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骑竹马呼啸来 第47章

作者:PDG 标签: 现代言情

  柏舟一知道蓝山受伤,顶多是质问几句,郑媛那是真过不了,她护犊子且说一不二,支持蓝山学攀岩的基础是搞好身体,要是她知道蓝山练个攀岩还有致残的危险,肯定杀到北京来把蓝山抢回去。

  世界冠军谁爱当谁当,郑媛只要个健康完整的儿子。

  柏舟一沉默许久,最终答应帮瞒着蓝山,前提是蓝山不能再惹他生气。

  蓝山心中暗暗叫苦,就柏舟一这个臭脾气,不惹他生气和自己不再惹事是一样的概念,根本不可能。

  但是把柄在人手里,蓝山也只能低头。

  就像现在。

  “是。”柏舟一摆明了就是要威胁,他抬眼和路过的老师点头打招呼,又转视线,“你背不背?”

  蓝山怒目和他对视,这小子年纪越大越是个人物,蓝山那点愤怒和往池塘里扔树叶似的,半点用没有。

  柏舟一直接伸手挡上,很冷静说:“不许瞪我。”

  瞪都不给了,真是好霸道。

  两人又动手又推搡的,走廊上学生来来往往,好奇地看过来。

  “一天两页。”蓝山讨价还价。

  “五页。”

  “三页。”蓝山拉开他的手,抗议,“不要压我睫毛。”

  “四页。”柏舟一说,“底线了。”

  他一副再说一句我现在打电话给你妈的表情,蓝山没办法,说:“成交,从明天开始。”

  柏舟一满意了,被他拉着手腕也不反抗,另一手抬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捏下蓝山脸颊:“听话。”

  在蓝山吹胡子瞪眼前,预备铃响了,柏舟一干脆利落转身,留一个潇洒背影给他唾弃。

  “什么人啊……”蓝山冲他背影骂够了,低头郁闷地翻单词本,嘟囔,“字还挺好看……”

  二高重视学生的体能培养,每周二四下午最后一节课,都会组织学生长跑。

  高二级长跑地点在中心广场,蓝山班放得早,课间就下楼站好地方。

  老师还没来组织队列,同学便三三两两地找地方站着,聊天或者背带下来的学习资料。

  蓝山的四页单词只背了一页半,想到柏舟一说晚修检查就头大,他找了个石墩坐下,拿出单词本正要背,忽地被人从后面拍下肩膀。

  蓝山吓一跳,身体一抖往后倒,手往旁扶才没失去重心,他撑着身子,头后仰,看见右后方站了个女生。

  女生也有点被他过激的反应吓到了,赶忙说:“对不起。”

  “没事。”蓝山说,“有什么事吗?”

  “同学。”女生问,“你知道艺体生和谁请长跑假吗?”

  蓝山不知道:“艺体生可以请假?”

  “嗯。”女生说,“艺体生因为有训练,是可以请假的,你不知道吗?”

  “我刚回来。”蓝山说。

  “我也是。”女生弯下眼睛,“不过我比你早些,我上周从北京集训回来了。”

  她盘着高髻,脖颈线条优美,蓝山看一眼,问:“你是舞蹈特长生?”

  “对,练的芭蕾。”

  “芭蕾……”蓝山一顿,问,“你认识一个叫廖玲尔的女生吗?也在北京跳舞。”

  女生思索下,摇头:“不认识,是跳芭蕾的吗?”

  “对,我一个朋友。”蓝山说。

  他正想着世界还是没那么小,忽地看那女生一拍手,想起来了:“啊!我听老师说过她!说是天赋型舞者,北京的舞蹈圈里很有名,明年可能就能进国家艺术队……真的很厉害!”

  “是吗?”蓝山有些惊喜,虽然知晓廖玲尔在舞蹈上有非凡天赋,但实实在在听到这姑娘发展得很好,蓝山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些,他开心笑下,说:“她是很厉害。”

  少年人随性撑着石墩,有种不羁的帅气,此刻一笑又如夏日暖风,铺面而来的阳光把人眼都要照花了。

  女生耳尖微微红了,抿嘴笑说:“是。”

  柏舟一一出走廊,远远就看见蓝山懒散坐在石墩上,仰头和个女生聊天,两人笑着对视,看起来聊得很愉快。

  他身侧同学也在看那边,啧啧发出大众的感叹:“郎才女貌,青春啊——”

  柏舟一:。

  视线往下,柏舟一看见蓝山手里拿着的单词本,那可怜小玩意被两个手指捏着,封面都皱了。

  柏舟一走过去,不高不低叫:“蓝山。”

  “嗯?”蓝山一看他过来,一下想起那薛定谔的两页单词,瞬间头大。

  偏偏柏舟一哪壶不开提哪壶:“单词背得怎样?”

  蓝山大着脑袋:不怎样。

  女生好奇地打量两人,听说过攀岩选手和年级第一是发小,目睹两人这么亲昵还是第一次,两人有话说,她也不好打扰,只又问柏舟一:“同学,你知道艺体生在哪请假吗。”

  “和体委请。”柏舟一说。

  “好的,谢谢啦。”女生道谢完,过去归队了。

  蓝山也趁机跳下石墩子:“我也回班……”

  被柏舟一捏着肩膀摁住:“背到哪了?”

  蓝山逃不掉,只能苦着脸,给柏舟一指进度:“不是我背的慢,是真的很难背。”

  “嗯。”柏舟一垂眸看他,说,“是挺难的,多和人聊两句就简单了。”

  柏舟一——心里指指点点,脑中骂骂咧咧,嘴上阴阳怪气

第四十二章 图谋不轨

  “不是在瞎聊。”蓝山站正了,放松下撑得发麻的手腕,“我和人打听消息呢。”

  “什么消息?”

  “嗯,你还记得廖玲尔吗?”蓝山问,这是那件事后,他第一次和柏舟一提起廖玲尔。

  柏舟一停顿两秒,脑中闪过那个躲在外套下抽泣的女生,握着蓝山的手稍稍一松,又马上收紧:“记得。”

  “她过的不错。”蓝山笑道。

  “哦。”柏舟一表情一松,难得笑下,“那很好。”

  远处开始吹集合号角,柏舟一问:“你要请假?”

  “不了。”蓝山从石墩上跳下来,拍拍裤子,“排队去了,再见。”

  柏舟一松开他,说:“晚上一起吃饭。”

  蓝山说:“ok。”

  第一天的单词本进程不甚顺利,蓝山努力背了一个一整天,总算能把柏舟一应付过去,他如释重负地回到班里,正巧发下来一份地理的练习题。蓝山扫了两眼,只觉一个头两个大,他高一没上两节课就被抓去训练了,上辈子的记忆也早不知丢到哪个犄角旮旯,大脑对知识点一点印象都没有。

  蓝山翻出几乎崭新的课本,对着书勉强找出几题的答案,然而他动作太慢,卷子还没做到四分之一,晚修结束的铃声就响起了。

  蓝山又翻了一会儿课本,走廊那传来骚动,蓝山抬头,柏舟一背包站在门口,等他下晚修,蓝山只得揉揉脑袋,收拾起东西来。

  二高是寄宿制,蓝山许久没回校,被褥落了好一层灰,柏舟一看一眼就说不能要了,自己那有备用的床套。

  昨天晚了,蓝山只能先去保健室凑合睡了一宿。

  今日下了晚修,两人把床上用品从柏舟一宿舍搬出来,又在蓝山寝室铺好,忙完这些,已经快到熄灯的时间。

  蓝山睡铺在上层,狭窄的空间对手长脚长的高个很不友好,他猫着腰铺了半天,下来时腰背一阵阵酸痛,比下训练还难受。

  转眼一看,柏舟一也面不改色地捏着腰,动作比龇牙咧嘴的蓝山克制些。

  什么叫死要面子活受罪。

  不过到底也是帮自己铺床才受罪的,蓝山伸手,非常专业地帮柏舟一揉了两把,他手法熟练但没轻没重,平日都是给五大三粗的训练生捏的,好不容易碰个金贵的,果然把人弄疼了,没捏两下就被摁住手腕。

  “干嘛?帮你还不乐意,说真的肌肉痛就得揉开,不然明天更难受。”蓝山去挣被握住的手。

  “我自己来。”柏舟一握得更紧,“你学的怎样?”

  “额……”提到学习,蓝山虚了,“不怎么样。”

  “哪科不行?”

  蓝山想说都,但他怕说了挨骂,就说:“文科。”

  柏舟一一个理科生,管天管地管不到文科身上来吧。

  柏舟一果不其然地皱下眉,总结:“那就是三科。”

  蓝山:“嗯啊。”

  差不多到熄灯的点了,蓝山的舍友推门回来,见有人在,打个招呼。

  柏舟一也松开蓝山,不做多留:“明天中午一起吃饭。”

  “好,下课我去你们班找你。”

  “嗯。”

  柏舟一走了,蓝山的舍友拿着牙杯路过,问:“那是一班的柏舟一吗?”

  “是。”蓝山有些惊讶,“他这么出名?”

  “额,我之前暗恋的女生喜欢他。”舍友说。

  “额。”蓝山噎一下,“节哀。”

  “没事。”舍友说,“你们是发小?”

  “这个你都知道?”蓝山更惊讶了。

  “我现在暗恋的女生说的。”舍友幽幽道。

  “……你怎么老挑喜欢他的女生暗恋?”蓝山责怪他。

  舍友忿忿去刷牙了:“怪你发小魅力太大。”

上一篇:我们今天就会分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