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骑竹马呼啸来 第81章

作者:PDG 标签: 现代言情

  “那是了。”柏舟一神色一松,他看着表情急切的蓝山,很快地笑一下,抬手揉乱蓝山的额发,说,“咖啡崽,没有什么天才不天才的,我没你想得那么神,只是个聪明点的普通人。”

  “我们也不过是两个普通人凑一起,谈一场普通的恋爱而已。”

  蓝山茫然地看着柏舟一,他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平凡”,又直接承认了他的“普通”。

  他那么淡定,好似黎曼猜想和状态失衡不过两颗坏掉的鸡蛋,随手扔进垃圾桶里,房主人也不会饿死,只是晚饭少了点荤腥。

  “至于你说如果你不攀岩,我会很开心。”柏舟一继续说说,“攀岩太危险,如果你放弃,我反而会很高兴。”

  他看着蓝山,眼角微微一挑,露出些从未见过的偏执来:“我讨厌一切可能把你带离我的东西,比如攀岩,尤其是攀岩。”

第七十八章 赌约

  “啊这……”蓝山倏然想起前世,有些心虚地缩下脖子,问,“你不会要问‘攀岩和我,你选什么’这种问题吧?”

  “嗯。”柏舟一说,“选什么?”

  蓝山眼神飘忽,他没法回答这个问题,但柏舟一目光幽幽,不给他逃避机会,他只能脖子往前,亲上去,堵住了柏舟一的嘴。

  柏舟一回扣住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蓝山每半月的假期只有一个周末,他在周五训练结束后匆匆赶来,又在周日下午匆匆回去。告别的时候他冲柏舟一挥手,说:“两周后见!”

  柏舟一的话语扫去一部分蓝山的担忧,但并没带走他的斗志。回到巴黎,蓝山加大火力,向教练申请了强度更大的训练内容。

  他每日早早来基地,晚上最迟走,一个动作不练到满意就不停重复,教练看着都害怕他把自己练伤了,只得紧张地盯着他,到合适的时间强制叫停休息。

  在这样的魔鬼强度下,蓝山每天回到宿舍都是脱力一躺,除了累什么都不想了,柏舟一都得往后稍稍。

  练习出成绩,这句话做不了假,在蓝山的努力下,他的状态快速回升,不过短短大半个月,秒,抱石和先锋也都取得蜕变似的进步。

  蓝山仍不敢松懈,但他的保护员已经濒临崩溃了。

  “蓝?”又是一日魔鬼训练,保护员站在软垫上,有气无力地对着上方喊,“还来吗?这都是今天第七十八次了!”

  蓝山落地,往手上又抹了层镁粉,他的手掌早在常年的练习里磨出一层厚茧,但在过度的训练中仍会有些发红,他说:“麻烦再试一次,我有个动作不熟练,容易失误。”

  “先锋失误是正常的。”保护员心很累,“不失误怎么能看到难度呢,先锋不失误可以说是上帝显灵了。”

  蓝山已经握上起攀的岩壁,低声说:“那就让他显灵……请求攀登。”

  “你啊。”保护员摇头,无奈说,“允许攀登......你比那些十三四岁的小孩练得还狠,教练都不压着你,那么努力干什么呢?”

  “不努力出不了成绩。”蓝山起攀,闭嘴不说了。

  教练不压他,但世锦赛和世界杯压着他,亲人朋友的期待压着他,他的天赋和尊严也压着他。

  柏舟一或许不会不喜欢作为普通人的蓝山,但蓝山没办法接受毫无作为的自己。

  这侧蓝山的训练如火如荼,那边柏舟一的研究找到了突破口。

  他通过学长联系上了做了多年黎曼猜想研究的教授,谦逊交流过后,柏舟一在其的研究里发现了一种比现存所有证法更具逻辑,也更完善的证法。

  最重要的是,这种证法,和柏舟一之前对着各类资料,摸索构思出的证明公式高度重合。中数院方研究小组多次讨论后,都觉得这是现存证明方法里最可行的。

  两个学者给出相似的证法,那便说明这法子很可能是正确的路径。

  但这个证法有个致命的缺漏。

  “你这个公式……缺关键数据啊。”学长翻着柏舟一的笔记,说,“我之前在一个教授那里就见过,但你这个好像有点不一样……”

  “这是中数院交流后改善的证明方法。”

  “噢,怪不得。”学长啧啧称奇,“这玩意我看着都费劲,你居然还能改善……太强了。”

  柏舟一没告诉他主思路是自己的,改善才是组员的功劳。夸赞并不能证明出黎曼猜想,柏舟一找他另有所求。

  “还缺个带入计算的定值。”柏舟一说,“我听说马普所,找到计算定值的公式了是吗?”

  学长说:“对。”

  又说:“我还记得那个式子呢,因为太典型了,所以记的特别牢……笔给我一下。”

  他从柏舟一手上接过笔,刷刷在笔记本上写下式子。

  那式子特别短,比起五六页的推论证明,只有寥寥数行,孤零零在横线上,看着有些可怜。

  柏舟一盯着式子,面色一点点沉下去。

  他说:“答案不定。”

  学长叹口气,说:“对,教授们想出这个式子时本是欣喜若狂,以为终于找到证明黎曼猜想的方法,但若是要让这个式子成立……答案有无穷尽种。”

  柏舟一不说话了,式子套式子,式子需要的定值是个不定值。

  学长叹气:“这也是为什么,最接近黎曼猜想的证明方法被放弃了。”

  柏舟一垂着眸,冷不丁说:“理论是可行的。”

  学长苦笑:“理论可行的东西,可太多了。就算有了定值,带进去计算,也有成千上万的可能性,一次次计算,什么时候到头呢。”

  柏舟一没说话,把笔帽扣上了。

  学长又翻翻之前的笔记,发现笔记本上的证法和教授的证法不同处挺多,他问:“这是你自己想的吗?”

  “根据已有研究报告重构的。”柏舟一说,“中数院再进一步完善了。”

  “那也很厉害了。”学长赞叹道,“我们导师说这是天才的公式,我当时可花了两个月才弄懂它,你居然自己总结出来了......只可惜,这个式子不可用。”

  柏舟一目光沉沉,说:“再看吧。”

  训练结束时,教练叫过蓝山说要和他谈谈。

  蓝山擦擦汗,过去了。

  “队里最近在意大利那边发现了几个未被开拓过的岩壁。”教练说,“、13的难度。”

  教练看着蓝山说:“这个难度的线路,能尝试红点的人不多。”

  蓝山问:“要我去吗?”

  “队里有这个想法,但是……”教练说,“这个机会很难得,所以要抓紧时间,如果要派你去,那从下周开始,你的训练内容就得加上野攀一项了。”

  蓝山说:“我没问题。”

  “我知道你没问题,但现在问题是,我需要知道,你是想要取得更好成绩呢,还是要往野攀方向发展?”教练问,“你现在竞技状态回春,再练练说不定能拿牌,但野攀机会同样难得,而且你条件不错,如果往野攀发展的话,前途也是很宽广的。”

  蓝山问:“不能兼顾吗?”

  教练说:“可以是可以,但是无论是室内攀岩还是野攀,都需要大量练习,如果你要参加世锦赛,那你的日常训练便不可以松弛,那就只有周末时间可以和攀岩队一起去野攀,但这不仅可能打乱你的生活节奏,还可能搞到最后两边都捞不着好。”

  蓝山点点头,垂眸思考着。

  教练候了一会儿,说:“我和你中方的教练都觉得,优先保竞技比较好。”

  蓝山低头好一会儿,最后决定地抬起头,说:“我两个都想练,可以吗。”

  “你如果真的想,当然没问题。”教练这么说,脸上却是不赞同,他叹口气说,“猜到你会这么说了,去吃饭吧。”

  两人一起往食堂走,路上,教练随口问:“说实话在你这个年龄就喜好野攀的不多见,很多队员都更偏向于在赛场上取得成绩,你为什么对开拓线路那么执着?”

  蓝山不知想到什么,笑了,说:“大概因为我已经想好了红点线路的名字吧。”

  蓝山开始野攀训练后,一个月两次的假也缩短到了可怜的一天,这点时间肯定是不够见柏舟一的来回了。他歉意地告诉柏舟一最近一段时间不能过去,柏舟一却说没事,自己过来就好。

  “你常来会不会有点麻烦?”蓝山有些迟疑。

  “谈恋爱有什么麻烦的。”柏舟一淡淡说,“我折扣卡都办好了。”

  但柏舟一就是来巴黎,蓝山也没有假期,所以他经常是跟着蓝山一起,坐上去某个训练山区的列车。每次来回,柏舟一都能攒下小一搓火车票,他把它们收好,研究疲惫了的时候,他就掏出那堆火车票,一张张翻着看,好似那是什么保护神,往身上一揣,负面情绪便烟一样能散了。

  柏舟一跟车次数多了,引起攀岩队的注意。

  他们发现最年轻的队员身边总伴着一个同样年轻的高挑青年,其他队友开始会大声问:“蓝,这是你兄弟吗?”

  蓝山总会同样大声地说:“不,这是我男朋友。”

  队友便在两人间反复扫了扫,感慨道:“哦,你们可真般配。”

  蓝山周转于训练场和各大山脉,柏舟一徘徊于算不尽的公式和解不开的谜题。但时间慢慢悠悠,仍是执着地往前走。仿佛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预计的,开拓新线路的那天。

  柏舟一恰好有假,照例订了半夜的火车,遥遥从柏林过来陪伴蓝山

  昨夜下雪了,柏舟一的火车晚点半小时,蓝山已经到了候车间,一边龇牙咧嘴地揉着大腿肌肉,一边望眼欲穿忘着门口。

  他一不小心力用大了,跳着脚嘶嘶,嘟囔说:“好他妈疼。”

  “谁让你昨天还练那么凶。”保护员听到了,笑他,“竞技赛就算了,野攀你还狂练,你已经是我们中最厉害的了,你还年轻呢,以后开拓线路的机会多得是,这么急着干嘛呢。”

  柏舟一背着登山包,快步走向候车间,他举着手机,说:“学长,麻烦你把这次的数值发给我。”

  尽管希望渺茫,但柏舟一还是想试试已有的公式。学长欣赏他的执着,主动提出帮忙计算带入的数值。

  电话那头,学长调侃道:“急什么啊,无数个不定值呢,早算晚算不都一样吗,有几百万次可能性呢,差这一点时间吗?”

  柏舟一转过拐角,候车室就在不远处,他呼出一口白雾,说:“差。”

  他的目光穿过喧闹的人群,刚拉开闸门的店铺,门板半掩的入口,落在远处,裹着蓝黑防风衣懒懒靠柱站着的青年。

  蓝山耸耸肩,防风衣沙沙作响,说:“没办法。”

  他抬眸就看见柏舟一,眼睛先一亮,后弯成月牙。

  他抬手对柏舟一挥挥,再转向回答保护员的问题,柏舟一看见他的动作,也回以招手。

  他们同时开口,继续对队员和学长说。

  “我和男朋友有个赌约呢。”

  “我和蓝山有个赌约。”

第七十九章 证明

  柏舟一走进候车间,和蓝山说:“早。”

  蓝山冲他笑下,两人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通知上车了。

  两人跟着攀岩队浩浩荡荡上了列车,四人一间的卧铺,攀岩队照顾柏舟一,把下铺分给他,又照顾蓝山和柏舟一,把另一边下铺分给了蓝山。

  队里都是年纪不大的青年,根本坐不住,火车还没开呢,蓝山宿舍那俩队员就窜去其他隔间玩了,正好给蓝山柏舟一留出独处时间。

上一篇:我们今天就会分手

下一篇:返回列表