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骑竹马呼啸来 第46章

作者:PDG 标签: 现代言情

  十分钟课间很短,预备铃打响,出办公室的老师开始把学生往课室赶。

  学生们喧闹着往回走,黄煜没动。

  “走……走走吧。”许青与还惦记着那两道题,叫他。

  “哦。”黄煜诧异地最后看一眼,转身。

  他转身时,柏舟一还站在那,侧身望着广场。归来的冠军用眼神扫视走廊,终于在学生撤得差不多的时候锁定了目标,他眼睛一亮,在领导身后冲着柏舟一挥两下手。

  柏舟一点下头,很符合性格地冷淡回应,但黄煜转身那刻,似乎看见他嘴角细微上扬了一下。

  这个惊人的发现险些让黄煜扭头撞墙。

  “你干……干、干嘛呢?”许青与扶住他问。

  “我可能疯了。”黄煜捂着额头说,“我看见柏哥笑了。”

  许青与大吃一惊,立刻严肃地教训说:“不、不、不要造谣!”

  蓝山到校时间在上午第四节 课课间,第五节课上完,同学们的新鲜劲过去,也暂时把来了个冠军一事放到一旁,转而着眼更重要的事——抢饭。

  冲食堂大队轰轰烈烈涌下,没几个人注意到,不久前引人围观的世界冠军顺着人潮下来,悠哉停在一层的一班牌子下。

  一二三班都是竞赛班,每月按月考排名换位,蓝山来得不巧,正好撞上奥班月考,他抱着胳膊站在门口,歪头看向窗内某位清瘦身影。他靠着栏杆的动作随性,看起来像个误入学校的闲人,四五班抢饭的学生路过,都要多看几眼。

  五六分钟后,考试结束,蓝山看着柏舟一一马当先起身,交了卷子,出教室向自己走来。

  蓝山绷着脸等柏舟一靠近,眼神很酷,嘴角却逐渐上扬。

  “HI!”蓝山说,“好久不见呐天才。”

  是很久了,虽然经常会打视频通话,但面对面说话是几个月来第一次。

  蓝山认为分离是常态,所以在分隔训练时总自以为能比柏舟一洒脱。

  事实是他们俩谁都没学会适应分开,柏舟一甚至表现得比蓝山更理智释然些。

  虽然也只是表现的了,但他总归没在重逢时像某人一样把嘴角挂到耳侧。

  “下次什么时候走?”柏舟一问。

  “一定要上来就聊这么沉重的话题吗?”蓝山轻拍他腰,爱动手动脚的毛病一点没改掉。

  柏舟一顺势抓住他手腕,像以往一样扣着往下压。

  “嘶……轻点。”蓝山不满地说,“你现在抓着的可是世界冠军的宝贵手腕。”

  柏舟一无所谓,从无名奶团子一路抓上来,冠军在他这毫无特权,属于随时可以被暴力镇压的对象。

  奥班的学生逐渐出教室了,被纠缠在走廊口的两人吸引目光,竞赛生也有好奇心,窸窸窣窣的议论声不断升起。

  蓝山瞥一眼,说:“额,如果你不想因为和同学不和被级长叫去谈话,我们最好现在离开。”

  柏舟一松开他,和他一同往食堂走,开口说:“不是因为不和被叫去。”

  蓝山说:“是吗,还能因为什么?”

  “早恋!”饭堂里,两位女生在队伍里笑闹着,“你听说吗,三班那个班长和五班的艺术生谈恋爱,被级长在校道上逮住了。”

  “怎么这样!”她的同伴一惊,赶忙问,“那后来呢,有叫家长吗,级长抓早恋抓得最严了。”

  “没呢,就写个检查就放了。”女生绘声绘色地说,“说是三班班长拿出成绩单,两人谈恋爱后成绩不降反升,尤其是那个艺术生,好家伙,数学成绩和坐火箭似地往上窜啊,谁看了不说是爱情的力量……”

  “羡慕啊,什么时候我也能和年级第一谈,把数学谈上一百三啊。”

  “拉倒吧你,还一百三呢,你就是想和年级第一早恋!我告诉级长去!”

  蓝山在后面伸长脖子,津津有味地听着,虽然他才返校一小时不到,但已经完美适应了八卦节奏,他拿手肘怼怼柏舟一,侧着头问:“年级第一谁啊,帅吗?”

  柏舟一说:“我。”

  蓝山猛然扭头,柏舟一和他对视,冷静说:“帅。”

  蓝山半响说:“不要脸。”

  柏舟一不置可否,前方女生的笑闹已经上升到意淫的程度,蓝山听她们说“腰细”啊、“腿长”啊,默默收回脖子,有点替她们脸红。

  口嗨的对象就在后面,多么社死的体验。

  虽然柏舟一面无表情,但蓝山还是好心地替前面几个倒霉孩子扯开话题,感叹道:“我也好想谈恋爱啊!”

  柏舟一:?

  蓝山唏嘘:“我回来被班主任唠叨了一节课,之前月考,我也抽空做了,成绩非常的……惨烈,我班主任说来个初中生都能做得比我好,那不当然的吗,初中生还天天上课呢,我天天挂在岩壁上啊,有一说一,人蜘蛛侠成绩也不好是不是……哎,来个可爱的学霸和我谈恋爱,救救我的成绩吧。”

  柏舟一冷漠说:“功利性情感交换不可取。”

  “话是这么说,但是学习就是很无聊。”蓝山已经开始揪头发了,“可能一边谈恋爱一边学会有趣些吧……”

  “我可以帮你。”柏舟一说。

  “哈?”蓝山说,“帮我介绍早恋对象?你们班的女孩子确实都是学霸。”

  “帮你学。”柏舟一眯下眼,平平说,“也可以帮你早恋。

  “看你怎么选。”

  蓝山:来个可爱的学霸,谢谢

  柏舟一:(默默带上可爱标签)

第四十一章 和人聊天就能背下单词了?

  “嗯?”柏舟一说得轻巧,蓝山一下没反应过来,“你怎么负责?”

  柏舟一不说话,给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两人谈话间,队伍空出一截,柏舟一把蓝山摆正了,往前推:“看路。”

  蓝山被推着向前,纳闷地不去想了。

  柏舟一的要负责,绝不是在嘴上说说,当天下午,他就把单词本给到蓝山,那是个巴掌大的本子,说是单词本实际还混着语法和常用句式,每一页标好天数,流畅的字体规整排列,看起来好不赏心悦目。比起学习用品更像是手账,做起来费了许多功夫。

  蓝山玩把着那小本子,感叹:“好家伙,你还有做这个的特长。”

  柏舟一平淡说:“老师要求的。”

  奥赛班的学生普遍严重偏科,语文英语是重灾区,出过数学满分英语十六的奇葩人物,虽然奥班大多数学生要搞竞赛,不走高考路,但学校认为他们也该给发挥失常后的自己留个后手,便是勒令文科类科目至少要及格。

  领导层下了死命令,老师自然严格执行。极致理科思维的人学文,你和他讲语感,讲文化美是没用的,他们只会一头雾水地望着你,说老师,这玩意毫无逻辑,我理解不了,就像您理解不了数学一样,大家互相理解一下不行吗……

  当然不行。

  怎么说十六分还是太过分了,英语老师一怒之下做了要求,严格规划奥班同学每日需完成的背诵和学习,单词本就是诸多要求之一,也是最让人怨声载道的要求。

  单词本耗时不久,每天抽个二十分钟差不多,但对于奥班来说,有这二十分钟,多做一到竞赛题都比吭哧吭哧抄单词好。

  奥班同学都敷衍做着单词本,柏舟一反其道而行之,一笔一划,写得格外认真。

  “柏哥你还用得上这个呢?”同班的黄煜见到,很是诧异,“你英语不也年级前几嘛,这玩意儿做不做意义不大啊!”

  “留着送人。”柏舟一言简意赅。

  “哦。”黄煜懂了,也更吃惊,“留着追人……哪家的人这么难追?”

  很难追的人翻看几下单词本,干脆利落地递了回来。

  “做得很好,但对我没用,我背不下来。”蓝山诚实地说。

  那密集的单词组,令人眩晕的语法点,蓝山做题只靠语感,见到这种基础化的东西就头疼。

  柏舟一也很强硬:“你能背下来。”

  “欸……”他不伸手接,蓝山很无奈,“这是你说能我就能的事吗?”

  “不能,我就告诉阿姨之前你脚踝受伤的事。”

  蓝山猛然抬头,斥道:“喂!说好不提这事的,你不守承诺!”

  训练有个磕碰是正常的,蓝山二次备战世青赛,一次训练时出意外,落地把脚踝给扭了。

  扭脚踝是小事,但扭出肌腱问题就是大事了,作为一号种子选手,疼得嗷嗷叫的蓝山被一路送往医院,可能是关心则乱又或者出了什么乌龙,一个扭脚居然险些闹出要开刀,蓝山听着三个主治医师与自己教练轮番解释,一个字都没听懂就被塞了只笔在手里,要决定签不签手术协议了。

  最后还是蓝山的教练快刀斩乱麻,问这手术做了会怎样。

  可能会成瘸子。

  那不做呢。

  可能会在很久以后不定时成为瘸子。

  教练懂了,和蓝山说决定吧,你是想立刻成为瘸子还是过段时间再成为瘸子。

  蓝山眼泪都要出来了,抱着教练大腿可怜巴巴说我能不变成瘸子嘛。

  当然是可以的,国家一级运动员的肌腱问题惊动了好几个专家,经过讨论后,他们最终判断蓝山的左脚肌腱虽然存在隐性断裂风险,但概率非常小,目前不需要手术。

  被折腾一宿的蓝山松口气,在教练去办手续时靠着医院椅子就睡着了,被铃声吵醒也没注意是语音电话还是视频,他迷迷糊糊摁下接听键,就见柏舟一一张俊脸出现在屏幕上。

  蓝山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柏舟一神色一凝。

  “你在医院?”

  蓝山一个激灵,坐直了,打着哈哈说:“你怎么打过来了,我现在忙,待会打给你。”

  他手忙脚乱要去挂视频,却为时已晚。

  柏舟一声音很冷:“我现在过去。”

  “别——”蓝山赶忙拒绝,“柏舟一我和你说,我一晚上没睡困得要死,我求求你让我睡个好觉,别折腾人。”

  “……”柏舟一沉默片刻,“答应过受伤要说。”

  “昨天发生的事。”蓝山辩解,“直接就给推来医院了,开了一宿的会,我根本没时间和你说。”

  “发条信息也可以。”柏舟一声音很冷,一语命中,“你就没想着告诉我。”

  蓝山:……

  某种程度柏舟一说对了,蓝山就是不想和柏舟一说,成为瘸子这件事有什么好向发小炫耀的,攀岩选手成瘸子,和奥赛选手成脑瘫有什么区别。

  但蓝山肯定不能直白地和柏舟一说“对我就是要瞒着你”,柏舟一就像只脾气不好的大猫,得顺着毛撸。

  他软下语气,可怜兮兮地说:“我脚疼,头也疼。”

  电话那头一下就没声了,蓝山觉得有戏,乘胜追击说:“你别和我妈说行不?”

上一篇:我们今天就会分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