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8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原来如此啊!七小姐。既然没事了,那咱们就快快回去吧,免得老爷、夫人发现你不见了,那就大事不妙了。”胭脂连忙把芙宁搀扶上车。

  

  芙宁上了马车后,左手置于马车的窗门上,右手掀开帘子,小脑袋微微往窗口一倾,一双眼儿在窗口探啊探的,想知道那男人究竟有没有追上来。

  

  可惜路上烟雾迷蒙,什么都看不见,芙宁心情顿时一落千丈。

  

  “这位小哥,请你把咱们送回尚书府。”胭脂开口吩咐辇夫。

  

  芙宁放下帘子,神情沮丧地倚向垫背,她……竟不知羞耻地渴望他追上来?

  

  见荒路上什么人都没有,芙宁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

  

  芙宁和胭指返回府中时天色已暗,她俩像贼似地由后院偷偷溜回了西厢房。

  

  闺房里黑漆漆的,胭脂忙点亮银灯,并在银灯上燃了薰香。

  

  “七小姐,我去膳房替你把夜膳端来……”

  

  “胭脂!”芙宁开口喊住她,“我不饿,不必麻烦了。”

  

  此刻就算山珍海味摆在她面前,芙宁也没半点食欲。

  

  “七小姐,不吃怎么行呢?”胭脂担忧地观察着芙宁的气色,“七小姐自上了马车后就一直魂不守舍,是在想什么呢?”

  

  “没事,只是累了嘛!”芙宁无力地叹了口气。

  

  胭脂摸着下巴,“是吗?”

  

  胭脂耸了耸肩。“好吧,七小姐,胭脂帮你更衣沐浴。”

  

  话落,胭脂转身走出芙宁的闺房,命令一群小奴才从屋外端进冷、热水,一桶接一桶地倒进设置在芙宁闺房里的小浴池里,小奴才们来回跑了数趟,才把浴池里的水注满。

  

  “胭脂……”芙宁的脑子还盘旋着糖葫芦的味道,忍不住开口唤道。

  

  “什么事?七小姐。”

  

  “你有没有吃过糖葫芦啊?”

  

  “吃过呀!”

  

  “你喜欢糖葫芦的滋味吗?”

  

  “喜欢呀!”胭脂毫不犹豫地点头。

  

  芙宁嘟着嘴,“为什么喜欢呀?那一点都不好吃,又那么大一支。”

  

  “大支才好吃呀!证明果子大、糖衣厚嘛!”胭脂把奴才们全都赶出去。

  

  转身服侍小姐更衣,准备替她沐浴,一面笑道,“我最喜欢那层糖衣了。”

  

  “胭脂,你错了,下次你要挑小支一点的,因为大支没有用。根本咬都咬不动!”芙宁泄气地把细臂交叠在胸前:

  

  “怎么会?我吃过巨无霸耶!好甜、好好吃喔!”

  

  “巨无霸?哇!那你是怎么把它给吃的啊?”奇怪,她吃都不觉得甜耶!难道说……那支糖葫芦是坏的?抑或存心和她的牙齿作对?

  

  “有一个秘诀。”

  

  “什么?”

  

  “舔!”

  

  “真的吗?”

  

  “我没骗你,先把糖衣舔掉,再一口接一口吃掉果子,没多久就啃光光了。”

  

  “是喔?”

  

  “我有舔啊!”

  

  “那你一定舔得不够久啦!我建议你下次舔久一点试试看!”胭脂觉得是这样没错。

  

  “好!”芙宁在心中激励着自己。

  

  下一次一定要把那支大糖葫芦给吃到肚子里!

  

  看了一眼天色,芙宁温柔地说:“胭脂,时候不早了,你去休息吧!不必伺候我沐浴了。”

  

  困脂把桂花办撒进浴池里,“好吧,那……七小姐,你早些休息,胭脂就不吵你了。”

  

  “嗯!”

  

  “七小姐,夜安。”胭脂在芙宁面前福了福身,然后旋身走出香闺,随手把两扇木门合上。

  

  芙宁卸去身上的遮蔽物后,缓缓地浸进浴池里。

  

  平安回到府中,又没被阿玛发现她偷溜出门,她理当放心才对;然而,她的心仿佛被什么惊扰了般,情绪一直都很低落,笑不出,吃不下,脑子里不停盘旋着那张英俊的脸……

  

  是的,就是他!他就是造成她茶饭不思的罪魁祸首。

  

  天晓得她怎么了,感觉他就像个枷锁,把她层层捆绑住,害她怎么也挣脱不开。

  

  她不断忆起糖葫芦,以及他亲密的拥抱和炽热的双唇……

  

  那些鲜明的记忆犹如刚刚发生,令人感到娇羞万分,又幸福不已,甜蜜的感觉不自觉地在心中扩散开来。

  

  自她十四岁开始,登门求亲的公子哥不计其数,她从来也没有心动的感觉。

  

  这奇妙情愫逦是她初次面临,芙宁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对人家一见钟情了,要不怎么会念念不忘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