出粉嫩小舌,轻轻舔了一下昂扬的前端。

  

  一阵无比畅快舒坦的快意迅速窜过胤祥全身,令他倒抽一口气,沉吟一声,闭上眼睛享受。

  

  “咦?没味道啊!”芙宁有些失望。

  

  糖葫芦根本没想像中好吃,她一直以为糖葫芦是甜的,想不到竟是没滋没味,不甘不甜,一点都不好吃。

  

  “多舔几下试试。”他被她弄得欲火焚身,宛如弦上的箭,不发不行。

  

  芙宁再次伸出粉嫩的小舌。期期艾艾地在粗硕前端辗转舔吻,十分认真。

  

  “嗯哼……”胤祥闷哼一声,忍不住伸出大掌扣住她的后脑,把小脸整个压在他的胯下,顺势把粗硕往小嘴里一顶——

  

  唔!芙宁根本还搞不清楚状况,小小的嘴儿就被迫一口吞下男性象征!

  

  唔唔……好痛苦喔!快不能呼吸了……芙宁睁大眼儿。

  

  胤祥双手压住她的后脑,耸动起硬臀,男人的粗硕在她小嘴里急剧套弄,每一下都直顶她喉间。

  

  “唔……”芙宁的小嘴被塞满了,后脑又被压住,全身动弹不得,小舌不知该放哪摆,竟在他鼓躁不安的灼热上舔绕。

  

  “嗯哼……”小女人根本没有任何技巧,然而生涩的小嘴却弄得胤祥非常锦魂,激流窜遍全身,教他欲罢不能。

  

  令人难以忍受的窒息感,害得芙宁下知如何是好,牙齿一合,咬了他一口。

  

  “吼——”胤祥吃痛地嘶吼一声,旺盛的欲望被她这么一咬,嘎然止息。

  

  他顿停律动,一掌推开她,用力把她自溪水中拽起,男性雄躯顶缚着她。

  

  “啊?”芙宁吃惊地盯着那双宛若会夺人魂魄的黑眸,一颗心止不住狂跳。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咬我?”勾情的黑瞳燃起旺盛的火苗!他那里从没被女人咬过,真是痛死他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