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骑竹马呼啸来 第62章

作者:PDG 标签: 现代言情

  蓝山说:“一起呗。”

  柏舟一没说话,人都在门口堵了十五分钟,他就是要不一起吃饭也不太可能了。他不说话,蓝山就当他同意一起了。

  同意一起了,那不是就已经消气大半了嘛。

  蓝山备受鼓舞,欣慰地半路去了趟小卖部,给柏舟一买了瓶奶茶。

  小卖部暖柜坏了,大冬天奶茶都放在热水里泡着,蓝山给柏舟一奶茶时动作过于浮夸,手一挥,慷慨说:“来。”

  那瓶奶茶呈拔剑之势挥出,撒了柏舟一一脸水。

  柏舟一放下筷子,抬头顶着湿润的睫毛和刘海冷漠看他,那神色真是冰得能把脸上的水珠都给冻上。

  柏舟一:“故意的?”

  蓝山:“额,不是。”

  他手忙脚乱抽了几张纸巾,起身给柏舟一一阵揉,把人脸又给揉红了。

  要是蓝山同桌在这,看到蓝山这一系列令人窒息的操作,估计要扼腕叹息,说这“女朋友”能叫性格不好?

  这简直性格不要太好了。

  性格不好的早把他从窗户上扔下去了。

  蓝山给柏舟一擦完,坐下后也不急着吃饭,而是絮絮叨叨说了一堆。他把自己去法国和去格凸岩赛事当评委的来龙去脉详细讲了一遍。然而他都讲到口干舌燥了,柏舟一还是神色淡淡,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欸......”许久,蓝山泄气了,“你真的好难哄。”

  柏舟一不说话,他喝一口奶茶,忽地被掐住脸颊。

  好在反应快,才没一口喷出来。

  “你在听我说话吗?”蓝山一手捏着、一手戳着柏舟一脸颊,嘀咕说,“好歹给个回声吧。”

  柏舟一不说话,柏舟一冷着眼盯着他。

  “你好吓人噢。”蓝山戳戳他的脸,“要不是我认识你十几年,我都要被冻成冰雕了。”

  柏舟一冷面出手,握住他乱戳的左手,不许他动了。

  然而下一秒,蓝山右手迅速下移,从捏着脸颊换为卡住下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前倾,用力亲了一下柏舟一嘴唇。

  柏舟一没料到他这么大胆,公共场合就贸然耍流氓,一下绷不住,被奶茶呛到,他低头咳嗽几下,再抬时,眼眶和耳尖全被呛红了。

  “你真的是......”柏舟一终于说话了,低声地咬牙切齿。

  “唔。”蓝山松开他,揉下自己撞疼的嘴唇,小声说,“强吻是比较带感哦。

  明天要赶路回家,请一天假(鞠躬)

第五十七章 天才的“失手”

  见蓝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柏舟一脸红了又黑,最后干脆断然起身,抬腿要走。

  蓝山反应极快,一下站起来,扑上去拦下他。

  “不是,我亲你为什么你还生气呀?”蓝山拉住柏舟一校服外套,巴巴看着他,脑子动得比老式火车的转轴还快,“我知道了!你不喜欢我亲你,你嫌弃我!”

  柏舟一:......

  他实在不知道蓝山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柏舟一单手端盘,另一手去掰蓝山的手指,说:“没有。”

  “有!”蓝山很伤心,他一手牢牢攥着外套,另一手抬起,抹着虚无的眼泪,假惺惺哭道,“哎,果然到手就不值钱了,这才在一起几个月,你就开始嫌弃我了.....怪我年老色衰,留不住人心呜呜。”

  柏舟一额上青筋跳两下,久违动了杀心,他说:“没有!”

  “那你坐下听我解释。”蓝山秒变脸,算盘打得叮当响。

  柏舟一:。

  他说:“你先松手。”

  蓝山看他表情,确认他不会再走,才哼唧着把人撒开:“不是,我理解你生气,想冷战啥的,但冷战你也要给个期限啊,比如告诉我你决定要冷战几天几周啥的……”

  柏舟一拍平外套上的褶皱,坐下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冷战法,说:“不要。”

  被拒绝了,蓝山也不放弃,说:“那至少得给个开战信号吧。”

  柏舟一不咸不淡说:“你很期待下次冷战?”

  蓝山察觉到危险气息,连忙力挽狂澜道:“不是,得有个规矩吧,你想想,万一下次是我要冷战呢,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啊!”

  他总是用错俗语,柏舟一都懒得纠正了,只道:“结束了。”

  “啥?”蓝山愣一下,大喜,“冷战吗?柏舟一你真是个好人!”

  柏舟一说:“不要发好人卡。”

  蓝山说:“好咯,那晚餐一起。”

  “行。”柏舟一说,“以后不许有事瞒我。”

  蓝山直觉不太可能,但柏舟一盯着他,眼神不和善,好似他不答应,下一场冷战又要就此开始似的,于是他只能含糊地答应,说:“好咯。”

  又不服气地说:“难道你就没有东西瞒着我吗?”

  柏舟一说:“没有。”

  蓝山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说:“你牛,你好牛。”

  柏舟一伸手,给他把那个气人的指头掰下去了。

  蓝山和柏舟一恋爱以来初次冷战为期很短,就一个上午的时间,这并不是因为柏舟一学会了宽容大度。这个小气鬼出人意料地好哄的原因只有一个——两人面对面相处时间不多,不好浪费在闹变扭上。

  蓝山休假期归校没几天,柏舟一又要去IMO集训了。相处的时间里,两人很默契地不提离别将近,像所有年轻小情侣一样百无聊赖地逛校园、约午饭晚饭、在没监控的天台卿卿我我。

  然后被级长抓早恋。

  一次两人正牵着手在校道上走呢,草丛里忽然跳出个人,蓝山吓一跳,定睛一看居然是级长。

  蓝山愕然:“您老人家蹲那干什么呢?”

  级长中气十足地大吼:“不要动,给我站好了!”

  他从黑暗处走出来,面上洋溢着又抓到一对不学好的狗男女的春光,然而他走到灯光下,看清两人的性别及脸时,面色瞬间如煤炭般黝黑。

  “怎么又是你们?”级长黑着脸转向蓝山——他已然记下这个在校时间不多但很能气人的学生,问,“你,大晚上不回宿舍,在校道上干嘛呢?”

  “学习啊!”蓝山挥挥外侧的手,示意级长单词本的存在,他淡定地摆出奇怪的表情,“不可以吗?”

  当然是可以的。

  级长悻悻往回两步,看样子又要往草里钻,看得蓝山直感叹这高职位就是不好当,居然还得干守株待兔的活。

  他正叹着,级长忽然回头,怪异地问两“兔”:“你们牵手干嘛?”

  柏舟一和蓝山对视一眼,柏舟一手往上两寸,迅速换到蓝山手腕上。

  他冷静说:“把脉。”

  级长觉得更奇怪了:“为什么要把脉。”

  蓝山干笑:“一种呼吸训练方法。”

  他是运动员,专业的东西级长搞不懂,将信将疑道:“可是我刚刚好像看见你们牵得是手指。”

  蓝山和柏舟一一高一低,异口同声开口:“您看错了。”

  级长:……是吗?

  级长狐疑地摸着头,进草丛了。

  蓝山和柏舟一继续往前走,拐过弯,走出那堆草的视线,柏舟一手指下移,两人又牵上了。

  过了几天校园早恋生活,也终于到了要分开的日子。

  柏舟一走那天,蓝山送他上车,说:“考试顺利。”

  “急着和我分开?”柏舟一盯着他问。

  蓝山早摸索出柏舟一有“分离焦虑症”,一到分开时候就会狂怼人,好像把自己怼生气了他就能不难过似的。

  蓝山也不计较,男朋友这么聪明有钱帅气帅气帅气帅气……自己大度一点是应该的。

  “给你加buff呢!”蓝山忽略他不大友善的语气,张开手说,“抱一个,我老幸运了,分你一点。”

  柏舟一抱住他,平平说:“不要,你很倒霉。”

  “又怼我。”蓝山抬手捏他脸,“倒霉也分你,哼哼,由不得你选。”

  看不下去腻歪的司机已经开始不耐烦地摁喇叭了,蓝山松开柏舟一,把他刘海揉乱说:“走吧。”

  蓝山看着车消失在路口,转身往教室走,上楼的时候撞见李温晴匆匆下来,见到他眼前一亮,问:“你知道柏舟一在哪吗?”

  “他刚走。”蓝山说,“怎么了?”

  “啊。”李温晴叹气说,“没赶上,我还想借他化学笔记来着。”

  蓝山疑惑说:“我们不是文科生吗?”

  “是呀,但是还有水平测,我化学学得真的不好。”

  蓝山想想,说:“我帮你借吧。”

  “可以吗?”

  “可以的。”蓝山说,“下午给你。”

  李温晴很感激,说:“谢谢。”

  上课铃此刻响了,蓝山回到班上,在柜桶里用手机给柏舟一发微信。

  【李温晴想借你的化学笔记】

  【为什么问你】柏舟一回地很快。

  【路上遇到了】

  【柜桶从上到下数第二本】

  【好嘞】

上一篇:我们今天就会分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