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的暖床妻》(红杏不出墙之一) 第9章

作者:作者:萧宣 标签: 台湾小言

  

  阿玛说过,他宁愿让人笑他自私,也舍不得让女儿出阁;而她也信誓地要阿玛放心,说她一辈子不嫁人,一辈子陪在阿玛身边……

  

  她真的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嫁人的念头,也以为自己不会对任何男人动心;然而,那男人却深深迷惑了她的心,甚至使她产生想要以身相许的冲动

  

  是的,她后悔自己逃了,后悔没问他的名字,后悔……

  

  总之,要是可以,她真希望能再见他一面。

  

  可能吗?

  

  芙宁叹了一声,叫自己别傻了,他压根不晓得她住在哪儿……

  

  纤纤玉手轻抚着自己的唇瓣,他唇上的味道仿彿还残留在她的唇上,教她连想起时都不由自主地脸红心跳。

  

  正沉思着,蓦地一道高大俊朗的黑影迅雷不及掩耳地从窗外跃了进来。

  

  “啊!”芙宁大大受了一惊,马上把裸露的娇躯潜进水底,只露出一颗小脑袋,让赤裸裸的娇躯被桂花瓣掩住。

  

  倏地,她睁大眼儿,闯入者竟然是俊朗出众的胤祥,教她又惊喜又慌张地惊呼一声。

  

  “别叫——”生怕惊动下人,胤祥忙用大掌掩住芙宁的小嘴儿。

  

  芙宁柔情的眼神落在胤祥宛若会夺人魂魄的目光上,半晌之后,才羞涩地点点头,心头满是紧张和兴奋。

  

  是的,兴奋,她从没像现下这么兴奋过。

  

  胤祥松开大手,炽热的目光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小女人如桃花股艳红的小脸儿,缓缓地掏出发钗。“你发钗掉了,我拾来还你……”

  

  芙宁心如擂鼓,满脸娇羞地凝望着他,好半晌才伸手接过发钗。“你……怎么闯进来了?你又怎会知道我住在这哩?你到底是谁?”

  

  胤祥情不自禁地伸出大手,捞起温热的水,轻轻浇往她玲珑剔透的娇躯上,“我快要忘记自己是谁了,因为我变得好陌生,陌生到让我难以相信,我竟然神智不清地闯进尚书府,只为了还你发簪,不,或许这不过是我的借口,我主要目的是为了见你,我……”

  

  是的,当他为佳人茶饭不思时,他几乎可以肯定一件事实——她已深深掳获了他的心。

  

  是以他非得再见她一面不可,否则他今儿个肯定虽以入眠。

  

  “你……你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芙宁眼神迷醉地凝视着他。

  

  蒙眬的光线,暧昧的气氛,让两人意乱情迷。

  

  胤祥温柔又爱怜地捧起她的小脸,缓缓地低下俊容,炽热的唇再次捕捉了她的红唇。

  

  芙宁一下子就软了身子,他的唇依然如此醉人,不但煽动了清欲的火苗,更让她三魂七块全迷失了。

  

  胤祥失控的大手情不自禁地落入水里,轻轻捧起她软嫩丰盈的玉乳……“啊……”倾泻而出的欢悦感似万马奔腾般在芙宁体内激荡奔窜。

  

  “此次前来,我是要告诉你一些内心话,我夜闯尚书府,是因为我担心你根本还没回府。”胤祥捧着掌心上的椒乳,温柔地搓揉着滑如凝脂的嫩肤,“而我会担心你,是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就因为一见钟清,才如此想念着你。”

  

  “真、真的吗?”芙宁心儿怦怦直跳,意识一时狂乱起来。

  

  “当然是真的。”胤祥深情呢喃着:“一时之间爱上你,二话不说查探你,三更半夜找上你。死而无憾偷窥你,五体投地求求你,六神无主想娶你,七情六欲只为你,八颗真心围绕你,九九长长拥着你,十全十美好芙宁……”

  

  “你……你……”芙宁惊喜地娇喘着。

  

  他不但查出了她的身分,甚至连她的名字都查出来了……

  

  芙宁媚眼如丝地凝视着他,情难自禁地主动吻上他的嘴,内心充满了感动,话语在他唇边缠绕着。

  

  “我这辈子从没听过这么悦耳动听的话。而我思念和渴望你的程度。绝不亚于你……”

  

  覆盖在宛如水蜜桃般的双乳上的大手,突然任意地将双乳挤搓集中,握在厚实的掌心之中,强而有劲地掐揉着。

  

  “啊……”芙宁忍不住娇嗔,羞红的小脸无力地撂放在他结实的肩头上,吹出的热气吐在他古铜色的脖子上。

  

  “啊……好痒、好痒啊……为什么我会这么痒啊?”芙宁逸出惹人爱怜的娇嗔。

  

  “哪儿痒?我的好宁儿。”天啊!他好想把她给吃了,她这模样好迷人,他可爱死了。

  

  “全身都好痒喔……嗯啊……救我……”芙宁瞬间陷入情欲的漩涡里,渴求他温柔的慰藉。

  

  他用两指轻揉挺立的乳首,灵活的长指在小巧的乳尖上轮流夹揉着,“我好想救你.好想帮你止痒!”

  

  “你要怎样才肯帮我止痒呢?啊……不行了……你弄得我好难受……”芙宁忘情地抓住胤祥的大手,带领他用力揉搓着自已的雪脂凝乳。

  

  她渴求一份更完整的抚慰,她爱极了他狎佞的对待,她的身下早已氾滥成灾了。

  

  “宁儿,你好热情,我看得好喜欢,可是我不能现在帮你止痒……”胤祥温柔地撩弄着小女人红嫩的乳首,爱怜地吻着她娇吟着好听声音的小嘴儿。

  

  “为什么啊?”芙宁伸手搂住他的颈,让自己更贴近他。

  

  “因为你还不是我的妻。”他边说边用食指与中指捻起她玉乳上的小蓓蕾,邪佞地狎揉着。

  

  玉嫩的小小身子如火燃烧了般,愈来愈炽烫,私密的下体更是仿若有千万只蚁儿爬过般搔痒难受。

  

  “那么娶我……宁儿想嫁给你,宁儿想成为你的……”

  

  “好,今生今世,非卿莫娶。”

  

  “我亦非君莫嫁。”

  

  “你可别骗我。”

  

  “宁儿怎会骗你呢?我爱你……我好想要你……”

  

  “我也爱你,我也好想要你……”

  

  “我……我不知道怎么了,我……那儿好痒喔……我受不了……”

  

  “我那话儿也快受不了了。”胤祥另一手搓揉着自个儿骄傲的昂扬。“饱胀到非常渴望在你的身上找到一份抚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