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7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这是我的秘密,不可以告诉你。”

  

  “喔!那你会个会偷偷害我怀了你的小娃娃啊?”

  

  “不会。”

  

  “喔!”她安心了。

  

  “所以,以后你的小嘴只能让我吃。”

  

  “为什么?”

  

  “你还不懂吗?”

  

  她歪着小脸蛋,想了好一会儿,才呆呆地轻启红唇,“不懂啊!不过我觉得你以后还是别再吃我的嘴了。”

  

  “为什么?”

  

  “我要先回去问我额娘啊!搞不好你的嘴里也放了小娃娃,不然……为什么我的嘴一被你吃,就……”芙宁脸红得宛如熟透的石榴。

  

  “就怎样?”胤祥饶富兴味地欣赏着十分赏心悦目的小女人。

  

  “就……不知道啦,总之我身体在发烫啊!”

  

  胤祥俊容上那抹邪佞的笑弧愈来愈明显了,“因为你身体对我有感觉。”

  

  “什么感觉?”

  

  “渴望。”

  

  “什么渴望啊?”她不懂在心上流窜着的热液是什么玩意儿,为何她有种淘醉的感觉?

  

  “对我的渴望,你想要我。”胤祥的大手一把拦住她的纤腰,重新把她拥进怀里,眯起的黑瞳炽热地投进她眼里。

  

  “我没事为什么要你啊?”芙宁的心儿狂跳得更厉害了。

  

  “那得问你自己。”

  

  两两相望许久,芙宁才有反应,纤手用力推开他。

  

  “我想我该走了。”她的心儿还狂跳个下序呢!

  

  她有预感,再继续独处下去,她一定会忍不住让他牵她的手,最后她一定会生小娃娃的啦!

  

  不行、不行,她不可以让他把小娃娃放进她掌心里,她会被阿玛打死的!

  

  她要赶快离开这里!思及此,芙宁提起裙摆转身就跑掉了。但她三寸小金莲压根跑不快,俏臀左一扭,右一摆,看得胤祥血脉偾张。

  

  她挣脱后,头上的发钗不慎掉进溪水里,两旁云髻松落,原本就如水泻般乌黑亮丽的秀发,此刻更像一片瀑布,飘逸地披散开来。

  

  芙宁忍不住回首一瞧,目露不舍地盯着落在水里的发簪。

  

  胤祥弯身拾起发钗,深邃的黑瞳直勾勾地盯着芙宁水漾的美眸。

  

  芙宁情绪很是激动地看着他,半晌,才拉起裙摆转身跑掉。

  

  胤祥抿唇笑着,其实他只要大步一跨,就可以把芙宁给追回来,不过他终究没有这么做。

  

  因为,他是十三阿哥,凡是他想要的,没有要不到的道理,其中也包括了阿哥们相互争夺的皇位,可惜他自在惯了,一点都不想当皇帝。

  

  他只对眼前这个小女人有兴趣……

  

  向马尔汉提亲的公子不知被打了多少回票,原因出在马尔汉舍不得把女儿嫁出去……

  

  皇妹的话倏地在胤祥耳边响起,是吗?一抹邪佞的笑意染上胤祥的唇。

  

  这一刻,他明白了一件事——芙宁已经深植他心坎,而他也已经有了更好的主张。

  

  第三章

  

  芙宁的下半身全都湿了,她只好脱下脚上那双鹦鹉摘桃的绣花鞋,小莲指拎着小鞋,一手拎着裙摆,急慌慌地跑出了溪水。

  

  芙宁左右看了看,天苍苍、野茫茫的路上,此时云雾弥漫,没有半个人影或马车路经此地。

  

  “糟了,这儿究竟是哪啊?”芙宁搞不清楚方向,急得快要哭出来。

  

  “路上有人!!快停下马车!快!”

  

  突地,身后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胭脂?!”芙宁惊喜地露齿一笑,急忙回过头去,“啊——”

  

  只见身后麈烟弥漫,马蹄声如轰天之雷般从身后跶跶驰来,吓得芙宁连忙闪到一旁去。

  

  辇夫已经拉起缰绳,四匹骏马同时发出尖锐的嘶吼声,高举前蹄一跃而起,左右甩动着身上的马鬃,不满地在半空中喷气踏蹄。

  

  “呀!七小姐?天啊!是七小姐!七小姐,你没事吧?”马车一停下。胭脂便跳下马车,一把握住芙宁的手,“哎呀!七小姐,你怎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瞧你全身都湿了,你是跑到哪去了?奴婢四处都找不到你,快吓死啦!”

  

  胭脂连忙掏出绣帕,替芙宁揩了揩额上的水珠。

  

  “我……”芙宁双颊一片燥热,别开头。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

  

  胭脂用怪异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芙宁,“算了,只要七小姐没事就好了,不然回去真不知道该怎么向老爷子交代。七小姐,你不知道胭指有多担心,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七小姐了呢!”

  

  “咦?对了,胭脂,你怎会知道我在这儿啊?”芙宁只要一想起那个男人,心儿就忍不住怦怦乱跳。

  

  “胭脂又不神通广大,怎会知道七小姐在这儿?”胭脂嘟着嘴道:“只是不知怎么搞的,当胭脂醒来,就已经在马车上了,问过驾驭的辇夫,才知这辆马车是通往尚书府的,想必有人知道了咱们的身分,好心把胭脂送上马车了!幸好在途中巧遇七小姐……至于先前发生了什么事,胭脂再也搞不清楚了。”

  

  “你被那粗汉打昏了啊!而我则被一……反正我被人救走了。”芙宁支吾说道。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