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骑竹马呼啸来 第80章

作者:PDG 标签: 现代言情

  话音未落,蓝山已经踩着攀岩鞋,一溜烟地冲出门外。

  保护员看着他的背影又好气又好笑:“这小孩真是……”

  冬季的巴黎寒冷依旧,蓝山刚推门步入广场,就被迎面而来的北风吹了个哆嗦,他搓着手臂打个喷嚏,猛地抬头,在广场上转着圈地环视天空。

  今日难得是晴天,空旷的夜空中稀疏布着几颗星星。蓝山睁大眼寻找着,终于捕捉到一片漆黑里闪烁而来的飞机信号灯。

  他眼前一亮,举手大喊:“喂——”

  叫声传出很远,惊醒一片熟睡的白鸽,它们震动翅膀飞出一段距离又落下,遥遥对着广场上地修长身影咕咕地指点。

  蓝山却未在意这些意外被打扰的观众,他手比成喇叭,继续对着天空喊:

  “柏舟一——”

  回应他的是隐隐的飞机引擎声,以及更加强烈的北风。蓝山被风吹眯了眼,却还执着地仰着头。

  保护员抱着羽绒服,跌撞地追出来。看见蓝山如三岁小孩般蹦着对夜空挥手,他疑惑地抬起头,只看见一行横云悠悠散开,似有飞机刚刚滑过。

第七十七章 不过一场普通恋爱

  柏舟一到达柏林时是夜间,严谨的德国人派了车接机,还帮忙把箱子搬上了宿舍。可惜司机只会说德语,道谢便都成了困难的事。柏舟一最后只能微微欠身,向司机表达谢意。那面部如大理石般坚毅的男人对他点下头,利落地离开了。

  柏舟一直起身,看眼他离去的背影,关门时想到,如果是蓝山,大概会因为语言不通而手足无措。

  他想到蓝山,便又开始想蓝山。

  他们此刻的间距离不过柏林到巴黎,花费二十欧元购买廉价航空机票,半小时就能见到了。

  但柏舟一现在还不能去见蓝山,他和蓝山都有自己的事要完成。

  柏舟一洗漱着,与镜里的自己对视,默许对方暂时不切断对蓝山的思念。

  第二日柏舟一起了个大早,在马普所门口见到来接自己的学长。学长国内本科和柏舟一同校,研究生也留校,在德国读完博士后,留在了马普所做数学研究。

  异国他乡遇见同校同专业的学长,亲近感油然而生。两人交谈几句,很快熟悉了。

  学长一边带着柏舟一逛马普所,一边问:“你是要参加国际数学论坛是吧,这次的题目是什么,我在前几天忙得连轴转,还没时间打听。”

  柏舟一说:“黎曼猜想。”

  师兄静了一片顷,拍他肩膀:“加油。”

  又说:“那你算来对地方了,有一个教授近几年痴迷黎曼猜想,虽然他神出鬼没,但你可以去A区茶水间试着堵堵他。”

  柏舟一点头,说:“谢谢。”

  学长带着他转了一圈,绕到给交换生准备的座位上,说:“你以后可以来这里学习,当然如果你去咖啡厅或者待宿舍也可以,规定没那么严格……我待会和教授有约,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学长笑着说,“虽然我在这也不太算能说上话,但还有些门道,那些会议室去旁听,都是要刷卡的,我尽量帮你弄一张。”

  “好,麻烦了。”柏舟一说,“我还有个问题。”

  “什么?”

  “这边学生坐火车可以打折吧?”

  学长没想到他忽然转到这个话题,愣一秒说:“对,但相关手续都是德语书写,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填,但感觉都是经常出国的人才办那个,你要出去吗?”

  “嗯。”柏舟一说,“感谢。”

  “那旁听的卡还要吗。”

  “也麻烦学长了。”柏舟一礼貌地道谢。

  在柏舟一熟悉着马普所的生活时,蓝山正在岩壁上僵持着,他额间一片湿润,汗水险些打湿睫毛。他的前脚掌踩在岩点上,准备第三十三次起跳练习,就在他蓄势待发时,教练忽然在底下皱着眉,喊叫道:“错了!重心又移到了上半身!”

  起跳趋势无可避免,身躯却又因意想不到的批评停滞片刻,蓝山体态失调地跳起,放弃抓到上方岩点,垂手等待下落。

  身体由于惯性撞向岩壁,蓝山蹬一下墙,与其保持了安全距离。

  他刚刚落地站稳,教练就端着平板面色不虞地走来。

  教练神色不好看,多月的上肢练习让蓝山对手臂过度依赖,腿部训练的缺失更加重了这点,如今恢复正常训练,竟是几天都纠不回来。

  蓝山垂着脑袋,把手上的汗甩下,低声解释说:“我的左脚使不上力气。”

  “不单是左脚的问题。”教练眉头皱紧,给他看录像,“加上腿部力量后,你的核心太散了,你看这里,你的手脚用力时间点不一致。这是个大问题。”

  蓝山很讨厌视频复盘,就如他讨厌看被批改后的英语作文,一个个圈点的错误都让他感到羞耻。

  但他此刻却认真地看着屏幕,分析其中自己手脚不协调的动作。

  教练等一会儿,问:“明白哪出错了吗?”

  蓝山抬眸,说:“大概知道。”

  教练收起平板,退后说:“再试一次,注意核心别散。”

  蓝山点头,再次攀到起跳点。

  然而“注意到”和“改正过来”,是完全两个概念。蓝山再一次尝试,又已失败告终。

  看录像,被教练训,重来。

  重复三四遍后,教练有些不高兴了。

  手脚不协调这种问题不该出现在运动员身上,尤其是蓝山这种顶级运动员。

  这不可能是身体条件不足,更多是心理问题。

  “蓝。”教练语气不轻地叫蓝山,“你如果一直是这个状态,那可能要考虑休息长一点了,我不知道那时候,赛场还有没有你的位置。”

  蓝山呼吸急促,整个人和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他身体很热,脸更热。他知道教练说的是实话,没有赛场会接纳一个状态失衡的运动员。

  蓝山抿紧唇,一秒后低头道歉。

  他知道自己出问题的不仅仅是身体。

  他曾经是个天才,现在却好似天赋尽失。

  蓝山知道自己慌了。

  他心态也失衡了。

  心中没底的蓝山发狠了似地加练,接下来的日子,别人练五十遍的动作他练一百遍甚至两百遍,他如此努力,教练就是有想法都骂不出口了。但尽管如此,蓝山的情况也没有得到很大改善,蓝山有时回到宿舍,疲惫躺在床上时,也会望着天花板崩溃。他不知晓自己何时能恢复,根本不敢想如果永远不能恢复会如何。

  蓝山的心理状况越来越差,他在与柏舟一的通话中试图隐藏低落,但却又被其敏锐拆穿。

  柏舟一问他怎么了。

  蓝山叹气,躲是躲不过的,但他不愿现在说,只能推脱说见面再谈。

  实际也离约定的见面时间不远了。

  无论是蓝山还是柏舟一都很忙,他们每两周才有一个周末,便约定好半月一见,一次蓝山过去,一次柏舟一过来。

  这周是蓝山过去。

  他买好了火车票,却在那天的训练练狠了,站在去往火车站的巴士时,腿都止不住打哆嗦。大概是蓝山抖得实在太厉害,靠近座椅上的一个法国学生看不下去,欲言又止地扫了他几次,终于起身让座道:“我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冒犯你,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

  蓝山没怎么听懂,但知道他的意思,赶忙说:“我很好,我只是......额.......腿。”

  他话没说完,公交一个急转,蓝山腿一瘸,重重摔在座位上。

  蓝山狼狈地坐好,揉揉生疼的屁股,嘟囔说:“好吧。”

  学生一脸“你看吧”的同情表情,问道:“你去火车站吗?”

  “是的。”

  “是去哪里旅游?”

  “去柏林,见男朋友。”

  蓝山用的petitami(男朋友),专指男性名词的发音,法国学生很敏锐地辨认了出来,有些吃惊——这个瘸了腿的帅气青年居然还是个少数群体,这其中恐怕有个忧伤但浪漫的爱情故事,他再看蓝山,像看水晶球里飘飘落下的雪花,学生真诚地说:“祝你们幸福。”

  蓝山知道他误会了什么,但自己的法语水平无法解释清楚,只能开口说:“谢谢,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柏舟一在柏林的火车站接到蓝山,冬日低温把他修长的手指冻红,笔都不太拿得稳。蓝山怀疑他是故意不戴手套惹自己心疼,一边埋怨着,一边帮他哈暖冻僵的指节。

  蓝山以为柏舟一会见面就逼问出了什么事,就像之前强硬地要自己不许瞒他一样。但柏舟一却出乎意料地淡定,闭口不谈这个话题,好似忘了。

  他“忘”了,蓝山却还记得,在一起尝试了德国餐厅的风味后,两人回到宿舍。蓝山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终于忍不住对桌前书写的柏舟一开口。

  “如果我不攀岩了。”他才刚说一句,柏舟一就放下笔看了过来,蓝山便迎着他目光找补说,“如果,我说如果。”

  柏舟一放下了笔:“出什么事了?”

  “我的竞技状态不好,今年的世锦赛你也看到了,我速度爬得慢,难度跟不上,抱石都甩不开分。”

  柏舟一说:“那时你有伤。”

  “我曾经也是这么想的。”蓝山说,“但是现在,医生说我已经完全好了,但是我的身体机能还是提不上去,教练说再这样下去不行......说我还不如一些十三岁的新人小孩,事实我也确实不如他们......”蓝山开口时轻松,越说却越沉重,似乎张合嘴唇是件很费力的事,他勉强笑一下,说,“我想再练练……如果实在不行,我可能要放弃攀岩了。”

  柏舟一说:“但你不想。”

  “我当然不想。”蓝山很快地说,“但是这不是没有办法的事吗.......一个不会攀岩的蓝山,一个没有任何天赋和长处的人,一个很普通,甚至比寻常人差一点的人......”

  柏舟一打断他:“你在想什么?”

  蓝山愣一下,说:“我没在想什么啊?”

  柏舟一说:“告诉我。”

  蓝山和他对视片刻,错开那笃定的灼灼视线,说:“我在想……这样的我站在你身边,会不会太逊了。”

  他说完,心虚地没在看柏舟一,等待其的“教训”。

  但柏舟一只平平说:“这就是你的烦恼,说完了?”

  蓝山说:“嗯。”

  又自嘲道:“还不够悲惨吗。”

  柏舟一没接他的话,淡淡说:“那到我了。”

  蓝山一愣,说:“嗯?”

  “我证不出黎曼猜想。”柏舟一很平地陈述,“目前是,未来大概率也是。”

  他去找蓝山的眼眸,和其对视:“如果我最后失败了,你会看不起我吗?”

  “当然不会。”蓝山断然否决。

上一篇:我们今天就会分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