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6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我……我没有咬你啊!我只是咬了糖葫芦。没想到……没想到咬不下来……”芙宁不明所以地看着胤祥,嗫嚅地解释着。

  

  被她咬下来还得了?胤祥幽炽的眸光锁住她清敛水柔的眸子,缓缓将俊脸凑近她,“你这傻姑……”

  

  “啊?”她哪里傻?芙宁更加不明白了。

  

  但他那双炽眸让她顿时面如艳桃,酡红如醉;下一刻,她还来不及思索他话中的意思,她的小嘴就被他狠狠地吃掉了。

  

  芙宁惊呼一声,连波的酥麻令她难以抗拒,似浪涛般滑过心扉,在她体内激荡、奔窜,莫名的欢悦顿时淹没了她的理智。

  

  他撩拨了她心湖的春水,使她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意识因他狂野地掠夺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

  

  芙宁不明白他为何要吃她的嘴,但她感觉自己并不排斥,还十分喜欢。

  

  他邪魅地把热辣辣的舌喂进她香馥的小小菱唇里,尽情畅饮着甜郁如酒的芬芳,强抑住胯下紧绷的肿胀之痛,

  

  健壮的男性躯体紧密地覆住小女人的娇小,小舌狂肆地掠夺着她嘴里的芳香。

  

  潜藏在芙宁内心的渴望被挑拨了,令小嘴情不自禁地逸出娇吟。

  

  她欢愉地接受了他的热情,生涩地回应了他的挑逗,羞怯的丁香小舌轻勾着他灼烫的长舌,让他在她甜腻滑嫩的嘴里热情翻搅。

  

  小小一个回应,惹得他欲火沸腾,火热的杵热熨烫着他钢铁般的肌肤,他要她,疯狂地想要得到她!

  

  他这辈子从没如此想要一个女人过,除了她!

  

  该死!他要惩罚她!惩罚她的罪、惩罚她的无知、惩罚她用无知挑逗一个热血男儿……

  

  他的大掌滑向她纤细的肩胛骨,一把握住坚挺饱满的软丘,隔着肚兜时而有劲地推捧着,时而大力揉掐。

  

  “啊……”芙宁的身子敏感得微微颤抖,下体莫名产生微妙的反应,感觉一阵热浪缓缓地从身下流泄出来。

  

  这股不寻常的感觉,让她变得羞涩而软弱。

  

  她害怕这股过去不曾有过的感觉吞噬了她的全部,吓得用尽剩余的力量推开了他。

  

  “你……你为什么吃我的嘴?还摸我的胸?”芙宁娇喘着。

  

  玉琢般的小脸一片绯红,蹙起两道如新月的翠眉,滴溜溜的美眸傻愣愣地瞪着身形伟岸、宛如天人般的他。

  

  酥麻又炽烫的热感还在身体里流窜,令她那颗狂跳的心非常骚动不安。

  

  胤祥似乎对芙宁的反应感到有趣,盯了她半响,唇边才懒洋洋地浮现一抹笑意,“你的嘴很好吃。”

  

  好吃?芙宁傻呼呼地盯着眼前这张俊美无俦的容颜发呆,半天也讲不出一句话。

  

  她感觉他不仅吃了她的嘴,她的心好像随时都可能被他吃掉。

  

  “不对劲!我觉得不对劲。”素手触着被他吮肿的红唇,唇上依稀残留着他的余温和属于男人的特殊味道。

  

  “哪里不对劲?”胤祥一双习惯掩敛情绪的眸子,此刻略过一抹深沉的笑痕。

  

  “对呀!究竟是哪儿不对劲?”芙宁咬着红肿的嘴唇,缓缓把脸儿垂下,认真沉思着。

  

  “你不知道哪儿不对劲?”胤祥几乎一下子就爱上地那傻傻的、却一副认真的娇憨模样。

  

  芙宁摊开滑嫩的小掌心,双眼浏览着十根春葱般的纤指,“额娘自小就教导我,小手不可以让男人摸。”

  

  春葱般的纤指,洁白细小到令人忍不住想要啃上一口。

  

  “为什么不可以摸?”

  

  芙宁看着自己的小手,喃喃自语地道:“额娘说,小娃娃会从阴间搭船来到人世间,然后鬼差会把小娃娃放进男人的掌心里,如果我的小手被男人摸了,男人就会偷偷把小娃娃送到我的掌心中,我用膳的时候,就会把小娃娃吃到肚子里,然后我就会生小娃娃了。”

  

  噗!胤祥头一遭听到这种事,她额娘的脑袋是不是有点问题啊?“真的?”

  

  “真的,所以我很听话,小手都不让男人碰的。”芙宁认真地说。

  

  胤祥强忍着想要大笑的冲动,很故意地去摸她纤细的小手。

  

  “呀!”芙宁反射性地缩回小手,生气地嘟起嘴,“都说摸小手会生小娃娃了,你为什么还要摸?你很故意喔!你要知道,我是不跟人家生小娃娃的!“

  

  “那么吃嘴就不会生小娃娃吗?”胤祥缓缓地把双臂交叠在胸前,倒想知道她会不会傻得把小嘴随便给别个男人亲,

  

  那样他可不准许!

  

  瞧刚才他摸她酥胸,她没反抗;亲了她的嘴,她也没反抗,她甚至还吃了他的“糖葫芦”……

  

  结果,手不可以摸,嘴却可以亲,这是什么道理?他真想亲自走一趟尚书府,训一训她的额娘。

  

  芙宁盯着胤祥的俊容,一颗心狂跳不止。“额娘从来也没教过我被男人吃小嘴会不会生小娃娃耶!”

  

  “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案。”胤祥邪魅地抿唇浅笑。

  

  “喔?”他的笑容真好看!芙宁有些看痴了。

  

  “和别个男人亲嘴就会生小娃娃,和我就不会。”

  

  胤祥突然发觉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没资格去教训人家额娘!因为一心想独占这个小女人,不愿别个男人分享她的甜美,所以,他正灌输她男女之间最错误的观念。

  

  “为什么?”芙宁纳闷地上下打量着胤祥。

  

  “因为别个男人的嘴里有小娃娃。”

  

  “你没有吗?”

  

  “我的小娃娃没藏在我嘴里,所以没有小娃娃可以放进你嘴里。”

  

  “不然你把小娃娃藏在哪里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